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二三章 惨烈
  沐晚用风行术,直接瞬移到了山脚。l身形未定,她闪身进入空间里。

  一队巡逻的百家子弟快步经过她刚刚现身的地方。

  差点撞到人了。沐晚满头黑线。

  等巡逻小队走远了,她又出来,再次使出风行术,悄然离开。

  出了兰岭,她直奔豹子岭。

  此时是午后时分。夏末的午后,太阳火辣辣的照着。沐晚放出气息,覆盖住整座豹子岭。

  一个人影也没有。

  往身上打了一道敛息符,她祭起“逍遥八步”,拉出一串残影,冲进了入口处的幻阵里。

  在百家的时候,她考虑得很清楚。正所谓,升米恩,斗米仇。所以,在西炎同道面前,她不能大包大揽。走出困境的路,只能由西炎同道们自己去闯出来。而她能为他们做的,就是尽量为他们争取一段安稳的时间。

  她想了许久,最后决定改变入口处的幻阵,使得小妖们没法进来历练。

  这个时间不能太长;也不能改得太历害。只要能在接下来的三两个月内,拦住筑基期以下的小妖就可以了。不然的话,会引起老妖们的注意。那时,反而会害惨里头的西炎同道。

  是以,她做的改动很简单,就是用小乾坤挪移阵,将大多数的陷阱们稍微移一下位,并且在三成以上的陷阱上再加一重小幻阵。

  因为她没有用阵盘和阵旗。而是就地取材,把阵图和阵符刻在周边的山石之上。所以,无论是小乾坤挪移阵。学是小幻阵,最多能持续九九八十一天。时效一过,阵图和阵符会消失得一干二净。幻阵又恢复原状。唯一留下的痕迹就是,刻阵图和阵符的那些山石会碎裂开来。若是碰到高级阵法师,一眼就能看出来。

  受修为和阵道修养的限制,沐晚现在没法清除这些痕迹。所以,她想出来的解决办法是。尽量挑选那些周边有碎石堆的山石。

  两种阵法都不是很复杂,沐晚顶着炎炎烈日。捣鼓了一个多时辰,澳门赌博网站:终于完工。

  甩了一把汗,她进入空间,舒舒服服的泡了一个澡。刚把自己收拾利落。她收到了黑夜的传讯:姑娘,我们这是在豹子岭猎场,是吧

  黑夜出关了她挑挑眉,一边快步往外走,一边用神识回复:我在外面布了阵,你先不要出去。

  当然不是怕黑夜吃亏。那种级别的阵,也就能困一困筑基期的小妖,连金丹大妖都难不到,更何况是魔帅大人

  她是怕黑夜误以为那是妖魔布设的。轻而易举的拆掉了它们。令她白白在烈日之下忙活一场。

  黑夜很快回复:我到正房来。

  等沐晚出了正房,看到他背负着双手,站在正房门廊的台阶下面。

  刚刚收到他的讯息之后。沐晚察看了识海里的契约白斑,知道他又是突破了。如今已是八品魔帅。

  现在看到本人了,她忍不住凝神细看。

  果然,她现在是完全看不出他身上的煞气。他站在那里,跟一个十岁的年轻男子没什么两样。这一次进级后,他看上去长大了两三岁。身材更加高挑。举止、神态,俨然是成年男子。而之前。绝大多数时候,他更象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大男孩。

  好吧,还是有区别的他长得实在是太俊朗了。这样的长相、身材、气质,搁哪里都是鹤立鸡群般的存在啊,已经不能简简单单的用一个“帅”字来形容。

  黑夜看到她,垂手而立,招呼道:“姑娘。”

  沐晚走下台阶,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喜气洋洋的调侃道:“恭喜啊,八品魔帅。”

  黑夜亦是笑得阳光灿烂:“如果那两只的血统更好一些,我可能会更早一些出关。”

  “哟,你还嫌弃上了。”沐晚呵呵。闲话少说,话风一转,她简要的道出眼下的情况,末了,问道,“你是随我一道,去其他四处转转呢,还是回大雪山”

  黑夜想了想,说道:“我还是回大雪山吧。跟着姑娘,我不但帮不上忙,还会令那些西炎道修产生误会。”

  况且,以沐晚现在的修为,又有空间掩护,自保绰绰有余,无需他随行保护。

  还有就是,他迫不及待的想去香香面前显摆真的就是显摆。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魔帅大人是绝不会承认的。

  “那行。”沐晚不放心的叮嘱道,“你悄悄的回去,路上莫暴露行踪。”

  黑夜笑了:“知道。”随后,他去东院的储物间里拿了一些炼材,出了空间,化成一道小旋风,返回大雪山。

  等他离开后,沐晚也出了空间,往身上打了一道敛息符,召出祥云,往西南方向飞去。

  根据黑夜和香香他们探得到地图,在西南方,与豹子岭猎场毗邻的是青草坡猎场。

  它的面积在五大“猎场”里排在第三位,是与豹子岭猎场仅隔着一条连绵八百多里的山脉。

  接下来,沐晚想去那里转转。

  与豹子岭猎场不同,青草坡猎场不但地势要低许多,地形地貌也要简单得多。一片巨大的草原占据了它将近八成的面积。余下的是戈壁滩和沙漠。

  黑夜和香香也去过猎场里面。他们俩发现,青草坡里的人口数量不到豹子坡猎场的六分之一。

  为什么这里的人口会这么少呢黑夜和香香仔细考察后,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青草坡猎场去年才经历了“打冬粮”,很多人死于妖魔的屠刀之下。

  其次,也和这里的环境有关。青草坡猎场全境内只有一条河流。人们把它唤作断河。因为一年之中,有七个月,它是断流的。是以,除去东南部的山区,其它地方大多数时候都缺水。草原之上,只有当雨季到来的时候,才会焕发出生机。而所谓的雨季不到两个月。而山区,土地贫瘠,出产也有限得很。总之,这里的环境比豹子岭那边要差得多。里面的人们过得更加辛苦。

  唯一的好处就是,因为里面的资源更少,所以,除了“打冬粮”,平常鲜有妖魔进去“历练”。

  为了防止里面的人族逃跑,青草坡猎场也是四面封锁起来,只留有一处入口。在东南方,距入口不到十里的地方,有一座小城,叫做守城。那里是进出入口的必经之地。

  可能是去年才打过“冬粮”,守城宛若一座死城。沐晚是下午到达的。小小的城里看不到活物。就连哨所里也空荡荡的,不见守军的影踪。

  沐晚在心里道了一句“怪哉”,沿着城中唯一的街道,径直出了城,直奔入口而去。

  哪知,她刚刚抵达入口,便闻到从窄窄的隘口里散发出一阵阵浓烈的血腥味。

  有情况

  她立刻放出气息,进行查探。

  结果,她“看”到了一副触目惊心的惨烈画面。

  幻阵被毁了大半。残阵的入口外面,十来个魔兵境的魔族军士随意的坐在地上,象是在休整。离他们不到十步远的地方,残阵里,血流成河。数以千计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血泊里。

  每一具尸体身上都插着至少三根以上的铁箭。他们衣不蔽体,几近**,骨瘦如柴。

  看情形,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暴动。青草坡猎场里的人们试图冲出去。他们破坏了幻阵,也引起了守城里的魔兵们的注意。就在不久之前,他们遭到了魔兵们的血腥镇压。两千多人被魔兵们射成了刺猬,倒在离入口不到半里的地方。

  来晚了一步沐晚好心痛。

  心底猛的腾起一道怒火,瞬间燃遍全身。她召出青云剑,祭起祥云,飞过去,大喝:“邪魔,纳命来”

  剑气比声音更快。

  一道青虹冲天而起。

  “铮”,青云剑长鸣。

  立时,五色的剑域罩住了整个入口。

  “敌”一名魔兵惊呼。

  然而,他的声音才出喉,却又戛然而止他被一道剑光自中间竖劈成两片。

  这道剑光太快。以至于,他还来不及示警,也来不及逃走。

  “砰”两尺多长的魔核被剑光斩得粉碎。

  这名魔兵转眼化成一道黑气,消散于无形,死得不能再死。

  “啊”其余的魔兵尖叫着,四下逃散。

  他们的头领,七级魔兵,反应最快,化成滚滚黑烟,飞也似的向“猎场”里面逃跑。

  可惜,沐晚早早的布下了剑域。

  她也不急,提着剑,一个一个解决掉。没有动用任何的剑招,就是象斩南瓜一样,一步一杀,简单、粗暴将这些魔兵们劈成两半,直接粉碎他们的魔核。

  只是一群魔兵境的小喽啰,哪里用得着她出大招

  说起来,以她的修为,如此斩杀小喽啰,可谓手段毒辣得很。但是,看到被这队魔兵血腥屠戮的两千多具凡人尸首,看到绝大多数的尸首被射得跟刺猬一样,她真的没法冷静下来。

  这些魔兵,屠杀虐杀手无寸铁的凡人们,都该死

  不出十息,十名魔兵被她彻底抹杀。

  “元婴境的人族幼崽”从“猎场”东南部的山区里传来一阵狞笑,“哈哈哈,好久没有碰到如此高品质的活食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米妮ngol、fannyling的礼物,多谢书友shelly7212、笑脸掌声、思月影、蓝叶点点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