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七三章 我再也不信了
  沐晚在声音里加了一点点威压。l 乐文移动网是以,公然施虐的婆子们都象是被人在胸口上捶了一拳似的,闷哼一声,松开年轻女人,各自退开。

  整个前院瞬间安静下来。

  所有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沐晚身上。

  一名干干瘦瘦的中年男子铁青着脸,走出来,厉声问道:“你是谁”他的胳膊上系着一块白麻布。按照摩诃城的风俗,死者的兄弟们是要在胳膊上系白麻布,以寄哀思。

  是以,沐晚双手合十,自我介绍道:“我是玲珑阁的柜头师傅,姓沐。是随我们掌柜的过来上祭的。节哀顺便。”

  “原来是沐师傅。”中年男子的脸色微缓,双手合十,还礼道,“多谢沐师傅过来给亡弟上香。”

  原来是死者的兄长,西林大老爷。

  还完礼,他不满的问道,“沐师傅刚才喝住我家仆妇,请问有何指教”

  沐晚叹道:“不敢。只是有些不忍心而已。”

  西林大老爷哼哼:“亡弟一年四季在外面奔波,辛辛苦苦的供养她们。如今,亡弟过世了,她们追随而去,去阴间继续侍奉亡夫,是她们身为妻子的本分。”

  什么狗屁你还白得了你亡弟一半的家产呢。怎么不见你也追随而去,去阴间陪伴你家兄弟,尽兄长的本分沐晚忍不住爆粗。

  西林大老爷指着跪伏在地上啜泣的年轻女人,喷着唾沫星子,狂骂:“不要脸的妇人我的大弟弟正值盛年,身体好的能一顿吃下一整只烧鸡。如果不是你们几个前世不修,身上的业报重。他怎么可能早早的撒手而去你们克死了自己的丈夫,不该赎罪吗你还有脸活在世上吗”

  年轻女人伏在地上,双手捂脸,嚎啕大哭:“不,我们不想死。真的不想死”

  “不要脸的娼货”西林大老爷怒了,抬起一条腿,照她的头上踢去。

  黑夜一把拉住他:“西林大老爷。有话好好说令弟的尸骨还没冷呢。”

  西林大老爷扭过头。吹胡子瞪眼:“什么意思”

  黑夜把他往边上一带,离年轻女人远一些,冷着脸说道:“字面上的意思西林大老爷。这些孤儿寡母,都是你亡弟的家人。你要逼死她们娘儿几个,就不怕你那可怜的亡弟晚上来找你理论吗”

  年轻女人听得真切,伏在地上哭得肝肠寸断:“老爷。老爷你开眼看看我们啊”

  “什么我要逼死她们”西林大老爷气得跳了起来,“这是规矩懂不懂我们摩诃城的规矩就是这样的”

  沐晚上前。哼道:“西林大老爷,咱们摩诃城的城规里,可没有哪一条写着,她们必须为你的亡弟殉葬。”

  西林大老爷狂叫:“放屁十年前。老城主大人过世了。城主大人的母亲也是殉了葬亡弟生前待她们不薄,我们西林家清清白白的,容不下这起子臭不要脸、无情无义的娼货”

  年轻女人伏在地上。不敢再哭闹。

  原来,城主也是个苦命的娃。身为儿子。连亲生母亲也护不住。怪不得他天天不问世事,醉生梦死的混日子呢。沐晚心中微叹,坚决的说道:“无论如何,城规里没有哪一条规定,她们必须为你的亡弟殉葬”

  此时此刻,前院的男人们也是小声的议论纷纷。

  “造孽啊。”

  “是的呢。城规里确实没有这样的规定”

  沐晚听得分明,转身环视众人,轻声说道:“各位,请问谁家里没有妻子,没有女儿她们不是外人,不是家里喂养的猫猫狗狗,是一直陪伴我们,和我们同甘共苦的家人。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了,我们深爱的女人,还有疼爱的女儿,也会沦落如此,被这样活活的逼死。请问,大家想一想,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将心比心,大家说,西林老爷地下有知,心里会好受吗他能心安吗”

  男人们沉默了。

  西林大老爷挥着胳膊狂叫:“她们不殉葬,能做什么她们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一个铜子儿休想”

  黑夜怒道:“畜牲就为了几个臭钱,你要逼死你弟弟的妻子和女儿们吗你的良心何在”

  “老三老三,这两个肯定是娼货们在外面勾搭的野汉子。”西林大老爷辩不过,索性泼了好大一盆脏水,冲进人群里,拉出一个畏畏缩缩的中年男子。

  后者和他有几份相象,也是干干瘦瘦的,皮肤黝黑,穿着一身肥大的、不合体的银白色长袍,胳膊上也束着一块白麻布。

  “大哥,我”见黑夜真的怒了,西林三老爷苦着脸,小声哼哼,“她们不愿意的话,就算”

  “啪”西林大老爷立起眉毛,一巴掌将之扇倒在地,骂道,“废物”

  黑夜拧眉,按住性子,总算没有当场发作。

  这时,人群里走出一名白发长者。他叹了一口气,说道:“老大,城规里确实没有殉葬的规定。你一定要她们殉葬,那是作孽。佛祖不会原谅你的。”

  “对啊。”另外一个长者也站了出来,“必须要她们自己真心实意的去追随你的亡弟才行。不然,你的亡弟在地下也不得安稳啊。”

  西林大老爷索性豁出去了:“哼,不殉就不殉。这种翻脸无情的婊子,我的亡弟也不稀罕你们统统都给我滚出去还有,休想拿走我们西林家的半个铜子儿。哼,如果以后让我发现你们不贞不洁,做了对不起我亡弟的事,告到城主大人跟前,我也要为亡弟讨一个公道”

  不给房子住,不给生活费,把人轰到大街上去。不是照样要逼死娘儿几个吗男人们看向他们兄弟两个的眼神颇为不屑。

  西林三老爷从地上爬起来,澳门赌博网站:捂着一边脸。弱弱的说道:“大哥,这样不好吧。乡下还有一间老房子,让她们搬去那里住吧。”

  沐晚听出来了。这一位的心肠更坏。

  不想,地上的年轻女人却感恩戴德,向着众人“梆梆梆”的叩了头:“谢谢谢谢各位老爷,给我们母女几个一条生路等老爷出了殡,我们立刻搬走。我们不占西林家的一间房。不拿西林家的钱财。我在这里发誓。出去后,我们也绝对不会做任何伤风败俗的事。”

  包括沐晚在内,所有的人都很是意外。

  那名白发长者皱眉问道:“你们不去乡下的老房子里住。你们要住哪里”

  “嫁出去女儿,泼出去的水。”有人说道,“你们嫁给了西林老爷,就是姓西林了。嫁过来之前。娘家的父兄们给了你们一笔丰厚的嫁妆,对你们已经仁至义尽。是不会再接纳你们的。”

  西林三老爷的眼底闪过一道厉色。前面,西林大老爷象被踩住尾巴的猫一样,弹了起来,大叫:“什么嫁妆她们嫁进来后。呼奴唤婢,吃我们的,喝我们的。住我们的那一点点嫁妆,早就被她们挥霍光了哪里还有什么嫁妆”

  男人们又沉默了。居然没有人反驳。

  沐晚只觉得恶心。

  年轻女人伏在地上说道:“各位老爷。只要能让我们娘几个安全的离开,嫁妆,我们不要了。”

  “呸”西林大老爷往她头上吐了一口浓痰,“臭婊子,哪个占了你们的嫁妆想拿我们西林家的钱去养野汉子,没门”

  一旁,黑夜再也忍不住,抬手欲一巴掌扇飞他。

  沐晚眼明手快,不露痕迹的拉住他,用神识说道:救人要紧。

  年轻女人生生的受了,伏在地上,一动也没有动。

  西林大老爷见状,大怒,抬腿又要踢他。却被西林三老爷拉住了。后者用身体挡着狂暴的前者,苦苦劝道:“到底是二哥的妻子女儿。大哥,先听听她们到底是个什么打算。”

  兄弟俩本来就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是以,西林大老爷哼了一声,气呼呼的站住。

  西林三老爷拉着他,走到那位白发长者面前,双手合十,说道:“二叔公,家门突逢不幸。二叔公是这里的巷长,是有德望的长者,还请您老主持公道。”

  说是二叔公,其实大家连亲戚都不是。

  二叔公又是长叹,点点头,说道:“老大,你也要约束一下自己的脾气。”

  西林大老爷连忙双手合十,行礼道歉。

  二叔公这才踱到人圈正中,说道:“现在,我们只是听她一个人说,也不清楚其他人是什么想法。老三,先让人去把母女几个都请出来吧。”

  “是,二叔公。”西林三老爷冲立在旁边的一个婆子使了个眼色。

  那婆子飞也似的跑进了后院。

  这位三老爷可真是演得一手好戏,藏得可深哩。沐晚看在眼里,心里更加厌恶之。

  不一会儿,几个披麻带孝的女人带着一个穿着重孝的小女孩走了过来。

  沐晚现在是伪装成青年男子,不好盯着人家的遗孀看,故而,只是瞒了一眼。

  然而,就是这一眼,她的心头一跳。

  小女孩又黑又瘦,却好有眼缘。

  心中一动,她用气息感知。

  呀单火灵根

  炼丹的好坯子

  某人的心思活了。

  一行人也在年轻女子的身边跪伏下来,给众人见礼。

  二叔公问道:“老二突然过世了,一世夫妻,你们愿意追随他去地下,继续侍奉他吗如果愿意的话,往前挪一步。”

  女人们伏在地上,嚎啕大哭,却没有一个人往前挪一步。

  答案很明显。

  二叔公顿了顿,说出刚刚西林两兄弟的条件:“如果想去乡下老房子住,就往前挪一步。”

  女人们还是没有动。

  二叔公叹道:“给你们一个挡风遮雨的地方,你们却不领情。那么,你们想过以后的日子吗你们要如何安身立命啊”

  女人们只是一个劲的哭。

  这时,趴在地上的小女孩抬起头来,带着哭腔恳求道:“老爷爷,我不要去当尼姑。”

  二叔公皱了皱眉头:“你身上的业报这么重,不去庵堂里赎罪,消除业报,下一辈子还要吃苦受累吗”

  小女孩愤怒的指着自己的两个叔伯,反驳道:“他们俩的家里本来穷得揭不开锅,靠父亲大人接济,才没有饿死。可是,我的父亲大人刚刚亡故,他们俩就穿上父亲大人的衣裳,还要逼死我的母亲们。连母亲们的嫁妆也不放过。他们有业报吧不,没有。他们做尽坏事,却能瓜分父亲大人的财产和母亲们的嫁妆,过上丰衣足食的好日子。佛祖是要奖励他们的恶行吗”

  “父亲大人过世后,母亲们带着我在佛堂里不知道叩了多少头。母亲们的头皮都叩破了,额头上全是血。结果,佛祖根本就听不到我们的乞求。母亲们还是要么殉葬,要么被一无所有的赶出去。我还要是被送去当尼姑。”

  小女孩愤怒的叫道:“我再也不信佛祖说的任何话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的礼物,多谢书友好人家的佣人、飘落涟漪、zn6qe472dj、susan4ever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