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六五章 秀恩爱
  常龙重新炼化了那三十六只白袍小鬼。。しw0。空间里不含阳煞之气,所以,每天,他都会象操练军队一样,在大校场操练那些小鬼。

  沐晚很好奇,特意跑去围观。

  她发现,常龙也是将那些白袍小鬼结阵,却不是恶鬼所用之五鬼阵。而且,常龙也没有用醒魂铃之类的控制小鬼。重新炼化后的白袍小鬼们虽然还是鬼气阴森,但是却不复先前之懵懂,明显是恢复了自主意识。比如说,看到她在一旁围观,有几只小鬼用疑惑的眼神瞅了她好几眼。

  她凝神细看。结果,看到三十六只白袍小鬼都多了半道主魄。有三魂七魄,各有所施。其中,主魄主思想,主智慧。先前,他们的主魄被融炼进了魂幡,所以,一个个的才变成了没有思想的鬼傀儡。

  怪不得呢。沐晚恍然大悟。

  白袍小鬼们的状态远不如先前。一柱香后,他们东摇西晃,魂魄有些不稳。常龙见状,收了龙胆亮银枪,发令:“收阵!原地休息一刻钟。”

  所有的小鬼皆松了一口气,提着长枪,瘫倒在地上。看样子,他们真的是很吃力。

  沐晚心中狐疑:重新炼化后的小鬼们不至于虚弱到这个田地呀。

  常龙将亮银枪插扎在地上,另一端挂上六尾花魂幡,快步走到沐晚身边,抱拳打招呼:“属下见过姑娘。”

  大校场上的那些小鬼们,眼神闪呀闪,彼此飞快的交换着眼神。

  其实,沐晚早就有言在先,私底下相处时。不要兴这些虚礼。常龙自从与大家混熟后,也随和多了,不拘泥于虚礼。见他又好象回到了初识之时,沐晚用两眼的余光瞥了一眼那些白袍小鬼,立马意会过来——老常这是在告知那帮小鬼,她的身份。

  好吧,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沐晚微微颌首。问道:“老常,灵鬼道豢养小鬼的法门和恶鬼道完全不同,是吗?”

  常龙转身。垂手站在她身侧,也看着场上东倒西歪的小鬼们,细细解释道:“豢养小鬼本身就是鬼道里的偏门,灵鬼也好。恶鬼也好,都是一样的法门。我不忍。也不屑为之。所以,在修补魂幡的时候,想尽办法,总算取回了他们的半道主魄。他们身上的戾气先前被黑爷抽离得干净了。现在又有了半道主魄,勉强可以修灵鬼道。我反复查看了《鬼修真传》,才琢磨出这么一条新路子。先试试看吧。现在,他们的法力弱得很。与新鬼无二。”

  怪不得如此虚弱。沐晚明白了,又问道:“他们应该不能算是小鬼了。你与他们之间,是何等关系?”

  她其实也不赞同豢养小鬼。只是,这些小鬼都是恶鬼做下的孽,是既定的事实。如果常龙不接手,继续豢养,他们除了魂飞魄散,貌似也没有别的出路。现在,看到常龙想出了新路子,她又有了新的担心——小鬼是没有思想的残魂,一举一动皆受控于主人,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反噬的问题。但是,鬼修就不同了。反噬之类的,在修真界并不少见。大家养只妖兽,还要结个主仆契约,防止其反噬呢。更何况是三十六名鬼修!

  常龙闻言知雅意,笑道:“他们要依附于魂幡之中,每一道魂魄上,仍然必须打上我的魂印。是以,我与他们缔结了主仆契约。除此之外,他们尚未半道主魂在我的魂幡里,无法抽离出来。他们还是必须依附我的魂幡,永远也没法离开。”

  也就是说,三十六只小鬼,呃,不,现在应该是“鬼仆”了,依然永远受制于他,被他吃得死死的。

  “那就好。”沐晚遂真正放心,不再多问。

  其实,常龙生前为统领千军万马的边关大元帅,死后也在冥界混了一千多年,过得风生水起。他行事素来稳妥、老道。呃,谁让她是天生的操心命,不问清楚,真的放心不下。

  常龙垂眸,掩去眼底的暖意。

  三十六名鬼仆现在还弱得很,操练一刻钟,便要休息半刻钟,完全不成军。没什么好看的。沐晚又看了一会儿,转身离开,回练功房继续修行。

  如此,又过了大半个月。黑夜和香香回来了。

  “姐姐,老蛇没有骗我们。水路图没问题,确实是他自用的,走了几百年。他的那处庄子,就在摩诃城的北郊,专门生产香料,生意不好也不坏。北郊都是些这样的庄子,一点儿也不显眼。”香香如是说道。

  黑夜盘腿坐在她的对面,眉眼带笑的瞅着她。

  香香白了他一眼,拿出一大堆东西。五颜六色的,衣帽鞋帽,应有尽有:“那边的生活习俗,尤其是穿着打扮与我们东华洲很不相同。大师兄给姐姐准备的那些衣服,只适用于沿海的几个岛上。摩诃城是西炎洲南部的一个港口大都市,那些衣服的款式都过时了。香香去城里的成衣铺子里,另外采买了一些。”说着,她把衣服分派给众人。

  每人三套,都是凡俗之服。面料以棉麻为主,无论男女款,外面都罩着宽宽松松的长袍。男装有绚丽的大帽子,跟只大海螺似的;女装配的是亮色的长薄纱头巾。除此之外,还有一大包亮闪闪的首饰。

  沐晚拿起一串长长的白色珍珠链子,问道:“这个是项链吗?”用的是米粒大的小珍珠,圆润得很,戴在脖子上的话,足以垂到肚脐眼那里。

  香香点头:“既可以当项链,也可以层层缠绕起来,戴在手腕上。摩诃城盛采香料,颇为富庶。那里的人,不分男女都衣着华美,尤其是女子,身上戴满了各种首饰。老蛇的庄子在城郊,香香是按那里的人进城时的穿着打扮,买回来了这些衣饰。”

  只有六套男装……沐晚看向常龙:“是不是要给你的鬼仆们也烧些适用的衣裳?”

  香香瞪大眼睛,不解的问道:“老常,你新收了鬼仆?”

  常龙笑了笑。道出把小鬼转变成鬼修,再收为鬼仆的经过:“他们现在还没有形成战力,没必要出去。等他们能做事的时候,再说吧。”

  黑夜和香香闻言,不约而同的向他道贺:“老常,恭喜。”

  沐晚见状,垂眸轻笑。出去一趟。这两只之间多了许多小动作。她坐在上首看得分明。越看越觉得这两货是一对小情侣。

  唔,香樟树也开窍了?黑夜肯定是早有预谋滴。

  真的很好奇呢。天魔和木灵结合,会不会有后代呢?有的话。他们会生一个什么东东?不会是一块黑木炭吧?

  呃,好象想得太远了!

  沐晚乐见其成,按下心中的喜悦,接着走下一个议题:“老常。你那边什么时候可以动身?”

  “随时可以。”常龙答道。

  于是,沐晚又看向黑夜:“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启程最好?”

  黑夜却抬眸看向对面:“香香。你说什么时候好呢?”

  死魔头,连称呼都改了!有必要这般秀恩爱吗!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黑夜这副请示的样子,沐晚的脑袋里突然冒出一幅画面——魔帅大人跪床脚……

  “扑哧!”

  画面太美好。抱歉。她没能忍住。

  “怎么了,姐姐?”香香看向她。

  沐晚大窘,连忙掩嘴。眉眼弯弯的笑道:“哦,想到终于快要到西炎洲了。我高兴死了。”

  香香的大眼睛闪呀闪,只差没在额头上刻着“我不信”三个大字。

  黑夜也是一头雾水的瞅着她。

  常龙见状,连忙解围,将话题叉回去:“香香姑娘,你认为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好。我好去做准备。”

  香香的注意力果然被成功转眼,一脸奇怪的看向他:“老常,你不是说随时都能出发吗?”

  常龙摸了摸鼻子:“毕竟是个生地,我还是事先约束一下那些鬼仆为好。”

  “哦。”香香答道,“老蛇提供的那条水路,僻静得很,沿途没有别的妖族,也少有人烟。从这里到摩诃城,以夜哥哥的脚程,最多半天就能到了。所以,我们傍晚出发,差不多能在子时赶到。”

  夜哥哥!配上香香那糯糯的声音,真的甜到倒牙!沐晚“滋”的吸了一口气,澳门赌博网站:捂着一边腮帮子,瞅向黑夜,心里赞道:能人啊!这才短短的几天,真的让一棵树开了窍!

  “夜哥哥”这回读懂了她的眼神,嘴角高高翘起,一双眸子亮若星辰,里面的笑意装不下,淌得满脸都是。

  “行,那么,等外面到了傍晚时分,我们启程。”沐晚环视众人,一锤定音。

  黑夜目光灼灼的看向香香。

  可惜,香香却从首饰堆里挑出那一长串珍珠链,笑眯眯的说道:“姐姐,香香来告诉你这些首饰怎么用。”

  小妖精,好好的,这是要唱哪一出啊?沐晚只好无视黑夜那滚烫的目光,厚着头皮回应:“好啊。”

  黑夜无奈,起身与常龙一道告退。

  回到东厢院,常龙用拳头轻轻的锤了黑夜的左肩一下,轻声笑道:“黑爷,恭喜啊。”

  黑夜惊道:“你看出来了?那么,姑娘是不是也看出来了?”

  常龙满头黑线:“你们又没有刻意掩饰,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黑爷,想隐瞒下来?”

  黑夜飞快的摇头:“我钟情于香香,香香也心悦我。很美好的一份感表,为什么要隐瞒下来?其实,我和香香都已经商量好了,回来后,就正式告诉你们的。不知道为什么,香香刚才突然改了主意。”

  常龙笑着安慰道:“女孩儿心思多变,挺正常的。恭喜黑爷心想事成,走,我们喝酒去。”

  “香香现在只是答应跟我交往……唔,还差得远呢。不过,她总算是明白了我的心意……”黑夜顿了顿,好心情的拽文,“对,当浮一大白!”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牡丹栀子、凤仙千折的礼物,多谢书友⺷_⺷萍ル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