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五一章 飞来之岛
  洞府里与外面象是两个世界。`外面,澳门赌博网站:烈日炎炎,刺得人睁不开眼;洞内,暗沉沉的,地上、四面的石壁上,甚至天花板上都有“哧哧”的声音。黑暗之中,幽光点点,无数黑影在动;外面,瓜果飘香,洞里弥漫着难闻的腥臭之味。

  这是货真价实的大蛇窟!

  沐晚与蛇王并肩行走,心里忍不住吐槽:这些都是蛇王的蛇子蛇孙吗?这是了多少代?有必要这么挤在一起吗?还有,洞府里气味这么难闻,蛇王一点儿也不自知吗?

  才往洞府里走了数步,腥臭的气味更浓,令人作呕……无奈之下,沐晚只好暗中封闭了嗅觉。

  不过,“哧哧”的声音很快消失了。就连那些黑影也老老实实的伏在黑暗里,跟死了似的。

  这是因为香香也走进了洞府里。群蛇被她的王者血脉压制,不敢妄动。

  在东面有一座半人高的石台。台上有一张巨大的寒玉长榻,两条水桶粗的母灵蛇懒懒的蜷在长榻上。一条全身白环和黑环相间,是金钱白花蛇,剧毒;另一条通体赤红,也是有名的毒物,是赤炼蛇。两只母蛇妖都只有筑基修为。貌似是蛇王的宠姬,各自占着寒玉长榻的一端。直到蛇王和沐晚已经踏上了高台的石阶,她们俩才抬起硕大的三角蛇头,摇曳着,伸出猩红的蛇杏,口吐人言:“大王……”竟然是两个娇滴滴的少女声音。

  真是够了!沐晚面上不显,心里挺无奈的。如果有得选,她才不想进来。

  蛇王挥袖,轻斥:“退下!”

  两条母蛇妖闻言,不敢再卖弄,滋溜滚下高台。

  蛇王抱拳讪笑道:“穷乡僻壤,两个蠢妇,没见过世面。让小友,还有三位尊者见笑了。”

  沐晚等人呵呵:“哪里。”

  蛇王再次挥袖,扫榻相迎:“酷热难消。 `碧云小友,三位尊者,请榻上安座。”

  沐晚在心里叫苦不辞。她又不是真的海蛇妖,真心不喜欢坐在这种寒冷彻骨的寒玉之上。

  这时。香香轻哼,一脸不虞的取出一个长条形的大红撒金大坐垫,铺在寒玉榻之客位上,说道:“寒玉榻虽然好,可是太凉了。本座不喜欢。”

  沐晚认出来了。那是铺在正屋窗户下那张长榻之上的皮坐褥。

  她和香香两个对坐垫、褥子、靠枕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舒适。如果还硬要问有没有第二个要求,那就是,非常舒适。所以,这些坐垫、靠枕什么的,用料都极其考究。以这个大红撒金大坐垫为例,里面絮的是上好的天蚕丝,又轻又软,尤其值得大赞的是,弹性是一顶一的好。外面的皮套。用的是整张的五阶火狐皮。款式是香香设计出来的,火狐是常龙在宗门后山猎到的。坐垫是黑夜打制出来的,冷热两用型。

  蛇王是元婴老怪,自然是有些见识的,心道:也只有这样的坐垫才配得上尊者的王族血脉。

  以香香的王族血脉,完全是够资格坐在主位上的。可是,她却把坐垫铺在客位上,算是给足了他这个主人面子。是以,蛇王一点儿也不介意香香先前嫌弃寒玉床冰冷,反而陪着笑脸说道:“抱歉。在下一时疏忽,招待不周。”又赞道,“尊者真乃真性情也。”

  他的态度也大大的取悦了香香。后者轻笑:“大王过奖了。”

  蛇王简直受宠若惊,连道“不敢当”。

  主宾双方都上了寒玉长榻。面对面的落座。蛇王独自盘坐在主位,沐晚他们四个一字排开,盘腿坐在火狐皮坐褥上。

  蛇王轻轻拍掌。

  须臾,两名女蛇妖幻化成婀娜多姿的美女,头顶着两个大贝壳做成的浅盘,一步三摇的走上高台。

  头顶的浅盘里盛着各种新鲜瓜果。`身着银衫乌裙的,正是刚才那条金钱白花母蛇;另一个,顶的是五只白色的海螺斗碗,衫裙红艳似火,不是刚才的赤炼蛇,又是哪个?

  沐晚扫了一眼她们那圆滚滚的蛇尾,立时完全没了胃口。

  这一回,两只母蛇妖学乖了。把两只大浅盘放在长榻中间,行了一礼,不等蛇王开口,两人双双退下高台。

  蛇王拿起一只海螺斗碗,笑道:“请尝一尝敝岛特有的凉茶,去去暑气。”说着,他先喝了一大口。

  “多谢。”沐晚也端起一碗。

  碗中的汤汁绿莹莹的,浮着生绿色的细沫,不住的往外冒凉气。

  对于吃的,香香从来都是来者不拒。她探身拿过一碗,垂眸看了看碗里,立刻用神识群:怪不得气味这么腥。是把薄荷叶榨成汁水,配上数种海鱼的鱼血和胆汁。

  沐晚收到后,非常庆幸自己早早的把嗅觉封住了。这种汤汁,她是绝对不会喝的!

  她轻轻放下碗。

  蛇王见状,问道:“小友不喜欢海鱼的味道?”其实,对面的四位,没有一个喝的。可是,他哪里敢问三位尊者呀?唯有跟小海蛇妖闲话一二。唔,山野老蛇也是有尊严滴!

  沐晚摇头:“非也。巧得很,晚等天生就吃不得薄荷。”

  “哦,这样啊。”蛇王放下碗,惋惜的说道,“真是可惜了。薄荷美味得很呢。”话风一转,他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四位今天大驾光临,有何赐教?”

  沐晚笑道:“大王莫要误会。晚等真的只是路过。见山中瓜果众多,想上岛来摘几只果子解解渴。不想打扰了大王清修。真是罪过。”

  蛇王呵呵轻笑,伸出右手。

  掌心闪过一道金红色的灵光,他轻轻的托着一颗比成年男子拳头还要大的透明水晶球。

  “我过山风能盘踞细沫群岛数千年,全是因为有这件宝物。”蛇王说道,“只要我吹上一口真气,细沫群岛之内,我想看哪里,球中就会显现出哪里。”说罢,他往水晶球上徐徐吹出一口真气。

  果然,球体内现出一座小小的海岛来。

  长叶岛!

  “早上,我闲来无事,拿出珠子把玩。恰巧看到几位在岛上采集野菇子。”蛇王笑眯眯的说道。隔着水晶球,他只能看到清晰的影像,却听不到声音,也无法辨认里面之人的具体修为和真实身份。当然,这些,他是不会告诉对面的四位滴。

  从来没有人敢动我过山风的东西!他立马对这一行四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通过水晶球盯紧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然而,越看,他越现这四人绝不简单。于是,他也越不敢妄动,并且秘密撤走了所有的哨卡。

  他想看看,这四人到底想做什么。

  当四人抵达他的大本营,珍珠岛上时,他终于看清了他们的修为和真正身份。那一瞬间,他险些跌下寒玉榻!

  四人果然不简单。两名男子,一为魔,一为鬼,修为都过他。尤其是那只魔,修为高深莫测!除此之外,四人之中还有一个元婴一层的万木之王!他唯一能对付的也就是那只金丹境的海蛇女娃娃。

  同时,令他不解的是:三位尊者的一举一动,莫不以那位海蛇女妖为尊。这是什么缘故呢?还有,他们到这里来,到底想做什么?

  都找上门来了,是祸也躲不过。蛇王索性把问题摆到明面上来,以主人家的身份,大大方方的把对方请进洞府里来,问个明白。

  可惜,海蛇女妖不领情,还是不肯说实话。没办法,他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

  哦,原来我们是这么暴露的呀。沐晚尴尬的笑了笑,说道:“真是对不住。晚等初来乍到,不知这边是您的地界。沿途所采撷之灵植、药材,晚等将原物奉还于大王。已经吃掉的果实,晚等也愿意折算成……”

  蛇王摆手,打断道:“几位远道而来,那些就算是我过山风的一点心意,莫要再提起。”

  “多谢大王美意。”既然对方如此直爽,沐晚也不拐弯抹角,直言道,“我们是被北面百来里那座岛上的戾气和阴煞之气吸引过来的。我们也注意到,海图上并没有它的存在。大王能告诉晚等,此中缘由吗?”

  蛇王听完,竟然满脸晦气,唉声叹气的说道:“别提了。一提起这茬子破事,我就吃不下、睡不着。那是一座飞来之岛。以前是没有的。两年前的一天正午,此岛自东北方向突然而至。我第一反应就是去岛上看个究竟。看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跑到我过山风的地盘上来撒野。唉,不想,我却连此岛的边都沾不上。它就象是外面扣了一个透明罩子似的,我想尽办法也过不去。一年到头,岛上都是烟雾弥漫,看不清里头的情形。”

  突然飞来的一座小岛!沐晚等人听得目瞪口呆。

  常龙“滋”的吸了一口气,问道:“大王,两年来,岛上也没有什么人出入吗?”

  蛇王摇摇头:“没有。两年多了,它没有任何动静。对了,几位是怎么现岛上有戾气和阴煞之气的?我就住在它旁边,却是一丝也不曾看到。”

  黑夜说道:“我们路过火焰岛时,偶然看到的。”

  居然隔着一千多里就看到了!足以可见岛上的戾气和阴煞之气有多浓烈。蛇王着了大急:“这可如何是好!”戾气和阴煞之气,两样都不是正道之物。他誓,他过山风绝对是正经的妖修一枚,从来不沾那些歪门邪道的。可是,为毛歪门邪道却自个儿找上他了呢?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淡淡烟花香、ch1oetooky34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