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九七章 沟底真相
  十来息之后,地底隐隐传来闷雷般的声音。

  不一会儿,沐晚感觉到脚底在微微颤动。

  不用说,定是黑夜和常龙动手了。

  貌似动静挺大的可是,他们俩还没有上来

  因为不知道下面的情形,所以,沐晚不敢贸然召他们回来,唯有目不转睛的盯着掌心的两枚母符。

  地底的颤动越来越厉害。不出三息,已然变成了剧烈的摇摆。

  后殿、院墙整个冬宫都在左摇右摆。好象地震一般。

  地面上尚且如此强烈,更何况,地底

  沐晚有些急了,正准备动用契约,强行召回黑夜他们两个。就在这时,掌心的两枚母符同时迸射出两道五色的灵光。

  “快走”黑夜和常龙身形未定,齐声轻呼。

  话音未落,两人钻进了空间里。

  沐晚立时捏碎了另一枚子符出来前,她在工匠院里也留了一枚母符,以备不时之需。

  “哗啦”一堵砖墙当头砸来。

  沐晚轻松避开。在掀起的尘土中,她闪身进入空间。服下易容丹,变成吴老四的样子,换回衙门统一派发的衣服,又出了空间。

  这时,刚才那堵墙塌掉时扬起的尘土还未散开。

  “咳咳咳”沐晚掩着嘴,自断墙边跑出去。

  院子里的房屋倒了一大半。工匠们惊慌失措的从屋里跑出来。很多人连外衣都顾不上,只穿着里衣里裤。

  “怎么回事”

  “地龙啊,地龙翻身了”

  “跑啊”

  生死关头,逃命要紧工匠们哪里还顾得上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他们尖叫着,冲出了院子。

  沐晚混在人群里,不露痕迹的护着大伙儿。

  冬宫其他地方也是如此。这会儿是半夜三更的。僧人们也是睡得迷迷糊糊。尤其是低阶的僧人们。他们本能的反应是鬼哭狼嚎的抱头逃命。

  但也有例外。

  沐晚注意到,夜色之中,数十道身影象离弦的利箭一样,向后院掠去。

  同时,她也注意到。倒掉的都是大殿旁边的小院子。几座大殿还是摇摇晃晃的立在那里。

  环顾四周,一片乱哄哄。大家都摸着黑逃命呢。没有迟疑,她飞快的弹出几个大火球。

  呼呼呼,那些大火球都是丹火凝结而成的。

  用来纵火。效果真的没有再好。

  转瞬之间,几座大殿全被点着了。火光冲天,映红了这一边的夜空。

  “火”

  “着火了”

  周边的僧众尖叫。

  沐晚周边的工匠们跑得更快了。一个个只恨爹妈没给多生几条腿出来。有了火光的照明,他们跑得更利落了。

  冬宫的外墙倒了一大截,现出两丈多长的大豁口。工匠们没有犹豫。从豁口逃了出去。

  跑最前面的那几个人也是吓蒙了,不但没有停,而且撒开脚丫子拼命沿着山坡往城里跑。后面的人自然紧跟其上。

  沐晚护送他们进了城。

  此时,城里虽然没有遭灾,但也乱成了一锅粥。被惊醒的人们惶恐不安的从屋里出来,仰望着化成了一片火海的冬宫。火光映得他们的脸惨白。

  此地不可久留沐晚乘乱,跑出金圣城。

  刚刚躲进城外的小树林里,一道冷凛的神识有如实质,裹着劲风扫过林子的边缘。

  “哗啦”,一棵海碗粗的桂树被劲风扫中。半个树冠立时粉碎。

  好险沐晚松了一口气,闪身进入空间。

  常龙迎了上来:“姑娘,那道蓝光非同小可。夏宫肯定也有类似的存在。兵贵神速,我们应速去夏宫。”

  迟了的话,夏宫方面防范更严,他们完全没机会下手了。

  沐晚本来想问他们在沟底的情形,闻言,二话不说,立刻对黑夜说道:“黑夜,快”

  他们四个之间早就默契得很。黑夜意会。身形一晃,当即出了空间。

  沐晚紧跟出来。

  此时,黑夜已经变成了小旋风。

  沐晚跳上小平台:“走”

  小旋风打着转儿,风驰电掣的往北而去。

  常龙也从空间里出来。盘腿坐在沐晚对面,说起他与黑夜在沟底毁掉那闭蓝光的经过。

  担心生变,当沐晚离开后,常龙祭出青玉碗,罩住洞口。不过,两人没有贸然进入洞口。而是守在洞外,直到沐晚通过契约传命“开始”。

  果不其然,那团蓝光不简单。他们俩才走进洞里,蓝光便陡然增大,迸射出两道蓝色的强光。

  黑夜早有准备。这些年,他仿着青玉碗的隔离功能,制出了一面玉盾。进洞之前,他已抛出玉盾,挡在两人面前。

  但是,两道强光真不弱。

  玉盾一沾到强光,“砰”的粉碎。

  而黑夜也没有指望玉盾能护住他们两个。那只是一道幌子而已。电光石火之间,他们俩闪避到一边。同时,双双抛出数只装有之物的大竹筒。

  别看那团蓝光很强悍,但是,它却象是被钉住了一般,动不了。是以,它被浇了个正着。

  效果是杠杠的。首当其冲的是那两道强光。它们立时熄了。

  紧接着,蓝光本身闪烁得飞快,不住的冒白烟。并且伴有细碎的“毕剥”之声。

  顾不得恶臭,他们俩壮着胆子,提着武器,小心翼翼的围上前。

  “回到空间后,我和黑夜两个讨论过。”常龙说道,“那团蓝光不象是古百说过的血舍利,但也不象是法宝之类的。它就是一团蓝色的光,嵌在一条细长的石槽里。石槽的形状,象是一只半合着的眼睛。而蓝光就是眼珠子。我和黑爷都认为那蓝光应该是个好宝贝,起了挖走它的心思。结果,蓝光又闪了两下,熄灭了。接着,石槽里发出雷鸣般的巨响,缓缓合拢。与此同时,我们所在的石洞也不断的往下掉石块,眼见着就要塌了。黑爷说,绝不能让石槽就这么闭上。于是,我们俩把所有的之物倒入其中。结果,石槽停止合拢了,发出更响的声音,现出象蛛网一样的裂缝。最后,它剧烈的晃起来,化成了一堆粉末。而石洞也极将完全塌裂。于是,我和黑爷立刻捏碎子符,撤回地面。”

  又和眼睛有关好生厉害沐晚咋舌,分析道:“不管那是什么,肯定是冬宫的关键所在。也许和王也有莫大的干系。”

  头顶的红眼睛闪呀闪,黑夜的声音响起:“我和老常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们要乘王不在夏宫,用最快的速度赶过去,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夏宫的那只眼睛,毁掉它。我有种直觉,这一次若是我们没有把握住机会,后患无穷。”

  这还用说吗冬宫彻底被毁。他们与仁玛王完全是结下了血仇啊。心中一动,沐晚深吸一口气,为此行掐算起来。

  这一把,算了许久。过了将近半个时辰,她才放下手,叹了一口气。

  “如何”常龙关切的问道。

  沐晚摇头:“大凶。”

  头顶的红眼睛闪得飞快。

  常龙微怔,旋即,轻笑道:“必定的。”

  王不比十八法王,而且,这会儿,夏宫方面说不定已经收以了冬宫被毁的消息。所以,前路定是凶险万分。

  黑夜的声音再度响起:“姑娘,我们还去吗”

  沐晚轻轻一笑,坚定的说道:“必须去。我算到,去了,还有一线生机;不去的话,我们必然招来王的疯狂报复。不但性命堪忧,而且这些年可能白忙活一场。”

  常龙微微颌首:“仙道之上本来就是危机重重,有一线生机,足矣。”如果这样就怕了,他们以后也别修什么道了,窝在空间里混吃等死得了。

  “对”红眼睛快活的闪呀闪。小旋风的速度更快。

  三人一边赶路,一边商量行动方案。

  夏宫现在肯定是防范森严,所以,偷偷的潜进去,肯定是不成的。

  实力吧,他们三人欠得不止一点点。尤其是沐晚。刚刚不知是某位禅师在用神识扫过全城。她隔着好几丈远,也是被激动全身气血翻涌。

  所以,得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才行。

  冬宫与夏宫一南一北,相距不足五千里。以黑夜的脚程,天还没有亮,他们已经赶到银圣城之北郊。

  银圣城是仁玛王一世亲自创建的第二座城市,也是最后一座城市。沐晚他们以前来过两次,对这座城市并不陌生。

  和金圣城不一样,银圣城是依山而建。相同的是,夏宫也是建在西边的山谷入口处。关于山谷的美丽传说,也是世代相传的。不过,有了冬宫的经历,沐晚他们现在对那些传说,是连标点符号也不信的。

  三人之中,黑夜的目力最好。他凝神细看城内,又认真的感知了城里的气息,说道:“城里没有什么异常。”

  常龙闻言,望着半山之上的夏宫:“王应该还没有回来。”

  夜空笼罩着的夏宫与前两次他们看到的没有什么两样。

  “事不宜迟,我们抓紧时间。”沐晚挥手。据说,王的法力无穷。所以,他们还是尽量避开他,不要与之正面冲突为好。

  三人齐动,无声无息的潜入了银圣城。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reeseas7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