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四二章 香香威武
  香香披上黑风斗篷,出了空间。

  她本身就是妖族,只是因为血统太晃眼,又是陆生木灵,才用黑风斗篷遮掩住身形。

  尽管见识了她的新藏匿技能,但是,沐晚还是揪着心。毕竟,她要面对的是十余名仙君。

  心神不定的样子,也没法练功,沐晚看着空荡荡的院角,一时间有些失神。

  常龙见状,说道:“姑娘,要不我们在这里建一间亭子,或者是象观云岭小院那样的八角小楼。”

  沐晚有些心动。转念一想,却是轻轻摇头:“等问过香香再说。也许她还需要这块地呢。”哪有树木能彻底离得了土地

  “也是。”常龙点头。

  沐晚笑道:“反正也练不了功。不如看书吧。”又新淘来那么多的书,眼下用来打发时间,是最好不过了。

  这时,常龙惊道:“咦,我在地摊上买的那些树皮书和鱼皮书的禁制已经解除了”

  沐晚闻言,连忙把神识探入护腕空间里,查看自己淘换来的五本石质书。

  唔,禁制还在。

  “不是说要过十二个时辰的吗”她狐疑的把书都取出来,放在地上。

  “想必只有外来的活物,才不受里面的时间流影响。而书只是死物尔。”常龙也把书都取了出来,码在一起,“我比姑娘先进入空间,在里面已经过了一天多。所以,我的这些都已经解除了禁制,而姑娘只呆了不到两个时辰,所以,这些石质书上的解禁依然存在。”

  有道理。又发现了空间的一个特性。沐晚在书堆旁席地而坐,晓有兴趣的说道:“老常,看看你的运气如何。”

  常龙也随意的盘腿而坐:“姑娘与我一起看吧。”

  “算了。你自己先看吧。有好的,再给我看。”沐晚却又拿出那堆从“海藏书舍”里淘来的书,开玩笑的说道,“我怕看了后。影响心情。”

  常龙笑了笑,没有再坚持,随手拿起一本树皮书,翻了起来。

  沐晚先看的是黑夜刚才给她的那三本里的一本。东华太一宗。她很想知道,海灵一族是怎么八卦宗门的。

  她本以为这本书写的是宗门旧事,不想,从头到尾写的都是近三十年里的事。其中,还专门有一个大章节专门写她第二章:“玉面阎罗”其人其事

  沐晚满头黑线。第一章写的是三位老祖飞升。第二章就专门来写她。得到作者如此青睐,她是不是应该感到受宠若惊

  不过,越看,她越觉得好笑。作者反复写她如何用“轮回”剑招,越阶斩杀真君,屠戮元婴。然后,又穿插以一些她担任首座和副帅之后的行踪,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所谓的“玉面阎罗”肯定不是一个人,定是由剑道峰的多位元婴上人一起假扮的。

  理由也是“一二三”的列举得很充足:非常时期行非常之事。太一宗怎么可能让一个才结丹的金丹真人当首座就算这名道号叫做瑾宸的女修背景惊人,能压得住剑道峰众人,难道她还难得住联盟万众况且,玉面阎罗麾下的副将和先锋将身份神秘,修为高深莫测,远非真人能驾御也。

  没想到作者最后竟然得出这么一个无比荒诞的结论,沐晚哭笑不得。作者用春秋笔法写时事,也真是够了。

  她耐着性子,继续往后读。

  作者越写越荒唐。读着读着,她不禁捧腹大笑起来。

  一旁。常龙见状,放下手里的一本鱼皮书,轻笑道:“姑娘,怎么了”

  沐晚一边揉着肚子。一边把书递给他:“这本书里说,我们宗门其实是上界安在炎华界的暗桩。自从我来到修真界以后,就不曾看到过有人如此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笑死我了。”

  常龙接过书,指着地上的两小堆书,说道:“我大概翻了一下。这边的五本书可以一读。余下的。都是只有封皮的假书。”

  海灵一族的书售价普遍都不便宜。一百二十几块下品灵石可以换来五本书,已经是大赚了。沐晚很满意,笑道:“也不知道我选的那几本石质书都是些什么货色。”

  常龙宽慰道:“再不济,也是实打实的石片,千万年都不会坏。象书本一样的石头,用来装花圃,也能衬出一分文雅来。”

  沐晚呵呵轻笑,继续看书。

  又翻看了两本书,觉得心神已趋平静,于是,她盘腿打坐,正式开始练功。

  常龙没有回东厢院,而是仍然坐在一旁,不紧不慢的继续看书。

  沐晚走了十个大周天,又接连炼了两炉蔚灵丹,这时,空间里才过去不到八个时辰。

  地上的书,常龙翻看了一大半。那些已经看过的书,被他分门别类的码了起来。

  空间里的八个多时辰,换在外面却只是一刻来钟。沐晚吐出一口浊气,从没有看过的书堆里随意的捡了一本鱼皮书,又看起书来。

  总算十二个时辰过去了。五本石质上的禁制也终于自动解除。

  “我看看里面写的是什么。”沐晚迫不及待的翻开最上面的那一本。如果内容与书名相符,她选的这五本石质书应该是一套收,介绍海底灵植的图鉴。

  翻开第一页,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拓印的植物画。旁边配有一行很潦草的手写妖文。

  海底稀有灵植图鉴,名符其实呢某人心头一喜,迫不及待的往后翻。

  虽然有几页残缺了,但,确确实实是真的

  合上书,她又飞快的翻看过余下的四本,抬头笑道:“老常,还真让我捡到漏了。这是一套手写的灵植图鉴里面起码有一千一百多种海底罕见的灵植。”

  常龙合上手里看了一半的书,笑道:“姑娘的气运向来都不错。”

  “姑娘又得了什么好宝贝”这时,黑夜神采奕奕的走了过来,接过话头,问道。

  “哦,我从地摊上瞎淘到了一套灵植图鉴,算不得宝贝。”沐晚仰头,喜道。“黑夜,你已经炼化了那些神识残丝”

  “嗯。”黑夜也在书堆边随意的盘腿坐下,“也不知道是些什么修为的仙君,些许神识残丝炼化起来。比冰片儿还要费劲。我一共试了五种方法,才找到最合适的炼化法门。”他的传承倒是全部解开了。可惜,魔仙境以上的那些,现在是漆黑一团,不知道是什么情形。故而。他目前对上界的了解,全是来自于常龙偶尔提及的上界传闻。甚至于,他都不知道“仙君”是和真君、道君一样的称谓,还是具体的职位。

  事实上,对此,沐晚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做不得真。她转头看向常龙。后者在四人里,年岁最长,见过真正的仙人,又在冥界混了千多年。可谓见多识广。

  常龙放下手中之书,笑道:“只要是上界来的仙人,地府里的老鬼们一率尊称之为上仙。还有,老鬼们私底下闲扯时,都说阎君是天仙般的人物。听得多了,我很好奇,问彼岸天的一位管事,阎君是女仙,还是男生女相,为什么坊间传言他是一位天仙。结果管事告诉我。天仙其实是一种修为境界。那些老鬼是在背后说阎君的坏话,意思是,阎君修为平平,还没到天仙境。至于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

  黑夜握拳:“神仙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等我们飞升去了上界,就会知道了。”

  大家皆笑了。对了,在这里瞎猜瞎想有什么意思等飞升了,眼见为实,那才是真

  目光微转。黑夜四下环顾:“咦,香香大人不是已经出关了吗人呢”

  常龙但笑不语。

  沐晚答道:“哦,香香去外面打探情况去了。”

  黑夜闻言色变,呼的起身:“太危险了我去接应她”

  常龙眼明手快的一把拉住他:“香香姑娘进阶之后,新得了一个在仙君面前自保的隐匿法门,你且安心在这里等待。”

  沐晚也道:“你忘了,我们三个都在仙君面前现了面只有香香是个生面孔。而且,她本身就是妖族。海底也有不少灵植,澳门赌博网站:多多少少也会护着她一些的。我们要是贸然寻去,搞不好就会弄巧成拙,帮不了她,反而让其白白暴露。再说,真要碰到什么危险,我与她有本命契约,立马就能准确知道。”

  黑夜连忙应道:“不会有危险的。是我想差了。香香大人刺探情况的能耐,我们都是知道的。兴许根本不用与仙君们打照面,香香大人就能查出他们的来路呢。”

  常龙想起当年在冥界刚刚见到香香的情景,笑道:“对极。想当初,香香姑娘就深受彼岸花们的爱戴。香香姑娘所问,那些花无不竞相回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闻言,不尽黑夜的神色轻快了许多,就连沐晚也放下心来。

  又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后,她又开如练功,炼丹和往常一样,在空间里苦修。

  第十天,香香终于回来了。

  见她神采飞扬,且毫发无损,沐晚这才真正放下心来,拉她在席地而坐,问道:“见到那些仙君了吗”

  果然,香香白了一眼黑夜,得意洋洋的说道:“仙君大人威武,香香才不会去招惹他们,以身示险些。在西街坊市的外围有一片好大的海藻地。其中有三根已经生出了灵智。香香向他们现出身份,他们自然是有问必答。他们只知道仙君们是从东区过来的,先后进了坊市,却不知道他们的来路。所以,香香又去了东区,继续打探。结果到了东区,又从一些灵植那里知道了一些新线索香香追着这些仙君的行迹,几乎跑遍了整个无忧城。”

  唔,海底的灵植也同样喜欢八卦呀。沐晚叹服:“好厉害。”

  常龙笑道:“香香姑娘辛苦了。”

  而黑夜得了一个白眼,站在一旁,乐得眉开眼笑。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翎风依雪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