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五四章 后患无穷
  黑夜和常龙相继传了一次讯后,再无动静。沐晚料想,定是恶鬼相当了得,他们俩不敢妄动。是以,她和香香两个尽量收敛气息,在心里不停歇的默念《破魔咒》。

  “呼——,呼——,呼——”外面的冷风变得更大,象是老天爷在凄厉的怒号。

  雨里夹着象沙子一样的雪,“沙沙”的下着。

  周边的温度急骤下降。大约一刻钟后,沐晚惊讶的发现,细缝里的碎石子们之上都结了一层薄冰。这里头,也包括她和香香。

  “啊——”,一声惬意的轻叹,象是从半空中传了过来。

  来了!心,绷得紧紧的,沐晚屏息敛神,小心翼翼的从石缝里探出一丝气息——这是幻影灵狐一族的变幻术的一个特点。为了求真求实,变幻成什么,不但气息与之一样,视野、感觉……等等也都变成一样的了。象她现在是变成了一颗碎石子,那么,视野也大大的缩小,连细缝外面都看不到。她要想知道外面的情形,必须伸出气息,去感知。

  立时,她“看”到了一条巨大的黑色袍边。

  离地面半尺多高,没有沾地。就在巨礁的后面!

  恶鬼!肯定是恶鬼!

  沐晚探出去的那一丝气息竟然被恶鬼身上冰冷的阴煞之气直接冻住,化成了一条淡白色的,比头发丝还要细一半的冰丝!

  好险!

  她吓得险些破了变幻术!

  缓过劲来后,庆幸不已。幸亏她自己够谨慎,只用一丝比头发丝还要细一半的气息去探视。如果冒冒失失的直接用气息感知,她释放出的气息全部被这样冻住,现出形来。还怎么装得下去?直接露馅了,好不好!

  旁边,香香注意到她这边的情况,念《破魔咒》的速度立马提高了不止一倍。

  “呼——”,一阵阴风夹着雪粒儿,冲进细缝里。

  沐晚探出去的那一丝气息“冰丝”粉碎。在粉碎的那一刹那,她用这丝气息感知到。巨大的黑袍边飘走了。

  恶鬼去了哪里?沐晚心急如焚。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说的就是她现在的情形吧。先前,她和香香的打算是,都变成碎石子。藏在细缝里。若是恶鬼来了,她们探出气息感知。哪知,恶鬼身上的阴煞之气好生厉害。连气息也能瞬间冻住。她们俩哪里还敢再探出气息?

  不行,不能就这样。一定要想出办法来。监视恶鬼!沐晚如是对自己说道。

  就在这时,香香又传讯:姐姐。恶鬼飘到礁石的前头来了。他好象是要到大石窝里来!

  沐晚又惊又喜。

  惊的是,恶鬼的目的地居然就是前面的大石窝。

  喜的是,香香对恶鬼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她禁不住问道:香香,你怎么做到的?不用气息感知。也能察探外面的情形。

  香香答道:哦,香香分了一条根,扎进土里。联系上了方圆三十步以内的草木。让它们充当香香的眼睛和耳朵。唔,受修为的限制。超出三十步的,现在香香还控制不了。

  沐晚被她的胆大妄为吓到了:香香,你不怕变幻术被识破吗?此举太冒险!

  香香回复:不会啊。香香是灵体使用变幻术,而用本体去控制周边的草木,监视恶鬼。

  沐晚恍然大悟,原来是香香的一个新神通。也不知道是香香特有的,还是所有妖族结婴之后,都能具有的。总之,她又长了见识,再次领教了妖族的强大。

  香香知道她没法感知恶鬼的动向,所以,恶鬼那边的一举一动,皆即时通过本命契约告之她。

  恶鬼到了大石窝里。

  他盘腿坐下来了。

  哦,姐姐,他在大石窝里吐纳阴气,不象是练功的样子呢。呀,他好象是在疗伤!

  恶鬼受伤了?沐晚心喜。

  与此同时,她发现周边冒出来一团黑雾。气温又降得飞快。不到半刻钟,细缝里的阴气被冻成了灰黑色的冰碴。又有新的黑雾涌入……很快,整条细缝被冰封。

  恶鬼还在继续!

  大石窝周边的那几块巨礁表面结了厚实的冰层。冰层之下,时不时发出细碎的“咔咔”之声。那是礁石被冻出新裂隙的声音!

  还好,沐晚她们俩是幻变成了石头。而石头是不知寒冷的。不然,不用恶鬼动手,她们也能被活活冻死。

  恶鬼在练功,她们俩只能一边默念《破魔咒》,一边干等着。

  香香忍不住向沐晚报怨:好无聊。

  沐晚只好跟她聊点不无聊的:香香,恶鬼长什么样?你看清楚了吗?

  香香果然来了兴致:哦,他和老常完全不一样。他是真的长了一副鬼像!

  沐晚收到这条传讯,险些破功——什么嘛!鬼不是长了个鬼像,还能长个什么像?

  老常那是特例,好不好!

  刚从冥界出来的时候,常龙是用的幻像示人。那时,他的本像也是一副吓死人的鬼像;后来,常龙在化龙潭里,借助金莲圣火之力,凝出肉身,才以肉身的本相示人。

  一般来说,鬼魂属阴物,火是至阳之物。通常情况下,鬼魂是沾不得火的。但是,地火除外。而金莲圣火就是一种很特殊的地火。它是地火,却胜在干净、纯洁,不带半点阴煞之气。

  所以,常龙误打误撞,借金莲圣火的净化之力凝出的肉身,与鬼修们修炼凝得的肉身是不同的。前者,在凝炼的过程中,肉身内的阴煞之气不断被金莲圣火炼化掉。故而,凝出来的肉身看上去与活人无二;而后者却沉淀了太多的阴煞之气。这些阴煞之气深入骨髓,融于血肉,随着修为的提升,会有所减少,但永远都不可能彻底从肉身里清除掉。在皮相上的具体表现就是,阴气沉沉,皮肤不现血色。也就是香香所说的“鬼像”。

  试问,有几只鬼能有常龙那样的机缘?

  更何况,恶鬼一道本身炼的就是阴煞之气。外面这只恶鬼的肉身根本就是用阴煞之气凝结出来的。这也是他一到来,大石窝子的气温骤降,很快被冰封的缘故。

  沐晚完全可以想象,恶鬼身上的阴气有多重!他的面相得有多阴沉!

  香香接着传讯爆料:他披着黑色的兜帽斗篷。兜帽很大,完全遮住了他的脸。不过,先前,他转身飘到大石窝前面时,香香看到了他的正面,恰好看清了他的脸。是个惨白的长脸,细眉细眼,眼睛是血红色的,两个眼角上挑,跟刀把似的。就是闭着嘴,也伸出来一对又长又尖的大獠牙,一边一只,戾气很重。个头嘛,和黑夜差不多。罩着斗篷,看不出胖瘦。从面相上看的话,应该不是个胖子。

  没想到,香香控制周边的树木,以它们为眼,还能看得还这么细致。沐晚表示服了。

  心念一动,她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香香,白天的时候,你不是说岛上所有草木今天清晨以前的记忆都被抹除了吗?

  香香收到传讯,心中不由一紧。天啦噜,险些忘了这一茬,还好,姐姐及时提醒。

  她回应道:姐姐,香香马上去查看。

  沐晚自然不再传讯给她,免得她分神。

  又过了半个多时辰,香香再次传讯过来:姐姐,刚刚吓死香香了!

  既不能用神识查探,也不能用气息感知,沐晚现在俨然就是一个瞎子、聋子。是以,收到这条传讯,她急忙回复:怎么了?

  香香:这家伙的功法很霸道,能通过草木的根里抽出地底里的阴煞之气。在这个过程里,草木的记忆顺带着就被清空了。他好贪心的,岛上所有草木的根须都不放过。居然也找到了香香扎进地里的那条根。还好,姐姐提醒得早,香香留了个心眼,见情势不妙,立刻切掉了与那条根的联系。不然,不但会着了他的道,而且还会暴露身份。

  沐晚大惊:你自断了一条根?受伤了?严重吗?

  香香:香香没事。不是自断,只是切断联系。那条根还在的。等恶鬼走了以后,香香再用灵气打通封住的节点,就能恢复联系了。但是,在恶鬼看来,是一截死物。他不能用它汲取地底的阴煞之气了。

  沐晚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担忧不已。很明显,宁岛自然聚集起来的阴煞之气根本就满足不了外面的恶鬼。甚至于,恶鬼根本就看不上眼。不然,他也不会舍弃阴煞之气最浓的西北海湾,反而跑到岛的另一面,在阴煞之气淡得多的大石窝里修炼。恶鬼所图的是,地底下,也就是整个遗忘之海里蕴藏的阴煞之气。

  修行数十年,她悟到了一个道理:万事万物之间,贵在平衡。所以,恶鬼这样疯狂的抽取阴煞之气,现在时日不长,还看不出明显的危害。一旦打破了这一带的阴、阳平衡,定会带来不可想象的恶果。比如说,遗忘之海要是变成孤阳之地,海灵一族起码有九成以上的族群在这里活不下去。要么族灭,要么搬迁。而除了东、西大陆,他们还能搬到哪里去?遗忘之海里的妖,那是一个天文数字啊。他们要上岸,陆地上的人们,还能有活路吗……

  想到这里,沐晚后怕不已。

  此鬼不除,后患无穷!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一枝绿萝的平安符,杜起司猫的礼物,多谢书友shenli719的评价票,多谢书友zyc1029、笨笨7402、不逛街只看书、zhang1972jy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