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零二章 雷电还给你
  一夜之间,澳门赌博网站:冬宫、夏宫接连被毁,这是无法遮掩的事实,两宫方面也没想封锁消息reads;。是以,这道消息很快传遍万佛国诸藩。

  不过,两宫方面对外的说辞是:邪魔出世,佛祖降下地龙,以示警。

  这绝对是大事件。仁玛*王动用万佛印,当天召集十八法王,命他们连夜在夏宫的废墟旁搭建了一座*台,宣布明天他将亲自开坛,为万佛国丛生祈福。而十八法王为护法,环坐于法台之下。

  这一次的祈福*事总共要进行九九八十一天,每天两场法事。每一场法事长达三个时辰。

  十八法王接到法旨,皆心头大震。自万佛国创建以来,还从来举行过如此盛大的法事。想当年,国初立,仁玛*王一世也仅是亲自做了七天七夜的法事,超渡所有的亡魂。

  然而,仁玛*王满脸倦意,显然不想过多解释,挥手说道:“你们先去布置。切记,法台和祭品,你们务必亲力亲为,莫假以他手。”

  “是,陛下。”

  *王之法旨,十八法王不敢有丝毫违背。连法台带祭品,他们都是十八法王亲手而为。

  将近尾声的时候,夏宫的供奉禅师端来一只半尺高的长颈金瓶,并言明,*王陛下有旨,此瓶要摆在祭品的最前面。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祭品。法王们不解,询问之。后者解释道:那是*王陛下在东征路上擒住的一只邪魔,也是*事的第一祭品。*王陛下将用九九八十一天的五雷轰顶之刑罚,将其祭炼,进奉给佛祖,以为敬。

  众法王听了。心知肚明——错不了,肯定就是瓶里的家伙毁掉了冬、夏两宫。*王陛下气不过,这是要亲手处置呢。什么九九八十一天的大祈福,分明是幌子。*王是要接连施以九九八十一天的五雷轰顶之刑,把邪魔轰成渣啊。

  南部和东部的诸位法王不约而同的猜测:我的宝殿被焚,此魔是否也脱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他们的眼里涌起无边的恨意。

  其余法王则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邪魔被擒。他们的宝殿应该是平安无事了。

  他们布置完后。夏宫的禅师们亲自围坐于法台之下,守护之。

  此时,在废墟东边的一块大空地上。僧众们已经搭起了一座金色大圆帐。夏宫被毁,仁玛*王暂且移驾于此。

  十八法王一齐去金帐内还旨。

  仁玛*王屏退左右。偌大的圆帐之内,仅留他们十九个。

  十八法王心领神会:看来大祈福确实是个幌子。陛下另有打算。

  果不其然,仁玛*王面现狰狞之色。咬牙切齿的告诉他们:大祈福由他们在台下完成。他在台上,要动用五雷轰顶之刑。劈死五雷宝瓶里的邪魔。

  众法王愕然:这是超尘脱俗的*王陛下吗?冬、夏两宫被毁,*王陛下生气,是正常的。但是,也不至于气得这样吧?他们与*王陛下是师兄弟。相处了数千年,经历了无数次转世,真真是头一次看见他被气成这副样子。

  莫非其中还有什么隐情?法王们心里不由“咯咚”作响。涌起不祥之感。

  仁玛*王环视众人,良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以后不会再转世了。”

  声音虽轻,但是,落在法王们的耳里,却丝毫不比雷霆万钧。

  “什么?”

  “陛下!”

  他们齐齐色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reads;。

  仁玛*王苦笑:“我知道,你们其实一直很想知道,同为法王,为什么唯独我能冠以‘大’字,能以佛祖转世自居。而你们却只能算是菩萨转世。佛祖的力量,我一人独占五成,你们十八人合起来,也仅占五成。这么些年来,你们心里其实是不平的吧。所以,你们私下里搞了个飞鸽传讯联系。”

  众法王闻言,神色多少有些不自然。

  “好了,这一切,都要结束了。”仁玛*王长吁一口气,“不会再有转世。即便是转世,我们也和凡夫俗子一样,不会再是天生的法王了。我们身上的法力,以后是用一点,少一点。大家都擅自保重吧。”原本以为要说出这个事实,是件很艰难的事。然而,他此刻却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尤其是看到师兄弟们呆若木鸡的样子,他居然觉得甚是解气。

  没错,就是解气。

  他独自守护佛宝数千年,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在与道修争锋的漫长岁月里,连睡觉都不敢合眼。然而,这才过了几百年好日子,他们就阳奉阴违,小动作不断了?真以为他不知道吗?

  他不是不在乎,而是因为佛祖的鞭策。

  除了他自己,谁也不知道,其实佛宝就是佛祖在炎华界的投影——好吧,佛祖亲口所言,是真是假,他不知道。因为无法考证。

  所有人都只知道佛宝,却从来没有见过佛宝,也不知佛宝之用。这是一个只有他和佛祖两人知道的秘密。

  他其实不是佛祖的转世。他的这些师兄弟也不是什么菩萨的转世。五千多年前,他们只是一群连灵根也没有凡夫俗子。

  表面上看,他们的师父是木仁法师。其实,“木仁”,即“没人”。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木仁法师这号人。他是佛宝所化,其主要任务是寻找在炎华界将佛法发扬光大的有缘人。

  佛宝化成木仁法师,在世间游走近百载,一共收了十九名弟子,并且,最终选中了他为佛祖的衣钵传人。

  因为损耗得厉害,所以,佛宝撑不住,一分为二,变成两件。所谓的木仁法师自然也就是圆寂了。

  他也是在那时才知道佛宝的存在。通过佛宝。他生平头一次聆听到了佛祖的教诲。

  然后,他才知道,佛修之道,一点儿也不比道修容易。他们师兄弟所据有的高深法力,根本就是佛祖的法力。是佛祖通过佛宝,传给他们的。佛祖选中了他们,要他们灭掉炎华界的道统。将佛法弘扬光大。所以。赐予了他们高深的法力。

  但是,他们到底是凡人之资。所以,佛祖赐予他们转世继续修炼的法门。

  昨晚。冬、夏两宫接连被毁。他彻底断了与佛宝的联系。收了那邪魔之后,他不死心的悄悄跑到后殿查看。

  佛宝真的被毁得很彻底——万佛国初立之时,他按照佛祖的指示,分别在现在的金圣城和银圣城劈出一条地缝。专门收纳佛宝,以为万世之基。然而。他赶到后殿,却只看到地缝已然塌陷,不余半丝佛力,只有恶臭冲鼻。

  佛宝被毁。他试了大半天,始终联系不上佛祖。倒是身上的法力耗掉了小半成。要是搁在往日,这点消耗根本就不叫事儿。他只要念一遍《大乘真经》。再多的消耗也能补回来。然而,今天。他坐在圆帐里,念闻十遍《大乘真经》,也不见补回一丝一毫的法力。

  所以,他确定,他与佛祖的联系因为佛祖被毁而彻底断了。

  老实说,认清这一点后,他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一方面,被佛祖鞭策着活了六千多年,他内心一直渴望能当家作主,真正的做一回*王reads;。貌似现在终于如愿了;

  另一方面,没有佛祖的法力补给,他的法力只会越用越少。自己去修炼?开什么玩笑!就他这样的修行速度,十年所得,还不够驱使一次红莲宝座的。

  还有,没有佛祖的庇护,他只是凡人之躯,百年之后,哪里还有那么大的能耐再转世回来?

  他确实是无时无刻不想做一回真正的*王,但是,真的不想是最后一世啊。

  仁玛*王暗自叹了一口气,握了握拳头,恨意又涌上心头:罢了,旁的暂且不说,先灭了那邪魔,消了佛爷我的心头大恨再说!

  而众法王听完,一个个也是悲愤不已,咬牙切齿的咒骂那邪魔不得好死。

  于是,师兄弟们又仿佛回到了当年与道修争锋的岁月,同仇敌忾。

  第二天清晨,仁玛*王与十八法王盛装来到法台前面,开坛大祈福。

  仁玛*王独自坐在法台之上。十八法王环坐于台下。

  历时九九八十一天,*王终于做完最后一场法事。

  看着祭坛之上,纹丝不动的五雷宝瓶,*王嘴角不由轻轻翘起——虽然消耗了一些法力,但是,那邪魔肯定是被五雷轰成了血沫。总算是消了佛爷我的心头大恨。

  哈哈哈,从此以后,佛爷我就是要活得这般畅快。

  台下,一名中年法王起身,双手合十,说道:“陛下,可否让我们看一看那邪魔现在成了什么样儿?”

  旁边,一名少年法王恨恨的说道:“还能成什么样?肯定是连渣都不剩了呗。”他是萨尔法王。

  他恨毒了瓶子里的邪魔,这些天,无时无刻不在诅咒之——还未成年,历世累积的法力才恢复不到三成。佛宝被毁,他的法力再也恢复不了。一干师兄弟里,就属他的法力最弱。就这么一点法力,还要用一点,少一点,叫他以后如何立威、服众?

  台上,仁玛*王宽厚的笑了笑:“祭炼邪魔,大快人心。大家一齐上法台来,看个欢喜吧。”

  “*王圣明。”众法王上台,无不解气的站在*王身后。

  “宝瓶,开!”*王右手二指并拢,指着那只长颈金瓶,轻喝一声。

  红色的瓶嘴儿,应声而开。

  说时迟,道时快。

  一道五色剑气自瓶内冲出。

  “砰!”五雷宝瓶以及高大的祭坛立时炸成数片。

  “有刺客!”

  台上台下,立时乱成一团。

  转眼,一名青袍少女提剑脚踩祥云,悬浮于法台之上。

  那剑身之上缠着一条炽白的闪电,噼哩啪啦响个不停。

  少女挥剑:“*王的美意,在下不敢独享。喏,雷电还给你!”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萧萧小公主、的平安符,多谢书友小白鼠45、缤纷无色、韵响福、san_lee001、乌龟小姐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