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四零章 两面之缘的仙君
  黑夜答道:“有一点点关系。天雷不是冲我来的。”

  沐晚惊道:“真的是雷声”

  黑夜点头,详尽道来。

  原来,他提着海星灯,伪装成顾客走进“海藏书舍”。一进店门,便有十来道目光扫视过来。他的修为远远高过常龙和沐晚,又是天魔,本身就感知极其敏锐。是以,仅是电光火石间的一瞥,也足以让他捕捉到目光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些提着,或者手边搁着各色海星灯的人。他们也都罩着黑风斗篷,或站立于书架边佯装选书,或坐于中间的阅读区,在津津有味的读书。

  肯定有古怪。他们好象是在等什么人。黑夜不做声色的环视店里一眼,从大门右边的第一排书架开始,也装模做样的开始选书。

  先前,沐晚与提红色海星灯的黑袍人相争的那本东华太一宗已经被还回来了,放在书架第七层的中间。黑夜一眼就看到了。不过,他却蹲下身子,从最下面的第一层开始,慢慢的往上找。其间,先后拿了一两本八卦闲书飞快的翻了翻,又放回去。然后,等看到这一层时,他才漫不经心的将之拿出来,随手翻了翻。翻了几页,他靠着书架,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这时,一名伙计走过来,小声提醒道:“客官,书架前不能久久停留。客官若是对这本书感兴趣,可以拿去阅读区,寻个座儿,坐下来细读。也可以先记下书名和书架号,去柜台刻录,或者直接买下它。”

  黑夜“哦”了一声。把书放回去。在书架的每一层都有一个白色的小木盒。里面放着小卡片和笔。这是专门为顾客抄录书名和书架号而准备的。

  他从中取出一张小卡片和一根炭条笔,沙沙的抄录着书名和书架号。

  而那名伙计早在他将书放回去的时候,就悄无声息的退回了原位。

  黑夜抄录完后,又继续找书大约过了一刻多钟,那个提着红色海星灯的黑袍人看完手中的书,起身,复又提着灯去还书。

  按照店里的规矩。从哪儿拿的书。还书时,必在放回原位。黑袍人把书还回东面的第三个书架,也继续找书。

  其实。黑夜就是冲着他来的,一进门,用锁定了他的气息。因此,他的一举一动。可以说,都等于是在黑夜的眼皮子底下。

  然而。黑夜观察了这么久,实在是看不出来,他与旁人有什么不同。而且,这些黑袍人之间。哪怕是一个眼神的交集也不曾有。

  如果没有在进门的那一刹那,捕捉到他们的目光,黑夜真的会以为这群人没什么。只是碰巧都提着海星灯而已。而现在,他却充分相信。这些人是欲盖弥彰因为他们对他的注视,自他进门以后,就一直没有间断过他们的修为应该很高,且又是将神识抽凝成丝,落在他的身上,若有若无。这么高明的察探,哪怕是道君们也轻易察觉不到。

  然而,不幸的是,他们碰到的是黑夜血统最纯粹的天魔,是人、妖、魔三族之中,感知最敏锐的存在。

  所以,黑夜清楚的知道他们在窥探自己。

  事实上,黑夜真的没有错。

  那些黑袍人一直都在偷窥他。他们已经知道他是一只魔帅境的天魔;而他们更想知道的是,一只天魔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于是,那个提着红色海星灯的黑袍人从阅读区走了出来。

  黑夜并没有急着靠近那个家伙,反而他走到柜台前,把小卡片交给掌柜,低声说道:“我要买上面抄录的所有原书。”

  掌柜双手接过,飞快的浏览了一遍,笑道:“上面所有的原书都是可以出售的。客官,您稍等片刻。”说着,他又抄录了一遍,把书单交给一名伙计。

  三本书,共计一千五块下品灵石。不一会儿,伙计抱着书回来了。

  黑夜付了书钱,挥袖收了书,提着灯,转身离开。

  不出他所料,所有提海星灯的黑袍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那个提红色海星灯的家伙。

  此时此刻,黑夜完全可以肯定,这些人就是一伙的,并且,提红色海星灯的那个是头目。其余人都是听从他的指挥。

  他飞快的摇了一下头。于是,所有黑袍人皆收回目光,找书的,继续找书;读书的,捧着书本读得津津有味。

  只有这个头目把手里的书放回书架,提着灯,不紧不慢的尾随着黑夜出了店门。

  黑夜出了门后,急走数步,呼的窜进旁边的一条小巷子里。这是进店之前,他就看好了的藏身之所。

  身形尚未站定,他深吸一口气,吞噬掉残留在黑风斗篷上的所有神识细丝。紧接着,他用幻影灵狐一族的变幻术,把自己变成一颗枣核大的碎石子。

  头目赶到的时间比他预想的要快得多。他才变好,那人就冲了进来。

  “咦,去哪里了”看到空空如也的小巷,他立住身形,提着灯,慢慢的踱进来,冷笑道,“小天魔,有点本事。连本座的神识也能这么快就抹得一干二净。”

  黑夜真的是悔青了肠子那些神识残丝厉害得很。它们是他接触过的,最凝实的神识。梗在他体内,象一把钢针一样,扎得他难受。偏偏他现在变成了一颗碎石子,没法将其炼化。

  从这些神识残丝上面,他可以断定,这些黑袍人十有是上界的仙人。因为飞升界的道君不可能有这么凝实的神识

  意识到这一点,黑夜变得惴惴不安起来。

  黑袍人提着红色的海星灯往巷子里走了进来。一步,又一步,他越来越近。

  黑夜紧张的快要喘气不过气来了。

  他忍不住在心里直道“倒霉”,抱怨这些仙人,放着好好的仙界不呆。吃饱了撑的,跑到炎华界来做甚。

  突然,脑海里划过一道灵光。黑夜记起一桩事来:炎华界的道君们是不能去更低的界面,否则,会招来天雷。那么同理,这些仙人们是不是也不能来我们下界呢

  心中一动,黑夜想出了一个脱困之计。

  沐晚听到这里。抚额苦笑:“你是毁掉了他的黑风斗篷。使其暴露行迹,于是,招来了天雷。是吧”

  黑夜搓着双手,呵呵笑道:“姑娘一猜就中。他是上界的仙人,自然不会把我这只小天魔放在眼里。也是有心算无心,让我侥幸得手了。”接着。继续说道,“事实上。他也是大意了。当他走到我身边时,他的黑风斗篷也罩住了我。我发现,他并没有压制修为。所以,我拼尽全力。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去,划破了他的黑风斗篷。他的反应很快,澳门赌博网站:立刻过来抓我。就在这时。一道天雷落了下来,绊住了他。周边的屋舍也跟着遭了殃。我又变成小石子。混在废墟里。”

  虽然他说的挺轻松的,但是,沐晚知道,在一个仙人的脚底下搞刺杀,是一件多么危险的事。“黑夜,你竟然还真的得手了,好厉害”后怕之余,她禁不住的大赞。

  黑夜摆摆手:“要是以前,我肯定不敢的。但是,吃了那么多的冰片儿,我很感觉到身体各方面的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而且,那家伙自负得很,也让我钻了空子。”顿了顿,他说道,“姑娘,说起来,这一位,也是我们两面之缘的故人呢。”

  沐晚皱眉:“两面之缘在什么时候”有吗她真的没印象。

  “冥界。一次是在忘川河边的花圃里,另一次是在三生石旁。”黑夜提醒道。

  “哦,记起来了”沐晚点头,“那位香香说不是好东西的仙君”好吧,她也深以为然。这家伙先是一剑刺死自己的妻子,然后,又深情款款的跑到冥界借花凭吊,还妄想亡妻投胎以前,把他的名号刻在三生石上。

  想到这些八卦,她叹道:“这位确实是自负到了一定的境界。难怪会栽在你手里。他若是不改的话,恐怕以后还要吃大亏。”修行以来,无论是师叔,还是大师兄、师尊,以及各位老祖,放在嘴边的话,无不是“仙路艰难,小心谨慎为上”。他们都反复告诫她,永远都不要小看你的对手,不管他是什么修为。呵呵,这个家伙太自负了,所以被天雷劈了

  想到这里,她问道:“只下来了一道天雷。他是立刻就返回上界了吗”不然的话,天雷会阴魂不散,一直追着他劈的。

  黑夜摇头:“他的同伙们很快赶过来了。其中一人手快得很,拿出一把伞,把他立刻收进了伞里。转眼,他从伞里再出来时,没有罩黑风斗篷,却是将修为压制在了化虚境后期。所以,天雷便散了。他恼羞成怒,命众人一起搜查。我以为在劫难逃之时,姑娘通过契约联系我,然后把我召回了空间里。”

  听到这里,沐晚终于明白他们俩先前为什么一脸凝重了,问道:“你们是在担心空间会暴露,对吗”

  黑夜点头:“回来后,和老常一说,我越想越觉得,吞噬掉他们残留在我斗篷上的那些神识细丝之举,极其的不妥当。他们是仙君,肯定有办法联系到自己的神识的。”

  常龙坐在一旁,也是一脸凝重。

  沐晚想了想,笑道:“应该是无妨的。不然,他们肯定早就寻过来了。我们三个哪里还能安坐于此”

  黑夜闻言,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眉眼间,神色渐缓。

  常龙叮嘱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小心点好。黑爷,接下来,要委屈你了。轻易不要离开空间。”

  “我也是打算死躲在空间里。”黑夜点头,“至少在没有炼化掉他们的那些神识残丝以前,我是不会再出去了。”

  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谁叫对方是上界的仙君呢。归根到底,还是他们不够强大,连与之做对手的资格都没有。沐晚握了握拳头,心里越发的渴望变强。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雨中梧桐020的评价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