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三一章 万年人参精沐晚
  天目举起那只斗大的粗石碗,冲着沐晚,澳门赌博网站:张嘴就唱了起来:“远方的客人咧,请你停下匆忙的脚步,喝一口酒水。,热情的山灵,欢迎你哟。”

  他的歌声有如山风轻拂,令人心身愉悦。

  修道之人,讲究随心所欲。再者,沐晚两世都不是扭捏之人。她大大方方的道了谢,伸手去接大斗碗。

  不想,入手竟然是沉甸甸的。看似斗大,却不下万斤重。

  考验我的手力,是吗沐晚挑了挑眉,双手捧起大石碗,跟没事人儿一样,仰脖喝了一口。

  酒水清冽,气味芳香,入口甘甜,富含五行灵气。

  “好酒”她将酒碗递给身边的山鬼天雪,“天雪道友,请”

  天雪却调皮的避到一边,双手摆得飞快:“不是这样的。沐道友,你也要象大兄一样,唱句行酒曲才行。”

  啊唱歌沐晚的头皮麻了。两世为人,她都没有当众唱过歌。

  “对呀,喝酒之前,要先唱歌的。”左手边,天莲笑得很得瑟,“而且,你的歌声要能打动人,别人才会接过去的哦。”

  啊,你们真会玩儿沐晚捧着酒碗,好不尴尬:“呃,在下,不会唱歌。”

  “会说话,就会唱歌啊”天莲满脸的不相信,“沐道友,你说话这么好听,怎么可能不会唱歌呢”

  “在下没学过唱歌。”前世的大周京城第一才女好想哭。大家闺秀又不是乐坊歌女,哪有学唱歌的呀。

  “呃,改为吟诗,可否”她问道。

  “吟诗是什么”天目不解的问道。

  沐晚双手把酒碗端到天莲面前,背诵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莲道友,请。”从天雪刚才的话语中,天莲爱听文绉绉的话。所以,念诗应该能打动她吧。

  果然,天莲一脸崇拜,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只有痴迷。她神魂颠倒的接过酒碗。喝了一大口酒后,她的眼神终于恢复清明,叹道:“原来这就是吟诗啊。虽然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不过,真的很好听。真的。沐道友,你说的比唱得还好听。”

  您确定是在夸我沐晚满头黑线。

  其余人皆哈哈大笑。

  天雪扯下一大块烤野猪肉,递过来:“沐道友,尝尝这个小猪仔肉。很鲜嫩呢。”

  “多谢。”沐晚双手接过。这是一头金丹境后期的箭毛猪妖。没活三千年,也有二千岁。生前也应该是一方霸主。然而,它现在被取了金丹,掏空内脏,架上火堆上,烤得外焦内嫩,香喷喷的,成为了这些山妖嘴里的“鲜嫩的小猪仔”。她在心里为倒霉的猪妖默了个哀,同时也给自己提了醒:小心应对。

  她尝了一口,不得不承认,山妖们的手艺完全值得称道。老猪妖被他们烤得皮酥肉嫩,肥美多汁,灵气饱满,确实堪称“鲜嫩”。

  天雪看着她,笑道:“沐道友吃起东西来,也斯文得很呢。草木灵族都是这么斯文吗”

  不等沐晚回应,对面,天目酷酷的甩了甩满头的小辫子:“你身上也有草木灵族的血统,怎么不见你吃东西斯文”

  这是沐晚第二次听他们说自己有草木灵族的血统了。不过,在妖族,当面打听血统,是极其失礼的行为。是以,她唯有用气息暗中查看。

  和飞水河边的那两只化后山妖不同,五人的灵气要斑驳一些。除了土灵气,还掺有水灵气和木灵气。

  另外,他们的丹田正中都悬浮着一块不规则的石头。石头光溜溜的,表面带有绿色和蓝色的纹理。

  这是他们的本体吗难道山灵族的本体不是一座光秃秃的石头山沐晚狐疑的收回气息。

  天莲显然对她的印象非常不错。高歌一曲,把酒碗转给身侧的天影之后,她笑嘻嘻的说道:“沐道友,我们都是山灵之后。我们的木灵血统来自于母族。”

  沐晚听得云里雾里难道山妖不都是山岳所化他们也能结婚、生儿育女

  她现在是一只元婴境的资深树妖。象这种幼稚的问题,是绝不能问出来的。不然,必定会引起五妖的猜疑。所以,只能留着,以后向香香求解。

  不过,她转念一想:既然其他妖族之间能相互通婚,那么,同样是妖族,为什么山灵族就不能呢

  一时间,她的脑海里浮现出两座光秃秃的石头山披红挂绿,拜天地的情景汗。她打了个哆嗦,赶紧回神。哎呀,妖精的世界,她一个人族没事去瞎猜什么。

  酒碗在众人手里转了一圈,最后又回到天目手里。他喝了一大口,放下酒碗,问道:“沐道友,你刚刚急匆匆往东北方向而去,也是去参加聚宝会吗”

  什么意思近期有人举办了聚宝会这些山妖是去参加聚宝会沐晚的心思转得飞快。很快,她摇头说道:“不是的。在下只是返回洞府而已。而且在下也从未听说过聚宝会。”

  五妖闻言,都愣住了。

  天莲惊道:“不会吧沐道友居然连聚宝会都没有听说过。”

  她的对面坐着天柱。后者凉凉的瞥了她一眼。她立刻缩了缩脖子,不再吭声。

  沐晚垂眸,装着没看见。

  对面,天目又上下打量了一眼沐晚,脸上现出一道了然:“哦,沐道友是东北边的吧”

  大雪山确实是在这里的东边。沐晚点头:“是的。我是过来探访一位友人的。不曾听那位友人说过聚宝会之事。”

  天目脸上现出“果然如此”的神色,笑道:“聚宝会也是近几百年才有的集会。百年才举办一次,只在我们这边有点名头。沐道友常居东边,难怪不知道呢。”

  天雪笑嘻嘻的说道:“沐道友对这里的路很熟啊,一点儿也不象是外地客呢。”

  这是套话吗也对,五只山灵,无论哪一只的年纪,都是以万年计。怎么可能真的表里如一的粗犷沐晚面上不显,笑盈盈的随口编道:“哦,是在下友人提供的路线,说是这条道最近。”

  事实上,她是在空间里对着地图琢磨许久,才敲定了这条路线。说起来,她也是曾领过千军万马的联盟统帅,这点儿读地图的本事还是有的。更何况,香香他们画的地图既精准又详尽。

  天雪还要再问,身边,天影有些不耐烦,借着起身去架子上取肉,飞快的甩了一记制止的眼神给她。

  天雪收到,脸上仍然是笑嘻嘻的,不再发问,低头吃肉。

  沐晚又装没看见。从五人的互动中,她看出来了,三位兄长在俩妹妹面前都挺有威严的。这一点,倒是挺象人族家庭。

  天目热情的邀请她同行,一起去聚宝会:“百年才举办一次。错过了这一次,还要再等一百年。机会难得,沐道友不如和我们五兄妹一道去凑凑热闹吧。”

  “就是。”天柱和天影都露出一口亮闪闪的白牙,笑眯眯的附和。

  这架式,分明是不容拒绝。沐晚笑问:“不知道聚宝会是做什么的还请几位道友告知一二。在下什么也不知道,怕到时会出丑。”

  “好说。”天目神情愉悦,当即介绍起聚宝会来。

  所谓聚宝会,其实是这边妖族的一个高级交流会。

  天目说道:“除了自由交易,会上还有专门的斗宝会。很有看头。”

  沐晚有些为难的说道:“在下出来得匆忙,身上没有带宝物。”

  天目摆手说道:“我们也没有什么宝物。就是去开开眼,长长见识。”。

  “这样啊。”沐晚爽利的应下,“行,那就烦劳五位道友,带在下一程了。”

  “沐道友,客气了。”见她应下,五兄妹皆眉开眼笑。

  天目又举起酒碗,冲她唱起歌来。这回,他的歌声也变得欢快而热烈。

  等他唱完,沐晚接过来,又喝了一大口,然后故技重施,端着酒碗,冲天莲背诵了一句劝酒的诗。后者同样是照单全收唱歌,喝酒,吃烤肉,大家兴致高昂。不知不觉之中,酒碗里的酒水喝掉了一大半儿,火堆上的烤野猪也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

  酒劲上来了,沐晚掩嘴打了一个呵欠,醉眼朦胧,上下眼皮儿直打架。

  当对面,天目又一次举起酒碗,对她唱歌时,终于,她酒力不支,身子一歪,伏在地上,沉沉睡去。

  天目端着大酒碗,满脸愕然:“这是”

  旁边,天莲伸手推了推沐晚:“沐道友,醒一醒。”

  可是,沐晚伏在地上,一点反应也没有。

  天雪长吁一口气,挑起一边眉峰,懒洋洋的说道:“喝了足足七大口醉生梦死,才醉倒。这只万年人参精真的很能喝呢。”

  天影盯着沐晚,拧眉说道:“她真的是万年人参精吗我完全看不出来。”

  此时,天目脸上的惊愕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他放下酒碗,说道:“除了万年人参精,谁身上能有这么精纯的木灵之气不会唱歌、贪酒、好吃,又住在盛产人参的东边。还有,草木灵族里,也只有参妖能有这样的遁走速度了。”

  天影欢喜的搓着手:“元婴初期的人参精,绝对能卖个好价钱。”

  天柱说道:“大兄,参妖打架不成,逃跑的工夫一流。一沾到土,立时就能逃得没了影。乘她醉得不省人事,我们把她用红线捆起来吧。要是让她跑掉了,我们拿什么去参加聚宝会。”

  天目点头,摊开右手,掌心现出一束红线。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星星的礼物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