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一五章 搭救
  血这是好冷

  无边的黑暗扑天盖地的袭来。頂點小說,x雀妖打了个哆嗦,“砰”的一声,炸裂开来,化成一团血雾。

  在其余的小妖眼中,他是被一团突然出现的白雾绞得粉碎。

  他们吓呆了,手里的武器纷纷坠地。

  紧接着,更惊悚的事情出现了

  那团白雾正在迅速扩散

  “啊”野猪妖最先反应过来,吓得幻术失了灵,现出原形。一只长着獠牙的黑毛猪鬼哭狼嚎的往谷外狂奔。

  其他小妖被他的惨叫唤醒,哪里还顾得上“战利品”他们皆现出原形,尖叫着四下逃散。

  然而,晚了。

  转眼,白雾将他们吞没。

  “砰砰砰”

  朵朵血花在如烟似雾的薄雾中竞相绽放。

  夺命薄雾就在自己的上面飘着。五名道修也想逃,可是,他们发现自己手软脚软,完全不受控制,根本就跑不了。

  幸运的是,绞杀了十妖之后,薄雾轻轻一摇,须叟散尽。

  一名青袍女子,披着金灿灿的晨光,自谷外走了进来。

  神仙

  她的身上,没有妖气也没有魔气

  真的是天仙下凡

  天尊派天仙来解救我们了

  道修们回过神来,欢天喜地的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跪伏在地上。他们本想跪谢天仙大人的救命之恩。不想,话一出口。便变成了哭腔:“天仙大人,总算盼到您了”

  五名七尺大汉此时就象受尽了委屈,终于见到家长的孩子,伏在地上嚎啕大哭。

  沐晚垂眸看着他们,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以她现在的修为,自然看得出来,这些人修的是正道。

  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没有迷失,仍然坚持正道,将道统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真的太不容易了。

  她再一次无比庆幸。被王一巴掌拍进了罪恶之地。在这里。她不但顺顺当当的凝婴,而且找到了一直在苦难中,矢志不渝,用生命在坚持的西炎同道们。

  哭吧。痛痛快快的哭出来。

  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擦干泪水。我们一起重兴西炎道统。

  汉子们哭得稀里哗啦。而沐晚站在离他们三步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他们。

  大约过了半刻钟,他们的哭劲儿过去了。

  “天仙大人”为首的那名中年道修伏在地上,露出两只血红的耳朵。羞愧的无地自容。

  沐晚展颜轻笑,温声说道:“本座还没有得道成仙,是和你们一样的道修。本座是东华洲太一宗的瑾宸上人。你们呢”

  原来是元婴大能。怪不得呢。中年大汉激动极了,一边“梆梆梆”的叩头,一边道谢:“多谢上人救”

  沐晚抬手,止住他,笑道:“在我们东华,道修只行道礼,不行俗礼。你们西炎不一样吗”

  “一样的,是一样的。”中年大汉羞愧不已,从地上爬起来,抹了一把脸,扯正腰间的兽皮裙,行了一个正式的道礼,“小的多谢上人救命之恩。”

  其余四人也是有样学样,纷纷从地上爬起来,正容、正衣,口尊“上人”,齐齐行了正式样道礼致谢:“小的们多谢上人救命之恩。”

  沐晚大大方方的受了他们的礼,伸手虚扶,笑道:“本座此次是专门来寻西炎同道。尔等不必拘礼。”

  “是,上人。”五人齐声应道。

  “本座观尔等容貌相似,可是血脉兄弟”

  中年汉子上前半步,恭敬的答道:“回禀上人,小的们姓百,是堂兄弟,出自百花谷百家。”

  “百花谷”沐晚的脑海里不由现出一道颀长的身影。西地小界之中,百里溪的始祖不也是自称百花谷门人吗

  回到宗门后,她从广仁老祖的口里得到了一些百花谷的信息。它曾经是西炎洲最大的修真门派。不过,广仁老祖去西炎洲游历的时候,百花谷早已成为历史名词,空留一些传说。

  而时隔五千多年,沐晚来到西炎洲,却是连“百花谷”这个名号也无人记得起了。

  沧海桑田。“此百花谷”非“彼百花谷”,应该是重名吧。沐晚叹了一口气:“巧得很,我有一名故人,也是百花谷之后。不过,他复姓百里。”

  说着,脑海里现出百里溪站在洞府外面,肩上站着一只大鸟,满脸涨得通红,大声呼喊的画面。

  “沐晚,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

  现在想起,那坚定的声音似乎还在耳畔萦绕。

  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加上西地小界的数十倍时间流,百里溪就算是凝得金丹,也早已殒落。

  西地灵之根被打通后,宗门年年都有发布去西地小界的内门历练任务。金丹以下的内门弟子都可以报名参加。沐晚不但没有参加,澳门赌博网站:而且也从未跟人打听过西炎小地的情形。一来,她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曾去过西地小界;二来,她怕听到百里溪殒落的消息。

  她是不曾心动。但是,那道倔强的身影,究竟是印在了她的记忆深处。

  “复姓百里”中年大汉闻言,激动不已,“小的祖上也是复姓百里。七百多年前,先祖与族人们被拘于这里,沦为冬粮。先祖自称愧对列祖列宗,于是,将姓氏拆开,分别传于两房子孙。小的是长房之后,是以,姓百。先祖临终时有遗训,后世子孙冲出困境,重返故土,方能恢复祖宗的姓氏。”

  “你们是五千多年前,居西炎修真门派之首的百花谷之后”沐晚惊讶的问道。

  中年汉子羞愧的勾下头:“不敢辱没祖宗们的英名。”

  也就是承认了。

  “你们的族长何在前头带路,本座要去见一见。”沐晚命令道。在修真界,实力为尊。在几个炼气期的后辈面前,她这位元婴上人,足以发号施号。与是否为同门,没有半块灵石的关系。

  “是,上人。”中年汉子抱拳领命。

  小妖们被沐晚的“一夜秋雨”绞杀得粉碎。但是,他们的武器,还有储物袋都留了下来,成为了无主之物,横七竖八的落了一地。

  中年汉子很有眼力劲,不等吩咐,主动带着四个弟弟清理现场,把武器和储物袋捡拾起来,双手奉上十只小妖是沐晚灭杀的。按照规矩,这些本来就是她的战利品。

  几只筑基期小妖的身家,沐晚哪里看得上事实上,如果不是看这五位身上寒碜得不象话,她定是一剑之下,连妖带东西,一并绞得粉碎。

  “你们兄弟五个分了吧。”沐晚挥手说道。

  “多谢上人厚赐。”兄弟五个喜出望外,连声道谢。

  运气不是很好。十只小妖身家有限得很。五人拆了所有的储物袋,各取所需,拼凑出了五套完整的衣袍、鞋靴、护甲、护腕、腰带等。又各自挑了一把称手的武器。

  他们把余下的东西仔细的分类,收进储物袋里。每人都将分得的储物袋小心的贴身收着。

  鸟枪换炮。很快,五人穿戴整齐,总算摆脱了野人的形象,有点修士的样子了。

  他们彼此打量了一番,乐得合不拢嘴,再次向沐晚行礼道谢。

  罪恶之地的妖族炼器水准普遍糙得很。五人奉为珍宝的这些护甲、武器,在沐晚的眼里无异于破铜烂铁般的存在。

  见状,沐晚叹了一口气,说道:“走吧。”

  五人抱拳称是。

  于是,一行人穿过山谷,沿着一条小河,往东南方向走去。

  五人显然是在山野里跑惯了的。他们的速度比同阶的炼气期修士要稍微快一点。走了一刻多钟后,他们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沐晚身上依旧是纤尘不染,跟没事人儿一样。

  又走了十余里,他们来到一个河湾。此时,中年大汉已经品出味来上人真的只是要他们五兄弟带路而已。没有任何考校之意。

  果然,以我等这样的资质,是入不了上人的眼。心里泛起一点点小失落,他很快的打起精神,挥手示意四个弟弟去河边的茅草里推船。

  “上人,接下来的都是水路。”中年大汉恭敬的解释道,“我们是逆流而上,在水上的时间,大概要三天左右。”

  沐晚微微颌首:“你们出来多少天了”

  “一个多月。”中年汉子答道,“我们是出来警戒的。”

  即便不是打冬粮的季节,也会有妖族结队进来历练。相比于前者,后者行踪不定,满山漫岭的到处乱窜,有时候带来的危害更大。所以,这里的道修们便结成同盟,联合派出小分队,负责警戒。

  每支小分队都有自己的警戒范围。一旦发现敌情,他们立刻会向所有的同盟示警。于是,所有人都会以最快的速度藏起来。

  担任警戒是件很危险的事情。但是,又至关重要。所以,大家派出的都是精英子弟。然而,即便是这样,小分队有去无回,也是常有的事。

  “若不是幸运的碰到上人,今天,小的兄弟五个也是回不去了的。”中年汉子满脸感激的说道。

  沐晚轻笑:“所以,你们就完全相信了本座。本座让你们带路,你们便真的带本座去族里难道你们就不怕本座是妖魔所化,故意设局,引尔等上钩吗”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米妮ngol、悠悠喵小七的礼物,多谢书友薇薇暗馨、小白鼠45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