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四八章 大误
  才三百多里远,对于海妖们来说,根本就不能称之为“距离”。`他们稍微游一会儿,就到了。所以,没有专门的船去火焰岛。

  香香说道:“蝎子滩就是一座小城。城里城外,香香都看过了,近段时间内,没有象仙君那样的大人物出现过。而且,城里也没有什么有意思的新鲜事物。而火焰岛那边有很多大大小小的岛屿,不如我们去那边看看吧。”

  从她带回来的地图,沐晚也注意到了。火焰岛是在一个大型海岛群的边缘。而且,这里离西炎洲大6的最南端仅有万里之遥。她点点头:“也好。我们去这些岛上看看,可有西炎洲佛修渗入的迹象。”一路走来,她可以断定,深海里的海族们与西炎洲的佛修之间,也是往来无多。那么,海岛上的妖族呢?

  于是,四人商定后,决定等到清晨的时候出。一来,要深入陌生的海岛群,要做一些准备;二来,这里不比无忧城,白天出来活动的妖族要少许多。

  又在空间里呆了数天,外面终于现出了第一道霞光。确定仙君们没有到过这里,沐晚服下妖灵丹,化成一只金碧眼的海蛇女妖,脚踏着一簇“浪花”,一路南行,前往火焰岛。

  这朵“浪花”是黑夜为了此行,特意为她赶制的一件水行法宝。外形看上去是一簇浪花。它也是目前必须的代步工具。深海里的妖族都不擅飞行。她身为金丹境的海蛇大妖,却没有自己的本命水行法宝,反而脚踏祥云在空中飞行,一看就是个假的。不过,这件水行法宝只是件寻常的宝器,并不是她的本命法宝,用来唬弄人,充门面的。

  “浪花”的度很快,三百多里的海路只用了不到一柱香的工夫。只是沿途,沐晚有留意到。无论是风向和海水流向都有些异常。貌似和她之前看到的不同。之前偶遇仙君们的心理阴影还没完全散尽呢。遂用神识告诉香香,澳门赌博网站:问她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

  香香很快回复:哦,这叫海流。是海藻们告诉香香的。现在的海流叫冷流,是逆向的。等浴火节的时候。恰好有正向的温暖的海流经过。`那时候,从蝎子滩去火焰岛是顺流而行,更便利些。

  沐晚明白了——原来海水的流动和6地上的风也一样啊,不同季节,风向是不同的。

  这是坐在宝船里无法体会的现象和经验。

  火焰岛是座典型的火山。不算小,山体呈圆锥形,除了山脚有一圈茂密的丛林外,其余地方皆是裸露的锈红色山岩。

  隔岛还有数十里远,沐晚便往身上打了三道隐息符。为了不惊动岛上的海鸟大妖,她没有用神识查探,而是靠近去,用气息感知岛上的情形。修为有限,而岛不小。她的气息感知范围恰好能覆盖住对面的这半边岛。

  结果,她现。海鸟妖一族聚居在朝南的山脚丛林里。一些粗壮的树梢上,有一些用树枝,还有宽阔的树叶,搭成的人字形简易窝棚。海鸟妖们就住在这些大大小小的窝棚里。现在,窝棚大多数都是空的,在正中间的位置都有一个厚实的大藤盆。里面铺有厚厚的干草,装的是比鹅蛋还要大两号的青皮蛋。多的有十来只,少的也有五只。不用说,这些肯定是海鸟蛋喽。

  另外,沐晚还看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大窝棚:先。它是圆形的;其次,它是最大的,比一般的人字形窝棚要大五倍;第三,它恰好位于所有窝棚的正中央;还有就是。大窝棚里有二十来道气息。

  十多只长着灰色绒毛的幼鸟围着一个圆形的大盘子,叽叽喳喳的在进食。不远处的角落里,有几个鹤皮鸡骨的老妖也聚在一起,正在织补一张巨大的粗鱼网。他们之中,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筑基初期。

  在大窝棚底下的草丛里,蹲着两个长着火红头。嘴巴蓝的青年男子。他们俩都一手执木盾,一手拿着长矛,****着上身和两只腿,腰间系着一条尺多长的鱼皮裙。应该是负责警戒的。他俩是此刻岛上唯二的两个壮年海鸟妖,一个是筑基中期的修为,另一个的修为还低一些,是筑基初期。

  其他的成年海鸟妖呢?

  沐晚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鸟和人类的作息习性很相近,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也就是说,现在,大多数的海鸟妖们应该是出去捕食了。

  而用来搭窝棚的墨绿色阔树叶也引起了她的兴趣——山脚的树丛里完全没有这种阔叶树。海鸟妖们是从哪里找来了这么多的阔树叶呢?

  会不会是岛的另一面呢?往双腿里注入一道灵气,沐晚加快度,绕到火焰岛的另一面。

  这一面应该是刚刚被狂风侵袭过。山脚的树丛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小半,大多数都折枝断叶的。断口很新,就是近期落下的。废墟里还可以看到一些残旧的阔树叶。并且,这一面也没看到长有阔树叶的树。

  沐晚了然:难怪她觉得先前看到那些窝棚都是新的。原来,海鸟妖们才搬的家。很明显,狂风之前,他们是住在岛的这面树丛里。

  她表示不解的是:为什么这些海鸟妖宁可搬来搬去,也不迁到一个没有狂风侵袭的安乐之地呢?还有,他们为什么对阔树叶这么执着,而不就近取材,直接岛上现有树叶或者草搭窝呢?

  甩甩头,她从这一面上了岛,心道:近墨都黑,我也象香香一样喜欢打探八卦了。

  沐晚收起“浪花”,直径穿过铺满碎石子的海滩,快步走进最近的草丛里。

  环视四周,她用神识说道:都出来吧。

  香香在空间里早就坐不住了,是第一个跑出来的——那些青皮鸟蛋好大喽,看上去很好吃的样子!

  黑夜和常龙差不多同时出来。两人都被香香加了禁制,在空间里没法看到外面的情形。是以,他们出来后,都迅的查看四周。

  和香香朝夕相处了那么久,沐晚深谙她的禀性,无奈的吩咐道:“香香,先打探岛上的情形。”先前。她心里感到了一丝怪异,却又说不明道不清是觉得哪里古怪。看到香香这副吃货相,她才反应过来:大多数的窝棚里都有海鸟蛋,既无妖看守。又无阵法或禁制守护,大大咧咧的搁在那里,就不怕被偷食吗?

  事出反常必有妖。

  香香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点头称是。

  她选了一株幸存的大树,把一只手放在它的树干上。查看其记忆。很快,她的脸上现出狐疑之色。

  “怪哉。”嘟囔了一句,她又换了另外一棵大树。

  沐晚见状,意识到火焰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果然,半刻钟后,香香神色古怪的说道:“那些鸟蛋天生带有火毒,不能吃。”

  “火毒?”沐晚不解的问道,“是什么?”

  香香摇头:“具体是什么,这里没有通了灵智的植物,所以打探不出来。香香查看到的情形是。因为这种火毒,每个月都会有一些海鸟蛋坏掉。还有,海鸟妖们要数十年才会产孵一次。而且,海鸟蛋的孵化期很长,似乎要好些年。由于海流带来的狂风,他们每年都要来回搬一次。几天前,他们才搬到那边去。大概在两个多月后,他们又会搬回来。年年都是这样。那些没有坏掉的海鸟蛋都放在大藤盆里,来来回回的,到孵出来之前。要被搬动好多次。还有,这边只能看到孵蛋,从未有生蛋和小海鸟破壳出生的情形,应该是在那边吧。香香再去那边看看。”她有些提不起劲——不能吃的鸟蛋。真的让人好沮丧!

  沐晚吩咐道:“小心点。主要查看浴火节的情形。”

  “知道了。”香香挥挥手,往鸟的另一边走去。

  “我去火山口看看。”黑夜说道。

  常龙也道:“我陪黑爷一道去。”

  沐晚点头:“我在这里等你们。”上面的火山口,她用气息感知过了,是凹下去近十丈的圆形巨坑。坑中寸草不生。底部堆着很多乱石,有些缝隙里隐约透着红光。比青木峰的那座火山规模小得多。那些红光是翻滚、炙热的火山岩浆出来的。她在炼丹室里见得多了,没必要再上去查看。有这时间。还不如在山脚转一转。向阳的草丛里爬满了紫云藤。貌似有几株是百年份的。紫云藤在东华洲早已绝迹。相关介绍,她在老祖所赐的一本藏书里见到过。

  黑夜和常龙结伴,有如两只大鸟,一前一后,嗖嗖的,向山顶的火山口飞掠而去。

  香香的度很快,不出一刻钟,回来了。那时,沐晚正蹲在草丛里,挖一株百年份的紫云藤。

  “姐姐,香香知道浴火节是做什么了!”香香一脸八卦的跑过来。

  沐晚也完整的挖出了这株紫云藤,盘成一团,收进一只玉盒里,起身问道:“做什么用的?”

  “给海鸟蛋清除火毒!”香香说道,“海鸟妖们从火山口取来火种,生起一堆堆的大火,把没有坏掉的海鸟蛋用特制的药泥包裹着,放在火堆附近。祭司一边念咒语,一边在火堆里飞快的穿行。所有的成年海鸟妖也都跟在祭司后面,应和着祭司。看上去,他们就象是在火堆里唱歌跳舞一样。海鸟蛋在孵化出来以前,每年都要清除一次火毒。他们宁可一年搬两次家,也不肯搬离这里的原因是,特制的药泥要用到火山口的火山灰。还有,所有的海鸟妖都坚信他们的咒语能避火。所以,他们在大火里穿来穿去,一点儿也不感到害怕。”

  哦,原来是个大误会。沐晚又问道:“查到了咒语的内容吗?”

  香香摇头:“是一种古怪的语言,完全听不懂。”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多情枉费诗的香囊,伶仃夜雨的平安符,dud、上善若水116的礼物,多谢书友梅子~~~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