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一四章 豹子岭猎场
  望镇是进入豹子岭猎场的必经之道。沐晚只能从镇里经过。

  在镇外的一个小树林里,澳门赌博网站:她进入空间,洗了一个战斗澡,里里外外换上干净的衣裳。这才出了空间,往镇子里走去。

  妖魔们的习性是昼伏夜出。罪恶之地的妖魔们亦是如此。是以,傍晚时分的望镇,好比是清晨的人族城镇,路上不见几个行人。

  即便是这样,沐晚的到来也是引得路人们频频行注目礼。

  “筑基中期的人族母崽子?”

  “不象!”

  “怎么不象?她身上没有妖气,没有戾气,有灵气波动。”

  “你傻呀。一只人族母崽子能平安无事的走到这里来?”

  “就是。你看,她的衣袍干干净净的,哪有象赶路的样子?我猜,肯定是哪位大人变幻的,逗我们玩呢。”

  ……

  越来越多的妖魔们远远的围随着。他们压低声音,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沐晚全当没听见,沿着窄窄的黄土街道,往豹子岭方向走去。

  望镇总共只有一条街道。两边修有大大小小的院落。那是妖王魔头们的行院。平常,镇上也没号人,主要是驻守的妖兵魔将们,还有一些护院。只有到了冬天,这些院落的主人被手下们簇拥着,过来“打冬粮”,小镇才会空前热闹起来。

  沐晚走了一半儿,到达镇子中间的时候,各座院子里的护院们都跑了出来围观。

  “喂,穿青色袍子的那个,站住!”一队妖兵拿着家伙,从后面追了上来。

  他们显然急匆匆的,身上的披挂都没戴齐。狼狈得很。

  沐晚依言站定。

  尾随的妖魔们“啊”的低呼,齐齐往后退了好几步,迅速与她拉开距离。

  “喂。你是什么人?想做什么?”妖兵们也不敢再往前。在十步开外的地方站定。为首的舞着手里的狼牙棒,大声问道。

  沐晚转过身来。冷声答道:“路人。路过。”

  见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子,小头领不由眼前一亮。三角眼上下打量了好几次,他吐了吐腥红的长舌头,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什么路人?本队长看你,分明是奸细。”说着,他挥了挥手里的狼牙棒,“小的们,把这个奸细抓回哨所里。本队长要细细审问。”

  他也是见过世面的,知道有几位大人最爱蓄养颜色好的人族母崽子。眼前这一只,分明就是人族。他甚至能闻到人族血液里那种特有的芳香。

  呵呵,天高皇帝远。这里,老子就是土皇帝。小母崽十有*是逃出来的。既然落到了老子的地头上,那就是老子的!

  “是。”妖兵们哪里不知道头儿的意思?一个个狞笑着,包抄过去。

  沐晚冷哼:“不知死活!”说着,伸出右手,隔空一抓。

  等小头领回过神来,已然发现自己被“奸细”掐着脖子。提了起来。

  刚才还舞着家伙哇哇怪叫的妖兵们,以及所有围观的妖魔,吓得魂不守舍。

  “大。大人……”狼牙棒“哐”的坠地,小头领不敢妄动,结结巴巴的讨饶,“大人,饶,饶命……”

  此时,他真的是悔青了肠子。以他的修为,怎么可能被一只筑基中期的人族幼崽这么轻易的抓了去?所以,眼前这位肯定是一位修为高深的大人变化的。

  沐晚冷笑。手上稍一用力。

  “咔嚓”,捏碎了他的脖子。

  穿山甲妖哼都来不及哼一下。便两腿脚一蹬,头一歪。死了。须叟,他现出原形,是一只五尺来长的穿山甲。

  “哐啷!哐啷……”妖兵们手里的家伙全掉了。他们跪伏在地上,拼命的求饶:“大人,饶命。饶命啊。”

  而那些围观的妖魔们则乘机一哄而散,瞬间逃了个精光。

  沐晚随手扔了穿山甲妖的尸身,转过身去,继续前行。

  妖兵们跪伏在于上,暗中松了一口气。大人们喜怒无常,随时都有可能改变主意。是以,他们不敢停,更加卖力的求着饶。

  这也是沐晚不乔装、不易容的主要原因——修真界里,一切唯实力论。如今,以她的实力,自保绰绰有余。她还有必要遮去容颜,假扮男子行事吗?

  更何况,易容丹的味道带着一股子土腥味儿,一点儿也不好吃。

  沐晚只是路过,不想大开杀戒。是以,她没有理会身后的求饶声,脚下不停,不紧不慢的走出了望镇。

  为了防止猎场里的道修们逃跑,从望阵到豹子岭,沿途是一片焦土。裸露的土石之上,处处可见烈火焚烧过的痕迹,寸草不生。

  沐晚祭起“逍遥八步”,拉出一串残影,飞掠而上。很快,她赶到了豹子岭。

  前面现出一个二十来丈高的陡峭石崖。它是一个地标。翻过它,便是进入了猎场的地界。

  据黑夜和香香他们说,入夜之后,猎场里的道修们都会藏起来,轻易不会露面。故而,沐晚也准备先进入空间,等天亮后,再进入猎场。

  周边光秃秃的,连个遮挡的地方也没有。好在,此时夜幕已降临。沐晚借着夜色的遮掩,走到石崖脚的一旁,闪身进入空间。

  事实证明,无论什么时候,行事谨慎仔细些,总是没错的。她在空间里呆到第四天中午的时候,外面有一支队伍翻过石崖,进了猎场里。过了三天,又有一队人马经过。

  现在才是夏末,离“打冬粮”还早着呢。这两队人马都是进去历炼的。

  沐晚心里怪怪的。

  第二天,外面的天色才蒙蒙亮。沐晚出了空间,一个旱地拔葱,轻松跃上石崖。

  石崖之上,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有一条三尺来宽的土路,伸入树林里。

  若是两年以前。沐晚过来,十有*会上当。可惜,她凝婴了。目力也远非从前可比。

  一道细如发丝的阵法波纹飞闪而逝。而她,清楚的看到了。是以。眼前的幻阵被她识破。

  然后,她再凝神细看,眼前的景致与方才截然不同。

  没有密林,也没有林间土路。她看到的是一个乱石坡。乱石之间,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陷坑。尤其是幻阵里的“林间土路”上最多。如果冒冒失失的沿着它往前走的路,两步之后,就会掉进一个大陷坑里。

  乱石坡比石崖大多了,且连下脚的地方也没有。沐晚召出祥云。踏上去,直接飞过去。

  过了乱石坡,再飞过一个小山头,她看到的是一望无垠的草地。中间杂有大大小小的水潭。

  夏末的季节,草长花香,到处呈欣欣向荣之景。如果不仔细看的话,真的会误以为,这是一片美丽的草原。

  而事实上,它是一片唤作‘大泽’的沼泽地。美丽的表象之下,处处暗藏杀机。

  沐晚纵目远望。天边有几道墨绿色的山线。大泽里住不了人。道修们都住在周边隐约可见的山里。

  先去哪边转一转呢?沐晚选了东北面。据黑夜和香香说。那里有一条叫做兰岭的山脉。这一处“猎场”里,就数兰岭上的道修最多。

  她踏着祥云,直接飞了过去。

  大约一柱香的工夫后。兰岭已然在她的脚下。

  就在这时,从一个山谷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刀剑相击之声。

  有人在打斗!沐晚飞到山谷旁边的一个山头上,降下祥云,藏在一株一人合抱的刺槐树之后,往谷查看。

  真的是两队人马在打斗。

  好吧。这样说,有点不符。确切的说,是一队人马在围攻另一队人。

  攻击的那一队人马,沐晚在石崖边见过。是昨晚,后面进来的那一队。队里都是筑基期的妖族。血统不咋滴,用幻术变出的人形。也是半人半兽状。

  现在,他们占尽优势。

  而被围攻的那一队。完全不够看的。这是一队道修,总共五个人,都是男子,都是炼气初期的修为。

  他们光裸着上半身,只在腰间系了一条兽皮短裙。手里的武器也很粗糙。沐晚看到其中有一个人居然用的是一把粗笨的石斧。

  这是一场完全没有悬念的战斗。那队道修,不论是修为,还是手里的装备,皆差了那队妖族人马太多。

  转眼,五名道修皆被下了武器,摁倒在地上。

  十只小妖开始商量,如何瓜分战果。

  有一只雀妖,拿出一把薄薄的柳叶小刀,放言:“我只要他们的舌头。”

  旁边,一头野猪妖哼唧道:“剜了舌头,这些人族便成了哑巴,完全卖不起价了。”

  “怎么,你还打算弄活的回去?”雀妖反驳道,“你确定要带着几个活物,在这里试炼一个月?”

  不等野猪妖答话,其余小妖都笑了。

  “那样的话,我保管你接下来,连人族的毛也捞不到一根。”

  “我要大腿骨。”

  “我还差五十双人眼呢。大家能把眼睛都让给我吗?”

  ……

  被他们踩在脚下的五名道修,听得分明,一个个脸上现出绝望、恐怖之色。

  可惜,落在这些妖族手里,此刻,他们都被踩着脸,按在地上,与砧板上的鱼肉无异,连咬舌自尽都是奢望。

  三言两语,那只野猪妖被说服,放弃了分“活的”的想法:“你们有谁要内脏吗?不要的话,那我全包圆了。”

  “呀,就你会想。”

  “这一次他出了大力。分走所有的内脏,也不过分。”

  “哎呀,你们都不要舌头,对吧?那我都拿走了啊。”雀妖晃了晃手里的小刀,挪开踩在一名道修头上的脚,弯腰把他的头扳正。

  那名道修完全不能反抗,唯有把嘴巴闭得跟只蚌壳一样,“呜呜”惨叫。

  就在这时,“滴答!”,一滴殷红的血掉落在雀妖的手背上,裂成好几瓣,宛若花开。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annyling的平安符,多谢书友regedit20081、楚大姐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