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二零章 窝里斗
  六位族长和掌门都是人精,岂能听不懂上人的意思他们之所以沉默,是认为这个条件太过荒谬。`

  如果是旁人如此大放阙词,他们早就跳起来,一巴掌将其拍成了肉泥。不过此话出自上人之口,他们哪里敢反驳唯有沉默以对。

  沐晚自然是看出了他们的心思,挥手令他们退下。

  六人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齐齐抱拳行礼告退。

  出了门,百族长回头一看。果不其然,房门又消失了。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脸色愈加凝重。

  “这是”玉虚派掌门不安的发问。

  百族长马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打断他,飞快的说道:“先回客房。”

  于是,一行人匆匆返回客房。

  刚一进屋,山羊胡子瘦老头儿也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接着,他取出一套黑色的阵盘和阵旗,向众人晃了晃。

  隔音阵

  众人心领神会,皆无声的向他翘起了大拇哥。

  待山羊胡子瘦老头儿布完阵,玉虚派掌门再也扛不住,一屁股在大木床上坐下来,吐着粗气说道:“憋屈死我了。”

  大家皆看向他。

  玉虚派掌门面现讥讽之色:“仙不扰凡东华洲真的是这样吗该不是上人唬弄我们吧”

  百族长不快的说道:“我仔细询问过那五个小子,上人的本事做不得假。”

  山羊胡子瘦老头儿连忙说道:“天易兄莫要误会,我们没有怀疑上人的真伪。刚刚站在上人跟前。我只感觉自己象是蝼蚁一般的渺小。”

  “对对对,我也是高山仰止。”

  “上人给我的感觉是高深莫测。”

  其余人也纷纷应和。

  百族长面色微缓,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寒舍简陋,大家都坐下来,慢慢商议。”

  这一间是百家最大的客房。 `两张木床并拢在一起,占据了房间三分之二的空间。四名玉虚门的伤员仍然昏迷不醒,并排躺在床上,仅余半边空床铺。这会儿,玉虚派的掌门已经靠着床沿坐下了。旁人都站在空地里。

  墙角码着五只蒲团,澳门赌博网站:百族长分发给众人。顺手推舟的说道:“玄罡兄。你受了重伤,受不得寒气,就坐床上吧。”

  玉虚派掌门点头称是,撩起袍子。大大方方的在半边空床铺上盘腿而坐。

  所有人都坐好后。百族长是主人家。百家的实力又摆在那里。是以,他主持了这次的讨论:“仙不扰凡,这是上人提出的条件。我等若是不遵循的话。上人肯定不会搭救于我等。对此,大家有什么看法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是愁容满面。

  山羊胡子瘦老头儿捋着胡子,慢慢的说道:“说起来,我们西炎道统本来就缘自东华。按理说,相差不应该这么大呀。”

  “就是。我们的先祖们可从来没有说过仙不扰凡。”

  “仙不扰凡哼,闻所未闻。”

  “我等修士庇护凡夫俗子;凡夫俗子诚心诚意的供奉我等修士。这是自然而然,天经地义的事情。何来仙扰凡之说简直是荒谬”

  “对极。把仙与凡完全隔绝开来,有违天道。”

  玉虚派掌门哼道:“西炎道统遭逢浩劫,我等皆困守于此数百年。哪个知道东华洲那边是怎么一回事”

  百族长冷笑:“东华洲是怎么一回事,与我们有关系吗前年,我们被妖魔祸害了一场,这两三年之内,也许能混个安稳。可是,两三年之后呢谁能保证自己的族人和子弟能逃过寒冬大劫现在,脱离苦难的机会就摆在眼前。实话跟大家说,我真的是怕了,不想错失良机。”

  言下之意,他是准备接受了。`

  此话一出,众人神色各一。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玉虚派掌门打破沉寂,忿然说道:“我不依。我们玉虚派在这里苦撑了数百年,饱受苦难,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报仇血恨。如果只是为了苟活,我们何苦困守在这里哼哼,象百花谷里家一样多好,早早的降了妖魔。”

  他说的百花谷里家,和百族长是同宗。六百多年前,里家以百家为投名状,降了妖魔,自愿为其仆从。幸亏当时百家的族长警觉,带着大部分的族人星夜逃亡,险险的躲过灭顶之灾。不过,百家也损失了近两千条人命,实力大损。至今也没有恢复到当年的人口数。

  这是百家的大恨,更是大耻辱。百家上下忌讳得很。玉虚派掌门此举,无异于当众狠狠的扇了百族长一个耳光。

  众人色变。

  果然,百族长铁青着脸,咬牙说道:“没错,我们百家是天生的软骨头。玉虚派上下才是顶天立地,道心坚定的真英雄”

  这是要翻脸的节奏啊。

  众人连忙站起来,纷纷相劝:“天易兄,息怒。”

  “玄罡不是那意思。他是话赶话,说的急了。”

  “大家都知道的,里家叛变时,和你们百家已经分宗了近两百年。你们两家完全就不是一回事。”

  “就是。”

  也有人去拉端坐在床上的玉虚派掌门:“玄罡,你应该给天易兄道歉。”

  不料,玉虚派掌门却不领情,梗着脖子坚持道:“我有说错吗明明就是他也生了背叛之心。我就是要骂醒他。祖宗们定下的道义规矩,不能有丝毫的违背。”

  “好好好。”百族长彻底爆发了,指着门口吼道,“滚我们百家做事,还轮不到你小小的玉虚派指手划脚”

  玉虚派掌门一脸愕然,侧头看了看床上昏迷不醒的四位随从。也怒了:“好你个百天易我们是怎么受的伤,你忘了吗哈,现在人都还没醒呢,你就要赶我们走你还有没有半点情谊百天易,我告诉你,莫说我的人还没醒,就是都醒了,在没养好伤之前,你休想赶我们走我们是赴你的约,才受的伤。你必须负责老老实实的腾出地儿来。给我们养伤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上人赐了你们那么多的灵肉。吃了之后,修为能大增。哼哼,那些灵肉,我们也是吃得的难道你想独占不成”

  其他几位眼波流转。一味的劝着他“息怒”。

  这是讹上了原来都是冲着我家的烤肉来的百族长气得浑身直打哆嗦。

  “好。很好”他咬牙切齿的点头。“行,你们爱呆多久就呆多久。族中事务繁忙,恕不奉陪。”说着。他欲抽身离去。

  “且慢”山羊胡子瘦老头儿眼露精光,笑眯眯的说道,“我们老兄弟难得聚一聚,天易兄真的抽不出一点时间来,陪我们好好聊聊吗”

  “你们什么意思”百族长警觉的环视众人。

  这时,床上昏迷不醒的四位玉虚派门人齐齐醒了。他们起身,往脸上抹了一把。其中一名精瘦的中年人转眼变成了彪形大汉,乐呵呵的看着他:“天易兄,别来无恙。”

  “是你,铁金龙”百族长惊呼,指着众人,“你,你们和逍遥门作局为什么”

  这名彪形大汉正是逍遥门的掌门铁金龙。

  此时此刻,百族长要是还不明白眼前是怎么一回事,那他真的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有三名掌门和族长也是满脸愕然。但是,他们很快的垂下了头,悻悻的避开他的怒视。

  铁金龙呵呵:“百族长,有难同当,有福同享。兄弟们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来沾沾光。”

  百族长看向身边的几位,痛苦的说道:“我们都是同派的师兄弟”

  玉虚派掌门从床上跳下来,哪里还有半点“虚弱”的样子他不耐烦的打断道:“什么狗屁同派百天易,给个痛快话,那些灵肉,你是自己交出来,还是我们自己去取”

  百族长怒极而笑:“你们真当我百家是纸糊的吗再说,上人还在呢。”

  铁金龙笑而不答,拿眼睛瞅着立在一旁的山羊胡子瘦老头儿。

  后者上前半步,走到百族长跟前,捋须轻笑:“天易老弟,我刚刚布的是三重隔音阵。还有,上人真有那么待见你们百家吗上人为何而来想必是为了挑一个得力的合作对象。论实力,逍遥门实力最强,显然是更好的选择。”

  百族长闻言,几乎崩溃,连退两步。

  这时,房间里突然响起一个懒洋洋的女声:“是吗你们确定,本座会看上一帮窝里横的废物”

  “啊”

  “上人”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铁金龙之流神色大变,惶恐的四处张望。

  上人为我们百家出头了心弦一松,百族长顺着墙壁滑坐下来,咧开嘴呵呵轻笑:“什么道义,同派情谊,比不上一口吃的啊。”头一次,他觉得一辈子的坚持完全就是个笑话。

  山羊胡子瘦老头儿最先缓过劲来。他尖叫道:“那是三重隔音阵”

  话未说完,只听见“砰”的一下,黑色的阵盘和阵旗粉碎。

  “噗”山羊胡子瘦老头儿喷出一血沫子,捧着心口,摇摇欲坠。

  “滚”沐晚的声音再度响起。

  紧闭的房门应声粉碎。

  此情此景,绝对做不了假。铁金龙之流抱头鼠窜。不管是吐血的山羊胡子瘦老头儿,还是扬言要在百家养伤的玉虚派掌门,皆一个个溜得飞快。

  百族长倚坐在墙根下,象个孩子一样的掩面哭了起来。

  沐晚收回神识,叹了一口气。矮子里选高个儿,相比于其他几位,貌似唯有百天易的心术还算是正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笨笨7402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