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九五章 目标冬宫
  经过反复的推敲,最后,计划变成了去冬宫。

  一来,冬宫靠南边,相比于夏宫,离东部更远;二来,时值盛夏,仁玛王三个月前才从冬宫搬至夏宫。据玲珑阁探得的情报,两多个月前,冬宫先后征调千余名,共三批工匠。月底,也就是三天之后,最后一批工匠将进驻冬宫;最主要的是,按照仁玛王一向的调兵原则,这一次随他去东边的万余名僧众,有八成多是从冬宫抽调去的。为了等到这批僧兵,他才在得到报讯后,过了小半个月才开拔。

  而夏宫那边,等于是只出动了仁玛王的亲卫。等于说,夏宫现在正是防守最森严的时候。

  美中不足的是,黑夜还没有集全冬宫的地图。他只搞到了前殿和东西两侧殿的地图。

  不过,机会难得,沐晚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三人连夜动身。子夜时分赶到冬宫所在的金圣城。

  金圣城是万佛国建立后,仁玛王一世新辟出来的第一座城市。整座城市建立在一个开阔的高山平原之上。其正西方有一处被盛传为世外桃源的深谷。没有人亲眼见证过它的美丽,所有的描述都是源自祖辈们的传说。原因很简单冬宫就建在深谷的入口处。深谷就是宝殿天然的后院。对于金圣城的人们来说,无异于禁区。

  据说,只有最初的祖辈们去过深谷。金圣城的人们都是当年修筑冬宫的工匠的后人。据说,深谷里长满了参天的巨木,他们的祖辈是去深谷里伐木。所有的深谷传闻,都是源自他们那一代人。后世,冬宫每隔十年都会征集工匠进行维护,但是,没有人再去过深谷。

  前些年,沐晚等人到过金圣城。香香听说过深谷的传说后,心痒痒的,欲一探究竟。然而。那时是初冬,仁玛王就在冬宫里。大家费了老鼻子的劲,不要说去深谷,就前殿也没法靠近。只好作罢。

  第二年的夏末,香香又去了一次,也是不得其法。

  今年,他们终于等到了一个大好的机会。可惜,香香却在进级。

  看着依坡而建。气势恢弘的金色宫殿群,沐晚忍不住用神识联系香香小妖精一直想去冬宫和夏宫里面看看呢。

  回复她的是一串欢快的小鼾儿。

  沐晚在心里叹了一句:无缘。

  不过,没关系,冬宫毁了,还有夏宫。貌似这位仁玛王很喜欢山谷。夏宫和冬客一样,也是他亲自选址,监督建立起来的城市,也是座落在一处山谷的入口处。想来谷中的景色会大同小异吧。

  玲珑阁在金圣城没有分铺,但是,隔得最近的鹿城分铺在城里有人脉。收到黑掌柜的命令后。分铺的大掌柜已经谋到了一个工匠的名额工匠的名额经过冬宫的层层审阅,是去年就定下来了的。并且,第三批工匠是负责收尾的,只有百多号人。大掌柜尽了全力,才搞到这个名额,真的不能再多了。

  对于沐晚他们仨来说,一个名额足矣。

  第二天上午,沐晚按照鹿城分铺大掌柜所言,幻成一名三十来岁的石匠,去城主府报到。黑夜和常龙藏在空间里。与她同行征集的工匠,必须提前两天去城主府衙门报到。而报了到后,工匠们就会被统一看管起来。两天后,再一并送往冬宫。

  沐晚这回是冒名顶替。她现在的身份是:吴老四。石匠,三十一岁。头一次被冬宫征集。

  带来的包袱,被打开,一样一样的检查,登记造册;然后,她被领进了一个大院子里。那里。已经住进了很多工匠。十人一间房子,睡的是大通铺。自己带进来的衣服是不能穿进冬宫的。下午,他们将一起沐浴更衣,开始斋戒。

  沐晚借口上茅厕,躲进一个僻静的角落里,闪身进入空间。几乎是同时,黑夜变幻成吴老四的模样,出了空间。

  所以,接下来,都是黑夜代劳。

  两天后,天还没有亮。黑夜早早起床,乘着夜色,来到那个角落里,与沐晚又换了回来。

  半个时辰后,冬宫方面派了两名禅师过来接人。

  他们行事很仔细,对着登记簿,一样一样的核对。沐晚背着蓝布包袱,混在队伍里,与众工匠一样,眼观鼻,鼻观心,目不斜视。

  大约过了一刻多钟,两名禅师终于走到了她的跟前。

  “抬起头来。”左边那位禅师温声问道。

  沐晚应言,略微抬起头,低眉顺眼的回答:“禀,禀师父,小的叫,叫吴老四,三,三十一了。”方才听到很多工匠都紧张的舌子打结,她模仿了一把。为了更像,蒲扇般的一双糙手在身侧握到了拳头,微微发抖。

  这样的表现,正常得很。两位禅师看了她一眼,目光齐齐落在她右肩上的蓝布包袱。

  “打开包袱。”还是左边的那位禅师说道。

  “是。”沐晚颤着手,解下包袱,蹲在地上,将其打开。里面的工具,铁锤、刻刀等工具,以及换下的旧衣裳立刻现了出来。

  禅师扫了一眼,问道:“都是什么”

  沐晚指着工具,一样一样的报给他听。

  每说一样,旁边那位禅师便在登记簿上面打一个钩。

  待她说完,两名禅师又开始询问下一位。

  沐晚低头重新系好包袱,暗道:这些家伙查得好严。

  日上三竿,两名禅师总算是检查完了。在一队衙差的护送下,他们徒步往冬宫走去。

  两名禅师只是把他们带到冬宫的大门口。那里,有两名年轻僧人已经等候多时。

  “清点好人数,先带到后殿的西偏院安置下来。”一名禅师吩咐道。

  “是,师叔祖。”两名年轻僧人双手合十,齐声应道。

  清点完人数后,两名年轻僧人与护送的衙差们交接好,领着工匠们走进了西边的角门。

  看着仅能容一个人通过的黑油窄门,沐晚暗地里“呵呵”连大门都不让进。说好的“众生平等”呢

  这一次的运气好到爆。七拐八绕之后,他们被带到了后院。

  这里离深谷不过十来丈远。沐晚欣喜不已。

  做大事,不着急。沐晚和众工匠在西跨院安顿下来。

  院门口和院子里都有提着长戒刀的僧兵守着。工匠们立刻生出一种坐牢的感觉。两名僧们什么也没有说。而工匠们已经吓得半死。他们窝在房间里,没有谁胆敢迈出房门半步。

  傍晚的时候,有一个中年胖和尚过来宣布他们的任务:修缮后殿和后院的院墙。

  一百多号人里有木匠、石匠等好几种手艺人。沐晚是石匠,与另外三个石匠一道,负责修补殿里的石阶和石栏杆。

  工期也是三十天。

  次日清晨,用过简单的朝食后,他们被统一带进了后殿。

  进了后殿之后,沐晚才发现这座金碧辉煌的大殿只是远看着好。其实,它确实有些残破了。四面的白汉玉石阶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不曾维护过了。每一面都有不少缺损。镶嵌在中间的石雕也破损得严重。

  石料就堆在院子里。那里紧挨着后门。沐晚打着选石料的幌子,走到石料堆旁,用气息感知了一下后门之后。

  没错,后殿就是建在深谷的入口。出了后门再走三丈多远,便是悬崖。

  不过,悬崖不高,光秃秃的,底下也只有一片密林,没看到什么风景优美的景象啊。她难以置信的收回目光,心道:难道是以讹传讹

  要做的活儿并不轻松。沐晚和另外三名石匠一块儿,叮叮当当的忙碌起来。

  她会炼器,又不知刻了多少阵盘,所以,当个石匠什么的,完全没压力。

  事实上,做了一个上午后,另外三名石匠都夸沐晚的手艺精致得很。

  “过奖了。”沐晚呵呵。整个上午,她都在一心多用,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用气息感知周边的环境上面。同时,为了不招人眼,她还刻意放缓了速度。

  他们在冬宫的吃食与僧众是一样的,也是一日两餐,过午不食。其中,早饭和午饭是一样的,都是不含量灵气的寻常食物:粗面大馒头,稀粥和切成象小棍一样的咸菜丝。

  沐晚借着吃午饭的机会,用破阵手印算了一下周边的情况。令她吃惊的是,她没有发现后殿里有灵眼;而悬崖那边的方位飘浮不定尤其是后者,明明就在后殿的正西方。她用肉眼都能看到。可是,她破阵手印也定下不那边的方位。

  怪哉悬崖边上肯定有古怪。沐晚端起粥碗在,暗中决定,明天再过来看看。

  傍晚的时候,所有工匠又被统一护送回西跨院。

  如此过了五天。

  沐晚一直没有都无法用破阵手印确定悬崖那边的方法。这天晚上,等到夜深人静之际,她再也忍不住了,使了个障眼法,用一枚石子幻化成自己的样子,澳门赌博网站:装出在大通铺上睡觉的模样。而她本人则悄然出了院子,直奔后殿。

  这一晚恰好乌云遮月。而整个后殿这一块都是空置的,没有人住。故而,连盏长明灯也没有,到处黑咕隆咚的。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0浅洛轩0的平安符,米妮ngol的礼物,多谢书友freeseas7、蘩羽64509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