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四三章 惹不起
  香香如今是处理情报的行家。`她汇整诸多情报后,得出:近两天里,这些仙君才6续出现在无忧城里。他们行事低调,不曾与城里的大妖有过联系。“海藏书舍”应该是他们约好的碰头之地,而海星灯是他们的碰头信号。因为他们到了无忧城之后,都是直奔西街坊市,买一盏海星灯,接着就去了“海藏书舍”。

  黑夜忍不住打断,狐疑的问道:“他们不是能看透黑风斗篷么?为什么还要以海星灯为碰头信号?”

  香香眉尖轻蹙,答道:“为了确认这一点,等西街坊市解禁后,我特意去‘海藏书舍’周边转了一圈。那里是重灾区,整个书舍都变成了一片废墟。还好,我寻到了一些植物残体。读过它们的记忆残片,我认为,这群仙君之中有一个头领,就是尾随你出去的那一位。有没有可能,仙君们的修为参差不齐,以这位头领的修为最高?而且,并不是所有的仙君都能看透黑风斗篷呢?”归根到底,还是那些通了灵智的海藻们见识太少,而植物残体更是档次低到不行,从他们的口述和记录中,她无法查知仙君们的具体修为情况。

  常龙点头:“很有可能。”

  手一晃,沐晚取出一件黑风斗篷,抖开来,一边反复查看,一边问道:“我一直不明白,它明明连灵器都不是,只是法器而已。为什么真君、道君们不能看透它?现在,连仙君也有可能看不透呢?黑夜,你一直都没有找出它的不同吗?”

  黑夜摇头:“它是很特别。以我现在的炼器能力,能原版仿制,却没法做任何修改的,也唯有它。我查过,黑风斗篷最早是出自天心阁。从一开始,它就是这样子,几千年来,连款式都不曾改变过。”

  又是天心阁!常龙若有所思:“大家有没有现。天心阁在东华洲开有几千家分家,神通广大,却是最神秘的存在。还好,它一直保持中立。”

  香香也道:“真的看不懂天心阁的幕后大老板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个非常厉害的存在。却一心只做生意,不分好坏,不问世事。”

  天心阁的厉害,沐晚当上座真人之后,消息面更广了。才真正的深有体会。在此之前,她一直以为天心阁就算不是宗门扶植的,也会与宗门关系密切。哪知,天心阁根本就是一个**的存在。事实上,宗门对天心阁的论断是:来自上界的中立机构,非敌,亦非友。

  想到这里,她心中一动,把话题又扯回来:“香香,天雷过后。`仙君们去了哪里?你查到了吗?”

  香香摇头:“天雷之后,最后看到他们的是西街坊市外面的海藻们。他们一行十二人,出了坊市口后,身上齐齐闪出一道灵光,就没了影踪。”

  黑夜大叫:“撕裂虚空!肯定是撕裂虚空!”撕裂虚空,是一种神通,道修进入化虚境之后,就可以具备。可是,他的修为已经堪比飞升初期的道君,却仍然不具备撕裂虚空的神通。这几乎要成为他的一块心病了。

  沐晚等人都知道他的这点子执着。故而,就算他如此失态,香香也没有冲他翻白眼,只是若无其事的把话题又归拢来:“姐姐。仙君们会不会已经离开无忧城了?”

  “不知道。”沐晚看向常龙,“老常,你说呢?”

  后者叹了一口气:“也许离开了……但是,仙君与我等是云泥之别。我们赌不起啊。”

  黑夜垂眸不语。这样的“云泥之别”,他深有体会——在仙君的神识之下,自己宛若是蝼蚁般渺小、卑微的存在。

  这样的感觉。只要一次,足以刻骨铭心!

  “也罢。”沐晚无奈的摊开手,“惹不起,总躲得起吧。等船门开了,我们就回去,老老实实的呆在船上。”宝船靠在码头上,一天只有清晨和傍晚之时打开船门。因为等香香打探情报的缘故,他们已经错过了昨天傍晚和今天清晨的开门时间,而据香香说,天雷过后,大小妖们大都缩回了洞府里,吹灯拔蜡。路上乌漆抹黑的,几乎没有行人。无忧城俨然成了一座寂静的死城。这会儿,若是在外面行走,太招人眼了。香香也是借着城中植物们的掩护,才不露行迹的在城中转了一圈。沐晚没有她的本事,只好等风声过后,街上的行人多了起来,再出去。

  修真界历来就是如此。强者就是规矩。技不如人,唯有忍受。

  众人叹了一口气,没有谁再提第三天的横天大斗场之行——招惹了这么厉害的对头,小命堪忧,哪个还有什么心情去看那捞什子的比斗?

  于是,修行,看书……一晃,空间里过了去了四天。外面差不多是快到傍晚时分。

  深海之底终年不见天日,其实没有明显的昼夜之分。只不过是,海灵一族仍然坚持原来的作息习惯,才划分的昼夜。`过了数万年,在无忧城里,昼夜之分越来越淡化。

  见过了这么久,也不复有第二道天雷降下来,又没有大人物出动,一些胆大的,战战兢兢的探风……渐渐的,越来越多居民跑了出来。到了傍晚时分,就连沐晚他们所在的这条小巷子也变得热闹起来。几乎所有的人都跑出来,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议论昨天的天雷。

  “是因为哪位大人化形了的缘故吗?”

  “当大人和你一样傻呀!化形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容不得一丝一毫的干扰。哪有在坊市里化形的?”

  “那,平白无故的,为什么会有天雷?”

  “听说是有奇宝现世!”

  “真的?”

  “消息可靠吗?”

  “我有一个表兄在海监司当差,他亲口告诉我的,能有错吗?”

  “呀,那是真的了!”

  “切,真的又如何?你我这样的,怕是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也是!”

  “唔,我得上坊市多备些口粮。怕是又要掀起一番血雨腥风,不得安宁了。反正,不管是什么奇珍异宝,也没我的份。这段时间。我呀,还是深藏在洞府里,不要出门的好!”

  “有道理!我和你一起去!”

  “哎哎,等下。还有我!”

  ……

  刚刚还凑做一堆的小妖们纷纷罩上黑风斗篷,连彩灯也没有提,急匆匆的奔向西街坊市。

  沐晚又服下妖灵丹,化成青鱼妖,自黑暗的巷子角落里走了出来。吐出一口浊气。她也取出黑风斗篷罩上,澳门赌博网站:步履匆匆的走了出去。

  貌似平民区里的居民们都想到一块儿去了。几乎是所有小妖都往西街坊市那边赶。

  而沐晚要去的是东边,与他们正好相反。可是,往东边的路上,还是空荡荡的啊!没有办法,她也只好混在妖群里,一起往西走,寻思着,先到坊市口,再搭乘海马车回东区。

  孰料。走到半道上,前面人挤人,一片喧哗。

  很多小妖手挽着手围在一起,叽哩呱啦的堵住众人的路:“不能去!现在谁也不能去!”

  “坊市又不是你们的私有之地。你们凭什么在路上!”被拦住的居民们一个个义愤填膺,简直气到爆!

  怎么回事?

  沐晚放缓脚步,敛神细听。

  原来,那些手挽着手,充当“妖肉路障”的,是西街坊市里一部分劫后余生的掌柜和伙计们。

  天雷事件之后,海监大人用最快的度。封锁了整个坊市,并且,把他们连同逛街的顾客们一起赶走了。当时,这些掌柜和伙计突遭剧变。一个个惊魂未定,懵懵懂懂的,也没想那么多,就一哄而散了。过了老半天,他们终于缓过劲来了,才觉店里的货物、财物都还压在废墟下面呢。

  所以。他们急急的赶了回去。

  哪知,天灾过后,更厉害的人灾接踵而来。他们才组织起人手,抢救财物。周边有不少居民竟然乘火打劫!

  为了自身利益,商户们空前团结起来,一致对外。几位金丹级的掌柜果断打杀了几只出头的。这才将人统统赶出坊市。为了阻止再生类似的事件,商户们一边加快挖掘度,一边派人在路上阻拦附近的居民向坊市那边集结。

  可是,后面赶来的那些居民不干了——我们都是良民!我们是要去坊市买口粮!你们凭什么红口白牙的污蔑我们?你们又不是海监府的,谁给了你们封街的权力?今天必须给一个说法!

  是以,一方坚决不让过;另一方偏要过,双方把道路堵得水泄不通,吵得不可开交!

  眼见着越来越多的居民聚集了过来,那些掌柜和伙计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沐晚混在妖群里,也是心急如焚——万一事情闹大了,极有可能招来无忧城上层的铁血镇压。打杀一部分,再关押一部分……她岂不是要跟着倒霉?到时,误了船是小事,暴露身份也是极有可能的。

  这时,周边有几只小妖着急的在抱怨:“家里没存粮了,要是封城了,真的只有要饿死了!”

  “坊市没开门,就是过去了,也买不到口粮!”

  沐晚闻言,灵机一动,大声说道:“去东街坊市,那边肯定有!”

  没存粮的那只小妖没好气的回应道:“说的简单!那边的东西贵得要死……”

  沐晚不客气的打断道:“我家里也没存粮了。再贵也得买一些,先对付着。不然,这边坊市不开,我一家老少就得活活饿死吗!”说着,果断扭头转身,一边往外挤,一边自言自语,“现在去,买的人少,说不定还没涨价……”

  “闪开!”

  “让我们出去!”

  附近的小妖们听得真切,深以为然,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往外面挤。

  同时,两个消息在妖群里以爆炸的度传开:一是,要封城;二是,东街坊市的口粮马上要涨价。

  不出百息,那些真正想要买口粮的居民们竞相跑向东边。

  沐晚混在人群里,总算平安无事的跑到了东边。

  也算是运气好。她刚上船,数百名全副武装的妖兵风驰电掣的赶过来,封锁了码头。所有进出码头的妖,不论是什么血统,何等修为,皆不许罩黑风斗篷,并且要挨个的搜身检查。

  有一队妖兵上宝船检查。船上所有的侍者、船员,以及船客都被赶到三等舱的餐厅,接受盘查。同时,数名妖兵向船长出示了城主令,命其从控制室里,打开所有舱房的门,他们挨间的搜查。就连甲等舱也没放过。

  沐晚没有去餐厅。她躲在空间里,避过了妖兵们的搜查。

  ===分界线===

  某峰多谢亲们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

  ps:  抱歉,点娘貌似又抽风了。以前,某峰能从评论区,或者界面的右上角看到是哪些亲投了月/票,但是,突然间,这两处都不显示了。所以,某峰只能这样笼统的谢谢投票的亲们。望亲们还能一如既往的支持某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