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五二章 初步推测是恶鬼
  黑夜的修为远远高过蛇王过山风。 `c om后者的心思就跟在他眼皮子底下,一条条摊开了似的,完全逃不过他的法眼。

  是以,黑夜出声问道:“那岛飞来之后,你这边的岛上,还有附近其它岛屿之上,有何异样没有?”

  蛇王很肯定的摇了摇头:“没有。我过山风在道上混了这么些年,也是有几个换命的老友的。这里是我的地盘,岂容那岛上之人撒野!”

  这话主要是说给我们四个听的吧!黑夜很不爽,冷哼。老实说,他在仙君们那里憋了一肚子的窝囊气,正没地方泄呢。这条老蛇想开练的话,他倒是真的有兴趣陪他玩玩!

  尽管没有释放出威压,但是,他的身上立刻寒气逼人。洞府里的气温骤降。

  蛇王还好,澳门赌博网站:高台之下,那两名宠姬吓得簌簌抖。缩在黑暗里的大小蛇们,更是象冬眠了一般,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沐晚见状,只好出来打圆场,笑道:“大王莫要误会,晚等真的是为了那飞来之岛而来,别无他意。”

  蛇王也无心与他们拼命。既然沐晚主动递了梯子过来,他顺势也就下了,笑眯眯的抱拳告罪:“抱歉,老夫在穷乡僻壤呆得久了,性子也粗野得很,说话直来直去,没什么讲究,请尊者海涵。”

  既然沐晚不想与老蛇交恶,黑夜也就敛了薄怒,摆摆手,端起凉茶小啜一口。

  虽然没有明说,却也是很明显的和解之意。蛇王暗自松一口气,说道:“说起来,那飞来之岛也是老蛇的一块心病。几位是想去掉它呢,还是想制住它?有用得着老蛇的地方,尽管开口。就是为着儿孙们着想,老蛇也会尽力而为的。”

  言下之意,他们要去那边岛上,他完全可以大开方便之门。前提是。要真正解决到那个岛,而不是挑烂了疮疤,却半道上收手不管,叫他和他的蛇子蛇孙们来承担所有的后果。这个锅。他不背!

  见对方的态度越来越恭敬,沐晚感慨不已,笑道:“这是自然。`”

  蛇王又不是没长眼睛,到了这个时候,他完全肯定确定。三位尊者是真的以这只修为最不济的海蛇女娃娃为尊。

  是我闭关太久了,外面的世道变化太快,所以,我赶不上趟了吗?他真心感觉到匪夷所思。不过,转念一想,管它的呢。三位尊者都不介意,他一条乡野老蛇瞎操什么心!只要女娃子说的话在三位尊者那里算数就行!

  见三位尊者都没有反对之意,蛇王犹如吃了一颗定心丸,爽朗的应道:“那老蛇就放心了。”说着,他起身下榻。抱拳行礼,“有劳各位了。老蛇在这里先行谢过。”

  沐晚也下榻,还了一礼,告辞:“贸然叨扰,多有得罪。晚等还要去那岛上打探一番,就此别过。”

  黑夜他们三个也起身,走下寒玉榻,一字排开,都站在她身后。

  他们什么要求也没有提,蛇王当然是巴不得呢。也没有虚留。他就势抱拳祝道:“老蛇修为粗浅,就不去凑这份热闹了,免得给各位添乱。老蛇在这里祝几位旗开得胜,顺利收了岛上之邪道。”

  “承大王吉言。”沐晚抱拳回道。

  蛇王亲自送他们自洞府门口。

  外面。太阳仍然火辣辣的,炙烤着海岛。

  “大王请留步。”沐晚祭起祥云,载着黑夜他们三个扬长而去。反正都地头蛇已经知道了,他们也没有必要再遮掩行踪。

  蛇王抱拳,从心底里笑出来:“慢走。”一直看到他们连人带云化成天际上的一个小黑点,他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转身进洞。

  洞里,群蛇又立马活过来了。小家伙们争相爬到老祖身边,吐着杏子,嘶嘶狂叫。

  一些大蛇纷纷化成人身,面现忧色,恭敬的问道:“老祖,他们要是奈何不了飞岛,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会不会被飞岛迁怒?”

  “飞岛神秘莫测,不知深浅,轻易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

  “就是。飞岛一直与我们相安无事。惹其作甚?”

  ……

  蛇王听得头疼。他心里的苦,能说给谁听?他也想维持现状的,好不好?可是,谁让他奈何不了呢!强者为尊,他有几条命跟尊者硬杠?

  揉了揉眉心,他说道:“召长老们过来商议。”唉,先做好准备吧,万一情况不对,跑路也便利些。先前说拼死也要守护地盘的,只是些场面上的话。修行近万年,身家和性命哪个更重要,他心里清楚着呢。留着性命和修为在,何愁没身家,没地盘?

  “是。”大蛇们面上无不现出欣喜之情。他们做梦也里没有想到,老祖已经做好了卷铺盖跑路的最坏打算。

  而沐晚脚踩祥云,仙气飘飘的离开珍珠岛,也是撑场子。待过山风转身回了洞府,黑夜立刻说道:“老蛇回洞了。”

  沐晚降下祥云,又把“浪花”放出来——明明知道飞来之岛神密莫测,连元婴蛇妖也奈何不得,她当然要小心为上。

  “浪花”放大,与寻常小舢板差不多大。四个人站在上面,宽松得很。

  烈日当空,在茫茫的大海上,连个遮阴的地方也没有。沐晚只好把祥云放大,悬浮在头顶,遮住太阳。吹过来的海风还是热的,但至少不晒人了。

  她问道:“你们能感知到飞来之岛上的情形吗?”飞来之岛已在她的气息感知范围里。但是,她却什么也感知不到。足以可见,蛇王没有夸大其词。那岛上真的不寻常。

  香香和常龙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黑夜。

  可是,后者却道:“我们都说一说。你们俩先说。”

  “那香香先说。”香香说道,“香香只能模模糊糊的感知,是个圆形的,象一个巨大的倒扣的碗。香香也感觉不到戾气和阴煞之气。”顿了顿,她讪笑着摊开双手,“没有了。就这些。老常,你呢?”

  常龙接过话题:“我感知到了一个半球形的保护罩,阴煞之气就是从保护罩里逸出来的。保护罩里没有岛,我能感知到那是一艘巨大的船。阴煞之气就是从船上散出来的。但是。船上是什么情形,我完全感知不出。”

  听他说完,香香掩嘴轻呼:“巨船啊!”

  沐晚也颇为意外,目光一转。看向黑夜。

  “没错,我也感知到了保护罩和巨船。”黑夜肯定的说道,“确切的来说,是大半艘飞船。船的样式很老旧,不过。我看得出来是飞船。已经破得不行,连法器都不是了。船上没有生命迹象。不过,我感觉到了冲天的戾气,和浓郁的阴煞之气。所以,我担心,船上有鬼修。不能确定有多少,可以肯定的是,是和老常完全不同的。”

  道分正邪,鬼修亦然。常龙走的是正道,炼的也是天地灵气。故而,此道被称为“灵鬼之道”。另一道,便是鬼道中的邪道,他们炼的是阴煞之气,为“恶鬼之道”也。

  身为鬼修,能在烈日之下,布设出如此强悍的保护罩,并且两年多了,还没有半丝龟裂的迹象……沐晚深吸一口气——他们碰上的是非常了得的恶鬼。

  几乎成了本能,她立刻垂眸。伸出右手,掐指推算起来。

  黑夜等人没有做声,都在静静的等她的掐算结果。

  孰料,沐晚越算越慢。神色也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香香见状,心头涌上一丝不祥之感。

  过了好一会儿,沐晚终于停止掐算,抬起眼帘说道:“前路危险万分,却也是一份机缘。而且,事关我们的西炎洲之行。”

  香香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不会吧?这么巧!”

  沐晚耸耸肩。没有言语。掐算这后,她心里隐约象是有一丝领悟,又过于飘渺。这种玄妙的感觉,她完全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所以,只有暂且不说。

  黑夜却看向常龙,笑问道:“老常,你有什么感觉没有?比如说,非去岛上看看不可。”

  常龙摇头:“那倒没有。不过,黑爷说到船上有恶鬼时,我是有点心动。”自从追随沐晚以后,他便脱离了冥界,久居人界,极少再碰到其他鬼修。所以,意识到自己有点儿心动时,他还在心里暗暗自嘲:至于吗?哪怕是一群恶鬼,也想凑上去瞅瞅。你果然已经是个真正的老鬼了。

  “这么说来,真的有可能是老常的大机缘。”香香抚掌笑道,“既是如此,我们当然要去看他一看。”

  对付鬼修,当然要乘着阳煞之气浓烈的时候。一天之中,清晨,日初之时,阳煞之气翻腾,故而虽不是最浓,却是一个对付鬼修的好时机。除此之外,正午之时,阳煞之气最为浓烈,也是上佳之选。但是,只要过了正午,阳煞之气就会迅衰退。就象此时,明明太阳还是那么炙热,可阳煞之气却连正午时分的三成都不到。

  安全起见,显然,今天是不成了。

  于是,沐晚说道:“明天日出之时,我们再抵近打探。现在,我们先回空间里养精蓄锐。也免得惊动了那些恶鬼,让他们事先有了防范。”

  不想,常龙神色凝重的说道:“我在地府里曾经听说过,有一种鬼魂天生具有穿越异空间的能力。所以,姑娘,接下来,我们最好不要轻易的进出空间。”

  这样一来,空间是不能用了。今晚,他们得找个地方宿营才行。沐晚先想的是西北面的一座小岛。海图上有标识,叫做宁岛。离飞来之岛有三十多里,比珍珠岛还要近。

  黑夜在联盟大军里做惯了先锋将,闻言,习惯性的说道:“我先去那岛上挑个夜宿的去处。”说着,身形一晃,在海面上拉出一串残影。转眼,人已经数里之外。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regedit2oo81、susan飞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xh:2182o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