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九二章 算计
  新铺正式开张后,沐晚做为柜头师傅,每天都会教新伙计们七星拳和识字。し这已然成了玲珑阁的惯例。

  然而,这一次,开张的头一天,黑夜暗地里对沐晚说:“姑娘,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在店铺没走入正轨以前,只教他们识字,不教七星拳,可好”

  难道说这些伙计里有什么不妥,就连黑夜也读不了他们的心有道是,夜路走多了,总有碰到鬼的时候沐晚心中一凛,伸出右手,低头掐算起来。

  算了好一会儿,她才放下手,拧眉说道:“怪哉,居然算不出来”要知道,她进入金丹八层之后,掐算术也越发精通。

  黑夜闻言,神色也越发凝重:“我只是觉得新招的伙计里有一两个热忱过了头。我盯了他们三天了,没有发现其它不妥之处”没想到,姑娘向来能掐会算,却算不出来。

  沐晚正色道:“树大招风。玲珑阁今非昔比,各级分铺有数十家之多,一损俱损。我们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黑夜点头,当即进入内院的密室,用母石召集各分铺的大掌柜和二掌柜开会。

  沐晚通也找到常龙和香香,吩咐他们小心应对。尤其是香香临时杜撰出来的杂书野史,暂时不要摆出来。

  香香神色忿然,暗中握了握拳头。

  于是,曼达城的新铺暂时只开了识字班。沐晚并没有传授他们七星拳。

  如此过了三个月,六十名新伙计过了试用期。黑总掌柜综合他们的表现和能力,给他们定了等。除了端木小林为首的三名表现最突出的伙计被定了中等,其余的皆是初等。

  末了,黑总掌柜鼓励众伙计:“这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我们月末盘底的时候,仍然会对大家进行测评。只要连续半年,测评皆位于前五名,那么,就能升等。是初等的晋升为中等;是中等的晋升为高等;高等的还有机会晋升掌柜。我们玲珑阁在各地有数十家分铺,掌柜们无一例外,都是从店里的新伙计做起来的。”

  一番话。说得众人热血沸腾。

  这天下工后。黑总掌柜将端木小林等三名中等伙计唤至内院,说道:“两天后,我要去进货。你们谁愿意跟我一起去”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一人应答。

  黑总掌柜笑了笑,又道:“按我们玲珑阁的分工,分铺的二掌柜都是负责进货的。”

  话音刚落。一名姓罗什,名富的伙计两眼亮晶晶的答道:“掌柜的。小的愿意随您一道儿去。”

  其他两人只是飞快的看了他一眼,垂下眼帘,没有出声相争。

  “好啊。”黑总掌柜赞许的颌首,“这一次。我们要走五个供货点,来回可能要半个多月。你安顿好家里,后天清晨。我们出发。”

  “是,掌柜的。”罗什富双手合十。躬身应下。

  第二天,黑总掌柜当众宣布了出行计划:“这段时间,由沐师傅暂代掌柜一职。谁要是胆敢偷奸耍滑,沐师傅有权辞退。”然后,他嘱咐沐晚这些天搬到店里来住,与护院常师傅一道值夜。后院是仓库重点,尤其要小心火烛西部是他们新开的地盘,是以,在筹办新铺之前,沐晚以暴发户的身份,事先在城里买了一个小院子。所以,明面上,她是不住在店里的。至于香香,在新铺开张后,再也没有公开露过面。

  “我出去进货的这段时间里,店里一切照常。”

  “是,掌柜的。”沐晚、常龙和众伙计一道应下。

  黑夜雇了一队镖师,次日清晨,带着罗什富出了城门。

  店里照常营业。

  转眼,过了五天。第六天上午,一队全副武装的军士冲进玲珑阁。

  “城主府办差,闲杂人等速速回避。”为首的军官大吼。

  “啊呀”客人们惊呼,转眼就跑了个一干二净。

  当班的伙计们呆若木鸡。

  沐晚连忙陪着笑脸,迎上去:“官爷,这是”

  不等她说完,军官掏出一纸搜查令:“有人举报,说玲珑阁里出售违禁品。城主有令,彻底搜查玲珑阁。你是这里的掌柜吗”

  沐晚苦笑:“我们掌柜的外出进货去了。小的是柜头上的师傅。掌柜的吩咐小的看店。”

  “有管事的就行。”军官收了搜查令,不耐烦的挥手,“关门我们要彻底搜查。”

  “是是是”沐晚挥手,示意离门最近的两位伙计和她一道去关店门。

  外面,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看热闹的人们。

  沐晚惨白着脸,双手合十:“各位街坊,对不住,今天玲珑阁暂停营业。”

  关了店门后,军官命两个军士将所有人赶到后面的院子里。

  “你,前面带路我们要搜查仓库。”他指着沐晚命令道。

  “是,官爷。”沐晚很配合的出列,哆哆嗦嗦的取出一大串钥匙,打开仓库们。

  他们指向性很强。军官一把推开她,率众冲进去,直奔第三排货架。

  那里是果干区。各类果干用麻袋装着,堆码在货架上。

  官兵们抽出佩刀,嗖嗖嗖,转眼,将麻袋们捅得稀烂。

  “哗啦啦”各种果干自货架上倾泻而下,散了一地。

  沐晚急得团团转,在他们后面哭叫:“官爷,使不得,使不得啊。”

  军官置之不理,用刀在果干堆里扒拉了几下,环视仓库。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第六排的货架上。

  和果干区一样,巨大的货架下也堆码着很多鼓鼓囊囊的大麻袋。

  他用长刀远远的指着沐晚,喝问道:“袋子里面装的是什么”

  “米。”沐晚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嚎道,“官爷。小店真是正经做生意的”

  前面,军官挥刀,带着军士们又包抄了过去,捅开那边货架上的所有大麻袋。

  “哗啦”雪白的大米浇了他们一头一脸。

  还没有完官兵们似乎跟仓库里的麻袋扛上了。不出半刻,仓库里所有的麻袋都被捅得稀烂。各种货物散得到处都是,遍地狼藉。

  “哎呀”沐晚捂着心口,无力的跌坐在地上。“完了。这下全完了”

  祸害完仓库,官兵们又转战前店。

  一阵乒乓作响后,他们一无所获。

  “走”军官挥手。连个解释也没有,踹开店门,扬长而去。

  “等下,官爷”沐晚被两个伙计架着。踉踉跄跄的追到外面的大街上。

  军官拧眉站住。

  “官爷,你们砸了小店。连个说法也没有。叫小的怎么向掌柜的交待”沐晚悲愤的推开扶着自己的两名伙计。

  军官怒道:“我等是奉命行事,搜查违禁品。刚才已经向你出示过搜查证了。”

  沐晚捧着心,问道:“官爷,您在小店里搜到违禁品了吗”

  军官冷声说道:“没有。我等现在要回城主府复命。”

  “搜查证呢”沐晚伸出一只手。“官爷,请您把搜查证留下来。掌柜的回来了,小的也好有个交待。”

  军官不耐烦的从怀里掏出那纸搜查证。摔扔到她的脸上。

  沐晚颤抖的捧着搜查证,哭诉:“哪个杀千刀的。背地里陷害我们玲珑阁。佛祖不会饶过你的,活该下十八层地狱啊。”

  这时,官兵已经走出了街口。围观的人们无不投以怜悯的目光。周边店铺的几个掌柜上前,好言劝慰。一来,大家都是生意人,难保以后不会碰到这种倒霉事儿,大家同病相怜;二来,他们用这样的方式向玲珑阁和众位街坊表明自己的清白。

  不管怎么样,生意还要是做下去的。沐晚抹干眼泪,宣布暂停营业三天,带着众伙计加班加点的归整货物。

  同时,她也听从众位掌柜的建议,通过相关渠道,澳门赌博网站:去城主府打通关节。

  三天后,玲珑阁重新开张。而她也从城主府得到准信儿,确实是有人暗中举报玲珑阁藏有违禁的药物。

  至于是什么药物,那边也打听不出来,提醒说,城主府有人早就盯上他们玲珑阁。

  于是,沐晚命伙计们行事小心,千万莫与进店的客人们争锋。同时,她把店里的男伙计们编成五组,轮流在店里值夜,加强防范。

  好在,一番打点后,城主府那边似乎消停了。一连六天,官兵们也没再来搜铺。

  这天半夜,沐晚睡得正香。

  突然,外面一阵喧哗。

  “抓贼啊”

  “有贼”

  沐晚被惊醒,翻身爬坐起来。

  门外响起常龙的声音:“沐师傅,仓库里进了贼。”

  沐晚慌忙披身下床,打开门,紧张的问道:“抓到了吗”

  “抓到了。”常龙说道,“在仓库里呢。”

  “走,看看去。”

  两人急匆匆的走进仓库。

  众伙计手执长棍、扫把之类的,正劈头盖脸的捧着一个黑衣人。

  那人双手抱着头,蹲在地上,惨叫连连。

  “这声音,好熟”沐晚看了常龙一眼,大声喝道,“住手”

  待众人停手,包围圈分出一道儿,她和常龙上前一看,双双倒吸一口冷气。

  黑衣人浑身是血,顶着一个大猪头呃,这会儿,估计他亲娘老子也认不出来了。

  好一顿胖揍哈。

  当然,沐晚是认得出来滴。事实上,这是他们布了好久的一个局。

  她愕然的瞪大眼睛,指着黑衣人,退了一步:“小林怎么是你”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五月风舞影、奥斯卡凯罗尔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