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零六章 凝婴(上)
  光膀子的肚皮舞郎直接被狂暴的魔帅大人揍回了原形。》し

  看着昏迷中,缩成一团的毛蜘蛛,香香冲黑夜翻了一个大白眼:“变成这副德性了,没有个三年五载的也醒不过来。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还审问什么呀?”

  黑夜笑嘻嘻的答道:“没事。我去抓只心魔过来,塞进他的识海里,直接查看他的记忆就是。”

  话音刚落,地上那只酒坛大小的金色毛团哆哆嗦嗦的醒了,鬼叫道:“别别别!大人,您想问什么,只管问就是。小的保管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黑夜用脚尖踢了它一脚,冷哼:“在本座面前装死,你的道行还浅得很呢!”

  说笑归说笑。黑夜和香香做事还是挺认真的。两人认真的审问狼蛛妖。

  后者果真象是倒豆子一般,配合得很。

  审问完后,香香哼道:“看在你还算诚实的份上,本座让你死得痛快些。”

  狼蛛妖惨呼:“大人,小的明明什么都招供了呀,为什么还不能放过小的?”

  香香冷笑:“我们有说过,你招供了,就饶你不死吗?吸食了那么多道修和凡人的脑髓,恶贯满盈,你还好意思活着吗?”

  “不!大人饶命啊……”狼蛛妖试图用两条长腿去拉她的裙角。

  一旁,黑夜抬腿踩住它的那双长腿,怒道:“这种没脸没皮的东西,跟它费什么唇舌?还有好几家呢。”说着,脚上用力,他生生的将狼蛛妖踩成了肉渣渣。

  除了首恶,接下来。在黑夜的提议下,他们俩联手砸了快活谷,又放了一把火。美中不足的是,没留神,竟然让那只军师逃脱了。

  香香眉尖轻蹙,连呼“糟糕”:“叫他逃走了,恐怕其余几家已经得到风声。等我们再寻过去。已经逃了个精光。”

  黑夜望了一眼天边。答道:“有封印在,他们还能逃到罪恶之地不成?等姑娘凝婴之后,再找他们算总账也不迟。走。我们先去大雪山的主峰,看一看那朵莲花。”

  香香闻言知雅意,怒道:“是它把我和姐姐的行踪透给雪狐的?”

  黑夜点点头。

  是以,两人一齐赶往大雪山的主峰之巅。

  “亏姐姐还担心伤了你。远远避开。没想到,你的心大着呢。”香香指着那株七叶雪莲破口大骂。

  七叶雪莲顶着一朵碗口大的玉色雪莲花苞。惶恐的左摇右摆,连声道冤:“大人明鉴,小女子冤枉啊,大人!小女子真的没有向军师透露您的行踪。”

  她的声音象足了十四五岁的少女。软糯糯的那种。然而,黑夜却觉得她聒噪得很,使出圆月弯刀。削去一片叶子。

  七叶雪莲发出尖锐的叫声:“啊——,救……”

  “停嘴!”黑夜冷冷的喝道。用刀尖指着另一片叶子,“说实话!”

  “是……”七叶雪莲老实了,耷拉着花叶,承认确实是向军师透露了香香和沐晚的行踪。

  “你还告诉了谁?”香香问道。

  “其他,其他六位大王,都,都知道大人要凝婴……”

  “该死!”香香狂怒。不等它说完,伸出手,自花苞里抓出一个鸡蛋大的白色光团,“啪”的捏得粉碎——刚刚狼蛛妖供出,他于一百多年前联系到了仁玛*王的上一世。后者许诺,得到雪莲子之后,便放了他。仁玛*王每一世的寿命与凡人无异,稀罕雪莲子,但是,香香的天寿长着呢,压根就看不上这几颗雪莲子。

  花灵被杀,其本体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迅速死去。

  然而,香香还不解恨,抬脚将枯枝枯叶踩得粉碎

  黑夜见状,拉住香香,劝慰道:“我们平了快活谷后,那几只老妖都弃了洞府,四下逃散。放心吧,有我们护法,就凭他们这点道行,添不了乱。”方才,他对快活谷赶尽杀绝,一方面,确实是那窝妖物坏事作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威慑周边的妖魔。就目前来看,是立竿见影,效果还不错。

  至于这株七叶雪莲也死的一点儿也不冤。以他的修为,自然是一照面就看穿了她的如意算盘。一只先天境的小小花灵,居然也敢想乘火打劫。她自告奋勇充当耳报神,幻想待姑娘刚刚凝婴之际,分食元婴。其心可诛!

  两人回到新洞府,向沐晚汇报了周边的新动静。

  千眼大王被除,其余六王也逃走了。沐晚决定乘热打铁,把方圆千余里的地盘圈起来,布一个大型防御阵,做为第一道防线。

  “这个防御阵里,我会加一重绝魔阵。所以,黑夜,等我布完大阵后,你再将阵内的戾气和煞气清理干净。”她如是安排道。她现在布设出来的绝魔阵只能拦住魔兵们。但是,她添加绝魔阵的本意并不在此。绝魔阵的真正用途是阻挡戾气和煞气。没有绝魔阵拦住,这里的煞气和戾气能从周边的空气里得到源源不断的补充,怎么可能清理干净?

  “是。”黑夜领命。

  大家一齐努力,没日没夜的忙碌了三天多,大阵终于布置妥当。激活阵法后,黑夜立刻吸食阵内的戾气和煞气。

  而沐晚开始第二步行动——在新洞府周边安置灵眼,尽快改善这里的灵气浓度。

  她又布了一个聚灵阵,将一只灵眼放在阵眼之中。另外,在阵中的十三个大节点上,各自嵌入一只灵眼。她在所有灵眼上都加了禁制,不担心它们会跑掉。

  灵眼们改善灵气的效果是杠杠的。

  阵法激活后,整个山颠的灵气浓度节节攀升。不出半天,方圆百里之内的灵气浓度也有了质的飞跃。三天后,大阵以内的灵气有显著提升。过了十来天,阵内的灵气浓度趋于稳定。

  不仅仅是浓度打着筋斗儿提高,灵气的纯度也与先前是云泥之别。短短的十来天。新洞府的环境迎头赶上了观云岭。

  沐晚与香香他们三个站在新洞府外面,纵目远眺,满意极了:“在这里凝婴,与宗门没什么两样。”

  正说着,丹田里的金丹第三次颤动。这次的信号最为强烈,沐晚充分感觉到了凝婴迫在眉睫。

  就知道不会有三个月的准备时间。沐晚吐出一口浊气,当即宣布:“从现在开始。我要正式闭关了。闭关期间。有劳大家护法。”

  “是。”三人齐声回应。

  沐晚冲他们仨笑嘻嘻的挥了挥手,转身返回新洞府。

  洞府的石门慢慢合上,紧接着。各种阵法相继启动,数不清的阵法波动飞闪。

  过了近半个时辰,这些波动才陆陆续续的消失。

  新洞府里,沐晚盘腿坐在蒲团上。睁开眼睛,开始凝婴的准备工作。

  首先。她闪身进入空间里,准备药浴。

  药浴关乎二次碎丹,至关重要,是他们这一脉所特有的。

  药浴的时机是得到第三次信号之后。一共有三次。一天一次,每次要泡到药力完全被吸收为止。

  担心空间的时间流会出问题,所以。沐晚不但将浴桶搬到了新洞府里,而且连药汤都是拿到新洞府里现煮。

  药浴的这三天里要保持轻松的心态。所以,除了泡药浴,其余时间,沐晚要么是睡觉,要么是看书解闷,每天只是象征性的走一个大周天。

  药浴时,每一次,她都要等到棕褐色的药汤颜色尽失,变得象清水一般,方才作罢。

  和师尊在凝婴手札里记录的一样,三天药浴之后,她什么感觉也没有。

  药浴之后,她把手里仅剩的两只灵眼也布设在新洞府里——包括她的师尊清沅上人在内,寻常修士凝婴时,布设的都是上品灵脉。但是,她估计自己凝婴消耗巨大,起码要三条上品灵脉。而新洞府总共才这么大。所以,她用灵眼代之。当然,也是她运气好到爆,除去安置在空间里的两只灵眼,手里还有十六只灵眼。剩下的两只灵眼也加了禁制,一左一右,老老实实的趴在她的身边。

  接着,她一天比一天多的运气练功,行走大周天。

  在半个月之后,她每天只歇息一个时辰,其余的时间都用来练功。习惯了这样的长时间练功之后,她逐渐加快运气的速度,直至运气速度提高到平常的两倍。

  接下来,她将一直保持这种强度练功,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吸纳灵气。

  日复一日,她拼命的吸纳灵气。炼化后的五色灵气附着于金丹。是以,金丹渐渐的变大。

  终于有一天,丹田里清晰的传来一声脆响。

  “咔嚓!”金丹十层的修为壁垒之上,现出一条半指宽的大口子。

  白色灵气从中喷涌而出。

  费时两个月,总算有了实质性的进展。沐晚如释重负。

  从这一刻起,她将进入凝婴的关键阶段。

  按照《四象五行诀》的功法所云,她还是要炼化所有的白色灵气。

  暴戾的白色灵气在丹田里横冲直撞,在修为壁垒上不断的撞出新的裂痕。

  于是,更多的白色灵气充斥于丹田之内,将之撑大,再撑大。

  经过了这么多次的进级,大的进阶也经历了好几次,所以,沐晚很清楚这会儿丹田变大意味着什么。她一点儿也不着急,忍着剧痛,按部就班的炼化白色灵气。

  从裂缝里喷出来的白色灵气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多得多。沐晚完全忘了时间,闷着头,炼化、炼化、不断的炼化。

  不知道过了多久,摇摇欲坠的修为壁垒终于“轰”的一声,粉碎。

  噗——,剩下的白色灵气一古脑儿的冲进丹田。

  沐晚忍不住“滋”的抽了一口冷气,咬得牙齿“咯吱”作响。

  丹田陡然又大了好几圈。但是,随即而来的痛感也是不含糊,*得很。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米妮mongol的礼物,多谢书友蘩羽645098、喵家小狐、沉迷kt、ql1356156、san_lee00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