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六九章 走街串巷的货郎
  第二天清晨,沐晚推着独轮车,叮叮当当的出门,做货郎。 首发哦亲

  演戏要演全套。常龙伪装成哑婆婆,用头巾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半张脸,送她至门口。

  不知道多少双眼睛藏在院门后面,看过来。

  沐晚佯装不知道的,吩咐道:“呆在家里,不要出门。”

  常龙点头,双手合十,退至院门里。

  沐晚关紧院门,这才推着车子离开。

  以她现在的修为,无须借助测灵珠之类的工具,用气息感知的方法,就能看出旁人有没有灵根。所以,出了巷子后,她推着车,不紧不慢的在街边走着,打量着周边的人们。

  大街上的行人大多数都是男子,偶尔也会碰到一两个女子。她们都佩戴着头巾,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额头和一双眼睛,靠着街边,低头行走。即便是被铜铃声音吸引了,也只是匆匆的瞥一眼,不敢停下来。

  不过,当沐晚拐进旁边的小巷子里,整条巷子的女人们,不分老幼,都会跑出来。

  她们也戴着头巾,遮了大半张脸,围住独轮车,叽叽喳喳的问这问那。

  这里离集市根本就没有多远。而男子出门便利得很。所以,沐晚进货时,是有意识的选了一些女人感兴趣的日常用品、零食和小饰品。以至于,老板用怪异的眼神打量着她,询问:“你家里有很多女人吗?”

  看得出来,女人们都很喜欢,两眼亮晶晶的看着车上的东西,爱不释手。然而,她们却只是问。无人买。

  沐晚转了好几条巷子,才知道其中的原因——佛说,女人是五漏之体,是败家的源头。所以,摩诃城的女人们手头上没有钱的。

  好在她不是真的要靠这个来养家糊口。不然,真的是血本无归了。

  和在前面几条巷子一样,沐晚轻声说道:“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用东西换的。”

  女人们的眼睛更亮了。人群里。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鼓起勇气,弱弱的问道:“能用什么换呢?”

  几个年长的女人立刻用凌厉的眼神盯着她。

  沐晚装着没看见,答道:“鞋垫、帕子、香囊……这些都可以的。”

  “真的吗?”女人们目光灼灼的望着她。难以置信的问道,“所有的货物都能换?”

  “对,只要是我车上有的。”沐晚心中暗叹,装出一副憨厚的样子。挠头,“不过。我要看过实物之后,才能决定值不值得换。”

  “太好了。”刚才的那个少女喜笑颜开,“我有几双鞋垫,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回家去取来。”

  “好。”沐晚点头应下。

  不止那名少女,周边有好几名年轻女子都立刻行动了。她们雀跃着各自跑回家里。

  不过,更多的女人只是笑眯眯的围在车旁。

  也有数名年长的女子皱着眉头。警惕的盯着沐晚。

  不一会儿,那名少女最先返回来。她真的拿来三双鞋垫。小心的双手递给沐晚:“这些,行吗?我给我大哥做的。他出远门了,还没回来。”

  沐晚看了一眼,是三双成年男子穿的那种鞋垫,接过来,爽朗的点头:“可以。姑娘,你要换什么呢?”

  少女深吸一口气,一只手抚着胸口,另一只手指着车上的五彩丝线:“我想换一些这样的丝线。”

  “唔,你可以从中任选六束。”沐晚说道,“我这里还有一些碎布料。如果下次来,你还有鞋垫的话,我可以送一块给你。”说着,从车里取出那一大卷花花绿绿的碎布料,“你从中任选一块。”

  “真的!这么大一束的丝线,我能任选六束?您还送我一块布料?”少女双手合十,高兴的浑身颤抖起来。

  可怜的姑娘!沐晚点头:“你先选碎布料,然后再选丝线。我好用碎布粒帮你包住丝线。”

  “哎。”少女激动的指着最大的那块白绸布,“我要这一块,刚好能绣条帕子。”

  “好的。”沐晚将它抽出来。

  嗡的一声,周边的女人们低声议论开来。

  “是真的!”

  “我也看中了那一块。”

  ……

  少女的眼里流光溢彩,嘴里碎碎念着,指头从一大堆丝线上滑过:“选什么颜色呢?哦,我要金色的,红色的……”

  沐晚将相应的那束丝线取出来,放在白绸布里。

  这时,又有好几个女人急匆匆的跑回家去了。

  终于,少女选出了六束丝线。

  沐晚都用白绸布包起来,又从货架上扯下一条金色的丝带,在白绸包上面扎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双手递给她:“姑娘,收好。五天后,我会再来的。你做的鞋垫很漂亮,欢迎你下次再来换东西。如果不换东西的话,我也可以付给你现钱。一双鞋垫,两个铜币。”

  话音刚落,“哗啦——”,那几个年长的女人也提着袍角,飞也似的跑回家去了。

  “谢谢您。五天后,我一定会再来的。”少女双手紧紧的抱着白绸包,向沐晚鞠了一躬,蹦蹦跳跳的跑回了家里。

  接下来,几乎所有的女人都跑来换东西。

  等到沐晚推着车子要离开的时候,一位年长的女人殷切的再一次叮嘱:“小货郎,五天后记得要帮我带一匹白棉布哦。”

  “放心吧,我记住了。”沐晚好脾气的应道。

  待到傍晚时分,沐晚也只走了十条巷子。期间,没有发现一个有灵根的人。

  不过,她也不着急。越是大事,就越急不得。更何况,摩诃城里的人们与凡人有什么两样?要是随处都能见到有灵根的人,这里的道统也不至于荡然无存了。

  摩诃城是有宵禁的。所以,在天黑之前,她必须得回到小院里。

  哪知。刚一进巷子,就听到自家小院前有好些男童在怪叫:“哑巴!啊!啊!啊!哑巴……”

  皱了皱眉头,沐晚推着车紧走几步。

  叮叮当当……车上的铜铃铛摇得飞快。

  “快走!她儿子回来了!”男童们一哄而散,转眼就溜了个精光。

  这些熊孩子!沐晚无奈的摇摇头,打开院门,走了进去。

  常龙自屋里出来,接过她手里的独轮车。

  进屋后。常龙问道:“今天的收获如何?”

  沐晚摇了摇头。在长榻上盘腿坐下来。她叹道:“佛修的那些理念已经深入到了人们的骨子里。要想在这里传道,无异于在石板上种花啊。”

  常龙笑道:“可是,再难。姑娘也不会放弃的。对吧?”

  “对!”沐晚抹了一把脸,笑道,“越是艰难,越是要去做。”她就不信。道在这里兴盛不起来!更何况,她最看不得女子被欺压。身为女修。她必须为这里的女人们做点什么。

  哪怕这里的女人都是凡人之质,修不了道,她也要想办法让她们知道,女人是无罪的。

  去他的。男尊女垢!去他的,五漏之体!

  就象当年师尊告诉她一样,她也要让这里的女人们都知道:天地有阴阳。人亦分男女。在天地之间,男女都是一样的存在。何来的尊卑之分?

  握了握拳,沐晚抬眼,问坐在下首的常龙:“老常,你说,要怎么样才能让这里的女人们立起来?”

  常龙微怔:“让女人们立起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为生前他所在的凤歧国是以女子为尊的,不存在这个问题。相反,凤歧国的男人们经过了长期的抗争,才一点一点的为自己赢得了从商、从政的权利。

  想了想,他回想凤歧国男子们的抗争史,说道:“首先应该有钱,自己能养活自己。在钱财上受制于人,是立不起来的。”

  这一点,沐晚两世为人,深有体会。她点了点头:“一路上,我思考了很多。寻找有仙缘的人,传其功法,这一条路子要走下去。但是,男尊女垢的思想不除,正道没法在这里扎根。”

  “姑娘想怎么做?”常龙惊讶的问道。

  沐晚笑了笑:“正如你所言,我们首先得让这里的女人有钱!”说着,她说了今天以物易物的事情。当时,她看到女人们手里完全没有钱,临时想出来这一招。然而,看到女人们的反应,她心生怜悯的同时,又有所悟。可惜,感觉象是隔着一层窗纱似的,她没法抓住这丝领悟。是常龙点醒了她。

  没错,首先要让女人们有钱。而要想女人们有钱,首先得培养她们用钱的意识。再潜移默化的让她们知道,女人们凭着自己的一双手,也能养活自己,慢慢的唤醒她们的自主意识。

  悟到这一点,沐晚的心思转得飞快,一个大胆的计划,初现雏型。

  常龙抚额:“姑娘,不是我给你泼冷水。你想通过走街串巷的以物易物,让女人们都有钱?这点小钱,用来零花还成。养活自己,很难啊。”

  沐晚笑道:“所以,我们要开一个大铺子,招收很多的伙计。先让他们走进串巷的当货郎。然后,当女人们已经习惯用针钱活换钱的时候,再慢慢的减少货郎,迫使女人们走出小巷,自己到我们的店子里来……唔,同时,我们还得想办法让摩诃城的城主为我们做点什么。不过,为时尚早。等黑夜他们回来,我们再慢慢商量。”

  在很多方面,不分男女,人们若是尝到了甜头,是再也能难回去了的。常龙叹服:“为了度化这里的女人们,姑娘真可谓用心良苦也。”

  接下来,白天,沐晚仍然早出晚归,走街串巷的当一个小货郎。晚上,回到空间里,继续修行。

  花了三天半的时间,她终于走遍了摩诃城平民区的所有小巷。只有棚户区和权贵们的城堡没有去。刚一开始,她不想把摊子铺得太宽。这两处,等以后有了合适的机缘再说。

  花了好一个多时辰,她和常龙两个清理了这些天换回来的东西,将之分门别类的归置起来,留着开铺子用。下午的时候,她又去集市上进货,针对女人们的喜爱和需要,把独轮车塞得满满的。

  第五天,她推着车子,又走进了第一天的小巷里。

  丁丁当当……

  听到铜铃铛的声音,女人们象蝴蝶一样的各自从家里飞了出来。

  “呀,您真的来了!”

  “我要的细棉布,带来了吗?”

  “我要换些香粉……”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我消失了额的平安符,多谢书友~jj~、韩憨憨的月/票,谢谢!

  第三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