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二四章 不自量力
  相隔千余里,澳门赌博网站:那通狂笑有如闷雷般滚滚而来。 说 `

  沐晚闻声望去。只见东南方向突然风起云涌。那边的天空象是突然倒了一大缸浓墨,乌云迅速铺开。其中心形成一道巨大的龙卷风,摧枯拉朽,势不可挡的呼啸而来。

  它通体漆黑如墨,掀起的劲风腥臭无比。但凡它经过的地方,无比下起墨黑的瓢泼大雨。

  如果是黑夜在这里,肯定说一句“好重的戾气”。

  而沐晚此刻的感觉是好臭

  她一眼看出这是一只血魔,十级魔将境。

  一般来说,魔族比人族要强横得多。而魔族的战斗力又与其血统有直接的关联。魔族按血统可分为:血魔、心魔和天魔。而血魔是最低端的存在。杂乱的血统大大的降低了这一族群的战斗力。

  黑夜是天魔,是魔族里血统最纯粹的存在。他在十级魔将境的时候,能与化虚后期境界的真君一比高低,却并不意味着所有的魔族都能这般的强悍。

  比如说,这只正气势汹汹的从天边赶来的血魔。同样是十级魔将,他的战斗力因为血统太差,那是折上加折。不过,魔体强横,他还是足以抗衡元后修为的道修。

  这也是为什么他如此嚣张的原因看到入口处只有一名元婴初期的小丫头,他直接将之当成了一顿高品质的大餐。自从被封印在这里以后,他老人家已经有数百年没有碰到过元婴境的人族修士了。隔着千余里。他似乎都能感受到新鲜血液的澎湃张力。

  可惜,他今儿出门没看黄历,运气真的有点儿背。

  沐晚嫌恶的取出一粒定风珠含在嘴里,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

  这一只也只比当年在联修联盟碰到的那一只同为血魔的魔将强那么一点点。

  但她,却是今非昔比。

  当年的她,只是初凝剑种的小小炼气期剑修;如今,她是可以翻江倒海的元婴大能。 `

  并且,一直以来,她的陪练不是黑夜,就是常龙。呃。香香是草木灵族。草木灵族嘛。出了名的战斗渣。虽然香香的修为一直超过她,但是在她面前,却连个陪练都混不上。

  所以,沐晚还真没有把这只不可一世的十级魔将放在眼里。

  而另一方。魔将大人也没有把这只“元婴境的人族幼崽”放在眼里。呃。不。他的眼里是有这只“元婴境的人族幼崽”的。他将之当成一顿芳香而滚烫的美味牢牢的放在了眼里。

  为了能尽快享用到这顿大餐,他扔掉了那些象沙耗子一样藏在地洞深处的人族幼崽,用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

  转眼。他赶到了残阵的上方。

  见那抹青色的小小身影握着剑,站在自己的劲风里,稳如泰山,他哈哈大笑:“定风珠你身上竟然有定风珠这等奇宝”再看看那把剑光如华霜的三尺青锋长剑,还有“美味大餐”全身的披挂,当即心里乐开了花:哟,这一身的装备,就没一件差的。今儿的运气真是好到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美味大餐”干干净净的,身上只有冲天的怒气,却没有一丝半点儿戾气。

  要是就这么一口吞了,简直是浪费。

  必须得弄出点戾气来。实在不行,怨气也成啊,总比现在强。

  而沐晚刚要挥剑拦腰斩断龙卷风,却只见它猛的一摇。

  刹那间,云收风停雨歇。半空里站着一个穿着黑色大斗篷的高挑男子。和当年碰到的那只魔将一样,这一只也是脸上光光的,跟刚剥掉壳的水煮蛋一样。

  “小东西,你也是被那些臭和尚骗进来的吗”魔将大人背负着双手,自认为很洒脱的悬浮在空中。和散修联盟的那只不同,这一只的声音是明显的男声。一个低沉沙哑的中年男子声音。

  沐晚冷哼,拧眉问道:“邪魔,本座问你,这些人都是你下令射杀的”

  经血魔这么一打岔,她冷静了许多,意识到事情还有一些疑点。比如说,明明在守城之中残留有妖气。然而,她看到的却是一队魔兵;还有,被射杀在残阵里的,都是老弱妇孺,很少看到精壮的年轻男子。联想到在豹子岭猎场的种种见闻,她立刻推翻了人族暴动的判断。是谁千里迢迢的把两千多名凡人赶到残阵里,任魔兵们虐杀的

  她的剑下没有冤魂。动手之前,她必须问清楚。

  血魔微怔,旋即,灵光一闪,他觉得自己找到了如何在这顿“美味大餐”之上培养戾气的法门。

  呵呵轻笑,魔将大人背负着双手,晃头晃脑的说道:“正是本座。”

  丑人多作怪。沐晚眉尖轻皱。

  魔将大人见她有反应,却认为是初见成效,继续得瑟的说道:“没错,射杀他们,确实是本座下的令。说起来,本座还要谢谢你呢,小东西。多谢你替我惩治那些小的。没用的东西,做个血池而已,弄得这么难看,确实该杀。”

  该死怒火再度燃起,沐晚立时面沉如水,正要发作。这时,魔将大人又摇头晃脑的说道:“小东西,你知道这些凡人是谁抓来的吗”

  沐晚闻言,暂且按下剑。

  魔将大人哈哈大笑:“是那些妖兵干的。本座刚刚出关,错过了去年的冬猎。守城的妖兵比本座手下那些小的会来事多了。他们巴巴的去山里头抓来了些许血食。只是,这些血食也太差劲了,所以,本座很不满意。为了提高口感,本座不得不亲自操劳,先是在这里捶出一个临时的小血池,然后,捏碎那些胆敢敷衍本座的妖兵。用他们的妖血打底,再盖上这些口感极差的血食。最后,再找来一些口感较好的,拧成汁,浇在上面,倒也勉强能入口。呵呵,不想,本座今天的运气这么好。唔,早知道能碰到你这种美味的血食,本座先前也不用那么瞎折腾了。所以,小东西。这些凡人的死。真不能怪到本座头上。要怪也只能怪你。谁叫你来晚了呢”

  沐晚气得浑身直打哆嗦,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唯有扬剑力斩。不过,剑到半道。却突然改斩为削该死的。本座定要让你也尝尝被虐杀的滋味

  一直以来。沐晚都是反对虐杀的。在她看来,不管正邪,生死相搏之间。所有的对手都值得尊重。但是,绝不包括眼前这一只

  “铮”,五色剑气,出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魔将大人也不是吃素的。一听这剑鸣,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托大了。今儿,他碰到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剑修。

  本以为是顿送上门来的美食,不想,却是能崩掉满口牙的硬点子。

  他“哎呀”一声,喷出一口浓墨似的戾气,身体打横,展开双臂,象离弦的箭一样,向后飞掠出去。

  今儿是吃不成大餐了。现在,他只想跑路混了近万年,他深谙“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之真谛。为了一口好吃的,把命陪上,是最愚蠢的行为。所以,推杯把盏的兄弟们死了一茬又一茬,唯有他还在。

  可惜,沐晚的剑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快得多

  说时迟,道时快。五色剑气,到

  “啊”,他的左肩被齐根削下。

  一股恶臭的煞气自断口处喷涌而出。

  快跑魔将大人顾不得坠落的左胳膊,身形一晃,化成龙卷风,调头就往西南方向狂逃。

  想跑沐晚不躲不避,祭起祥云,冲出象浓雾一样喷来的戾气。同时,左手捏成剑诀,冲着巨大的黑色魔核弹出一道五色剑气,右手挥剑:“以剑封域”

  刹那间,五色剑气象光波一样,噌的散开。电光石之间,它象一个五彩的气泡,牢牢的罩住了那道狂逃的龙卷风。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呢。魔将大人被彻底的激怒了。墨黑的龙卷风中央,一双大红灯笼似的眼睛闪呀闪,嘶声咆哮道:“小东西,用这样一个灵气泡泡也能困住本座”

  沐晚以为他要调过头来,拼老命呢。不想,这家伙猛的一缩,竟然是卯足了劲,冲向阻在前面的剑域之壁。

  “砰”

  龙卷风狠狠的撞在了剑域之壁上。

  顿时,炫目的五色光迸射出来,化成一道道利剑,宛若漫天剑雨,噗噗噗的扎进龙卷风里。

  “啊啊啊”魔将大人吃痛,惨叫连连。那道不可一世的龙卷风瞬间缩小一半。

  “死丫头,你竟然玩阴的”龙卷风一摇,这回真的是调转头来,陡然化出一张黑洞洞的大口,浓烟翻滚,扑杀过来。

  原来就这点能耐给黑夜提鞋都不够格。沐晚冷笑,挽了个剑花,收剑。左手捏成剑诀,弹出一道五色剑气。目标:左边的那只大红灯笼。

  “铮”五色剑气发出金石之声,破空袭去。

  魔将大人吓得半死,巨大的魔核一拧,赶紧躲闪。

  然而,就他这速度,哪里能躲得开

  “啊”又是一声惨呼。

  左边的那只大红灯笼应声而碎。

  龙卷风一摇,重新变回人形。魔将大人那张原本比白纸还干净的脸上,左上部突兀的现出一个鸡蛋大的黑洞。这会儿,象是个烟囱似的,浓烟滚滚。

  “该死的丫头,纳命来”顾不上左眼,他双手紧握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圆月弯刀,恶狠狠的用尽全力劈向那抹青色的身影。

  没错,他是不会为了一口吃的拼命,但是,前提是对方没有伤到他。现在,他一定要将这只不知好歹的人族幼崽剁成肉泥,再抽魂剥魄,令其永生永世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受尽折磨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绝望不失望的礼物,多谢书友iku、hang972jy、shannee、快乐无罪2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