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零九章 元婴,成!
  新洞府外边的空地上。

  黑夜长吁一口气,睁开眼睛,望向高耸入云的香樟树,沙着嗓子说道:“姑娘的心魔劫,过了。”姑娘的心魔劫来势凶猛,他的血脉压制根本不管用。不停不息的念了三天两夜的破魔咒,他的嗓子都快倒了。还好,接下来是两次碎丹,然后才是雷劫。不然,他真的扛不住。

  “哗啦啦……”香樟树一晃,变回了香香。

  “可把我累坏了。”香香大汗淋漓,一屁股跌坐在他身边。

  黑夜取出一坛子她喜欢喝的猴儿酒,拍开封泥,递过去:“喝点酒,缓一缓。姑娘的心魔劫动静太大,时间又这么长,只怕已在整个罪恶之地传开。总会有几个不怕死的想打元婴的主意,我们要抓紧时间赶快调息。”

  “还好,现在是晚上。阿一他们也能出来顶一顶。”香香接过去,抱起酒坛子,仰头“咕唧咕唧”的大灌一气。

  旁边,黑夜又接连拍开了两坛,都放在她的跟前,到了第三坛才自己喝了起来。

  香香风卷残云般的一连喝了三坛子酒,总算缓过劲来。

  这时,第一次的天地灵气下来了。

  海量的灵气从半空中的五色祥云里倾泻而下。香香咋舌:“天啦噜,这声势比师尊凝婴那会儿,强太多哇。”

  黑夜放下手里的空酒坛,神色凝重的说道:“只怕姑娘的雷劫也会强太多。”

  香香微怔,旋即,脸上现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嘿嘿,姐姐自创了五雷裂天的剑招,定是不怕雷劫的。以姐姐的性子。肯定还担心雷劫太弱了呢。”

  黑夜摇了摇头:“我不是担心姑娘扛不住雷劫。我有点犹豫,到时要不要避开。”

  香香瞪大眼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要避开呀?事先不是说得好好的吗?姐姐已经把领悟到雷电之术全告诉了我们,我们借着这次雷劫,试炼一回。还有,上次师尊的雷劫,我们虽然受了伤。但都是沾了光。得了大好处的。你不想沾姐姐的光了?”

  黑夜一脸纠结:“我不是怕姑娘的雷劫威力太大,没那命沾光么?”

  “也是哦。”香香挠了挠头,“算了。先调息。等雷云成形的时候,再说。”

  于是,两人各自盘腿打坐,运气调息。

  当天地间的灵气第二次散尽的时候。沐晚惊喜的发现,这一次凝结成的白色圆团比上一次大了近一倍。

  这是因为里面蕴藏了更多的灵气的缘故。

  白色圆团不紧不慢的在丹田里旋转着。慢慢的拉长、弯曲,变得象一颗硕大的蚕豆。

  慢慢的,蚕豆的表面有了高低起伏,象是一只玉色的大头海马蜷着长尾巴。团了起来。

  我的元婴是只大头海马?沐晚被雷得目瞪口呆。

  还好,大头海马还在变,渐渐生出四肢。尾巴一点一点的变短。

  沐晚感觉好多了。因为丹田里的那一团,慢慢的丰满起来。越来越象是一个婴儿蜷缩起来。

  接下来,婴儿越来越精致,模糊不清的脸上生出五官的煞形,干巴巴的四肢顶端分出了手指头、脚趾头。哈,连指甲盖儿也出来了。

  婴儿渐渐白胖起来,小胳膊小腿儿象藕节似的。最后,隐约可见的五官慢慢变得清晰、立体。

  这眉眼,和自己简直象是从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沐晚不禁有些恍惚:我婴孩的时候,是长这样子的吗?

  心底里顿时生出亲切之感。

  羽扇般的长睫毛颤了两颤,象团子一样的胖墩儿眨开眼睛。

  五色的灵光自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眸子里迸射出来。

  刹那间,丹田通亮。

  “砰!砰!砰……”沐晚听到婴儿的胸膛里传出铿锵有力的跳动声。和自己胸膛里的心跳,一模一样,完全合拍。

  小家伙圆嘟嘟的脸上慢慢的绽放出灿烂的笑容。

  元婴,成!

  沐晚睁开眼睛,不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呀,原来,我一直也都在笑。

  难道我的表情会和元婴同步?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又凝神内视。

  果不其然,元婴也是一脸好奇。

  沐晚怔了怔。

  元婴也是怔住。

  果然是神同步。

  瞬间,某人的脑海里不由响起多年前,香香刚凝婴那会儿曾说过的一句话——香香是我,香樟树也是我。

  搁我这里也是一样的。我是我,元婴也是我。

  这样一想,她再内视元婴,感觉就象是在照镜子一样了。

  唔,好象忘记了什么……沐晚眨巴眨巴眼睛。

  丹田里,元婴也眨了眨黑溜溜的大眼睛。

  哦,对了!灵根,还有丹火、碧玉珠子、红色的星星们,都去哪儿了!

  沐晚在丹田里细细的寻找起来。

  这时,她才注意到,不经意之间,丹田又变大了许多。元婴盘腿而坐,悬浮在丹田的正中央。

  除了元婴,丹田里还有青云剑和祥云。

  然后,再无其他事物。

  联想到结丹后,灵根等物都挪到了金丹里,沐晚猜想:难道都挪到了元婴里?

  果不其然,她在元婴的脑袋瓜子里找到了丹火和灵根。前者包裹着后者悬浮在那里。后者仍然象一朵绽开的五色花,不紧不慢的转动着。

  哦,丹火没有进阶,但是颜色变了。白炽的外焰上添了一层亮闪闪的蓝紫色。

  她仔细一看。呀,那些不断闪烁的,竟然是滋啦作响的雷电!

  碧玉珠子和红色的星星们也找到了。元婴外面看上去就是一个奶味十足的小婴儿,然而,体内却是没有血肉的,全是五色的灵气。碧玉珠子和红色的星星们就在五色灵气里时隐时现。

  不知道空间如何了?沐晚有心进入空间。就在这时,她听到了从头顶传来“噼啪”的响动。

  呃。光顾着看元婴了,忘了凝婴尚未结束,还有是最后一关:雷劫。

  沐晚睁开眼睛,吐了吐舌头,铺开神识查探半空中的情形。

  额滴咯娘咧,好大一朵劫云,暗红色的。堆在那里。跟座小山似的。里面电光闪闪,威力十足哇。

  沐晚双臂一振,“啪”的一声。碎掉糊在身上的血壳子,召出青云剑,执剑而立。

  知她者,香香也。她真的起了照单全收的心思。并且已经付诸行动。

  洞府外面。

  香香的小脸吓得煞白,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天啦噜。姐姐的劫云好恐怖,比师尊那会儿的还要大一倍!颜色也要深许多。

  黑夜也是面现惧意,果断的拉起香香的一只手:“快走!这个光,我们沾不到了。”

  不想。香香怕归怕,却立场坚定得很:“我不走。劫云这么大,姐姐一个人哪里受得住?我要留在这里。能帮姐姐分担一些。”什么是本命守护兽?她要是现在走了,那就是不称职。

  黑夜闻言。定了定心神,说道:“那,我也不走!”

  “我来也。”常龙提着龙胆亮银枪,踏空飞来。他也是来替沐晚分担雷劫的。

  “老常,你也过来了,谁去巡山?”黑夜问道。先前天地灵气往这里飞速聚集的时候,大阵外面妖魔隐现。不过,常龙将神识铺了出去。那些家伙自觉的往后退了千余里。再看到这重劫雷时,他们怕被误中,又纷纷后退了三百多里。

  这只是暂时的。他敢押上全部的身家,赌劫雷过后,这些家伙会一窝蜂的涌上来。

  所以,他们三个不能全都在这里分担雷劫。至少要有一个离得远远的,镇住外面那些试图等雷劫之后捞过界的妖魔们。

  常龙答道:“阿一他们。”劫云看着太骇人。如果不是阿一他们的修为太低,沾不得劫雷,他肯定会让他们也来分担一点点。

  黑夜闻言,没有再做声。

  要是姑娘受不住劫雷,他们三个都会陪着一同玩蛋。根本无须外面的妖魔们动手;

  要是姑娘成功的过了劫雷。呵呵,就算他们三个被劫雷重创,以姑娘的性子,外面的妖魔们胆敢进犯一步,也是讨不到好的。

  所以,只要眼下无人跳出来给姑娘捣乱就行。黑夜想通这些,放心得很,专心应对劫雷。

  “叱——咤——”很快,劫云一沉,吐出一道白色的劫雷。

  三人看到那道劫雷,心里不约而同的暗自道苦。

  太一宗的老祖们不是都私下里说姑娘是气运之子吗?单从这道劫雷上来看,他们仨表示严重怀疑。姑娘其实是天道的仇敌之子吧?

  白色的闪电映亮了整个天空。

  雷声响彻云霄,大雪山在颤抖。他们的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

  沐晚看得真切,一双眸子流光溢彩,当即,左手捏成剑指,右手挽了个剑花,扬剑指向劫雷:“来得好!”

  雷劫善解人意,来势汹汹,落于剑尖。

  转眼之间,剑上一沉,象是有一股炙热的岩浆当头浇下来。

  沐晚早已经做好准备,抽凝出大量的火灵气和土灵气汇聚于天灵大穴,接住热流。

  噼哩啪啦,电光不住的闪烁,却好比是野马上了鞍,被成功的控制住了。沐晚象是炼化白色灵气一样,将它们引入经脉,做大周天。

  其实,劫雷淬体的功效一点儿也不比灵气灌体差。只是前者能量太大,气势汹汹,所以,通常人的体质难以消受。

  沐晚服用了大量的“冰片儿”,体质强横得堪比灵兽。所以,她才有接下劫雷的底气。

  更重要的是,她悟出了雷电之术,知道该如何应对——她认为,世间万物皆遵循五行相生相克之道。雷电由水、金变异而成。而土克水、火克金,她曾试着用土、火灵气克制雷电。结果,百试百灵。

  土、火灵气裹着热流所到之处,皮肉翻开,鲜血淋漓。但是,沐晚又抽凝了木灵气,紧跟其后,迅速治愈了所有伤口。经脉略有拓展,变得更加柔韧。

  劫雷很大,沐晚走了三个大周天,才将之完全驯化。最后,它们变成了不断闪烁的电光,被元婴吸纳。

  丹火闪了一下,最外面的蓝紫色外焰立时更加明亮。

  至此,凝婴才算是圆满。

  沐晚睁开眼睛,闪身进入空间。老习惯,洗个澡先。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细水长流与君同的平安符,多谢书友机器猫的包、shelly7212的月/票,谢谢!

  今天有三更,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