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三三章 你想抵赖?
  终于认识到了化后老怪的厉害,沐晚心里沮丧极了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她的修为真心不够看。

  力量相差得如此悬殊,她当然不会去硬碰硬,自讨苦吃。不然的话,激得萧青山妖性大发,正好拿了她这只冒牌的万年人参精去炖一锅参鸡汤。

  是以,她装着没看见,继续炼化。

  对面,萧青山垂眸,掩去眼底的笑意,麻利的掏出内脏、拔毛

  等沐晚炼化完所有的酒食,元婴初期的长翎锦鸡妖也烤得油汪汪。整个山谷都弥漫着浓郁的烧鸡香味儿。

  太阳都升起一竿高了,周边却是一片死寂。

  沐晚表示理解:化后老怪在这里烤元婴老妖吃,这样的情景,凶不凶残周边的小妖们,自然是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哪里还会有一丝半点儿的声音

  如果没有被死老怪盯死,她也铁定会第一时间跑得远远的。

  对面,萧青山从巨大的鸡腿上面撕下一块肉,隔空送到她面前:“给你。”

  沐晚愣了一下,道了声“谢谢”,接过来,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和先前一样,她也是用神识把鸡肉块裹得严严实实的,送进胃里。

  萧青山又隔空送过来一坛子密封的酒水。

  沐晚照单全收。为了稳住对方,她“啪”的拍开坛口的封泥,仰脖喝了一大口。

  比晚昨的醉生梦死要淡一些,但也是灵气含量丰富,酒香醉人的好酒。

  萧青山抬眸,看了她一眼,说道:“不要喝醉了,呆会儿还要去参加聚宝会。”

  该死的聚宝会沐晚郁闷极了。

  萧青山扯下一只鸡翅,就着酒水,也吃了起来。

  沐晚早就能以灵气为食。她吃东西,纯粹是装装样子,麻痹萧老妖的。所以,等对面吃完,她也放下酒坛子,从袖兜里取出一条白丝帕,擦嘴巴。

  萧青山见状,将火堆上的没怎么动的烤鸡解下来,用法术将之缩小,变成寻常烤鸡的大小,用新鲜的大荷叶装了,隔空送到沐晚面前:“收着。”

  这是把我当丫环,使唤上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沐晚捏着鼻子认了,连同没有喝完的那坛子酒,一并收进左储物护腕里。

  “这个,你戴上。”萧青山又隔空递过来一只木镯子。

  这只木镯子,沐晚认得。昨晚,他坐在火边,现雕刻出来的。小指粗的木镯子,用的是上好的沉香料,上面刻着连枝牡丹,古朴而又不失精致。在一个待放的花苞中间,刻了一个妖文“萧”字。

  没想到,居然是刻给自己的。某人狐疑的看过去。

  萧青山说道:“我知道你的速度很快。这个,澳门赌博网站:能让我知道,你在哪里。”

  沐晚从心里抵制,看着悬浮在自己面前的木镯子,连碰一下的想法都没有。

  “在聚宝会上,万年人参,还是有人想买的。”萧青山慢悠悠的说道。

  不戴的话,就会被当成万年人参,拿到聚宝会上场卖掉威胁,裸的威胁

  沐晚只觉得心底猛的腾起一股子怒火:“士可杀,不可辱。要战,便战”说着,手握青云剑,一跃而起。

  她誓死不戴这破狗圈

  萧青山万万没有想到小丫头会这么大的反应。他愕然的问道:“怎么了你不喜欢木镯子”聚宝会上,妖魔众多。小丫头偏偏冒充的是元婴境的人参精,挺招人眼的。他也难免有照看不到的时候。所以,才连夜刻了这只木镯子。只要戴着它,小丫头要是万一碰到危险,他至少能第一时间赶到。

  沐晚顿时有一种打在棉花团上的无力感。这个石头脑袋里到底想的是什么

  对面,萧青山看了她一眼,又问道:“那,你喜欢什么材质的”小丫头看着斯斯文文的,没想到,脾气这般大。一言不合,就拔剑相向。他有些头疼。

  什么材质的,都不喜欢沐晚深吸一口气。见识了这个石头怪的不可理喻,她索性打开窗子,说亮话:“萧前辈,在下到底是哪里冒犯了您您不妨直言相告。不然,在下误会了,难免会做出不妥之举。”

  不料,萧青山的脸上竟然浮出一抹淡淡的红云。

  沐晚看得分明,好象被强雷劈中一般,耳边顿时“嗡嗡”作响。两世为人,她前世也是婚过的。对面的家伙摆出这种神情,她岂会不知道代表着什么吗

  额滴咯娘咧,冷不丁的就跳出一朵烂桃花这都是什么破事儿

  “我萧前辈,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她艰难的问道。

  “误会”萧青山回过神来,很肯定的摇头,“你身上沾有我的气息,我不会搞错的。”

  什么时候沾到的沐晚吓了一大跳,连忙低头察看。

  萧青山红着脸说道:“你的修为浅了点,察觉不到。”他是堂堂的化后妖修呢。如果连只元婴一层的人族修士也能察觉出来,那么,他也不要混了。

  沐晚简直是欲哭无泪。她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她就是在光秃秃的石头山上站了不到两息的时间。接着,她就进入了空间。没想到,就招来了这么大的一朵烂桃花呜呜呜,老天,你是觉得我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呢还是你老人家无聊到要死,所以,耍着我玩

  萧青山见状,急道:“你,你该不是想抵赖吧”

  沐晚愕然。什么叫做“抵赖”她是偷看他洗澡了呢,还是藏了他的帕子

  大爷,你是一只活了不知道几百万年的老妖怪,不是养在深闺里的千金小姐,好不好

  “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她反驳道。修真界不比凡人界,在男女大防方面要宽松得多,但是,并不等于没有。而且,无论男、女修士,如果在男女之事上不检点,也是很损名声的。

  当然,最主要是,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要抵哪门子的赖

  果然是想抵赖萧青山的脸上现出薄怒,冷声说道:“你敢放出你的神识吗”

  沐晚心中坦荡荡,朗声说道:“有何不敢”

  当然,她才不会上当,被这么激将一下,就放出神识。天知道,这只老妖怪想兴什么名堂

  所以,她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全身戒备,扬声问道,“与我的神识有何相干”

  萧青山握紧双手,怒道:“只要你放出神识,我就能肯定,那天用神识偷窥我本体的,是不是你。”

  妈呀沐晚打了一个哆嗦。这事儿,还真是她做的。

  收了青云剑,她连忙抱拳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对不住,那天,在下只是查看周边的情形。在下以为是一座石头山,真的没有认出来那是前辈的本体。”

  萧青山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沐晚苦笑:“在下真的不是故意推脱责任。如果前辈不信,在下可以发心魔誓。”心里嘀咕开来:一座石头山,风吹雨打太阳晒着。如果真的看一下,就要负责,那么,要负责的,可多了。为毛只找我哈当然。这样的话,她也就是在心里说说,绝不会说出来的。

  萧青山复又坐了下来,随手拿了一根木棍,有一下,没一下的挑着火堆里的柴火,淡淡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什么万年人参精。我修行这么多年,人和妖的神识,还是分辨得出来的。”

  沐晚没有吭声。

  “你们人族不是向来自诩最守礼的吗”萧青山说道,“我们山灵族也有自己的礼仪。那天,你用神识看遍了我的本体,按照我们山灵族的礼仪,你就是我的人了。”

  “我是无意的。”沐晚坚持道。顿了顿,她没好气的说道,“我要是个男的,你也会坚守你们的礼仪吗”她就不信了,没人用神识看过他的本体。

  “你应该庆幸你不是男的。因为如果你是男的,我早就杀掉了你。”萧青山把手里的棍子,扔进火堆里,轻拍手上的灰尘,抬起头来,挑眉笑道,“你想抵赖也成。只要你能打得过我。”顿了顿,他补充道,“按照规矩,你有三次机会。还有,就是我们两个比试,谁也不能动用灵宠和仆从,还有亲朋好友助拳,也不行。”

  沐晚冷哼。这是吃定了她的修为远低于他呢。

  想了想,她说道:“前辈,你到底想从在下这里得到什么,不妨直言。我们有话好商量。”

  萧青山扯起一边嘴角,轻笑:“我就是看上你了。你虽然是人族,但是,身体却超过大多数的灵族,长得又漂亮,挺聪明的。你肯定能为我生育强壮的子嗣。”

  和块石头生孩子老妖怪,我读书少,你别骗人沐晚才不信他的鬼话。比武,是吧她怒极而笑:“什么时候比试,必须是现在吗”

  萧青山看了她一眼:“以一甲子为限。六十年内,你有三次机会,只要有一次打赢了我,我都不会再纠缠于你。否则,你要么死,要么当我的女人。”小丫头看着性子挺刚烈的,他也不想逼得太狠了,落个鸡飞蛋打,空惆怅。毕竟,这是百万年来,头一个真正入得他眼的。只不过是短短的六十年,小丫头还能飞上天去不成

  六十年之内沐晚只觉得紧绷的心弦立时松了下来,一口应下:“好就以六十年为限。”

  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够爽快萧青山笑道:“你身上沾有我的气息,只要是和我在一个界面里,上天入地,我都能找到你。”说着,他隔空抓过一直悬浮在那里的木镯子,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这只木镯子,我暂且替你收着。六十年后,我再亲手为夫人戴上。”

  小样儿,完全是志在必得哈。沐晚冷笑:“谁是你夫人不要乱喊。”说着,她召出祥云,升至半空之中。

  “唔,不去看聚宝会了吗”萧青山仰头问道。

  “六十年后,再会”沐晚头也不回的腾云而去。

  这回,萧青山没有再阻拦。看着她化成了天际线上的一个小黑点后,他低下头来,摩挲着掌中的木镯子,柔声说道:“六十年,很快的。是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吊翔的礼物,多谢书友友竹茶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