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七四章 不一样的玲珑阁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澳门赌博网站: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啊嗬嗬!”

  “童言无忌!”

  前院里爆开了锅。 `男人们惊呼。“死丫头片子,胡说什么!”西林大老爷冲上去,抬腿就踹。这回,旁边的西林三老爷被惊呆了,没有注意到。故而,没有拦住。

  眼见着那脚就要踹到小女孩的脸上去了。沐晚伸手欲拦住。

  “啊——”旁边,一个披麻带孝的女人反应更快,尖叫一声,扑上前,用身体护住小女孩。

  沐晚手里一顿,改变了主意。

  一声闷响,那脚踹到了女人的后背上。

  女人闷哼一声,紧紧的把小女孩护在怀里,就势跌倒在地。

  然后,她惊呆了——明明后背上被狠狠的踹了一脚,却一点儿不疼!

  黑夜垂眸,看了沐晚紧握成拳的右手一眼。

  跪伏在地上的女人们回过神来,又哭成一团。

  “好了,好了。”二叔公拉住还要踹第二脚的西林大老爷,“小孩子懂什么。”

  后者愤怒的挥着拳头:“敢对佛祖不敬,老子踹死你!”却退到一旁,没有真的扑上前暴打小女孩子。

  一干女人被吓得簌簌抖。

  二叔公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问女人们:“你们真的考虑好了?不去乡下,并且什么都不要?”

  女人们哆哆嗦嗦的点头。

  刚刚护住小女孩的那个女人哭道:“二叔公,梅朵儿这么小,一点儿也不懂事。她去庵堂里,怎么活啊?请求您开恩,让我带走她吧。”

  “不行!”不等二叔公话,西林两兄弟异口同声的厉声拒绝。

  西林大老爷看了弟弟一眼,没有再出声。

  西林三老爷说道:“梅朵儿是我们西林家的姑娘,必须遵守西林家的规矩。”

  “就是。”西林大老爷帮腔道,“我们西林家清清白白的。容不得她坏了规矩。家里还有好些姑娘要找婆家呢。”

  “啊——,梅朵儿!”女人搂着小女孩大哭。 `

  沐晚冷笑:“西林家横蛮不讲理,有什么规矩可言!”

  “你!”西林两兄弟齐齐怒视过来。

  黑夜暗地里骂了一句“畜牲”,挥袖将他们俩定住。如果不是姑娘再三强调“仙不扰凡”。依他的性子,再就把这两只捏得粉碎。何须多费唇舌!

  不过,旁人看上去,兄弟俩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沐晚接着说道:“小女孩只是父亲过世,生母尚在。又不是父母双亡。无所依靠。你们凭什么分散母女俩,把小女孩送去庵堂里?把母女几个赶出家,已经很过分了。还要生生的拆散母女两个吗?你们两兄弟真的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造孽吗?”

  兄弟俩被黑夜定住,一个个呆若木鸡,自然是没法还口。可是,在旁人看来,却是他们俩心虚了,无言可辨,唯有恼羞成怒的瞪着沐晚。

  二叔公也被那句“造孽”镇住,清了清嗓子。说道:“沐师傅,我们莲花巷住的都是讲理的人家。老大和老三也是气昏了头,一时考虑不周。梅朵儿有母亲教养,自然不用去庵堂了。”说着,他看向两兄弟,“你们俩既然要我主持公道,那么,我在这里撂下话。梅朵儿由她母亲带走。你们俩要是愿意听呢,就照我说的办。要是不愿意听呢,今儿就算我没有来。这丧事该怎么办。你们两兄弟自己拿主意。”

  黑夜松开两兄弟。

  两人齐齐的一屁股跌坐在地。

  男人们哄堂大笑。

  有人出来打圆场:“哎呀,二叔公好大的威严,把两兄弟吓得腿都软了。”

  “行了,就这么办吧。二叔公仁义呢。”

  两兄弟回过神来。也是无可奈何,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男人们象是解决了一件大事情,继续围着二叔公讨论着丧事的安排。却没有人再看一眼地上的女人们。

  沐晚紧紧攥着右拳,心里堵得慌。

  这里的人们就象长的是花岗岩脑袋一样。潜移默化?太慢了!

  就在这时,那些女人畏畏缩缩的爬了起来,在她和黑夜面前齐齐拜倒。跪伏于地:“多谢两位恩公。”

  沐晚的心,好痛!

  她虚扶了一把,关切的问道:“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女人们相互看了一眼。最年长的那个弱弱的说道:“小妇人会做些针线活。 `听说你们玲珑阁收妇人们的针线,是真的吗?”

  沐晚点头:“只要好的活,我们都收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女人们明显神色一松。

  原来,她们心里是有了打算的。看来这半年,没有白费工夫。沐晚的心里略微变得轻松一些。

  梅朵儿抬起头来,恳切的问道:“沐师傅,我叫梅朵儿。我能去你们那里当伙计吗?母亲刚才说的不对。我其实很能干的。在家里,我也是要做活的。”

  西林老爷不是挺富裕的吗?沐晚很是意外。

  梅朵儿伸出一双小手。

  果然,小小的手儿又黑又糙,十个指腹,还有掌心皆生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

  呼——,沐晚心里的怒火再次被点着。

  梅朵儿口齿伶俐的说道:“家里有两个灶,都是由我看火的。我会烧火、烧水,还会煮茶呢。”

  这哪里是西林家的独生女儿,分明是个小烧火丫头!沐晚看向旁边的女人们。

  这时,她才注意到,女人们无一例外,都有一双生满茧子的手。

  说什么呼奴唤婢!明明是当牛做马,好不好!怪不得她们宁愿放弃嫁妆,也一心想要逃离这里。

  可怜的女人们!沐晚微微一笑,对梅朵儿说道:“我们店里确实要招两个伙计,负责店里的午饭。包中午饭。如果要包住的话,薪水要少一半。你想选哪一种呢?”

  梅朵儿搂着生母的脖子,雀跃的欢呼:“三娘,听到了吗?我们有地方住了!大娘。二娘,四娘,五娘,我们有地方住了呢!”

  女人们的眼里也亮闪闪的。神情兴奋。

  梅朵儿的生母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小声问道:“沐师傅,小妇人会烧饭。平时家里的饭菜都是我煮的。我能去你们店里当煮饭的伙计吗?”怕沐晚不同意,她急急的说道,“只要有一间小小的房子。包一顿午饭就行。我们可以不要薪水。”

  年长的女人也使劲的点头:“我们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屋子里做针线活,不会到处乱跑。”

  “哦,这是我们掌柜的。”沐晚看向黑夜,“招伙计的事,他说了算。”

  女人们抬起头,眼巴巴的望着黑夜。

  “如果你们觉得自己能胜任的话,后天中午到玲珑阁来面试吧。”黑夜说道,“你们先试着做一顿午饭。合格的话,我们才能录用。然后,再和你们详谈薪水的问题。”

  “谢谢!谢谢!”女人们狂喜。“梆梆梆”的在地上叩头。

  前院的男人们都看了过来。

  “不用谢。夫人们请节哀顺便。”沐晚和黑夜不躲不闪,大大方方的躬身还礼。

  一刻钟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了。他们俩随即离开。

  走到院子门口,沐晚回头看了一眼人群里的西林兄弟两个。他们俩穿着完全不合身的绸袍,与宾客们谈笑风生,面上哪有半点悲伤!

  畜牲!沐晚在心里骂了一句,松开一直攥着的拳头,甩出去。这一脚力,就是刚刚西林大老爷踹到小女孩的生母身上的那一脚。被她用一记“移花接木”暂且攥在右手的掌心。

  “叭!”西林兄弟两个在平地上,无缘无故的齐齐摔了个狗啃屎。

  “哎哟!哎哟!”他们俩象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人们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

  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梅朵儿双手捂住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嗷嗷叫唤的叔伯。然后,她又飞快的瞥了一眼沐晚。

  她誓,刚刚看得真真的。

  先是沐师傅对着那两个大坏蛋挥了一下拳头!

  然后,两个大坏蛋就象是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似的。叭唧,摔倒在地上。

  武功!这肯定是武功!

  果然,玲珑阁的伙计们都是会武功的!

  那天,护院们把西林掌柜送回家来的时候,梅朵儿偷听了不少他们的谈话。所以,她知道世上有一种叫做“武功”的本令。连父亲大人也惧怕不已。

  好想学!

  我一定要学玲珑阁的武功,变得和沐师傅一样厉害,专打坏人!

  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梅朵儿垂眸,在心里对自己如是说。

  出了西林家的大门,黑夜用神识对沐晚说道:姑娘,你想收梅朵儿为徒?

  他看得明白。刚刚的那一幕,姑娘是特意展示给梅朵儿看的。不然,以姑娘出招的度,十个梅朵儿也觉不了。

  小丫头方才不是说,再也不信佛祖了吗?姑娘立刻就让她见识一下,道法的厉害。孰高孰低,小丫头已经有了深刻的印象。

  唔,这个法子真好使。魔帅大人表示又学了一招。

  沐晚:她是单火灵根,是个炼丹的好苗子。唔,先看看再说吧。

  叹了一口气,她不由想起了自己的当年,很是心疼小丫头——小小年纪,得吃了多少苦,才能这么懂事啊。

  第三天的中午,梅朵儿和她的五位母亲如期赶到玲珑阁面试。西林两兄弟真的做得出来。五大一小,都穿着素净的半旧长袍,打着赤脚,连包袱皮都没有一块。

  黑夜看得眼角直抽抽,让伙计先给找了六双布鞋过来给她们穿上,再让她们去厨房试工。

  女人们很珍惜这次机会,一齐动手。小梅朵儿麻利的生火。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她们按照要求烧好了午饭,裹着头巾,把饭菜抬到院子里。

  黑夜尝了尝,味道还不错,遂与三娘和梅朵儿签契约。没有搞特殊化,和其他伙计的待遇一样:包一顿午饭;试用期三个月。

  唯一照顾她们的是,把厨房对面的那间杂屋收拾了出来,放了两张床进去,给当她们的宿舍。也就是包住。

  不过,也因为包住,所以,她们俩的薪水比其他伙计在试用期薪水要低五十个铜币。

  “这是店里的规矩。我也不能违反。”女人们都不识字,黑夜指着契约,逐字逐句的念完后,解释道。

  女人们已经很满足了。她们感恩戴德,欲跪倒。

  黑夜摆手,阻止道:“我们店里不行跪拜礼。”

  见女人们手足无措,旁边,伙计们善良的大笑。

  小李解释道:“我们才来的第一天,沐师傅就教导我们,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所以,我们店里不行跪拜礼。”他是另一个具有灵根的伙计。四灵根,资质比小武还要差一些。所以,到现在为止,他还没生出气感。小武走了后,他便成了店里身手最好的伙计。

  “是呀。我们玲珑阁和别处是一不样的。以后,你们就知道了。”又有伙计笑道。

  女人们明白过来,心中的紧张顿消。

  梅朵儿仰起头,兴奋的看着众人,心道:这里的哥哥们都笑眯眯的,说话好和气。真的是不一样呢。

  真好。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我消失了额的礼物,多谢书友oo圆舞曲oo、我很喜欢金铃动、惜妙妈、amber17的月/票,谢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