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二七章 多点善意
  沐晚连夜飞往入口处。頂點小說,x

  隔着老远,她便闻到刺鼻的恶臭味。

  “哎呀。”她轻呼,懊恼的拍了拍脑门。先前光顾着带亡魂们寻找黄泉小道,忘了处置血池和他们的尸身。此时正值炎夏,气温高,过了这么久,那么多的尸体和血水堆在一起,不发臭才怪呢。

  真是失策。脚下加快,她踩着祥云,急匆匆的往残阵那边赶去。

  这时,那边远远的传来野兽的嘶吼之声。

  心道:坏了。她将右手搭在额前,举目远眺。

  透过薄纱状的夜雾,她看到血池边已然聚集了数以百计的野兽。貌似是狼群在围一群黑熊。狼群在数量上远超过黑熊。所以,十来头黑熊落败,抱头往东南方向逃窜而去。

  狼群追出好几里,又陆续的返回来。一些狼跳入血池里,开始撕咬里头的尸体。

  就在这时,变故生。

  有十几头野狼突然发了狂一般,倒在血池里,打起滚来。激起老高的血花。

  旁边的野狼被吓得跃出血池,嗖嗖的逃进了无边的夜幕之中。

  虽然隔着十几里远,但是沐晚看得分明。这些在血池里发癫打滚的野狼正在经历夺舍。

  先前,她把那十几只兽魂扔回了血池。本以为它们肉身被毁,魂魄又受了重伤,没处安身,定然扛不过明天早晨阳煞之气的绞杀。不想,血池里的血腥味引来了附近的凡兽。而这些兽魂竟然乘机干起了夺舍的勾当。

  沐晚当然不能装没看见,放任它们夺舍。是以,她飞赶过去。

  然而,还是慢了一步。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竟然让那些兽魂得逞了。十几头野狼陆续从血池里站起来,悠然的甩着身上的血水。

  看来凡兽在它们面前完全是不堪一击。沐晚叹了一口气,往血池里“嗖嗖”的打出数枚大火球。

  她的丹火不是寻常的凡火。立时,血池变成火池。“噼哩叭啦”,红艳艳的火光之中,间杂有点点蓝紫色的电光炸开。

  那些刚刚夺舍成功的家伙们还没能完全适应新的身体,便被腾起的火舌吞没。它们甚至来不及惨叫,便和池中的两千多具尸体一起,化成了灰烬。

  待沐晚飞至血池上空,火已经熄灭。血池不复存在,地上现出一个三十多丈见方,五丈来深的烧焦了的巨坑。血水、尸体等等都被烧了个精光。

  瞥了一眼附近的一块巨石,沐晚微微皱眉,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男子自巨石后面战战兢兢的探出头来,唤了一句:“上仙大人”

  他很紧张,声音干巴巴的,抖得厉害。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沐晚最终还是停住。她转过身来,悬浮于半空之中,冷声说道:“都出来吧。”这一队,共九个人,应该就是此地的西炎道修之后。

  九人都是男子,既有白发老者,也有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筑基五层。三位面相年轻的,都未筑基,只有炼气后期的修为。

  沐晚隔着老远就发现他们躲在巨石后面。这些人应该是在野兽们聚拢来之前便到了这里。

  是良心发现,特意赶来安葬被他们“献祭”的族人吗

  现在赶过来,有意义吗

  人都已经死了。连亡魂也被鬼差接引去了地府。而野兽们撕咬的尸体,眼下倒是正如佛修所言,不过一具“臭皮囊”而已。

  沐晚垂眸看着他们,目光渐冷。

  藏在巨石后面的八个人闻言,哆哆嗦嗦的依次走了出来:“见过上仙大人。”一个个面色煞白,声音好比是寒风中的残叶。

  沐晚好不容易才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这些人连将族人送给妖魔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按理说,这世上应该不会再有什么事情能令他们感到恐惧才对。

  沐晚没有跟他们解释自己的修为,直接问道:“说吧,你们有什么事要跟本座说”

  九人飞快的交换了一个眼神,突然,“扑腾”的尽数跪倒在地,如丧考妣,一齐大哭起来。

  当中的那名白发老者用手背擦着老泪,哭求道:“上仙大人,救救我们吧。请救救我们。”

  “是啊。上仙大人,请救救我们。”其余人跟着哭喊道。

  这些人还是道修吗与凡夫俗子有什么两样沐晚强忍住心中的厌恶,冷声问道:“你们要本座如何救你们”

  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九人微怔。哭喊之声立停。

  白发老者抱拳乞求道:“请上仙大人大发慈悲,救我等离开这里。”

  “幻阵已毁,外面也并无妖兵看守。脚长在你们身上。若是想要离开,眼下没有人会出来阻拦你们。”沐晚如实告之。

  可是,九人仍然跪在地上,脸上竟然不见半点喜色,反而一个个满脸为难。

  感觉到“上仙大人”虽然冷清得很,但是却并无恶意。白发老者渐渐放开,没先前那样拘谨。他抱拳,大声说道:“上仙大人明鉴,周边妖魔环伺,小的们修为卑微,完全不能敌也。小老儿,还有上千的族人们,就算是今天能走出这个口子,也仍然逃出不妖魔们的手掌心哪”

  沐晚拧眉,不耐烦的打断道:“有话直说。”

  “是。”白发老者不敢再废话,直言道,“小老儿恳请上仙大人垂怜,带小老儿,还有族人们离开这里,重返故土。小老儿将永生永世不忘上仙大人之恩德,当”

  沐晚连忙挥手喊“停”,实话实说:“这里被法王们封印。本座还没得道成仙,是和你们一样的修道之人。以本座现在的修为不要说解开封印,就连封印在何方,都找不到,所以,没法带你们离开。”

  九人勾着头,是以,沐晚悬浮在半空中,没法看到他们的神色。不过,她的话音刚落,底下有人“啊”的轻呼。应当是失望之极。

  白发老者听到这声轻呼,吓得又是浑身打颤。

  沐晚不想跟他们一般见识,当成没听见,继续说道:“短时间之内,妖魔不会赶过来,你们如果想离开这里,就要抓紧时间。尽快动身为上。”

  能说的,都说了。沐晚转身,准备离去。

  “大人”背后突兀的响起一声疾呼。

  反应挺快的嘛,马上就改口了。沐晚不由打住,好奇的又转过身来:“又有何事”

  刚刚唤住她的是九人之中面相最年轻的那一个小伙子。他猛的站起来,义正言辞的说道:“大人,上天有生之德,大人岂能见死不救,任我等被妖魔们欺凌”

  哟,这手道德绑架玩得倒是利落。沐晚挑眉看着他。

  小伙子见状,愈发的正气凛然:“大人既然能不辞劳累,为区区几名凡人的魂魄奔走。那么,应当更加爱护我等才对。难道我等活人之性命,还当不得几只亡魂抑或是,在大人的心中,我等修士,远远比不得区区凡人小子在这里,恳请大人,也多多垂怜我等同道,多给予我等同道一些善意。”

  沐晚望着他,不禁“啧啧”赞道:“小哥的口才,着实令本座佩服。活了这么久,本座还是头一次见人把乞讨说的这么高雅脱俗,理所当然,令人不敢拒绝。”

  话语之中的讥讽显而易见。小伙子又不傻,澳门赌博网站:自然是听出来了。他张了张嘴,欲反驳。

  沐晚却懒得再听他的谬论,冷笑道:“你们几个莫不是也和他一个意思,想要本座多给你们一些善意吧”

  “请大人垂怜。”白发老者抹着泪花儿,带头应道,“我等实在是过得太苦了。呜呜呜”

  沐晚深吸一口气,冷声说道:“凭什么本座必须垂怜尔等”

  众人不敢吭声。唯有小伙子梗着脖子,大声应道:“大人是强者。强者不应该帮助弱者吗更何况,大人与我等一样,都是道修”

  “行了”沐晚没好气的打断他,“强者应当帮助弱者所以,你们把两千多名族人以献祭之名,送给妖魔虐杀,好帮助他们早死早超生,远离苦难,对不对那么,你们说说,按照你们的逻辑,本座这个强者当如何帮助你们这些弱者”

  此话一出,九人噤若寒蝉。就连那么小伙子也难得的脸上现出尴尬之色。

  沐晚冷哼:“欺软怕硬,自私透顶,冷血无情,你们也好意思自称是修道之人也好意思满口仁义道德的跟本座讨要善意你们的道心何在知道什么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真当冥司的十八层地狱是摆设啊哼,下一次还让本座听到你们自诩为道修,本座不介意让你们充分感受来自本座内心深处的善意。”

  撂下话,她甩袖驾着祥云离去。

  这些人的死活,与她何干他们简直是刷新了她对“衣冠禽兽”的认识。她对这里的道修失望到了极点,不能再与他们废话。因为她真的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一不留神就拔剑砍杀了他们。

  心情简直是糟糕透了。还有三个“猎场”,她现在是完全没那心思去看。径直飞出数百里。怒气稍平。她在一处光秃秃的山头降下祥云,闪身进入空间。

  现在,她急需冷静,好好的想一想接下该怎么做。显然,重兴西炎道统,真的指望不了这帮遗老遗少。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reeseas7的礼物和月票,惜妙妈的月票,谢谢

  六一儿童节到了,祝大家童心永驻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