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二八章 小心翼翼
  速度很快,澳门赌博网站:不到半刻钟,便轮到了沐晚。和前面的采珠人一样,她挽着蓝布小包袱,勾着头,跨过半尺高的红漆门坎。

  屋子不大。正中摆着一张黑色的长桌。一名穿着青布长衫的中年男子坐在桌后。是个修士,炼气七层。

  他执笔,头也不抬,嗡声问道:“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沐晚小声答道:“禀道爷,我叫洪小花,洪家村的。”

  中年男子一边刷刷的写着,一边问道:“识字吗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采珠人都是凡人,绝大多数连自己的名字也不会写。是以,沐晚也装文盲,摇头:“不会。”

  中年男子写完,放下笔,抬头看了她一眼:“过来,按个手印。”

  “哦。”沐晚上前。

  中年男子指着朱砂盒,还有契书上的落款:“大拇指沾上朱砂,印在这里。”

  契书不长,只有一页纸。沐晚扫了一眼,心中暗道:好苛刻。

  契书上写着:今有洪家村之洪小花去细沙岛采珠。工期一百天,包住包吃,工钱五两白银;往返的路费、吃食自理;生死由命,伤亡自担。

  然而,就这样的待遇,也是应者云集。足以见这边凡人生活之艰辛。沐晚暗叹,用右手大拇指沾了朱砂,按下手印。

  “下一个。”中年男子“啪”的往桌上扔了一个黑色的小木牌,把这份契书放到右手边。那里已经堆了两指厚的一摞。

  小木牌一面是空白的,另一面刻着一尾金鱼。

  “谢谢道爷。”沐晚捡起小木牌,挽着包,和前面的人一样,从左边的门离开。

  从人群里出来,黑夜迎上来,问道:“成了吗”

  “嗯,成了。”沐晚晃了晃手里的小木牌,笑眯眯的使劲点头。

  黑夜咧嘴笑道:“过了正午才上船。我先带你到处逛一逛。”

  “好。”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逛的。天龙岛是不小,但是,很多地方都是凡人不能去的。他们转了一圈,最后走到一条半里来长的街巷口。也就是所谓的“集市”。五尺来宽的巷子里。人挤人,商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很是热闹。

  这里全是凡人,难得的没有修士,也没有天龙帮的弟子们。沐晚笑道:“很好呢。”

  两人在人群里。慢慢的挪动。街巷的中段,里三层,外三层的抗满了人。有两个人在那里摆杂耍摊。

  黑夜带着沐晚也挤了过去。他寻了个空档,闪身进入空间里。周边的人都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只顾着看热闹,根本就没人发觉。

  按照原计划,上岛后,黑夜的任务也完成了,可以进入空间里。然而。天龙岛守卫森林,明岗暗哨随处可见。并且,还有数道金丹修为的神识交替扫视。他硬是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不想,找了一圈,这条最热闹的街巷反倒是最合适的地方。

  沐晚吐出一口浊气,转身挤出了人群。

  接下来,只要等着开船就行了。

  沐晚回到码头上。这里已经汇集了数十个采珠人。她走过去,寻了一个背阴的地方坐下来,静静的等候。

  正午时分,停靠在码头上的五艘双桅大船终于起帆。它们都是中品法器。主帆上面写着“天龙帮”三个金色大字,副帆上则画着龙虾、金鱼、海螺等标志。

  沐晚明白了:她被分在那艘副帆上画着金鱼的船上。

  过了一刻钟,有一队天龙帮弟子过来,吆喝:“上船了。快点,把登船牌拿出来,上船了”

  早已等在码头上的采珠人纷纷走过去。沐晚混在人群里,走到了金鱼船边。

  有一块长丈许,两尺来宽的厚船板架在船和码头之间。船板的这边有一名天龙帮弟子查验登船牌。

  小木牌就是一个俗物。而负责查验的弟子却有炼气十层的修为。他只是扫了一眼,嘴里不停的催促排成长队的采珠人:“快点。后面的跟上。”

  很快,沐晚顺利登上船。

  所有采珠人都被赶到了底舱里。那是一个很大的空间,灵气很淡薄,容纳两三百人完全没问题。

  底舱里空荡荡的,没有床等摆设,只在西北角分别立着两面竹制的破屏风,一个写着“男”,另一个写着“女”。那是如厕的地方。

  无论男女老少,每个人都只有五尺长、三尺宽的一个地方打地铺。人们自觉的按男女分开,张罗地铺。两百来号人,竟无一人大声说话。沐晚在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

  半刻钟后,有一位天龙帮的弟子来到底舱里,喊道:“安静”

  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活,站起来,看着他。

  沐晚也站起来,扫了一眼。

  这一位是炼气九层。他是来宣布规矩的:任何人不许喧哗,不许离开底舱。违者,一律扔进海里去喂鱼。

  训完话,他就走了。

  紧接着,右上边传来“咣啷”的声音。那是舱板被盖上了。

  怪不得人们这么安静。沐晚挑挑眉,靠着船舱坐下来。

  底舱的四面墙上都装有油碗灯。光线不是很强,仅能照亮方圆十来尺的范围。不少采珠女聚在灯下,拿出针线,做鞋底、绣小手帕儿。离灯远一些的,光线昏暗,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发呆;而对面的男子区域里,绝大多数都是倒头大睡。

  据香香和黑夜之前收集到的情报,从天龙岛到细沙岛,起码有两天两夜的航程。还好,现在不是台风季节,不然的话,也许要走上五六天。

  每隔百来息,就会有一道筑基中后期的神识扫视底舱。所以,沐晚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闭目养神。

  底舱里本来就不准喧哗,即使有交谈,人们也是相互耳语,再加之,她摆出了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所以,根本就没有人搭理她。

  因为不是台风季节,所以,一路上几乎没有碰到什么大风大浪。在底舱里,也只是有些轻微的摇晃。两百来号人里,没有人晕船。

  两天两夜后,船停了。

  “到了”底舱里响起细细的声音。很多有经验的采珠人起身,飞快的收拾行囊。

  过了一刻多钟,右上角又是“咣啷咣啷”作响。舱板被打开,一道强光突兀的照射进来。

  沐晚也起身,挽起蓝布小包,和大家一起,仰头看着舱口。

  “一个一个的,不要挤,都上来”从舱口放下一条长木梯,有天龙帮弟子朝里面喊话。

  于是,沐晚混在人群里,跟着爬出底舱。

  不能停。旁边有天龙帮弟子不耐烦的催促:“快点,跟上”

  等下了船,沐晚举目四望。这是一个狭长的小岛,小的这头,也就是他们现在站的地方,应该是深水港,停靠着十来只样式相同的双桅船;另一头是片小树林,面积大很多,里面隐约可见好几排低矮的茅屋。岸边,稀稀落落的停着一些小舢板。

  除了他们,岛上基本上看不到凡人,只有十来个身着黑衣的天龙帮弟子。

  这会儿还没到正午,岛上的采珠人应该都在海上做活,还没回来。沐晚他们被驱赶到小树林外面的沙地上。一名天龙帮弟子指着树林边上的那间圆顶茅屋,告诉他们,半刻钟后,在屋前集合,登记名字,发放工牌。登船牌自个收好,做满工后,还是凭牌登船。

  也就是说,他们有半刻钟的自由活动时间。人群“嗡”的一声,散了。太阳火辣辣的,人们纷纷跑到附近的树荫下乘凉。憋了两天,他们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也有一些人跑进了树林深处。

  沐晚也装着要小解的样子,急匆匆的跑到一丛密密的灌木后面。

  也许是四面都临海的缘故,小岛上的守卫明显松泛得多。也没有神识无时无刻的扫视。故而,刚刚走到灌木后面,沐晚身形一闪,进入空间里。

  香香迎了上来,笑道:“姐姐也太小心了。只是一道筑基期的神识而已,姐姐完全可以不理他。上了船后,就直接进来。”

  沐晚摸了摸鼻子:“我担心那家伙清点人数。半道上,什么事儿也没有,突然少了一个人,也太明显了。”虽说,一路上,她都没有发觉到船上有金丹修为以上的存在,但是,到底是在别人的地盘之上。而他们只是想悄悄路过,又不是专门来踢场子的。再说,这一路,她也没白走。记住了这条水道的路线,回来时,她就不用再扮成采珠女了。

  空间里过去了十来天,外面刚好是子夜时分。

  黑夜先出去,打探周边情况。很快,他发回神识:岛上有一名金丹,三名筑基,还有二十名炼气期的。

  就这点人马,不足为患。

  于是,沐晚也出去。树林外面的海滩上,黑夜已经把一只小船推进了海里。

  别看它现在的外形和寻常的小舢板没什么两样,却是黑夜亲手炼制的,是一件下品宝器,可以根据需要,变大或变小。比天龙帮的那些龙虾船、金鱼船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沐晚拉出一串残影,嗖的跃上船头。

  黑夜甩袖。象一道离弦的箭一样,小舢船钻进了迷离的海雾之中。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星`月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