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六七章 摩诃城
  池塘不是很大,澳门赌博网站:约摸有半亩。 `四面都种植着各种香料树。

  “这是一个蓄水池,用来灌溉周边的树。”黑夜解说道,“老蛇的这个庄子建在一个小山窝里。三面环山。东面是出口。”

  此时离天亮还要两个多时辰,早得很。前番过来探路,黑夜和香香已经在城里置下了一处小院子。所以,他们没有在蛇王的庄子逗留,悄无声息的上岸,穿过东面的香料林和庄子,连夜奔赴摩诃城。

  从庄子到摩诃城有一条九尺宽的官道。后半夜,官道上静悄悄的,不见人影。所以,两人直接走官道。

  只是二十来里的路程,不一会儿,他们赶到摩诃城外面的一处小树林里。

  和东华洲一样,这里也是有护城河和城门的。

  沐晚看到,在宽阔的护城河边上矗立着一座用青色的石头垒砌而成的高大建筑。它总共分三层。底层最高,占总座城楼的一半,有一大两小三扇门。中间的大石拱,高约两丈,宽一丈有余,顶部是大大的半圆形。两边的小石拱的样式一模一样,顶部没有半圆形,是一丈多高、五尺多宽的矩形。一大两小的城门竟然是木质的!只是在四周包了一圈黑色的铁皮。现在三道城门都紧紧关闭。

  先前,香香已经说过了,他们也实行宵禁。天明之时,守城的军士会打开两边的小城门。而中间的大城门,只有重大庆典或节日才会打开的。比如说,浴佛节。

  第二层和第三层是全封闭的,有规则的现出一些半尺见方的石孔。

  和东华洲不同的是,这里的城门两边不是高大的护城墙,而是比它还要高的尖顶建筑。也是用青色的石头砌成,现出一排排的窗户。窗户的外面还装有红色的木栅栏。栏杆很粗,每一根都有碗口粗。窗内垂着各色帷幕,看不清屋内的情形。

  香香也介绍过。城门和两边的高大筑建,是一体的。`叫做城堡。摩诃城的城主、高阶僧侣等权贵住在里面。城堡的后面是一个巨大的广场。在广城的周边,有很多低矮的院落。能住在那里的,都是家境殷实的人家。他们买的小院子,就在东边一带;在远离城堡的西北角落里。搭着很多破破烂烂的棚子。那里是贫民扎堆的地方。她和黑夜也曾去过一次。污水、污秽之物到处都是,乱糟糟的,臭气冲天,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沐晚怕惊动城堡里的高僧,没有贸然用神识打探。只是用气息感知了一下。

  果然,红栅栏后面的房间里,无不摆设华丽,建有高大的佛龛。龛前,长明灯、香炉、瓜果供品等一应俱全。这便是佛室。

  其后才是餐厅、客厅和卧房。这会儿已经过了半夜,但是,在一座最华美的尖顶建筑里,有一个金碧辉煌的巨大圆厅里,仍然人声鼎沸,鼓乐喧闹。

  那一处起码有百多号人在饮酒作乐。场面不堪入目。

  沐晚蹙眉,收回气息。

  黑夜自然也是知道的,说道:“那里是城主的金色客厅。每一晚都是这样。”

  沐晚不屑的轻哼。

  从香香口中,她已经知道,这里的城主是世袭的,手下有一班官员,也有自己的军队,相当于东华洲凡人界的“土皇帝”。但是,他每年都要去朝觐这一带的**王。册立世子、新城主上位,乃至大婚。都要经过**王的肯。而**王也会派数名高僧过来扶佐城主。白天,城主的一言一行,都有专门的高僧记录。等日落之后,高僧们才会离开城主府。现任的摩诃城主是远近出了名的荒唐城主。打上位的第一天起。他便当上了甩手掌柜,把所有庶务都交给手下的官员打理,自己却白天睡觉,夜夜聚众饮酒,笙歌燕舞,过着纸醉金迷的奢靡生活。一个沉睡中的人。能犯什么错?是以,高僧们完全奈何不了。

  对此,香香的看法却是:一个只知道醉生梦死的酒囊饭袋,最省心不过了。高僧们高兴还不及呢,装什么“无可奈何”呀!

  至于城中的百姓们,也只有艳羡的份——他们从小就被灌输,前世因,今世果。`城主大人肯定是积了十世的德,这才有了今生的福报。所以,与其羡慕城主大人,不如自己今生也多多的行善积德,以求来世的福报。

  沐晚叹了一口气。前世的她,也和城中的百姓差不了多少。

  沐老夫人信佛,常常去京郊的庙里烧香吃斋。在大周的京城,官宦人家的老夫人们圈子里时兴初一十五的烧香吃斋。去参加庙里的佛事,也是她们的一种交际活动。

  前世的她,沐婉儿为了讨好沐晚老夫人,没少给她抄各种佛经。久而久之,沐老夫人对沐婉儿的态度大为改观。

  后来,老夫人再去庙里参加佛事,都会带上沐婉儿。是以,沐婉儿也是经常讲师父们讲经,观摩各种佛事。

  而老夫人们最感兴趣的就是这种“福有福报、恶有恶报”的言论。如果师父们宣讲这一方面的经书,她们听得高兴了,捐得香油钱和功德钱会比以前多很多。于是,为了迎合金主们,只要是老夫人们参与的佛事或者讲经,京郊的师父们通常都只讲这一类的经书。

  那时,沐婉儿尚年幼。她一直以为是生母难产早亡,是因为自己的缘故。这样的讲经听得多了,她有一段时间真的以为自己是前世做多了恶事,今生才会生成女儿身,才会克死亡母,得不到父亲的关爱。这些都是她前世的恶报。曾经一度,她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不能自拔,甚至于有过厌世的念头。

  说起来,那段时间还真的亏了空间里的骗子宋牛。现她有厌世的情绪后,前者问明缘由,哈哈大笑:“你若是现在死了,那么,恶报不是还没有完结?下辈子,你不得还要接着恶报?”

  她的心里更加沮丧了:连死都不能结束恶报。这日子该怎么过呀!

  宋牛止住笑,驳斥道:“你现在还记得你上辈子的事吗?完全记不得了,是吧?而且下一辈子就算是做畜牲。你这一辈子也完全感受不到。但是,这一辈子要是吃苦受累,那都得你自个儿受着。那痛苦的滋味是真真的,一点儿也不会掺假。所以。你有这工夫在这里埋怨上辈子,操心下一辈子,还不如好好经营这一辈子。天上的、地上的,水里的,好吃好玩的。都吃了,都玩了,所有的福都享了。你这一辈子才值了,不枉在世上走一回。至于下一辈子的苦难,自有下一辈子的你去操心。你管它那么多做什么!”

  这一席话,自然解不开前世沐婉儿的心结。事实上,不但没有解开,反而使得她心中的执念更深,性子更加偏执——反正无论今生怎么做,她都会有恶报。正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索性就如宋牛所言,好好的享受这一辈子。

  那时的她,时时想的是:管它的上一辈子、下一辈子!谁也不能碍着我这一辈子享福!

  幸运的是,沐晚得以回到幼年。重来一世,她选择了修道。修行数十年,她早已悟透轮回,并且跳出轮回。如今,再来看轮回里的痴男怨女们,她的道心更加坚定。越的渴望,得道飞升,得大逍遥。

  这时,远处的官道上传来车马赶路的声音。

  沐晚闻声望过去。薄薄的夜雾里。官道上现出一队人马。三十来个拿刀的壮汉护着五辆马车往城门赶来。

  黑夜轻声说道:“那是过往的商队。姑娘,笼上头巾,把脸遮起来。这里的未婚女子在外面行走,都是要遮住脸的。”

  这一点,香香也有说过。

  不过,为了赶路方便。也因为半夜三更的,官道上没有行人。沐晚图方便,并没有戴头巾,只是服下一粒易容丹,伪装成一个壮实的村姑。和在田里做惯了农活的人一样,她的肤色是黑里透着红。

  闻言,她取出一块绣着金色宝相花的蓝色头巾戴在头上,然后,拉起一角头巾别在另一侧的耳后,遮住眼睛以下的大半张脸。

  黑夜回头看了她一眼,伸手往自个儿脸上抹了一把。容貌立变。他看上去就是一个肤色黝黑的年轻农夫。

  他们俩现在的身份是:进城看望姑妈的兄妹俩。

  两人在树林边上席地而坐。大约过了一刻钟,那队人马也走到了小树林边。

  领头的人壮汉跳下马,走上前来,向黑夜双手合十,问道:“朋友也是进城的吗?”

  黑夜起身,也是合手双十还礼:“去城里走亲戚。你们也要进城?”

  “是啊。”壮汉笑了笑,走回去,招呼同伴们停车拴马,就地休息。

  他们把五辆马车集中在一起,在旁边生起篝火,一部分人负责警戒,另一部分人取出铁锅等人,开始做饭。

  之后,又6续有人或者商队过来。和第一只商队一样,后来者们都会双手合十,与先来者们打一圈招呼,然后才挑一处空地坐下来,或是静坐,或是生火做饭。

  沐晚就坐在黑夜的身后,却宛若一个隐形人。之前,香香说过,摩诃城人的眼里根本就没有女人。她觉得这话有些夸大其辞。而现在,她信了。

  天色大亮以后,两道小城门开了。

  沐晚顶着藤筐默默的跟在黑夜后面。

  两道小城门,左进右出。如果有谁搞反了,守门军士们手里的鞭子可不是吃素的。

  好吧。这也是便于出入。但是,令沐晚感到气愤的是,成年女子没有单独进出城门的资格,必须有男性带领。哪怕那个“男性”是一个刚会走路的稚童!

  说好的“众生平等”呢!被狗叨走了吗!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bonny、星月、沉迷kt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