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零八章 又见黄长顺
  沐晚立刻铺开神识。喜欢网就上。

  哪知,看着仅有两丈见方的通道,她的神识铺开,竟然连四周的石崖都摸不到!

  怎么可能!

  她好不容易才咽下涌到嘴边的尖叫。

  沐晚,不要慌,不能慌!

  不动,就不会有错。躲在暗处的家伙肯定会现身的。

  事到如今,她要是还认为自己是在度心魔劫,那真的是今天没带脑子出门。

  该死的,居然连心魔劫也打岔!你到底是个什么鬼!

  心底猛的腾起一股子无名怒火。她生出一种把周边斩成粉末的冲动。

  不气,不气!不要中计!

  她深吸一口气,生生的压下心头怒火。

  “啧啧啧。”黑暗里,那个声音又响起,“不错,挺沉得住气的。”

  声音还是象从四面八方传过来的,分辨不出真实方向。但是,沐晚总算听出来了。这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好象刚睡醒一样,懒洋洋的。

  沐晚没有吭声,只是警觉的执剑而立。

  “咦,小丫头,你一点儿也不好奇,我是谁,这里是哪里吗?”声音笑道。

  沐晚在心里冷哼。玩这种猫戏耗子的把戏,最大的乐趣在于看耗子垂死挣扎。但是,如果耗子无动于衷,那么,最难受的不是耗子,反倒是猫。

  果然,那个声音安静了一会儿,叹道:“小丫头,你这样子,一点儿也不好玩。”

  沐晚控制住翻白眼的冲动,仍然是不理不睬,宛若一尊石雕——哪个想跟你玩?我在凝婴。知不知道!

  “明明是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儿,怎么这般的无趣!”

  “小丫头,笑一笑嘛。只要笑一个,我就告诉你,我是谁?”

  “不喜欢笑?你吱一声也行。我连这里是哪儿,也一并告诉你。”

  ……

  声音哄了许久。沐晚却是连眼珠子都不曾动一下。她嫌对方聒噪,曾经想过封闭五感。但是。转念一想。这样做,不也是一种反应吗?呵呵,就当是在听和尚在念经。管他说的是什么鬼,且随他去!

  “哎呀,正事要紧。不逗你了,无聊的小姑娘。”声音终于停了下来。嘻笑道,“小姑娘。恭喜你呀。被我们主上一眼就看中了。”

  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一句之后,声音停了。

  小把戏而已。沐晚当然不会上当,继续当石雕。

  “好了,就当本座怕了你。小姑娘。”声音无奈的说道,“小姑娘,我们主上看中了你。认为你是个难得的好苗子。仙道艰难,我们主上有意提携你一二。助你早日得道飞升呢。”

  无缘无故的,你们主上会这么好心?沐晚懒得理他。

  “你是欢喜的傻了么?怎么还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声音抱怨道。

  顿了顿,声音笑道:“小丫头,你不信我?”

  沐晚当然不会相信这种藏头遮脸的家伙。不过,她为什么要告诉他?

  “才几十岁的人族幼崽呀,就精成了这样。怪不得主上很看好你哟。”声音一点儿也不见恼,说道,“好吧,本座不跟你个小娃娃一般见识,破例现身见你一面。”

  话是这么说,却迟迟不见人影。

  沐晚总算是看明白了:这只家伙意在让她出声。

  所以,不管他有什么企图,不要出声,肯定是没错的!

  想通这一点,心里真的是惧意全无,她暗中握紧青云剑,集中注意力,保持戒备状态。

  一息,两息,三息……十余息过后,她的面前缓缓现出一道柔和的五彩光柱。

  光柱渐渐扭曲、变形,最终化成一个白色的身影。

  因为通身笼着一层迷离的白色雾气,沐晚只能辨认出这是一个身材颀长,白衣飘飘的成年男子。完全看不清他的脸。

  白影悬浮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说道:“小姑娘,现在本座拿出了百分之两百的诚意,现身与你相见。这下,你应该信了吧?”

  沐晚暗自好笑:云山雾罩的,这也叫百分之两百的诚意?

  “还是不信?”白影似乎恼了,占着高出半个头的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审视着她。

  刹那间,沐晚宛若掉进了千年寒冰洞里,整个儿被寒气包裹住。

  软的行不通,所以,要换个套路,来硬的了么?沐晚在心里冷笑。她今天是撞了哪路邪神,莫明其妙的被眼前这家伙给缠上了。

  担心自己会沉不住气,她唯有尽量让自己不去想凝婴啊、心魔劫之类的事。因为直觉告诉她,眼下这一桩如果不能善了,凝婴、心魔劫之类,她想都不要想了。

  好吧,这也是一劫。什么劫?哼,莫明其妙劫!

  想到这里,某人又火起。

  她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告诫自己不要动怒。

  白影见了,抚掌冷笑道:“原来,你是牵着不走,非要骑着才走呀。”说着,身上的寒气更重,“死丫头……”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从天而降,牢牢的罩住他。

  “鼠辈,这回看你还能往哪里逃!”头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黄长顺!

  没错,是顺哥的声音!

  沐晚立动,御着祥云往向飞退,迅速与白影拉开距离。同时,抬头望去。

  银光一闪,一员全副武装的银甲小将现身。他的两只手举着一只金灿灿的圆盘。

  那道金光就是从圆盘里射出来的。

  银甲小将没有用云雾什么的遮脸。是以,沐晚一眼就认出了他——真的是顺哥!

  心中一激动,她很想飞上前去,与之相认。然而,马上又回过神来——顺哥不是凡人吗?

  他不是赚足了钱,从天心阁辞了工。回老家当土财主去了吗?呃,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他怎么出现在这里?并且,容颜未改,还和当年一般年轻?头戴银盔,身披锁子银甲,英姿飒爽的,跟天兵下凡似的。

  不对头!

  且看看再说。

  于是。沐晚又挽了个剑花。硬是按住飞上去的冲动,继续冷眼旁观。

  白影被金光罩住,好比是被扔进了囚笼里。他气急败坏的吼道:“你。大胆……”

  “聒噪!”黄长顺道出了沐晚的心声,晃了晃手里的圆盘。金光更甚。

  再看那白影哪里还有先前的仙气儿,身影迅速变小,在金光柱里缩成一团。狼哭鬼嚎:“你敢杀我!主上不会放过你的……”

  简直是大快人心。沐晚心喜。

  “沐道长,这里是轮回井。你千万不能出声!”黄长顺一边继续举着圆盘,一边出声提示,“下面是畜牲道。你没有仙印护身,只要一出声。就会掉下去,投入畜牲道里。”

  啊?沐晚吓了一大跳,立刻把嘴巴闭得跟只蚌壳似的。一双充满怒火的眼睛狠狠的瞪向光柱里的那团白影:我跟你远无仇、近无怨,你竟然这般害我!

  上面。黄长顺又晃了晃手里的圆盘。

  那团白影终于一动也不动,化成了一团甜瓜大的黑雾。

  煞气!

  沐晚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一团煞气。

  也就是说,白影其实是魔。

  莫非他是一只心魔?我还是在度心魔劫?只是我的心魔劫形式有点儿与众不同?

  某人不禁满头黑线。

  黄长顺伸手,隔空将这团煞气抓过去,满不在乎的扔进嘴里,嚼了几下,“咕唧”一声咽了下去,笑嘻嘻的说道:“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沐道长。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沐道长竟然都在凝婴了。”

  真的是顺哥呢。沐晚暂且按下心中的狐疑,收了青云剑,抱拳冲他行了一个道礼,既是打招呼,也是道谢。

  黄长顺大方的受了礼,收了金色圆盘,说道:“我其实是下凡历练的小仙。一世的历练结束之后,我又回到了上界。这一只也不知是哪位魔仙的分身,逃窜到了你们炎华界,让我捡了个便宜。沐道长,你就当什么也不知道,莫道与旁人听。凝婴要紧,你赶快回去吧。”

  说着,他隔空推了沐晚一把。

  沐晚只觉得眼前一花,转眼,自己好端端的盘腿坐在新洞府里。空气中弥漫着熟悉的清香。

  她不由精神一振。

  “砰!”

  丹田里发出一声巨响。

  沐晚连忙凝神内视。

  金丹,粉碎!

  原来,刚刚真的是在度心魔劫!

  海量的天地灵气倒灌下来,自天灵穴一涌而入。

  这是天道的恩惠,引方圆千余里内的天地灵气帮她淬体呢。沐晚让自己尽量放松,任天地灵气冲刷着经脉、丹田。

  在天地灵气的冲刷之下,经脉和丹田不断的被拓宽。里面的各种杂质被翻了出来,涌出体外。

  当灌顶接近尾声的时候,丹田里的渐渐凝出一个白色的圆团。

  沐晚屏息以对。

  五息之后,灵气灌顶结束。

  沐晚咬牙,猛的在丹田里逆向运气。

  丹田里的五色灵气顿时乱了,纷纷撞向刚刚成型的白色圆团。

  “砰!”它立时被撞成大大小小的数十块!

  沐晚“噗”的吐出一口鲜血。

  这是二次碎丹。

  远远没有结束!

  沐晚忍着无以名状的巨痛,继续逆行灵气,将丹田里的那一团冲得更碎。

  当她将碎块们撞成一团有如脂粉的细细粉末时,呼——,天地灵气又至。

  二次碎丹,成功了!

  沐晚心满意足,放松身体,任天地灵气再次帮自己淬体。

  “痛煞我也!”九霄之上,某个僻静的云层深处,一名正在打坐的白袍男子突然睁开眼睛,大声痛呼。

  “扑哧!”他喷出一大口鲜血,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米妮mongol的礼物,多谢书友童可爱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