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一三章 立稳脚跟
  装着战利品的储物袋和储物戒指,看似乱七八糟的堆在一起。,其实是分门别类的打包起来的。比如说,炼材最占地儿,都是用系着黑线的储物戒指装起来的;银面大王收藏的与阵法有关的,是用储物袋装着,系绳上另外系了一条白线。

  黑夜和常龙两个一起动手,转眼就从中扒拉出来十五个系着白线的储物袋。

  “姑娘,阵盘、阵旗,包括银面收藏的阵图,书籍等等,都在这里头。”常龙一起提了起来,递了过去。

  沐晚道了谢,尽数收下。

  旁边,黑夜扒拉出了两个系着绿线的储物戒指,拿给香香:“这里装的是食材。三只魔头收集了一些灵种。我都归整起来,也放在里头了。”

  香香点点头,接过来。

  黑夜见状,不断上涌的瞌睡也退了一大半,紧张的问道:“香香,你不高兴”

  香香低头把玩着手里的两枚戒指,淡声说道:“没有啊。”

  黑夜飞快的瞥了一眼旁边。

  沐晚和常龙都不见了。地上还有一半的储物袋和储物戒指。有一大半儿是系着黑线的。不用说,那些都是常龙分给他的。

  只是,眼下,他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战利品。

  “没有吗”他拉着她的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的脸,“可是,我觉得你现在不高兴呢。”

  香香叹了一口气:“真的没有啦。”

  肯定有事另一半的倦意也没了,黑夜飞快的回想这些天的点点滴滴。心里亮了堂。他陪着笑脸解释道:“我不是不想和你一道去。三只蠢物手底有点人马,又分成三处。光我们俩的话,真的顾不过来。老常就不同了。他有阿一他们”

  “我真的没有生你的气。”香香垂眸,说道,“就算你叫我去,我也不会去的。升级大阵,姐姐一个人忙不过来。”

  “那,我”黑夜急了。他真的不知道又是哪里出了错。

  香香见状,“扑哧”笑了,抬起眼帘。看着他。说道:“我在反省。”

  “反省什么”黑夜一头雾水。不过,看到她笑了,他忍不住长吁一口气。警报解除

  “夜哥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平时太聒噪了还有。什么都想知道。什么都想管很烦人。”香香仰头。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问道。

  “没有啊。”黑夜笑了,“我挺爱听你说话的。你刚刚不理我。我都吓死了。还以为是惹你生气了呢。”

  香香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你不觉得我应该多给你一点空间吗”

  呜,警报长鸣

  黑夜笑不出来了,急忙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将心比心啊。”香香很认真的答道,“我也不想身边有人管东管西啊。”

  “不,我没有要管你的意思。真的,一点儿也没有。”黑夜着急的搂住她的腰,生怕她下一息会说出难以想象的话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烦啊”

  香香瞪大眼睛望着他,过了一会儿,趴在他的肩头,“吃吃”的笑了起来姐姐常说,一样米,养百样人。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昨晚,姐姐只是道出了她自己的想法。可是,姐姐是姐姐,夜哥哥是夜哥哥,他们不是一样的。

  今儿到底是怎么了黑夜抱着她,欲哭无泪。这节奏,澳门赌博网站:他真的跟不上啊。

  定了定神,他小心翼翼的拍了拍香香的背:“你真的没有生气”

  “开始是有。现在没有了。”香香伏在他的肩头,小声的笑道。

  敢情是真的生气啊。黑夜吐出一口浊气:“你刚才可把我吓死了。”

  香香从鼻子里哼一声,抬起头来,冲他翻了一个大白眼:“还说呢。我前两天叫你给我做一袋子爆破弹。你给我做的是什么”

  “爆破弹啊。”黑夜答道。

  “我知道是爆破弹。你明明有更好的。却只我做了以前的老款。”提起这茬子事,香香的气又上来了,伸手去推他。

  这会儿,黑夜哪敢松手他长臂一揽,牢牢圈住即将暴跳的某只,大呼冤枉:“哪有啊”

  “还想糊弄我”香香哼道,“你昨完用的那些爆破弹,光听声音就知道好得多。”

  总算搞清是怎么一回事了。黑夜低头,脸上现出得瑟的笑容:“这回你可真是冤枉死我了。嘿嘿,看你怎么补偿我”说着,飞快的解释起来。

  原来,他确实有使爆破弹。但是,香香他们在这边听到的,却不是爆破弹的声音。而是常龙新悟出来的招式发出的声音。

  “姑娘凝婴的时候,不是一连串的发生了大雪崩吗老常就是受大雪崩的启发,悟出了这一招天崩地裂。”

  怕香香不信,黑夜还尽量的描绘出了这一招发出来的情形:长枪拍下,尘土飞扬,地面上现出一连串的巨坑,瞬间连成一线。跟地上裂开了一条巨缝似的。声音也是有如雷动。

  “真的这么厉害”香香咋舌。

  “真的。”黑夜挑起一边眉峰,笑道,“好啦,我们回到刚才的问题。你方才冤枉了我。现在要怎么补偿我呢”

  “嗯。我想想。”香香翻眼望天,做冥思苦想状。

  黑夜搂着她,眉开眼笑的把一边脸颊凑了过去。

  就在这时,香香突然看向他的后面,大叫:“啊呀,新的护山大阵呢快看”

  黑夜闻言,转过身去。

  怀中的人儿身形一摇,化成一个绿色光团,呼,冲上云霄,洒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夜哥哥,大笨蛋,又上当了”

  黑夜仰头看着那道绿色的遁光,眼底的笑意淌了一脸。就知道她会使这一招。不过,没关系,只要她高兴就好。

  捡起地上的战利品,倦意又上来了。黑夜找到沐晚,说道:“姑娘,我要闭关一段时间。”

  吃了两只高阶魔阶,肯定是要闭关消食的。搞不好还能突破进级呢。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沐晚满口应下。本来还想问一下,香香有没有找他闹别扭。不过,见他眉眼含笑,不象有事的样子,沐晚明智的选择了闭嘴这种小儿女之间的事,旁人搞不好,就是添乱。她瞎掺和什么呀。

  黑夜闪身进入空间,用神识传讯给香香:香香,我好困,要闭关了。等我出关,你要把这次的补偿兑现哦。

  香香很快回复:补你个大魔头

  大魔头嘿嘿笑了笑,呵欠连天的推开自己的房门。

  白天,有香香和常龙帮忙;晚上,阿一他们从魂幡里出来了,沐晚的帮手更多。将近一个月后,沐晚终于完成了护山大阵的升级。

  此阵虽然比不得宗门的外门大阵,但是,比起观云岭上的护山大阵却要高了好几个档次。沐晚很是满意。

  一夜之间,三圣被连锅端了。消息不胫而走。从此,大雪山一带在罪恶之地里就等同于禁地一样的存在。妖魔们甚至于连三圣的地盘都不敢沾。

  也就是说,众妖魔承认了大雪山新势力的存在大雪山,以及周边“三圣七王”曾经的地盘,都是属于大雪山新主人的势力范围。

  这位新主人突然降临,谁也不知道他的底细,神秘得很。故而,众妖魔私底下将之唤作“雪山狂徒”。可不是一个狂徒吗来了这么久了,也不见跟大家打声招呼。不与任何人结交,一声不响的灭了“三圣七王”。这一位,简直是狂上天去了

  当初,一并被骗进罪恶之地里的狂人不少。可是,活到现在的,还有几个

  妖魔们暗暗冷笑,不约而同的擦亮了眼睛:且看雪山狂徒还能拽多久

  不想,对方却沉寂了下来,再无动静。

  这是在憋什么坏水呢众妖魔又猜测开来。尤其是与之相邻的老妖和魔头们,上下齐动员,进入战备状态。他们睡觉都要睁一只眼,生怕重蹈“三圣七王”的覆辙。

  而此时,沐晚却独自一人,悄然离开了大雪山。

  没有易容,也没有乔装打扮,只是用隐息诀所修为调到筑基五层。身着一袭青袍,她往身上拍了一道敛息符,祭起“逍遥八步”,往正南方而去。

  此行,她要去五大“猎场”转转,寻找被妖魔们圈禁起来的同道们。

  之前,黑夜和香香也曾去寻过人。可惜,离得老远,那些道修便象受惊的鸟兽一样的躲开了。几次三番的,黑夜和香香终于发现,这些道修虽然修为不高,却自有法门识破他们的真实身份。道修们吃尽了妖魔的苦,避之如蛇蝎。一时半会儿的,他们俩绝不可能得到道修们的信任。于是,只好作罢。

  这也是沐晚不乔装、不易容的原因之一。

  进阶元婴境之后,步法又有大进。沐晚白天赶路,晚上进入空间歇息,以避开妖魔们。第二天傍晚时分,她便已经行进万余里,来到五大“猎场”之一,豹子岭猎场的外围。

  五大“猎场”皆处于罪恶之地的内陆腹地。彼此相隔仅有千余里。其中,以豹子岭猎场的面积最大。它四面环山,中间是一个被唤作“大泽”的沼泽地。豹子岭只是它的入口而已。

  为了防止里面的道修逃出来,成立猎场之初,妖王魔头们约好,轮流派人守着豹子岭。哨卡就在二十里外的红叶坡上。几百年过去,当年的小哨卡已然变成了一座小城,名为望镇。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annyling、疏影横斜夕阳西下、细水长流与君同的礼物,多谢书友似紅、乌龟小姐的月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