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九九章 自救
  话说,金光柱骤然收拢。眼前一闪,沐晚只觉得整个儿被猛的提起。下一息,“叭嗒”一声,她象是被狠狠的扔到一处冰冷的硬地上。

  后背着的地。这一摔,真心结实。两耳“嗡嗡”作响,眼冒金星,她被摔懵了。

  说起来,自从筑基以后,她就不曾这般狼狈过。

  缓过劲来,她头一个想到的是青云剑。

  还好,摔得这么惨,青云剑仍然被她死死的握在右手之中。

  罩着她的金光柱消失了。周边死寂,漆黑一团。但是,这鬼地方却是绝灵之境。没有一星半点灵气。她的灵力和神识全被封,自然是没法联系空间。

  深吸一口气,沐晚让自己尽快静下心来。她知道自己应该是被关押起来了。

  这里是地牢

  灵力、神识皆不可用。我还有气息

  沐晚从地上翻身跃起,用气息感知周边的环境。

  哪知,气息也不管用她将气息全部放出,仍然感知不到任何东西。

  要知道如今她的气息感知范围可达两百余里

  王不可能有这么大的一间监房

  这里肯定有问题

  灵力、神识被封,气息不管用,不知身处何处好久不曾这般无助过了。沐晚紧了紧手里的青云剑,后背上,冷汗如注。

  不能慌千万不要慌沐晚接连做了几个深呼吸,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

  这时,象是有一道亮光划过脑海。某人的心里突然亮了堂她并非束手无策

  西地小界是地灵界。但是,她不也是联系上了识海,恢复了神识吗并且。还一度打开丹田,从中召出了青云剑

  心念一动,她盘腿而坐,将青云剑平摆在两个膝头,飞快的默念起破魔明心真经来。

  一遍,一遍,又一遍。

  多年不念。效果还是一样的好。她才念了三遍。便成功联系上了识海。

  又念了十遍,与识海的联系恢复如常。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铺开神识。

  结果还是一样。她将神识释放到极致。仍然一无所获。所以,不是气息感知不管用。而是,这个地方有问题。

  有了神识,破阵手印也能派上用场了。她不死心的施展起破阵手印来。

  呃。貌似踢到铁板了她用了三次破阵手印,居然得出三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某人心中涌起强烈的不祥之感。

  没办法了。必须放手一搏

  她不得不使出最后的自救之法破魔明心真经总共有四页。在西地小界的时候,她曾无意中发现,将第一页与第二页倒过来读,能短暂的联系上丹田。

  在联系上丹田的那一刹那。空间也是打开的。

  但是,这样做会引起全身气血翻涌,与走火入魔之征兆极为相象。后来。她与黑夜研讨破魔明心真经时,提到过这种现象。后者自己经过反复的实践。告诉她:他只要如此接连念上五遍,真的会气血逆行。再多念几遍的话,真的有可能走火入魔。

  走火入魔是修行之大忌。是以,她再也没有试过。

  如今,要么铤而走险,要么坐以待毙,她没有第三条路可选。

  握了握拳,沐晚拿起青云剑,果断的念起第二页的经文,然后是第一页。

  全身的气血象沸水一样,在经脉里“汩汩”的冒着泡儿。她隐约的感觉到了丹田

  没想到修为增加,效果也更甚。

  深吸一口气,压制下翻涌的气血,沐晚开始第二次尝试。

  成功联系上了丹田。但是,有如白驹过隙,她完全来不及联系上空间。而全身的气血好比点着了一般,比第一次激荡得更为厉害。

  再来一次

  沐晚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压下喉咙里的那阵腥甜,第三次默诵第二页的经文。

  这一次,当她念起第一页的经文时,头脑里好象“叭”的一下,象是有什么炸开了。喉咙里的腥甜喷涌而出。

  然而,就在这一刹那间,她终于联系上了空间。

  心念一动,她紧紧抓着青云剑,进入空间。

  浓郁的五行灵气扑面而来,她“哇”的吐出一大口鲜血,两眼一翻,整个人象棵树一样倒下。

  无边的黑暗扑天盖地的袭来,她完全不省人醒

  不知道过了多久,沐晚幽幽醒转。

  有灵气很浓郁的灵气

  她欣喜的瞪大眼睛。

  香樟树浓密的树冠立马映入眼里。

  成功了

  沐晚深了一口气,右手的五个手指动了动。唔,青云剑也在

  这时,巨大的痛感涌上来,她“滋”的抽气,险些背过气去。

  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痛。那感觉就象是被人用碾子从头到脚碾过千百回似的。

  怎么会这样眼下,她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咬牙凝神内视。

  结果,这一看,吓得小心肝狂跳。

  额滴咯娘咧。她周身的经脉内壁无不皮肉翻卷,狰狞之至

  不用说,这是先前倒着念经的恶果。

  偏偏她现在没一点儿力气,手脚麻木,连治愈术也使不了。而头顶的香樟树立在那儿,枝叶无风自动,沙沙作响。唉,香香仍然在沉睡。

  没有办法,某人咬得后牙槽咯吱作响,忍着剧痛,用神识从右护腕的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大把回春丹,塞进嘴里。

  化开丹药,剧痛总算减轻了许多。就是这么一个简单之极的举措,沐晚却是大汗淋漓,象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三息之后,回春丹的药效完全发挥出来了。经脉内的伤好了一大半。力气也恢复了三成。

  沐晚爬起来,五心向上。盘腿坐好,抽凝出木灵气,用治愈术疗伤。

  一个大周天后,伤口尽愈。担心还有什么遗漏的,沐晚又将运气速度放慢到极致,又走了一个大周天。确定没有暗伤之后,她起身。去澡池里泡了一个热水澡。

  这时。她才发现身上的黑风斗篷已经裂成了长布条,浸满血浸。至于黑头盔,十有是落在外面了。

  看来。倒着念经的伤害也是与修为成正比的。不过,沐晚却一点儿也不后悔。能从那黑洞洞的鬼地方回到空间里,这一身的伤,真的超值。当然。如果有的选择,她一点儿也不想碰上仁玛王。

  在澡池里游了一圈。沐晚惬意的靠在澡池边的大青石上,感慨空间的神奇从空间里,她可以看到外面一片漆黑。不用说,她仍然是在那个鬼地方。但是。眼下,她却与平常没什么两样。

  突然,她心生奇想:不知道能否联系上黑夜他们

  通过识海里的契约白斑。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黑夜和常龙目前就在银圣城。不过。也许是因为灵力和神识被封住过的缘故,两个契约现在仍然是封闭的。所以,黑夜和常龙无法通过契约与她联系。

  试一试心念一动,沐晚一心二用,用神识包裹住那两个白色的圆斑。这样一来,两个契约都解了封。她同时通过契约给他们俩传讯:你们现在的情形如何

  几乎是同时,黑夜和常龙回复:姑娘,你没事了

  可以的沐晚从心底里笑了出来,回讯:我被仁玛王擒住了。不知道关押在一个什么地方。不过,我躲进了空间里,现在什么事也没有。你们呢

  黑夜和常龙:我们在想办法搭救姑娘。

  沐晚:不用。我现在很安全,就当是闭关。仁玛王厉害得很,你们俩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们赶紧离开银圣城,返回东部。不要暴露了玲珑阁。我这边要是有什么事,会立刻联系你们。

  过了一会儿,他们俩回复:是。

  沐晚从澡池里出来,直接走进练功房,跟没事人儿一样,运气练功,心道:胖和尚要是知道我过得如此安逸,会气死呢还是会气死

  当走完十个大周天,她通过两个契约白斑发现,黑夜和常龙已经离开了银圣城,正赶往东部。

  再看看空间外面。还是黑洞洞的。

  耸耸肩,沐晚从左护腕的书架上取出一只书,翻阅起来,丝毫没有身为阶下囚的自觉

  夏宫的废墟旁。

  仁玛王看着眼前的狼藉,气得浑身打颤。

  “陛下,属下无能,未能抓到作乱之邪魔。”三名身着灰色僧袍的中年和尚站在他的身后,双手合十,躬身行礼请罪。

  仁玛王转过身来,右手掌心托起一只半尺高的金色长颈圆瓶,咬牙说道:“我已经将之收进了五雷宝瓶里。待我明日开坛作法,持续九九八十一天,施五雷轰顶之刑。那邪魔纵然是铜皮铁骨,也定会化成血水”

  “阿弥陀佛。”三名中年和尚大喜,躬身又行了一礼,齐道,“陛下圣明”

  沐晚浑然不觉。

  转眼,空间里过去了一个多月。

  她心里纳闷极了:按理说,外面也过去一天多了。外边怎么什么动静也没有呢

  她绝对不相信,冬、夏二宫接连被毁,王只是将她关黑屋作为惩戒。

  这一天下午,她去大校场练完剑,和往常一样,去澡池里泡澡。

  突然间,一道巨大的闪电从天而降,发出刺眼的白光。

  紧接着,“叱嚓”一声,巨响震得空间微颤。

  来了

  肯定是胖和尚在做怪

  沐晚心中一紧,一把扯过搭在檀木衣架上的长袍,裹在身上,自澡池里飞掠而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细水长流与君同的礼物,多谢书友絜妤姐妹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