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八五章 得手
  “灵眼在地下十五丈半的位置。”香香指着东南角,“香香刚才顺便搜查了那些化灵草的记忆。”

  黑夜提着圆月弯刀飞掠过来:“姑娘,现在就动手吗”

  就在这时,方才被斩掉,滚落在石壁旁的那颗硕大的蛇头突然呼的腾空而起,张开血盆大嘴,象道闪电一样,向黑夜飞扑过来。

  “作死”黑夜头也不回,澳门赌博网站:反手一刀。

  一道寒光闪过。

  蛇头被从正中间劈成两半。

  一个黑色的小团子飞闪而出,向洞口仓皇出逃。

  “想逃”黑夜长臂一揽,伸出两个手指头,将之牢牢夹住,哼道,“戾气这么重,本座也险些被你骗过。小魔兽,挺能耐的哈。”

  黑色的小团子拼死挣扎。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黑夜将之扔进嘴里,满不在乎的“咔嚓咔嚓”嚼了起来。给人的感觉,好象是在吃蚕豆。

  明明是只魔妖,却连黑夜也一时没有看出来。恐怕那些化灵草的记忆也不能全信。这样一想,沐晚不敢贸然让常龙他们去相关位置查探,说道:“我们都用气息感知,再各自报出位置。”

  隔行如隔山。沐晚他们四个对佛修的手段都并不是很了解。是以,为了保险起见,他们三个只敢悬浮于空中,现在还不敢着地。

  三人各自放出气息。

  黑夜最先找到。其次是香香呃,沐晚比他们俩慢了差不多五十息。

  三人一对答案,冷汗嗖的下来了。

  三个答案并且没有一个答案与从化灵草的记忆里查到的一样。

  “怎么会这样”香香惊呆了。

  沐晚皱眉,扫视地面:“做了手脚,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不知道是机关、阵法、法宝还是别的什么。我们抓紧时间,仔细找一找。”同时,她通过契约,将现在的情形,一五一十的尽数告诉常龙。

  很快。常龙回讯:姑娘,离地面一丈远的地方,有很多白色的水晶柱,排布很整齐。不象是天然生成的。不过,水晶柱上既无灵力波动,也无法力。

  很多排布整齐的白色水晶柱沐晚懵了那是什么法宝吗

  她把常龙的话,一字不漏的转告给香香他们俩。

  黑夜“哦”了一声,呈恍然大悟状。大叫:“奇异镜绝对是奇异镜”

  知道是什么就好。沐晚松了一口气。现在不是详尽解说的时候。她立刻问道:“如何破之”

  黑夜说道:“马上告诉老常,绝不能碰其中的任何一根水晶柱。不然,设置奇异镜的人立刻就能知晓。”

  沐晚闻言,赶紧示警。

  常龙回讯:我们一直不敢靠近呢。

  紧接着,黑夜潜入地底,亲自去查看。

  仅仅过了二十来息,他通过契约告诉沐晚:姑娘,找到灵眼了。并且,传过来一条具体的遁地路线。

  “香香,黑夜他们找到灵眼了你在上面警戒线。我现在下去。”沐晚吩咐一句,提起青云剑,沿着黑夜提供的路线,遁入地底。

  事实上,黑夜等于是在地底临时开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地道。

  果然,沿途接连出现了好几根海碗粗,半人高的白色水晶柱石。每一根之间相隔仅有半尺。不过,地道离它们最近的地方也有三尺之遥。

  又往下走了两丈多远,沐晚到达目的地。

  黑夜、常龙,还有三十六鬼仆。一个也不少,皆在。他们围成了一个大圈。而圈的正中心,是一个五色的光团。它和寻常的磨盘差不多大,表面汩汩的冒着五彩的灵气泡泡。

  不用说。这便是灵眼了。这会儿,它跟张大饼似的,趴在那儿,一动也不动。如果能有表情的话,想必是生无可恋的那种。

  “主上”看到她下来了,鬼仆们皆抱拳行礼。这是常龙给他们立的规矩。他们是他的鬼仆。当然没有资格与他用一样的称呼。

  沐晚微微颌首。

  黑夜迎上来,指着五色光团,说道:“姑娘,我们仔细搜查过了,周边没有禁制之类的。”

  这样围成一个圈,根本就不可能困住灵眼。也就是说,灵眼根本就没有想跑的意思。沐晚心中好不奇怪,问道:“奇异镜能禁锢住它”

  黑夜摇摇头,看了灵眼一眼:“从我发现它开始,它一直就是那样趴着。我们围上来,它也不曾动过。”

  沐晚也是平生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天地灵物。它非人非仙,也不是妖魔鬼怪。所以,她真的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怎么了。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开挖。为了防止灵眼逃走,她在周边布下了九天禁灵阵。

  阵法刚被激活,灵眼立刻有了反应,通身绽放出五色的灵光。然而,闪射了一下,它又恢复原样,软软的趴在那里。

  “开始”沐晚一声令下,三十六鬼仆结阵,手执红缨长枪,守在外面,护法。

  她,黑夜和常龙三人各自拿着一把特制的小扁嘴短柄锄,小心翼翼的走进阵法里,上前,层层的刨开灵眼四周的土层。

  十几息后,它的周边现出五条象根须一样的东西。金、木、水、土、火,每一条皆如成年男子的胳膊粗,半尺长。它们明显是被利器斩断的,断口非常整齐。

  沐晚恍然大悟:“怪不得它不能动。原来它被伤得狠了。”五条主根皆被斩断,仅余半尺来长,所以,它不是不想跑,十有是跑不动。

  黑夜怒了:“定是那些和尚干得好事”

  常龙拧眉:“这样子还能恢复吗”

  沐晚也不知道,说道:“先挖走再说。”

  三人合力,很快将灵眼挖了出来。沐晚将之收进一个特制的大玉盒里,“啪”的盖紧,迅速打上隔离符。

  “撤”

  常龙把鬼仆们尽数收进六尾魂幡里。三人沿着地洞,用最快的速度原路返回。

  香香看到他们陆续钻出了地面,急切的问道:“得手了”

  沐晚点点头。

  就在这时,洞口方向突然电闪雷鸣。

  那是青玉碗在警示。有人触动了它

  四人齐齐望过去。

  果然,外面火光冲天。小小的院子里挤满了和尚。他们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提着长弯刀。这种刀。沐晚等人熟得很。在东华洲,反联盟大军是人手一柄。摩诃城周边寺庙里的僧兵也是用的这种刀。故而,这里的人们称这种刀为“僧刀”。其实,它真正的名字是“戒刀”。

  那天接引摩诃城主去白玉汤池沐浴的两名禅师也在。他们俩站在青玉碗前。都用左手按住碗底,右手成拳,竖于胸前,嘴里飞快的念咒。

  “快走”沐晚收了青云剑,急令。

  香香身形一摇。闪身进入空间。

  常龙飞快的报数:“一二三”呼的收回青玉碗,同时也钻进了空间里。

  沐晚待他报出“三”字之后,也在心里默数三下,旋即,幻化成一颗小石子,自半空中坠落。

  黑夜伸出左手,稳稳的接住。

  青玉碗一消失,两名禅师带着众僧一拥而入。

  黑夜冲他们笑了一个,大大方方的说道:“灵眼,本座带走了”说着。暗中捏碎了一块玉符。

  下一息,他不见了

  “人呢”

  “哪去了”

  和尚们炸了锅。他们瞪大眼睛,四下狂看。

  “不用找了”一位禅师铁青着脸,恨恨的宣布,“可恶邪魔早有准备,已用邪术逃走。”

  “殿下驾到”

  一名年轻僧人步履匆匆的自洞外走了进来。

  “参见殿下。”包括两名禅师在内,众僧皆放下戒刀,双手合十,躬身行礼。

  这位年轻的僧人便是甘霖宝院的法王,尊号妙莲。

  此局。是他在第一世的时候,就亲手布下的。最初,有很多邪魔因此而上当。不过,近五百多年来。不再有邪魔出没过。没想到,今天晚上,他房间里的那只铜铃突然铃声大作。时隔数百年,他已转世近十世。而邪魔竟然还没有死绝。顾不上披上外袍,他穿着棕黄色的常服就赶了过来。

  “邪魔有几个抓到了没有”妙莲法王问道。

  两名禅师出列,齐声回答道:“回禀殿下。邪魔是独自一人。已经逃走。”

  妙莲法王眉尖轻蹙:“看出他的来历了吗”

  两名禅师相对一视,齐齐摇头:“回禀殿下,没有。”

  其中一人说道:“邪魔身着黑袍,是个年轻的男子。”

  另一人补充:“他甚是警觉,一直脚不沾地。”

  “他使的是什么法器”妙莲法王又问道。

  “他没有用法器。”一名禅师答道。

  “他在门口施了邪术,我们一直被堵在外面,进来不得。”另一名禅师问道,“殿下,要不要全城戒严,展开搜捕”

  妙莲法王长叹:“不用。从铜铃响,到现在,将近有一刻钟。你们却被他一直堵在洞外,甚至于连他使的是什么武器都不知道。可见,他要么身怀奇宝,要么手段了得。现在肯定已经顺利出了城。”使了数百年的局终于被破,他的心里生出一丝不祥的预感。

  他估计的不错。此刻,沐晚他们四个确实已不在云城之中。

  百里之外的庆河之上。

  夜深人静,摩诃城城主睡不着,索性坐起来,把玩着黑掌柜送给他的那只小香囊,心中又暗暗琢磨起来:黑掌柜和他的朋友们是早就有预谋,要混进宝院的吗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他们真的是邪魔吗为什么我却一点儿也感觉不到他们的邪恶

  这两天,他无时无刻不在想这些问题。

  突然,小香囊豪光大作。

  紧接着,一个黑色的身影冷不丁的出现在船舱里。

  城主大人吓了一大跳,小手一颤,小香囊掉落到了床上。

  “别怕,是我。”黑夜在嘴边竖起一根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原来,小香囊并非俗物,而是子母传送符里的母符。他刚刚捏碎的那只玉符是子符。这是沐晚结合传讯符、千里速行符和子母符,自己琢磨出来的新符。平时,子母传送符可以拿来相互传讯,关键时候,只要在千里之内,捏碎子符,皆可以迅速回到母符身边。

  这是他们的一条后路。若是没有这条后路,他们是万万不敢连宝院的门朝哪边开都没打探清楚,就冒冒失失的混进去。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annyling的平安符,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