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二七章 第三种势力
  从沐府出来,香香来一道神识:姐姐,去你的道场看看吗?

  沐晚脚下不停,径直向左门走去,回复道:不去了。`

  修道这么多年,她深有体会:度人需先度已,因为自己的道行越深,能力越大,才能更好的度人;同时,度人也是度已。故而,如果有机会济世度人,积累功德,她是一定会身体力行的。

  但是,道观里的那些香客,并非真正的信徒。他们本身并不信道,只是迷信罢了。既不信道,又不修道,她又如何度化他们?

  再者,现在大周是太平之世,既无瘟疫,又无战乱,香客们所求的,无非是升官财、身体健康、家宅平安、婚姻美满之类。这些归天道管。前事因,后事果,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就连冥界的副判大人也不敢妄回干涉,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小金丹而已。事实上,就连自己的亲爹,她也只能眼睁睁的在一旁看着,任他垂垂老矣,经历生老病死。

  所以,香客们的所求,恕她道行有限,真的只能呵呵了。

  出了东门,在东郊寻了一座无人的僻静山头,沐晚召出黑夜。他的脚程比她要快了十倍还不止,所以,还是由他化成小旋风,载着她,一路向东而去。

  当天过了子夜,黑夜终于赶到东海之滨一个无名小海湾。

  东华洲的东面有着漫长的海岸线,沿线有数不清的出海口。沐晚这次是秘密出海,自然不能走那些有名的海港。他们四个阅读了大量的资料,最后选中了这处名不见经传的天然小海湾。

  没错,他们决定野渡。也就是,自己开船出海。

  黑夜站在海湾边的悬崖上,挥手放出早已准备好的小木船——为了遮人耳目,此行,他们将先化成寻常的渔民,穿过这一片近海。赶到天龙岛。所以,这艘木船和寻常的小渔船没什么两样,两丈来长,五尺宽。七成新,中后部罩着竹棚,是凡物。好吧,它本来就是黑夜和香香前几天过来实地考察时,从渔民手里买来的。`

  到了天龙岛后。他们再搭乘天龙帮的宝船,去遗忘之海边缘的细沙岛。

  天龙帮原本是盘踞于天龙岛的一个修真小帮派,每年都要向颖川陈家纳贡。自从老陈家覆灭后,天龙帮便渐渐做大。如今,它已经控制了原来老陈家近三分之一的势力范围。这一带,大大小小的海上势加起来,不下百家。天龙帮的实力排在前五。而诸多的帮派之中,只有它在遗忘之海的边缘有据点——细沙岛。那里也是近几千年来,东华洲修士们活动的最东端。

  近海的情况比6地上要错综复杂得多。渔民们要去哪片海域捕鱼,必须先向占领这片海域的势力购买路引。是以。他们往往要随身带着很多份路引,以应付那些海上势力没完没了的盘缠。

  为了减少麻烦,沐晚索性决定装扮成采珠女,搭乘天龙帮的采珠船,佯装是去细沙岛那边采深海珍珠。

  而黑夜则化成她的哥哥,摇船送她天龙岛。天龙帮的路引也是真的——卖船的那人不想再出海了,连同路引和小船,一并卖给了黑夜。

  多一个人,就要多搞一个假身份,所以。香香和常龙,继续呆在空间里。

  这里距天龙岛有三十来里远。以黑夜的修为,就算是小破船,也能日行千里。所以。他们并不急着赶路。

  黑夜独自在船舱里望风。沐晚去空间里修行。

  当海面上现出第一道阳光时,空间里已然过去了六天。沐晚先服下易容丹,把自己整成一个皮肤黝黑,身材壮实,十二三岁的小姑娘;然后,从里到外都换上粗布衣衫。也都是凡物。新的,香香帮她从集市里买来的。连头也让香香帮忙,照采珠女们的样式,梳成一个歪髻。

  最后,香香帮她插上一朵拳头大的红色绢花,笑道:“好了。姐姐这是头次去应工,按规矩是要穿新衣新鞋,扎大红花,据说,这样才能有好运。”

  水镜里,陌生小姑娘全身上下都透着浓浓的乡土风味啊。 `沐晚挑挑眉,很是满意,用《隐息诀》彻底掩去修为。

  随即,她出了空间,站在船头上。

  黑夜从后面的船舱里出来。他也已经从头到脚都换上了补丁摞补丁的粗布衣服。也都是实实在在的凡物,并且特意做旧处理了一番。

  看了看她,黑夜抹了一把脸,将眉眼变得与她三分相像:“这样就更像这么一回事了。”

  沐晚笑道:“走吧。”

  于是,黑夜作法。小小渔船,披着金色的霞光,向东南边的天龙岛驶去。

  径直走了七八里,海面上现出几只小渔船。黑夜叹了一口气,拿起长木桨,老老实实的摇了起来——做戏要做全套,这样才能不会露馅。

  又走了五里多一点,前面远远的驶过来一艘快船。它比寻常的小渔船大了三倍还不止。米黄色的帆上有“天龙帮”三个金闪闪的大字。船身之上,灵光闪闪,有细微的阵法波纹。

  沐晚在后舱里看得分明:下品法器。

  不到十息,快船已经驶到他们面前。

  “什么人?”一名身着黑色短打的年青男子站在船头吆喝,“检查路引!”炼气一层的修为。

  “哎!”黑夜连忙放下桨,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展开,双手举过头顶,“道爷,小的是洪家村人,请验看。”

  年青男子居高临下,扫了一眼,摆手:“行了。”又指着后面船舱里,“舱里有人?”

  黑夜将黄纸重新叠好,贴身收好,陪着笑脸解释道:“是小的妹子。今天送她去应工。”

  年青男子眼底闪过一道精光,咧牙笑道:“你说了不算,道爷要亲眼见一见,才算得数。”

  “哎。”黑夜转身,走到舱门边,喊道,“妹子,出来喽,道爷检查呢。”

  “哦。”沐晚应了一声,掀开帘子,探身出来。她装出一副怕生的样子,盯着自己脚下的船板,怯怯的躲在黑夜身后。

  后者嘿嘿陪笑:“道爷,妹子头次应工,没见过世面,莫见怪。”

  见是一个十二三岁的黑壮妞,和船上的渔民长得相像,也是粗眉粗眼,一看就是一个爹娘生的,年青男子没了兴趣,挥手说道:“好了。走吧。”

  大船动了,继续前行。

  “谢道爷。”黑夜大声道谢。

  接下来,他们又经历了两次盘查。每一次都差不多,不但检查路引,而且还要查人。

  三次之后,黑夜用神识说道:姑娘,香香大人特意打听过。他们通常只查验路引的。而且,这边的三十里海路,只有一艘巡逻船。不会是我们要出海的事泄露了出去吧?

  沐晚笑了笑:不一定是走漏了消息。宗门要查探西炎洲的意图很明显,只要有心,不难猜测到。

  否则,她也不会这么小心。

  黑夜轻哼:南方佛修还没死心哩!

  沐晚眼波流转:也可能另有其人。

  散修联盟、云岭胡家、颖川陈家、朔月谷张家、归云派生、掩月观……这些门派和世家都藏得很深,但是,种种蛛丝马迹表明,他们其实是一伙的。他们与魔界勾结,和南方佛修并无深层次的往来。也就是说,在东华洲还存在第三股势力,他们也是道修,没有毁坏东华道统之意图,但是,同样也妄想灭掉太一宗。

  因为他们隐藏得太深,所以,太一宗只能以斩妖除魔、维护道统的名义,出现一个,灭掉一个。而沐晚可以肯定的是,就是在联盟内部,肯定还有这种势力存在。只是现在太一宗如日中天,这些人暂且选择了蛰伏。

  现在看来,陈家倒了,但是,这股势力在海上却比她想的要强大许多。

  这时,前面远远的现出一道黑线。天龙岛到了。

  码头上,密密麻麻的停靠着许多小渔船。卸货、打招呼、贩卖刚打到的海货……热闹得很。

  黑夜选了一处空位,把船停靠上去,抛了锚,也和寻常渔民一样,粗声粗气的催促着:“妹子,快点下船,莫误了应工。”

  “哎。”沐晚手里挽着一个蓝布小包袱,钻出船舱。

  下了船后,她亦步亦趋的跟在黑夜后面,东张西望。瞪着眼睛,东张西望。好象看花了眼似的。

  黑夜见状,也装得更加投入。

  早就打听好了,每个月逢一,天龙帮会招收三批采珠人。上午招工,过了正午就船,赶往细沙岛。

  今天是十一日,刚好是这个月的第二批。

  前来应工的采珠人很多,有男有女,大多数都是年青人。所有采珠女,不论老幼,式和打扮都是一样的。故而,出了码头,青石街道上,头戴大红绢花的女子渐渐多了起来。她们都是来应工的。

  两人跟在她们后面。不出一刻钟,到达招工点。这是一处临街的门面。在里面报名。现在,外面挤满了人。黑压压的人头里,晃动着不少大红花。

  “排队!排成一队!”有两个先天境的天龙帮弟子手执软鞭,在维持秩序,“不应工的,滚!”

  “妹子,你先去排队。我在外面等你。”黑夜说道。

  “哎。”沐晚挽着小包,上前排在队尾。

  ===分界线===

  多谢书友建筑工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