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八零章 城主大人出行
  两天后,澳门赌博网站:城主大人率队出,去拜谒法王。 `

  沐晚他们四个依计分别扮成侍卫和侍女,混在队伍里。

  这天一大早,城主大人他乘着步辇,前呼后拥的离开城主府。

  队伍的前面,鸣锣开道。盛装的侍女们,提着花篮,沿途抛洒新鲜的五色花瓣。香香就混在其中;队伍的后面,是三百黑甲铁骑护卫。沐晚他们三个,和所有护卫一样,也是身披黑铁甲,手执红缨长枪,骑着铁甲马,全副武装。

  全城的男女老少皆盛妆夹道欢送。很多的商铺还组织了舞乐队,在路边载歌载舞。歌词都是一样的:恭祝城主大人一路顺风。

  这是规矩。半个月前,行程还没有确定,城主府已经向各商铺了公文——城主大人出行当日,所有商铺都停业半天,率伙计去欢迎城主。要么交钱雇佣舞者,要么自己组织舞乐队。

  玲珑阁也组织了舞乐队。伙计们全员参加。小武和小李亲自在最前面领舞。梅朵儿领唱。小姑娘粉雕玉琢,在队伍的中间,一边跳舞,一边放声唱着送行的祝福歌,抓住了整条街的眼球。她的五位母亲是寡居的身份,按照习俗是不能参加舞乐队的。难得的她们也齐齐出了门,站在人群的最外面。她们一个个伸长脖子,无比自豪的望着小梅朵,乐得合不拢嘴。

  城主大人坐在步辇上,也被天籁般的童音吸引住了。他不禁侧身问身边的管家:“那个小女孩是谁?”

  管家是他的心腹,只需一个眼神,就能准确的知道他指的是。

  “回禀主人,那是玲珑阁的舞乐队。听说玲珑阁收了一个小女孩当烧火的伙计。这个小女孩儿应该就是那个烧火的伙计。”

  城主大人记起来了,哈哈大笑:“哦,原来她就是那个烧火的伙计呀!”

  另一侧,慎言和尚一边走,一边刷刷的记录着。

  城主大人瞥了一眼,眼底的厌恶飞闪而逝。

  欢送的队伍一直延伸到城门边。`

  三扇城门洞开。尤其是中间的大拱门上。扎满了五色的鲜花。城主大人身份尊贵,自然是要从中间的大拱门出入的。

  车马已经备好。五辆一模一样的豪华大马车整齐的停在城门外面。

  城主大人随意的指了其中的一辆。

  管家躬身领命,指挥众人把步辇抬到那辆马车旁边。

  旁边,立刻有人出列。跪伏在地上。

  城主大人扶着两个侍女的手,踩着人肉垫子,上了马车。

  随后,侍女们分成四组,分别上了另外的四辆马车。

  后面还有百来辆牛车。以及数以百计的羊、马等。车上装着此行的花销,以及城主大人进献给法王的礼物。

  黑甲铁骑分成两列,护卫在队伍的两旁。

  “呜——,呜——,呜——”,牛角长号响起。队伍正式出。

  后面跟着大量的牛车,还有奴仆、羊群,这样的队伍根本就走不快。出城十里,已经接近中午。而摩诃城地处西炎洲的最南端,这里几乎全年都是炎炎夏日。太阳火辣辣的炙烤着官道。气温骤升。

  黑甲铁骑侍卫们身上的铁甲被晒得烫,一个个汗流浃背。

  前面现出一片小树林。

  终于,一骑快马从前面过来。传令官举着一面红色的三角小旗,大喊:“城主大人有令,进入小树林,烧火做饭!”

  “城主大人仁慈!”人们感恩戴德,有序的进驻小树林。

  黑甲铁骑护卫们进了林子后,顾不得身上烫的铁甲,头一桩是给马儿卸甲。然后才是自己卸甲。

  等到太阳偏西,队伍再次出。 `这时。黑甲铁骑统一换上了轻便的皮甲。那些沉重的铁甲是重装。摩诃城已经数百年没有过战事,重装几乎已经成为了重大场合才用的礼服。

  接下来,为了避开白天的高温,队伍昼伏夜出。但也走不快。一天只能行三十来里。

  走了两天,前面也出现一个差不多的大队伍。

  那是丽城的城主大人。他们同属一个法王管辖,两位城主大人又是世交。是以,约好一起去朝觐法王。

  两队人马会合,杀羊宰牛,载歌载舞的搞了个小聚会。人仰马乏。一起休整半天,傍晚时分又出。

  结伴走了一天,前面有一支打着火把的队伍过来接应。

  这是庆河城的城主大人派了使者来接应两位好友。

  在这里,他们将坐船,与庆河城的城主大人一道去数百里之外的云城,法王宝殿所在的城市。

  又是杀羊宰牛,休整半日,三队人马一起上船。一只近百艘的大船队铺满了庆河,浩浩荡荡的北上。

  香香忍不住用神识向沐晚报怨:城主为了和这两位结伴,放着摩诃城外面的海运大码头不用,苦行军三天,跑来这个内6码头乘船。也真是太好玩了。完全不顾底下人的辛苦。

  沐晚笑道:你怎么知道城主只是为了玩?说不定,这是城主们彼此联络,交换消息的唯一机会呢。

  不然,怎么这么巧,三位城主都选择了晚上聚会?呵呵,要知道,在白天,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是有高僧时刻记录在册的,而晚上却没有。

  香香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他们在庆河城暂时停留了小半天。和摩诃城一样,这里的灵气也稀薄得很。

  而初来之时,香香和黑夜也曾奉命去附近寻找灵气充沛之所。结果,他们俩一无所获。是以,沐晚觉得好奇怪——不可能啊。这样稀薄的灵气不可能供养大量的道修啊?

  这次出来,每到一处,她都要香香查探古木,从而看一看数百年前,这一带的道统到底是怎么覆灭的。

  不想,香香寻到的年岁最长的古木也仅有两百来岁。原因是,这里天气炎热,树木成材极快。往往只要十来年,就能长成参天大树。再过个百儿八十年的,树便空心了。空心的树活不长。也做不得大用。而这一带又是人烟稠密,人们的消耗极大,哪里会让大树这般浪费呢?所以,等不到空心。大树皆被砍掉,做了木料。

  这种情况,在摩诃城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碰到了。那时,沐晚还以为是摩诃城特有的现象呢。

  搞清原委之后。沐晚也得了一个教训:虽然有所改观,但是,在内心深处,她还是太依赖香香打探消息的独特法门。

  这样很不好,必须改。

  水路比6路快得多。船工们分成两班,日夜赶路。所以,三天后的中午,大船队到达了云城。

  沐晚终于看到了法王的宝殿。

  云城的西面有一座高山,山顶终年覆盖着皑皑白雪。山腰有一片巍峨的宫殿。数不清的五色经幡迎风招展。白的墙,金的瓦。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三位城主大人在云城都辟有行院。这边的管家带了人马,在码头迎接。

  城主们相互道别后,各回各府。

  拜谒法王是件非常神圣的大事件。城主及及随从们统统要先焚香沐浴,斋戒一天,方能递帖子,觐见法王。

  沐晚下船伊始,敏锐的察觉到,云城的灵气更加稀薄。不过,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佛修与道修不同。前者又不炼气,所以,修为用不着五行灵气。比如说,在西地小界。地面以上完全没有灵气,佛修也照样能修行。

  云城是法王座下。进了府后,城主大人特意召集所有的随从,告诫道:“在这里,比不得摩诃城,一举一动都给我收敛些。千万不能扰了法王清修。”

  “是。城主大人。”

  云城也实行宵禁,并且更加严格。全城的人们都信奉法王。早晨起来,头一桩事是洗脸漱口,第二桩事就是做早课;太阳一落山,人们要焚香净手,做晚课。晚课之后,就不能出门了,宵禁正式开始。

  晚上虽然没有禁歌禁舞,但是严禁大声喧哗。也就是说,老爷们听个小曲儿,还得关紧门窗,命令歌妓们轻点唱。不然,就是打扰法王修行,乃十恶不赦的大罪也。

  所以,各地的城主大人们都不乐意呆在云城。哪怕这里有能赐福、化解种种业报的法王。

  摩诃城的城主大人计划只在这里呆三晚:当天到,立马焚香、沐浴;斋戒一天后,觐见法王;歇一晚,意思一下,次日一大早,麻溜的坐船回家。

  此时,各地的城主大人们都来觐见法王。所以,大家得排队。摩诃城主已经上位十年,早就混出了经验——动身之前,飞鸽传飞给云城的管家,命他好好打点,务必早早的排上队。

  所以,沐晚他们四个也只能在这里呆三晚。

  沐晚熟谙阵法。看风水,是阵修的基本功之一。一路上,混在侍卫队伍里,她不好细看。安置下来后,她站在院中的一处阁楼上登高望远,立刻现此城怪异得很——从风水上来看,此地钟灵毓秀,明明是凝聚天地灵气的一方宝地。然而,此城的灵气却摩诃城还要稀薄,几乎等同于绝灵之境!

  事出反常必有妖。她拧眉细看,最后,目光落在半山腰的法王宝殿上。

  那里其实是一座气势恢弘的寺院,名唤甘霖宝院。能称得上“院”的,必须有一万以上的僧众。而“宝”字也是昭示然,非有法王坐殿,不能用也。

  可是,在沐晚的眼里,偌大的一座甘霖宝院却好比是一只镇兽!正因为有它压在这一处天地灵气交融的关节点上,所以,这里的天地灵气不能会合,进而无法凝聚。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我男神女神是一个人的礼物,多谢书友sincostgctg的月/票,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