|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三八章 昔日旧友
  沐晚如今已经是元婴上人,而阳煜师兄弟三个皆是金丹真人。,按照太一宗的规矩,他们现在得反过来,唤沐晚一声“师叔”。

  但是,沐晚依然执弟子礼,对他们保持原来的称呼。

  张逸尘欣慰不已,不等她行完礼,便上前止住,招呼她到长案边落座。

  阳煜和林定一两兄弟,一个递碗,一个送筷,也是笑得见牙不见眼。

  沐晚道了谢,从右护腕空间里取出一坛醉千年,“啪”的拍开封泥。

  一股冷香立时弥漫开来。

  “好酒”三兄弟禁不住齐声称赞。

  沐晚笑道:“这是香香新酿的一种酒,叫做醉千年。”方子是蛇王过山风进献给香香。他知道香香会酿酒,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这个灵酒方子。

  香香根据此方,试酿了几坛。结果,酿出来的酒,酒香冷冽,口感醇香。又因为方子上说,这酒封存得越久,酒力越强,灵气也越充沛。如果能封存十年以上,那么,一坛子酒的效果不比一粒上品凝元丹差。而要是封存到百年以上,就算是天上的神仙也能醉翻。是以,香香便给此酒取名为“醉千年”。

  试过之后,她一气酿了千坛,封存在空间的酒窖之中。因为空间有三十倍的时间流,这些酒都已超过十年。

  在离开大雪山的前一天,沐晚开坛尝过,发现口感与山妖天目那天给的“醉生梦死”极为相似,只不过,酒力要差上许多,灵气也不及其十分之一。但是,以她现在的修为,一次喝一坛,微微有点醉意,可谓刚刚好。

  另外,大师兄郝云天和香香他们也都试尝了一下。除了前者说酒力正好之外,后面的三个都说酒力略欠火候。是以,她只取了三百坛出来,分了五十坛给郝云天。余下的,一百坛自己喝,一百五十坛送人。至于香香他们三个,只好忍一忍,再等上一年半载了。

  而以阳煜三兄弟的修为,现在一次最多能喝半坛,并且还要配以一半的猴儿酒,稀释酒液。

  沐晚一边介绍,一边给每人倒了半碗。接着,她又取出一坛猴儿酒,拍开,再给他们满上。

  “真的有这么厉害的灵酒”阳煜将信将疑,端起跟前的酒碗,闻了闻。

  其香宛若寒梅绽放,令人神清气爽。他点头说道,“确实灵气充沛。”说着,小喝一口。

  酒水入喉,好比是丹药化开,呼吸之间,丹田里腾起一阵暖流。

  他的眼睛顿时亮了,赞不绝口:“果然非凡品也。”

  大师兄的嘴最刁了。张逸尘和林定一闻言,双双端起酒碗,品尝起来。一口酒下肚,两人也是连声称赞。

  沐晚给他们一人夹了一筷子妖兽肉片,说道:“这酒的后劲挺足的,千万不可空腹喝。要多吃些肉片压一压。”

  四人连吃边聊,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月上中天。一坛“醉千年”见了底,浅口铜鼎里也将近熬干。

  阳煜三师兄弟个个飘飘然,已然半醉。

  沐晚取出三十坛醉千年,一人送了十坛。又取出三只装有灵眼的玉盒。没有点明里面装的是什么,只道是在西炎洲搞到的一点土特产,一人送了一只。另外,她再拿出一只储物袋,说是送给赤阳上人的,请阳煜代为转呈。

  末了,她以明天还要随师尊去拜见师祖,起身告辞。

  三兄弟半醉半醒,也没想那么多,皆起身与她告辞。

  张逸尘取出一枚储物戒指,塞到她的手里,笑道:“里头是一些药材。西炎洲那边道统被毁,想来药材也是不齐全的。这些,你先拿去用。要是缺什么,再告诉我。”

  沐晚确实需要配一些药。再者,她也不会跟他客气,遂道了谢,接过来。

  三兄弟目送她离开。直到她化成了一个小黑点,融进了无边的夜色之中,他们才收回目光。

  “小晚又捣鼓了些什么回来呢”林定一嘟囔着打开手里的玉盒。

  玉盒才开一线,其内嗖的迸射出炫目的五色灵光。

  阳煜打了个哆嗦,手明,“啪”的替他送上盒子,用神识说道:回去再看。

  这时,林定一也回过神来,醉意去了一大半,赶紧收好盒子。

  三人都没有看清玉盒里装的是什么,不过,从那道五色灵光来看,里头之物绝对不是件平常的东西。

  张逸尘收了隔音阵,唤来守在远处的丹童们,命他们收拾妥当。而他们师兄弟三个齐齐飞往山道,“后天上午,你和阳伯伯、林叔来我这边一聚。”在去西炎洲之前,黑夜便把母石全交给了唐绍。对相关的权限也进行了修改。所以,很多话,澳门赌博网站:在子石里真不方便说。

  张逸尘当了二十多年的一峰首座,当然想到了这一点。他点头应下:“好。”

  切断子石,他对阳煜和林定一说道:“这事绝不能透露出去一丝半毫。”

  阳煜郑重的点头:“那是自然。小晚给师尊的这份礼,我也暂时代为保管。”

  林定一也是点头称是。

  第二天清晨,沐晚和清沅上人一道前往南地灵之根。

  不等清沅上人开口,她取出两张万里速行卷。

  清沅上人接过一张,细细的看了看,笑道:“你自己制的”

  沐晚嘿嘿笑了:“凝婴之后,我试着做了一些,效果还成。师尊也试一试,如果觉得好的话,我再给师尊多做几张。”

  小徒弟真的是一如既往的惊喜连连啊。清沅上人不禁眉开眼笑:“好啊。”看来,以后,她也不用御什么剑,直接用万里速行卷代步好了。

  当即,师徒两个心中默念目的地,祭起手里的法卷。

  三息之后,她们俩站在了南地灵之根的入口外围。

  清沅上人满意极了:“比先前用过的万里速行卷要快上三息。唔,师尊经常在这边和东地灵之根之间来回跑。你给他老人家也多绘制几张。”

  “是。”

  南地灵之根是剑道峰驻守的。清沅上人有这边的通行令符。她带着沐晚通过重重关卡,进入到南地灵之根的通道里,来到上人们的驻扎点。

  昨晚,清晚上人便禀报了今天的行程,是以,玄阳上人在驻扎点外面等着她们俩。

  受了沐晚的礼后,他直接带着小徒弟和徒孙两个乘坐传送阵,去谒见乘风道祖。

  是以,一刻多钟后,他们三个已坐在乘风道祖跟前。

  以沐晚现在的修为是完全看不到太师祖身上的灵力波动。他老人家坐在那儿,既象是寻常的中年大叔,又有如云山雾罩,给人深不可测的感觉。

  不过,沐晚知道,如果不是嫡传的徒子徒孙,她是连他老人家的面相都看不真切呢。

  乘风道君召见她,主要是了解一下西炎佛修的相关情况。

  沐晚便道出佛修如何在西炎大陆上位,还有,大小法王们现在被冥界拉清单的窘境。中间略微点了几句,她和黑夜他们三个一起是如何给大小法王添乱添堵的。

  末了,她取出一只玉盒和三十坛“醉千年”进献上去。

  乘风道君没有当场察看。他以为西炎洲道统不存,想必也没有什么好宝贝。总之,是小徒孙的一片孝心,他收下就是。又问,她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沐晚如实以对。她准备先申办避世,然后去东地灵之根历练一番。与萧青山的六十年之约应该是做不得数了,但是,这口气还闷在那里。而且,经过这件事,她也意识到自己的剑需要努力磨一磨。

  乘风道君微微颌首:“这下可遂了你师祖的意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yiyouyi、细水长流与君同的礼物,多谢书友509226030967、笑脸掌声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