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六八章 新街坊
  在摩诃城,女人进出城门,是不能走中间的,必须擦着城门过;迎面碰到有男子经过,哪怕对方是一个三尺稚童,而自己是百岁的老婆婆也必须避让到一边,让对方先过去;女人对男子不能出言不逊,任何时候都不能违背父兄和儿子们的意愿……所有这样加诸在女子身上的戒律,都是佛的旨意。

  所有的戒律都是绝对不可以触犯的。大广场的西北角落有一处惩戒台,是专门用来惩罚违反戒律的女子。只要上了惩戒台,不管是触犯的哪一条,那么该女子这一辈子都完了,铁定是嫁不出去的。更为严重的是,她身上的恶报更重,下一辈子连女人也做不了,只能做猪做狗。

  理由是,佛说,男尊女垢。今生投生为女子者,定是前世不修,业报重。所以,女子必须谨言慎行,态度卑谦。无论多大的屈辱与不平,都得忍着。只有这样,才能消去身上的恶报。而当身上的恶报消得干干净净,下一辈子就能做男人了;当然反过来,如果男人今生不修,来生必有恶报,搞不好只能投生为女人。

  所以,佛说,众生平等!

  沐晚只是从城门走到香香他们先前购置的小院子前,就已经充分领略到了这样的“平等”。

  进了屋后,她一把扯掉头巾,嫌恶的说道:“简直是一派胡言!这个‘佛’肯定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她若是生下这样的一个儿子,非亲手掐死他不可。

  西地小界的佛修们虽然也很讨厌,但是还不至于令她觉得如此的恶心。

  香香从空间里出来,说道:“姐姐,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她也是一百个看不惯,真不想在这里呆下去。

  沐晚揉着一边的太阳穴,沉着脸说道:“暂且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我要寻几个有修道资质的人,传他们功法,度化他们。”大清早的,和尚们都拿着斋钵出来化缘。她扫了一眼,路边的和尚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以想象城中的佛修势力有多大。再者。城中的百姓以向和尚们施斋为荣,一个个踊跃得很。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仅凭他们四个外人。怎么可能在这里重兴道法?走了一路,她想出一个法子。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既然西炎佛修能潜入东华培植佛修势力,那么。她也可以在西炎发展道修啊!经过三次灭道,西炎的道统已经彻底被毁。没关系。她收集了不少功法。包括《四象五行诀》在内,只要适用,所有的功法都可以传给有仙缘的人。

  香香明白了,愤恨的说道:“他们的佛看不起女人。哼,我们就只传道法给女人。”

  这是不走上另一个极端了吗?沐晚没好气的赏了她一记“毛栗子”,强调道:“男女不限。只看仙缘!”

  黑夜也道:“我也想收几个门人。”这些天,看到常龙带鬼修们出操。他也蒙生了收门徒的念头。

  “你要收魔修?”老实说,沐晚真的有些担心。

  黑夜摇摇头:“不是堕魔者,是魔族。我发现这里的心魔很盛,应该能收到血统较纯粹的心魔。”

  沐晚暗中松了一口气,看向香香:“你呢?”

  香香笑道:“这里肯定也有很多我们东华洲没有灵种。碰到看上眼的,香香会采集一些。”

  沐晚挑眉,索性提议去空间里开会,好好的筹划一番。

  于是,三人一道进入空间,喊上常龙,在正房的练功房开会。议题是:如何在西炎洲重新传播道统。

  没错,正是“重兴道统”!因为经过三次大规模的灭道,如今的西炎洲已经没有道统可言了。

  会上,沐晚道出的头一桩注意事项就是:总结西炎洲道修以前的经验教训,所以,传功法之前,必须灌输“仙不扰凡”的铁律。

  常龙提议:“这些有仙缘的人,极可能是西炎洲新道统的开辟者。所以,资质是次要的,关键要考察其品性。”

  香香坚持:“一定要强调‘道修没有男尊女卑’!”

  黑夜握拳:“为虎作伥的妖魔鬼怪,一律灭掉。”

  “这个是自然。”沐晚点头,看向香香,“香香,你去城外的山林里转一转,看能否寻到僻静的,没有人烟的修道之所。如果有的话,我们把它买下来,开辟成农庄,实为道观。这段时间,我们先在城中落脚,在城里城外寻访有仙缘的人。不分男女、不论出身,首看品性,再看仙缘,先寻十个人,传其功法,引导他们修道。”

  “好的呀!”香香二话不说,应了下来。

  黑夜说道:“这里的女子行事很不方便。我陪你一道去。”

  香香没有应:“到处都是佛修,你还是留在家里好了。”

  沐晚笑道:“你们俩一路去吧。家里还有老常呢。”

  常龙点头称是。其实,他很想回凤歧国看一看。时隔一千多年,也不知故国变成了什么模样。不过,转念一想,他咽下了涌到嘴边的话——看姑娘这架式,是要在西炎大陆上广传道法。所以,急什么,迟早是要回去的。现在冒冒失失的潜回去,中间隔着千山万水,要是一不小心惊动了沿途的各位法王,岂不是打草惊蛇,坏了姑娘的大计?

  于是,就这么说定了——香香和黑夜即刻起身,去周边寻山访水;沐晚和常龙先在城里到处看看,一是摸清状况,二是寻找有仙缘的人。

  这里的女子出门实在是太不方便了。所以,沐晚决定服下易容丹,伪装成货郎。这样,她可以名正言顺的走街串巷,寻访有仙缘的人。

  常龙反过来,装扮成一个中年婆子,澳门赌博网站:留在小院里,看家护院。

  黑夜很给力。进入空间里,不一会儿出来,再出来时,已经做好了一个独轮的小推车。往车上挂了一个拳头大的铜铃铛,他说道:“这里的货郎都是推着这样的小车子贩卖货物的。不用叫卖,女人们如果想买东西的话,听到铃铛声音。自会出来。”

  香香看着崭新的车子。说道:“这也太新了。要不要做一下?”

  沐晚笑着摇头,张口编了起来:“我本来就是一个刚从乡下进城的新手货郎。新置办下来的家业,当然是全新的喽。”

  众人皆笑。

  稍后。大家分头行动。

  沐晚用下易容丹,变成黑夜的样子,最先走出小院子。她要去集市上转一转,添置一些针头线脑、日常用品和时兴的小首饰——要想不露馅。她就得正儿八经的做一个小货郎。

  待她离开后,香香和黑夜也出了门。

  常龙幻成一个中年婆子。头上罩着一块深红色的头巾,只露出两只眼睛,装着是打扫院子的样子,实则是察看四邻。同时。也是刷存在感。

  果然,过了一会儿,左手边那家有一个老婆婆隔着花墙。笑嘻嘻的双手合十,与他打招呼:“妹子。你们家是新搬来的吗?”

  常龙放下手中的大扫把,走过去,也双手合十,接着,两只手飞快的比划着,嘴里“啊啊”的轻呼。

  “原来是个哑巴。”老婆婆不屑的哼了哼,转身回了屋。

  常龙摇头笑了笑,继续扫院子。他是故意装哑巴的。因为听香香说过,摩诃城里的女人都很八卦。等男人们出了门后,左邻右舍的女人们最喜欢借着做针线的名义,聚在一起,东家长、西家短的八卦。而常龙连针都拿不稳,到时肯定会露馅的。所以,他只好装哑巴。在这里,身体残缺也是一种恶报,为人们所不齿。这样一来,他便能避开街巷里的女人们。

  不要小看女人们传递信息的能力。等沐晚采购回来,这一带的人们都已经知道,新搬来的这一户人家有一个哑巴婆子。

  好吧,事实上,男人们也很八卦。

  沐晚刚走到自家小院门口,旁边那户人家的院门“滋呀”一声,打开了一道缝儿。一个老年男子探出头来,“喂”了一声,问道:“你们是新搬来的?”

  见是一个蓄着白胡子的长者,沐晚按照城中的规矩,转过身去,向其双手合十,答道:“是的。我们今天才搬过来。”

  老年男子“哦”了一声,又问道:“先前的那户人家,跟你们是什么关系呀?”

  沐晚张口就来:“哦,我是他们在乡下的一个侄子。”

  “你是做什么的?家里都有什么人呀?”

  沐晚答道:“我以前是种香料的。现在准备做货郎。我们家里父母亲,还有兄妹三个。为了照料我的生活,母亲也进城来了。父亲大人和弟弟妹妹们仍然住在乡下。以后,偶尔也会过来小住。”她必须得为常龙编一个“丈夫”。因为按照这里的风俗,寡妇是要殉葬的。不然的话,会被视为不贞不洁,为人们所唾弃。

  “这样啊。”老年男子不爽的问道,“你的父亲没有告诉你,搬来之前要去拜见巷长吗?”

  沐晚连忙解释道:“有的。父亲大人特意嘱咐。我去集市里买礼品了。”

  老年男子上下打量着她,见两手空空,翻着眼皮哼哼:“作为邻居家的长者,我提点你,你应该去拜见巷长的。”

  “多谢您。”沐晚再次双手合十,道谢。

  老年男子受了她的礼,缩回院子里,“砰”的关上房门。

  沐晚摸了摸鼻子,心道:巷长家在哪儿呢?

  常龙在屋里听得真真切切,等她进屋后,笑道:“往左手边,走四户人家。那栋两进的大院子,就是巷长家。”

  “知道了。”沐晚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包糕点。这是她进的货,准备明天拿去售卖的。正好拿来当礼品。

  结果,巷长貌似生气了,连院门都没让进。

  一个十来岁的半大小子领着两个仆从,在院门口接见了她:“家父现在忙着呢,没空见你。你有什么事吗?”

  沐晚笑嘻嘻的双手奉上礼物,道明来意。

  “哦,你就是街口新搬来的那户人啊。”半大小子瞄了一眼,示意一个仆从接了礼,将方才老年男子的话又问了一遍。

  沐晚照样一字不差的回答了。

  “行了。我会禀明家父的。你可以回去了。”半大小子昂着头,扔下沐晚,转身走了。

  “关门。”他挥手说道。

  “砰!”一个仆从立刻关上了院门。

  沐晚笑了笑。

  不能怪这个半大小子如此傲慢无礼。因为他深信,今生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前世积德而得到的福报。所有不如他的人,肯定是前世行善积德不如他多。所以,他很心安理得的享用拥有的一切,包括他父家的威望。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肤浅的礼物,谢谢!

  第二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