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四四章 躲得起
  三名妖兵检查完,餐厅那边的盘查却还在继续。`折腾了一宿,他们没有现什么可疑之处,于第二天清晨下船离开。

  他们是奉无忧城主之命行事,船客们当面不敢如何,唯唯诺诺。然而,回到舱房里后,仗着房间里布有隔音阵,他们一个个立刻凶相毕露,无不破口大骂。

  正午过后,各等级舱房的侍者们挨个的敲开舱门,通知:“因为城中生了变故,周边海域已被封锁。我们将推迟离港时间。具体什么时间离港,船长正在联系城主府。等得到确切的答复,我们会立刻通知您,请您不要着急。”

  此举无异于往烧得通红的铁锅里浇了一瓢冷水,三层舱房都炸了锅。

  早上的怒火,过了半天,船客们也差不多消了。而外面的码头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妖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他们终于意识到城中的情况不对头,更加顾不上脾气,一个个恨不得能立刻开船。哪知,这会儿却接到一个不知道要延期到什么时候才能开船的通知,于是,害怕、担忧……各种情绪皆化成愤怒,象火山一样的爆。

  “不管,必须按航程准时开船!”

  “坐上你的船,老子算是倒了血霉!”

  ……

  侍者们见状,一个个脚底抹油,溜得飞快。任船客们在过道里骂破天去。

  只有甲等舱里侍者,碧云,没跑脱。唉,谁叫甲等舱里的船客有一半是金丹大妖呢。大妖们根本就没动手,用威压把她死死的摁在柔软厚实的地毯上。他们围上去,七嘴八舌的拷问她。

  “前儿的天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昨晚,那些兵爷搜查的是什么人?”

  “为什么要封锁码头和周边海域?”

  “老实交待,这船是不是被扣了?”

  ……

  碧云哪敢有半点隐瞒,把船长交待的,自己听到的。 `大家私底下的猜测……总之,她所知道的,全倒了出来。

  香香一直窝在舱房里的珊瑚床上。外面的过道上吵得那么厉害,她想不听都不可能。

  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她认真的侧耳聆听。

  然而,听碧云说完,香香忍不住捧腹大笑——什么叫做‘以讹传讹’?外面的情形便是最好的注解——碧云说,天雷是因为城中有奇宝出世;官兵们正在搜查得宝之人。封锁码头和周边海域,不许任何船只离港。就是怕得宝之人走脱。

  这么好笑的事必须立刻告诉姐姐!绿光一闪,她进了空间。

  此时,沐晚在正房的练功室里炼功。

  这间练功室是盖院子的时候就做了计划,盖好了的。只是,沐晚习惯在香樟树的树荫下练功、炼丹之类的,所以,正屋的这间练功室一直形同虚设。

  待到香香进阶凝婴境,本体香樟树与灵体融合。从此,西北角没了香樟树。

  见沐晚习惯了那边的方位,常龙也有提议过。在西北角盖间凉亭或小楼之类的,以供其练功之用。

  结果,沐晚询问香香,那块空地还要不要继续留着。

  香香不知道常龙的提议,不假思索的答道:“要,当然要。香香要是累了,或者进级、进阶的话,本体还是要现出原形,扎进地里的。那块地虽然窄了些,但是。香香已经习惯了那里,没想过要换地方。”

  于是,沐晚没有再说什么,启用了正房的练功室。

  事后。香香问过常龙,才知道事情的原委。

  “姐姐修行才是重中之重。香香睡觉又没有挑地的习惯。”她非要给沐晚在西北角的空地上,仿照观云岭小院的八角楼样式,盖一栋小楼不可。

  沐晚却推说,练功房很好。一来,聚灵阵、隔离阵、守护阵……等等。她费了两天多的时间才布置妥当,不想再换新地方;再者,澳门赌博网站:她并不是喜欢那个方位和那块空地,而是因为香樟树散出来的阵阵清香,可以令她更容易集中精神,不会走神。如今,那里没了香樟树,她还去那里做什么?不如就在练功室里。

  香香这才没有再坚持。

  空间里没有外人,故而,练功室的门并没有关。她才踏进正屋,就笑嘻嘻的嚷嚷着:“姐姐,外面有一则很好笑的传闻呢。”

  沐晚正在看书,闻言,抬头看向门口。

  绿裙边扬起,香香俏生生的从外门进来了。

  “什么传闻?”沐晚放下书,挑眉问道。

  香香如实道出。

  沐晚轻笑:“也未必是以讹传讹。”

  海灵一族,等级分明。甲等舱里的那几只金丹大妖要向碧云打听点消息,用得着用威压逼迫吗?问的又不是船上的机密事。所以,正常的情况是,只要他们问,碧云肯定会据实以对。而且,好巧不巧,还是在他们的舱门前拷问碧云?这是生怕舱房里的人听不清啊!他们定是生了疑,猜测出她已经返回船上。妖性多疑,又极有可能得了什么嘱咐,他们才不敢公然入室。当然,以上只是最坏的情形。

  “可是……”香香瞪大眼睛,“那道天雷明明是仙君暴露了行迹才招来的呀。哪有什么奇宝出世?”黑溜溜的眼珠子在眼眶里打了个转儿,她掩嘴轻呼,“啊,姐姐,你是说,这是有人存心放出来的?放消息的人,极有可能是按仙君们的授意行事?妖兵们想搜查的其实是黑夜?甚至还有姐姐和老常?”

  沐晚眼转流转,淡声说道:“也许是我想多了。这样吧,不管是不是存心放出来的,我们暂且不动。反正有空间,他们也奈何我们不得。等到了下一站,或者下下一站,总会有脱身的法子的。”

  貌似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香香耸耸肩:“所以,我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看他们还能有什么花样!”

  沐晚笑着点了点头,又拿起书,吩咐道:“这件事,你去跟老常和黑夜也说道说道的。好叫他们俩心里也有个底儿。”

  “嗯,香香现在就去告诉他们两个。”绿影一闪,香香噌噌的跑出了练功室。

  沐晚收回目光,眸底一片冰冷,在心里冷哼道:这些仙君还真把自个儿当成了老天,为所欲为!

  如果真如她所料,那么,那些仙君肯定是对黑夜志在必得。

  她是修为卑微,奈何他们不得。可是,并不意味着,她就必须束手就缚。呵呵,兔子急了还会咬人,何况剑修!

  吐出一口浊气,她复又敛了神,继续看书。

  不一会儿,香香与黑夜、常龙匆匆的往练功室走来。

  这里是沐晚的地盘。院中就是风吹草动也逃不过她的神识。等他们走到正房的台阶下,她朗声说道:“都进来吧。”

  常龙行事也越来越随性,但是,到底是男女有别。有些东西是根深蒂固的。不禀报,随意进入女子房中,这样的事,哪怕是再过一千年,他也做不来。在正房的台阶下,他略抬右手,虚拦了一下黑夜。

  后者便站住。

  常龙正要禀报,听到沐晚的话,称了声“是”,向黑夜和香香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待他们俩上了台阶,他才跟着上来。

  三人的一举一动,沐晚是一清二楚,不觉莞尔。因为常龙时时刻刻的影响,黑夜和香香行事也越来越有章有法。尤其是黑夜。他在联盟大军里做了十几年的先锋将,不论是宗门之人,还是联盟其他成员门派或世家里的子弟,竟然无一人怀疑过他的真实身份。就连老祖们都对黑夜非常满意。当然,这一切,主要是与他本人的努力密不可分。但是,常龙对他的帮助和影响,也不可谓不大。

  三人进门时,沐晚取出三个圆形的厚坐垫,排在木地板上,招呼道:“坐。”

  常龙盘腿坐好后,开门见山的说道:“姑娘,我也担心那些妖兵是在搜查我们。”

  沐晚看着他,一双眸子亮闪闪的,轻笑道:“那又如何?”

  三人闻言,都不由愣住。

  常龙最先反应过来,轻轻拍着自己的前额,笑道:“是呀,那又如何?”强敌当前,能避开,当然最好。但是,真的到了狭跟相逢之时,也绝不畏惧!要战便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香香张了张嘴,却把涌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她本想说,自己出去,在船里转转,看能否打探到一些有用的情报。可是,突然间又想起先前沐晚所言,遂放弃了。

  一旁,黑夜拧眉:“老常,这是几个意思?”

  常龙摇头轻叹:“在地府混了千把年,我是越混越回去了。姑娘说的对,就算他们真是冲着我们来的。强敌当前,我们又能如何?唯有见招拆招罢了。因为主动权从来就不在我们手上。”

  他说的很透彻。

  黑夜完全听明白了,双手紧握,骨节“咔咔”作响,寒霜覆面,咬牙说道:“终有一天……”眼底闪过一道厉色,他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而眼下,这口气,他不忍也得忍了!

  沐晚让香香去告诉他们这道传言,就是让他们沉住气,别轻举妄动。如今,目的已然达到,她笑道:“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黑夜和香香都摇了摇头。

  常龙起身说道:“我准备闭关几天。”

  “我也是。”黑夜响应道。如果他比那些仙君更强大,又如何只能缩在空间里,躲之避之呢?所以,他必须变得更加强大!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永恒之真爱的礼物,多谢书友絜妤姐妹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