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五六章 知已知彼
  此时,妖灵丹的效用已过多时。沐晚也没有再服用,刻意伪装成妖族。召出祥云,手提青云剑,她往身上打了一道敛息符,全副武装,飞往残船方向。

  黑夜依然在最前面。

  香香和常龙没有搭乘祥云,各自施展飞行法门,而是一左一右的护在沐晚两旁。

  一行人全速急行,不一会儿,走了十几里。前面的海面上,用肉眼也能看到一团灰蒙蒙的巨大迷雾。然而,沐晚却仍然无法用气息感知到雾团的存在。

  肯定是保护罩的缘故!她兴趣更浓。

  黑夜回头报告:“船里不见动静。里面的戾气甚是平稳,那厮应该是在沉睡。”

  怪不得完全没有顾忌,直接说了出来。沐晚喜上眉梢:“如此甚好。我等正好行事。不过,还是小心为妙,莫惊扰了恶鬼。”

  常龙和香香皆点头称是。

  很快,一行人飞至雾团附近。

  果然,如老蛇所言,迷雾象是用透明无色的水晶罩子笼住了一般,飘而不散。那些雾气明明好象仅隔半臂之遥,他们却再也无法前行分毫。

  沐晚用双指抵住眉心,定睛凝神细看迷雾表面,还是没看到灵气波动之类的。

  保护罩上肯定是设了阵法和禁制,并且还必须是很高明的,可是,为毛却毫无灵气波动呢?一时间,她真的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时,香香在一旁也“咦”的轻呼:“阵法不是都会有灵气波动的吗?这个怎么没有!”说着,她伸手去摸。

  “不可!”常龙眼明手快,赶忙伸手挡住她。

  香香吓了一大跳,后退一大步:“不能碰啊?老蛇明明没少碰它。”

  常龙解释道:“我越看越觉得这是法宝使然。并且还是一件阴宝。我猜想,蛇王初来打探时,恶鬼也肯定是被惊动了的。只是不想与之纠缠,才听之任之。”

  香香闻言,又往后面退了一步,远远站开:“对,我们都是生面孔。恶鬼被惊动后。定然会出来瞧一瞧。”

  沐晚也驱动祥云,隔得远一些,拧眉瞅着迷雾表面。既然是件阴宝。那么使用的定是阴气,与五行灵气无关,自然是没有灵气波动了。而以她现在的修为,还没那能耐看出阴气的波动。

  常龙也想到了这一层。苦笑:“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倒是能看到些许阴气的波动,却完全看不出里面的门道来。”

  黑夜默不作声的瞅了半天迷雾。终于开腔:“我先到处转转。”见沐晚的目光投向自己,他举起双手,笑道,“放心。我现在绝不碰它。”

  众人都被他的举动逗乐了,呵呵轻笑。

  “我们都各自转转,看能否有什么不一样的发现。”沐晚说道。“切记,不能惊动里面的恶鬼。”

  于是。四人散开,分头行动。

  沐晚先是踏着祥云在空中围着巨大的雾团转了两圈,然后又取出“浪花”,在海面上,绕了一大圈。

  担心惊扰了里面的恶鬼,她不敢用神识探视,只能用气息感知。然而,此阴宝显然是能隔绝她的气息……某人心中暗恨——还是修为有限,气息感知能力不够强。

  上上下下的绕了近半个时辰,除了能看出雾团呈倒扣的圆碗状,其他的,她什么也没看出来。

  好沮丧。

  和她一样,什么也看出来的,还有香香。后者兴味索然的跳到祥云上面,拉了拉她的一只袖角,轻声说道:“姐姐,香香好没用,什么也没看到。”

  沐晚耸耸肩:“我也是。”

  两人相对一视,“扑哧”齐笑。

  香香握拳:“啊,从今天起,我一定要努力修行!每天要吃双倍含有灵气的食物!还要坚持打坐!”

  沐晚满头黑线。原来你所谓的“努力修行”,就是要吃得更多哈。

  不一会儿,常龙和黑夜也前后脚的过来了。

  常龙摇头,叹道:“还是想不出破宝之法。”

  黑夜两眼亮晶晶的,搓着手说道:“老常,这是件好宝贝,你一定要搞到它。”

  常龙苦笑。他也得有那能耐才行啊。

  香香喜道:“黑夜,你有收宝的法门?”

  黑夜挠头:“有些想法,但是,还没理出个头绪来。要是能让我把玩几天,澳门赌博网站:应该是能想出法门来的。”

  “切!”香香白了他一眼。眼下能碰都不能碰,更何况是“把玩几天”!

  沐晚先前也以为他是想到破宝之道了呢,闻言,眼神微黯。看着眼前的迷雾,她叹道:“不能破此宝,恶鬼就等于有一条可靠的后路。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可恼!”

  此时,太阳已然跃出海面数尺,天地间的阳煞之气渐趋稳定。

  “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先回宁岛,从长计议。”沐晚说道。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一行人又回到宁岛东南的海滩上。

  海边的巨礁沐浴在金灿灿的晨曦里,象是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

  香香叹道:“如果我们也能给那阴宝包裹上这样一层金光,叫那恶鬼不能自如进出,那就好了。”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沐晚闻言,不由眼前一亮,望向常龙:“对呀,我们收不了它,可以把它‘包裹’起来呀!老常,你说,在阴宝的外面布上隔离阵,可行否?”

  常龙双手抱肩,垂眸沉吟片刻,抬起眼皮子,说道:“理论上是可行的。只是,布阵的话,肯定会惊动那厮。他能让我们布阵吗?还有,他鬼力不俗,寻常的隔离阵恐怕也阻不止了他。”

  也就是说,不是完全没有可能。沐晚笑道:“我们有四个人,可以分头行事,而他只有一个,难以兼顾。我们好好合计。总会想出可行之法的。”

  “对!我们可以分成两组,一边对付此鬼,一边去断其后路。”十几年的先锋将不是白当的,黑夜抚掌乐道,“此法甚好,有搞头!”

  常龙挑眉:“有香香姑娘断其阴煞之气的来路在先,那厮的五鬼阵派上不用场。其修为不如黑爷。纵有千鬼。又能奈何?姑娘布阵,我可为护法……滋,此计还有一个至关重要之处。姑娘布阵的时间不会很长。姑娘准备布什么阵?用什么布阵?”

  这一层,沐晚刚才在阴宝的外面已经有所考虑,笑道:“我想从两处下手。一是,在海上设置隔绝阵。从宁岛这边流向阴宝的阴气;二是,放一把火。炼一炼那件阴宝。”

  “放火!”香香瞪大眼睛,“什么火?”

  沐晚但笑不语。

  黑夜哈哈大笑:“当然是丹火了。”只要他这边与恶鬼真正交上了手,沐晚那边也就无需再遮遮掩掩,放一把丹火。把它当成丹药给炼了。恶鬼被他缠住,抽不出身来,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姑娘的想法。总是出人意料,却奇招百出。令人不服都不行。

  常龙赞道:“姑娘的丹火取自金莲圣火,确实占了先机。”

  “关键在于我们之间的配合。”沐晚在海滩上盘腿坐下来,“来,我们好好推敲一下细节。”

  统领联盟大军十几年,她深刻领悟到:细节决定成败。故而,她的作战计划的每一个细节,定是都要落到实处的。

  黑夜他们三个也早已习惯了,齐齐坐下来。四人围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在沙地里写写画画……

  夜幕再次降临。

  一直象只倒扣的碗一样的巨大雾团突然自海面上腾起。一道黑影裹着灰色的雾气自内飞冲而出。转眼,雾团又迅速落下。那道黑影没有前行。脚下空空,他悬浮于海面一尺多高,转头四下张望。

  夜晚,海面上起了迷离的薄雾。

  黑影的一双血眸里竟然射出两道笔直的红光,穿透过迷雾,可达近百丈开外的地方。

  他就是残船里的那只恶鬼。

  用红光扫视过周边的海面,没有发现有何异样,他张开双臂,向宁岛方向,飞掠过去。黑袍里灌满了风,远远看上去,他象是一只敏捷的黑肥鹅,在海面上张着翅膀,无声的踏水疾行。

  他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宁岛已然在望。

  海面上的阴气翻滚着,齐齐涌向宁岛。半月形的小岛屿笼在冷冷的烟雨之中。

  恶鬼悬浮于海面之上,又射出两道红光,扫视全岛。

  一切正常。他一甩袍袖,飞身上岛,直奔东南海滨。

  悬浮于一块巨大的礁石之上,他伸手捂着右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舒服的长叹:“啊——”

  这里的阴气,每天都是新的,够纯正!

  没有再浪费时间,他飘到礁石堆的前面,在一个天然的大石窝子里,盘腿坐下来,合上双眼,呼——,吸——,有节奏的吐纳阴气。

  每一次呼气,他的嘴里都会冒出一些混浊的黑气。这些黑气迅速向四周扩散。如此,过了半个时辰,整个海滨的夜色又重了几分,看上去有些混沌。

  恶鬼慢慢睁开眼睛,右手轻抬,掌心现出一面小小的三角旗。一寸来长,旗面呈血色,旗尾悬有六条花花绿绿的带状长条儿。

  手一翻,血色小旗陡然变大,变得有三尺多长。他单手握着旗杆,在风雪之中,轻轻摇晃,嘴里念念有词。

  一道又一道的黑气自血色三角旗里呼啸而出……

  “这些象黑蝌蚪一样的,就是他豢养的小鬼?”沐晚目不转睛的看着水晶球里,问道。和她以前在冥界看到的鬼魂不同。

  旁边,香香、黑夜和常龙一个也不少,都在。他们也是目不转睛,生怕错过任何细节。

  常龙应道:“对。这些都是小鬼。它们就在黑气里。用水晶珠看不清楚,也不知道这些黑气是怨气,还是戾气。”

  最边上,珍珠岛上的蛇王过山风看到那些拖着长尾的黑气不住的自血幡里飞出来,吓得面无血色,哆哆嗦嗦的说道:“这,这么多!”心里叫苦不辞。

  先前是看不明白,现在经常龙指点,他知道了,那些不是寻常的黑气,而是小鬼!

  千金难买早知道!他为毛要舍不得这块破地方?为毛不早早的卷铺盖走人?这下好了,被四位煞神抓住,要和鬼王做对……

  呜呜呜,老蛇只是一介乡野莽夫,阴煞之气被抽干,与老蛇何干?遗忘之海沦为孤阳之地,与老蛇有关系吗?天下这么大,老蛇凭着一身修为,还有千子万孙,何愁找不到一个好住处?

  可是,谁叫他打不过这四尊神!黑夜大人说是暂时替他“照料元婴”,这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比七寸被人扣住还要危险万分。

  唉,他不得不唯沐道长之命是从哇。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笑脸掌声、机器猫的包、tigerman、san_lee001的月/票,谢谢!

  第一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