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五零一章 五雷裂天
  云层里,五道强电越窜越快,终于撞到了一起。喜欢网就上。

  “叱——嚓——”,它们纠缠在一起,转眼合并为一。

  整个空间,震了三震。

  炽白的闪电转眼将灰沉沉的云层撕成无数碎片。

  “哗啦——”,大雨倾盆。

  沐晚被冰冷的雨水“哐啷”当头浇了一头一脸。

  “噗!”她吐出嘴里的雨水,仍然紧盯着那道炽白的闪电。

  闪电迸射出最强光,一头扎了下来,钻进宽阔的水域之中,势同游龙入海。

  天空陡然变亮了,雨如瓢泼。而那道闪电呼啸着钻入海底,嗖的不见了!

  什么情况?

  沐晚拄着青云剑,满脸愕然。

  就在这时,脚底传来隆隆的闷响,地面在缓缓上升。

  风雨依旧,陆地不断的隆起,变大……空间真的在升级。

  沐晚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看自己,再看看香樟树,以及周边。别看先前电闪雷鸣,现在狂风骤雨,声势骇人,但是,她,还有空间里的一切,却是安然无恙。

  原来,空间是这样子进级的。

  某人半天才回过神来。

  空中的灰色云层散得差不多了,但是,风雨依旧。透过雨幕,沐晚仍然看不到蓝天。

  陆地在持续隆起,平稳得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想到空间往常升级,每次都要封闭一段不短的日子,沐晚心中释然。

  她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脑子里不由自主的重现雷电罩住整个空间的情形。

  那便是雷电之域吧?

  她闭上眼睛,左手捏成剑指,右手提起青云剑。在无边的雨帘里刺、挑、劈……

  心中象是有一个声音在大声质问:“什么剑域?”

  不用想,她张口就答:“以剑封域!我为域中王者!”

  回想灰扑扑的云层里,雷电飞驰的情景,雨中,沐晚的剑招越来越慢。

  五色剑气如虹划破了雨帘。剑气之下,滴水不漏。

  那便是沐晚的剑域。

  “雷电是如何生成的?”那个声音又大声问道。

  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宽阔的水面上,薄雾之中。毕剥作响的细碎蓝光。

  这些细碎的蓝光便是电!

  雷?

  沐晚手中的剑略为停滞。

  灰扑扑的云层里。炫目的电光激烈的撞碰,发出铿锵之声,有如刀剑相击。

  此音为雷!

  沐晚的心里突然亮了堂:水生电。金变雷。此乃五行之变异也!

  心念一动,她抽凝出水灵气,注入青云剑里。

  转眼,青云剑之上。笼起如霾似雾的薄烟。烟雾之中,细细的蓝光闪烁。伴有“滋啦”细响。

  水已生电。

  但是,它太弱小了。

  沐晚又往青云剑里注入一道金灵气。

  拇指粗的灵气象一条金色的小龙,嗖的缠绕着青云剑而上,钻入了淡淡的薄烟之中。

  烟雾升腾。成灰色的云状,裹住剑身。其内,细细的蓝光飞快的聚集起来。附在金色的小龙之上,“噼叭”响着。

  沐晚猛的睁开眼睛。奋力挥剑:“雷电,起!”

  五色的剑气中,一道炽白的闪电迸出。

  “叱咤!”

  它撕碎了连天的雨幕。

  立时,风停雨歇。

  瓦蓝的天空之上,飘着几朵白云。如果不是五色剑域犹在,脚下的陆地仍然轰隆隆的抬高,眼前的景象真的会给人一种错觉——刚刚的瓢泼大雨只是幻象。

  沐晚激动极了,弹剑长啸。

  成功了!

  她悟出了雷电之剑!

  当然,此招现在还糙得很,得反复打磨,修改细节,方能大成。

  也不知道淋了多久的雨,沐晚这才发现自己象是刚从水里拎出来的一样,全身湿透了,能拧得出水来。

  体内的灵力和神识双双接近警戒线。她挑了挑眉,将青云剑收回丹田,继续润养,转身向正屋走去——淋了这么久的冷雨,洗个热水澡,拔拔寒气。

  其实,她现在的身体强横得很,哪怕是在冰水里泡七天七夜,也不存在什么寒气入体。淋了雨,好好的泡个热水澡,纯粹是习惯使然。

  游了一圈后,沐晚游到岸边,靠在大青石上,左手捏成剑指,右手代剑,情不自禁的比划着刚刚想出来的新剑招。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闪过一道雷电。

  是又到雷电时间了吗?沐晚抬头看向头顶的水晶屋顶。

  结果,第二道雷没有下来,倒是“淅淅沥沥”的又下起雨来。

  怎么回事?

  沐晚狐疑的出了澡池,穿上衣服往外面走去。

  风起了她的衣袍。

  空中飘着一朵灰蒙蒙的雨云。雨水便是从那雨云所化。雨云没有笼罩的地方,依然是无风无雨。

  这场雨,与刚刚的飘泼大雨是完全不同的。

  空间里,生出风,还有雨云了!

  一直以来,空间里都不曾有过风,也不曾生出雨云,所以,也没有真正的下过雨。

  是因为空间里五行变异,所以才形成了风、雨、雷、电吗?

  沐晚扶立而门,静静的看着院中的花草树木,还有香樟树在风雨中的轻轻摇摆。

  过了两天,陆地终于停止抬升。这一次的升级结束了。

  自此以后,空间里,早晚徐徐习习。空中,除了白云,时常会生出雨云。或者牛毛小雨,或雷电交加,大雨倾盆……总之,变化多端。

  貌似*王完全没有察觉,外面的雷电依旧是持续七天八夜后,间歇八天七夜,然而再继续。

  不同的是,空中不复有五色网乍现,吞噬雷电。原因是。沐晚发现,这些雷电根本就进不了空间。

  她想起香香以前说过,空间里布有各种阵法。雷电侵袭不了空间,应该是后者升级后,又激活了某种防御阵的缘故吧。而她现在的修为有限,尚且看不出此阵。

  想到这里,沐晚应幸不已:多亏把五色网刻录下来了。

  转眼。两年的时光飞逝。沐晚终于吃透了五色网。同时。她悟到:雷电和水之间亦是一种类似于轮回的循环。

  将新的领悟,以及五色网,与轮回之剑组合起来。于是。她新得了轮回之剑的第一招变式——五雷裂天。

  又花费了大半年,五雷裂天总算大成。

  有一天,沐晚和以往一样,在大校场上练剑。突然。丹田里,金丹微颤。

  只是很快的一下。沐晚敏锐的察觉到了。

  她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自己的丹田——这是要凝婴的信号!

  我要凝婴了!

  按捺住心中的狂喜。沐晚掐指一算。呀,不知不觉之中,她在空间里呆了六年多。

  她抬头,凝视。

  空间的外面。还是漆黑一团。

  在空间里,寻常的进级,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但是。进阶却不成的。因为道修的进阶,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与天道的交流。修为越高,越是明显。

  空间里,灵气充沛,完全能够满足她进阶时的灵气需求,但是,这么多年来,她发现一个事实:在空间里是感应不到天道的。

  而香香他们仨能够在空间里进阶,想必是妖、魔、鬼与道修的修炼法门不同吧。

  所以,她必须去外面凝婴。

  沐晚握了握拳头,心道:如今是该出去了!

  别看空间里已然过去了六年多,其实,外面仅是八十余天。前几天,黑夜通过契约给她传讯,说是经过各地的玲珑阁多方打探,总算探得她的确切情况。

  原来,她是被仁玛*王收进了五雷宝瓶里。后者恨她入骨,在夏宫的废墟旁开坛作法,说是要用九九八十一天的五雷轰顶之刑,把她炼化成血水。

  黑夜收到消息时,刑罚已经进入第八十天。是以,常龙吓得险些三魂不见七魄。黑夜第一时间通过契约联系她:姑娘,你没事吧?

  沐晚回复:空间有抗雷的防御阵法。我好得很。

  不过,在五雷宝瓶里拘了这么久,我创出五雷裂天,也算是一场机缘。如今,刑罚快结束了。我是不是要杀出去,好生谢一谢胖和尚呢?某人抚剑,心思转得飞快。

  她将这个打算,通过契约告诉了黑夜和常龙。

  两人自然是强烈支持,并且说道:姑娘,你们立刻赶过来接应你。

  沐晚拒绝了,吩咐道:你们就呆在东部,继续打理新铺,莫暴露行踪。

  以黑夜和常龙的修为,暴露了行迹,逃跑是没问道的。但是,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因此而搭上玲珑阁。

  一是,玲珑阁能有今天这样规模的消息网,来之不易,是他们十几年的心血;

  其二,玲珑阁的后面牵涉到数万个家庭,几十万条性命。

  是以,玲珑阁万万不可妄动。

  归根到底,还是修为不够。

  沐晚紧了紧手中的青云剑,吩咐黑夜和常龙:你们把法坛的方位,以及五雷宝瓶所在的位置告诉我即可。我新创了一招新剑,可助我脱困。

  黑夜和常龙大喜。

  黑夜:真的?

  常龙:姑娘,澳门赌博网站:此言当真?

  沐晚回复: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既然打定了主意不让他们,还有玲珑阁涉险,她当然不会告诉他们俩,其实,她心里一点底儿也没有。

  某人的打算是:冲得出去,自然是好。冲不出去的话,一次不成,还有第二次、第三次……总之,她快要凝婴了,非出去不可。

  因为担心他们俩擅动,她只字不提凝婴的事。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annyling的平安符,多谢书友香香1221、翎風依雪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