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七六章 我也能不信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搬回棚户区的第二天清晨,西林两兄弟袖着手,探头探脑的在玲珑阁外面转悠。 `

  如今,他们俩已经成为摩诃城里家喻户晓的破落户。所以,小李等伙计也都是认得他们俩的。

  “掌柜的,整整一个上午,他们都在我们的铺子外面晃荡。”观察了一个上午,小李意会到那两家伙的意图,遂向黑夜报告。

  “不要理他们。”魔帅大人自然是不会把这俩腌臜货当回事。

  中午,店子里没了客人,变得冷清起来。

  大娘她们过来送饭。虽然玲珑阁只雇佣了三娘和梅朵儿,但是,女人们都非常珍惜这份工。生怕做的不好,每一顿午饭,她们总是全员参与,力争做到最好。

  对此,黑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女人们深知自己的身份。怕给伙计们惹麻烦,每次到前面铺子来送饭,大热的天,她们也是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

  摆好饭,她们便立刻退回后院。除了双手合十行礼,说声“饭菜摆好了,请慢用”,至始至终目不斜视,再无别的话语。

  门外,西林大老爷睁大眼睛,喜笑颜开:“是大弟妹……”旁边,西林三老爷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将之拖走。

  这时,大娘她们已经退回了后院。是以,并不知情。

  伙计们却听得真切,不约而同的看向黑掌柜。

  “吃饭。”黑掌柜端起饭碗,和往常一样,淡声说道。

  “是,掌柜的。”伙计们便不再多言,澳门赌博网站:低头吃饭。

  摩诃城的人们吃饭时,喜欢天南海北的闲扯。可是。玲珑阁的规矩却是食不语。再重要的事,也要等放下饭碗后再说。最初,他们确实觉得挺不习惯的。`不过,过了半年。他们不但完全适应了,而且从心里觉得象这样安安静静、认认真真的吃饭更好。所以,回到家里,他们也是这么要求自己的家人们。安静的吃完饭后,再泡上一壶茶。吹着凉爽的小夜风,和家人们说说笑笑,只觉得岁月静好,惬意得很,一天的倦意都消失殆尽。

  用罢饭,伙计们自觉的收拾好碗碟,用送饭的藤筐装好,放到铺子后面的门口。

  不一会儿,大娘她们会抬回厨房去。

  这天中午,梅朵儿和往常一样。等伙计们送还了碗筷后,过来交针线活。同时,还要再买十个针线加工包。

  “一共是十双鞋垫。”小李验完货后,笑道,“它们都符合要求。扣除买加工包的钱,还有二十个铜币。小梅朵,仍然是记你账上吗?”大娘她们生怕把辛苦赚来的钱弄丢了,所以,选择了记账的方式。这也是参加针线加工的女人们最常用的计薪方式。原因很简单,黑掌柜亲口向众人许诺。绝不向第三方透露账户的信息。经过梅朵儿母女的事后,玲珑阁在女人们的心目中就是活菩萨在世,又有更多的女人选择了记账。

  梅朵儿笑眯眯的点头:“嗯。麻烦小李哥哥了。”

  小李摆摆手,翻开账本。添上这一笔,然后,把鹅毛笔递给她签名。

  梅朵儿接过笔,在这一笔账的后面,一笔一划的写下“梅朵”两个字。她的全名本来是“西林梅朵”。小丫头嫌“西林”这个姓太丢人,自作主张的舍了去。她很珍惜跟沐师傅学习的机会。也很用功,这才短短的几天,已经学会了三十来个字,名字也写得象模象样了。

  小李赞许的点点头,略作犹豫,还是好心的提醒道:“小梅朵,你的伯父和叔父在铺子外面转了一个上午。我们吃午饭的时候,他们俩才离开。”

  梅朵儿年岁虽小,却很懂事。闻言,她的脸色大变,慌里慌张的道了谢,抱着加工包跑进了铺子后面。

  不一会儿,从紧闭的小屋里隐约的传出压抑的哭泣声。

  香香站在屋檐下,望着厨房方向,用胳膊肘碰了碰黑夜:“怎么办?”

  黑夜耸耸肩:“姑娘说了,这也是一种历炼。`”言下之意,沐晚过话了,不许插手。

  于是,香香嘟了嘟嘴,哼道:“便宜了那两个人渣。”

  黑夜呵呵轻笑:“稍安勿躁啦。在姑娘在,他们绝对落不到一个好下场。”姑娘说是不插手,其实从来就没有停过手。用大西林的话去戳城主大人的肺管子,正是姑娘的意思。他不过是执行者罢了。

  这两货绝对是惹毛了姑娘。呵呵,魔帅大人早就为他们俩各自点了一根蜡。

  西林两兄弟却浑然不觉。次日一大早,他们俩穿上最体面的长袍,大摇大摆的走进玲珑阁。

  玲珑阁的三大铁律摆在那里。小李使了个眼色,示意其余的伙计莫管。他上前,双手合十,笑脸相迎:“两位客官,欢迎光临玲珑阁。请问,有什么能为两位效劳的吗?”

  西林大老爷昂着头,神气十足的说道:“我们是来提钱的。”

  小李一头雾水:“提钱?两位客官,莫不是搞错了?我们玲珑阁是商铺,不是钱号。”

  “什么!你们想赖掉我们的钱!”西林大老爷怒了。

  “大哥!”西林三老爷连忙拉住他,笑嘻嘻的对小李解释道,“这位小哥,不好意思。刚刚是我大哥没有把话说清楚。我们梅朵儿,还有五位嫂嫂不是在你们店里当伙计吗?二哥不在了,大哥就是一家之主。按照城规,女人是不能有私财的。她们的薪水,大哥完全有权力支配。所以,请小哥帮我们结算一下薪水。”

  小李按下心里的鄙夷,面上不显,摆出一脸的没听懂,茫然的摇头:“抱歉,小的只是店里售货的伙计……”

  话未说完,西林大老爷狂叫了起来:“你们这么大的一个店子,想赖掉我们的薪水?还要不要脸了!”

  要是换在外面,小李早就一拳挥过去。骂道“你有脸吗”。可是,不行。他正在上工呢。

  深吸一口气,他忍住“噌噌”上窜的怒火,尽量平静的说道:“两位客官。敝店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一个诚信待人。你们是店里的伙计吗?我们店里什么时候欠了你们的薪水?如果不买东西,两位请离开。莫惊扰了店里的其他客人。”

  事实上,打西林两兄弟一进门,店里的客人们都顾不上挑选东西。齐刷刷的盯着他们俩。

  “嗬,真的是要赖账!”西林大老爷拉了拉袖子,吹胡子瞪眼,“小东西,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老子是谁!”

  “那么,两位打听过玲珑阁是什么地方吗?”小李冷哼,象拎小鸡一样的,一把揪住他的后领子,提到门口。顺手往外一扔,“滚!玲珑阁是正经的商铺,不许撒野!”

  西林大老爷没站住,在地上接连打了两个滚儿。

  小李转过身,再看向呆若木鸡的西林三老爷。

  后者打了个激灵,双手抱着头:“别!我走,我走!”说着,灰溜溜的逃了。

  “哈哈哈……”伙计们还算好。顾客们却一个个乐得捧腹大笑。

  梅朵儿担心大伯和叔父会过来找麻烦,所以,铺子开张起。她就藏在铺子的后门那里。看到店里的情形,小丫头松了一口气,蹦蹦跳跳的跑回小屋去向母亲们报告这个好消息。

  “阿弥陀佛,佛祖保佑。”大娘双手合十。噙着泪,感激的向西方跪倒。

  其他四位也纷纷转向西方。

  不想,梅朵儿却展开双臂,拦在大娘面前:“大娘,佛祖没有保佑我们。是小李哥哥把大坏蛋扔出去了。我们应该感谢小李哥哥。”

  大娘怔了一下,不住的点头:“对。小李哥是个大好人。我们是要感谢他。他和掌柜的、沐师傅一样,都是佛祖派来搭救我们的大好人。”

  梅朵儿使劲的摇头:“掌柜的,还有沐师傅才不是佛祖派来的呢。他们根本就不信佛祖!我们店里连佛龛都没有。”

  “胡说!”大娘连忙一把捂住她的嘴巴,压低嗓子说道,“不准胡说八道。这话传出去,会给掌柜的他们惹来大祸的。”

  其余四人也是不住的点头,低声叮嘱:“梅朵儿,不能乱说的哦。”

  “是啊,掌柜的是大好人,对我们恩深似海,不能给他惹麻烦。”

  梅朵儿闻言,立刻把嘴巴闭得紧紧的。

  下午,她和往常一样,来到内院里。

  玲珑阁一直办有识字班,每天一刻钟,教十个字。不要任何费用,愿意学的伙计们,下工后到内院来学就行。

  摩诃城里,读书是权贵阶层的权利。唯一的学院从来不招收平民子弟。所以,伙计们都是睁眼瞎。而在玲珑阁,不识字的话,就下不了单,永远只能做初级伙计,升迁无望。所以,不论是新来的,还是第一批招收的老伙计,每天下工后,都会过来识字。

  梅朵儿非常好学,每天都会提前一刻钟赶到,给大家准备好茶水、扫平练字的沙盘。这些都是她自愿的,没有哪个要求她这么做。

  这天,学习完后,梅朵儿等所有的伙计都离开后,小心翼翼的走到沐晚面前:“沐师傅,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沐晚站住,低头看着她,温声问道:“你想问什么?”

  梅朵儿咬了咬下嘴唇,垂下眼帘,很苦恼的说道:“母亲们说,是因为佛祖保佑,我们才碰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可是,我觉得母亲们说的不对。我感觉不到佛祖的庇佑。沐师傅,我这样的想法,是不是对佛祖大不敬?是孽念呢?”

  沐晚看着她,有些恍惚。一时间,仿佛看到了幼年的自己。

  “扑哧”轻笑,沐晚说道:“过上了好日子?这算什么好日子!六个人挤在一间只有两张小床的杂屋里,一天只吃一顿饭……佛祖的保佑有限得很呢。”

  梅朵儿听懂了。她惊喜的仰起小脸,一双眸子亮晶晶的,心里在欢呼:太好了,沐师傅真的也不信佛祖。没有大不敬!沐师傅这样的好人都不信佛祖,那么,我也能不信!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我消失了额、泉唱竹涛的礼物,多谢书友梦缘小虎、sing1iu2o56、oo圆舞曲oo、张灯结彩zs、zyc1o29的月/票,谢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