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二六章 今生情,澳门赌博网站:今生了
  联盟大军解散后,大师兄郝云天又回到了南地灵之根。 `在沐晚启程的前一天上午,他与清沅上人一道赶回观云岭。不过,他没有直接回观云岭,而是急匆匆的去了别处。

  清沅上人在练功房召见沐晚,细细问过准备情况后,给了她一个上品储物袋:“为师给你准备了一些零嘴儿,你路上带着吃吧。”第一次给小徒弟准备历练储物袋的情形还历历在目。一晃,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小丫头变成了能号令千军万马的大统帅,进而又要远渡重洋。身为师尊,她既为小徒弟骄傲,也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惭愧——西炎洲之行凶险万分,可是,她这个师尊却帮不上什么忙。

  沐晚打开一看,琳琅满目的吃食只占了一半的地儿,还有各种药材、炼材,以及近百枚玉简。“多谢师尊。”她收了储物袋,甜甜的笑道。

  清沅上人又叮嘱道:“出门在外,万事都要当心。”

  “是。”

  这时,郝云天行色匆匆的走入洞府。

  清沅上人笑道:“去西炎洲那边,不能做道修打扮,所以,你大师兄特意去丹霞峰给你订了一些衣服饰。”

  正说着,隔音阵上灵光闪动。郝云天自外面进来。

  “师妹,准备得如何了?”他也问道。

  沐晚点头:“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郝云天递过一只上品储物袋:“里面的衣物都是陈裁衣做的。他特意去拜会了两位从西炎洲回来的元婴尊长。样式画出来后,经两位尊长认可后,他才下的料。从挑选布料,到裁剪,到最后成衣,都是他亲力亲为,没有经过别人的手。师妹尽管放心。”

  “多谢大师兄。”沐晚双手接过,问道,“我也有好些年没有见到过陈师兄了。他还好吧?”

  陈裁衣的师尊,丹霞峰雁回岭紫荆真人。出自朔月谷张家的本家。说起来,出自张家旁枝的张逸尘还要唤她一声“祖姑婆”。

  当年,她与本家里应外合,欲诓骗张逸尘回朔月谷。`与族长夫人娘家的侄孙女结成双修伴侣,进而牵制之。赤阳真人收到风声后,命张逸尘闭关。本来,赤阳真人的意思是,紫荆真人若是就此收手。也就算了。

  不想,她却相当执着,托各种人给张逸尘捎话,散布他对人家小姑娘始乱终弃的谣言。搞得张逸尘都没脸出门。赤阳真人被彻底激怒了,一状告到广仁老祖那里。

  此时,广仁老祖已经很看重赤阳真人这一脉,尤其是张逸尘。闻言,他勃然大怒,去找丹霞峰老祖广茂道君理论。

  其实,朔风谷张家根本就不清白。经太一宗后来查证。他们与散修联盟、颖川陈家等往来密切,也是一心想覆灭太一宗的。只是他们行事更隐秘,又滑不溜秋的,从不显山露水。是以,太一宗决定重出时,头一个就把这颗暗疮给灭掉了。

  彼时,张家隐藏的还很深,而紫荆真人又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埋头修行的。故而,她根本就不知道本家的底细。她向来耳根子软。又禁不住族长夫人三天两天的请求,才答应下来。而张逸尘做为后辈,一点儿也不体谅她这个祖姑婆的难处。她几次三番的传召,居然也不搭理她。又被族长夫人挑拔了几次。她彻底愤怒了,非要促成这桩亲事不可。

  须不知,此举恰好撞在风口浪尖上——此时,九位老祖下定决心要整顿宗门,正本清源。头一桩要杜绝的就是,一切从家族利益出。危害宗门或者迫害同门。

  所以,广茂老祖派人暗中调查清楚后,亲自处理了紫荆真人——思过谷里幽禁五十年,并且,将其恶行及处理结果宣告全内门,以儆效尤。

  师尊被幽禁,又落了一个狼狈的名声,陈裁衣等亲传弟子自然也抬不起头来。很明显的就是,他们在丹霞峰如履薄冰,日子比以前艰难了许多。

  论亲疏,沐晚当然是和张师叔更亲近;论道义,紫荆真人是咎由自取。而陈裁衣他们三兄弟是无辜的。所以,当郝云天听说了这件事后,特意赶回来,去雁回岭看望陈裁衣。她没有跟去,只是托他捎了上品养灵丹和回神丹各二十瓶。

  那是她最后一次听说过陈裁衣。如今,他师尊的刑期已经过了大半,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郝云天答道:“他和袁鹏是换命的交情。只有最初的一年,袁鹏正在闭关凝丹,顾不上他。 `所以,他吃了点苦头。后来,有袁鹏罩着,他的日子又好过了起来。前年,他结丹,之后,搬出雁回岭,开辟了自己的宝山。哦,他还说,多谢你当年雪中送炭,赠给他那么多上品的丹药。他祝你一路平安,等你回来后,一定要做东,为你接风洗尘。”

  “好啊。”沐晚爽朗的应下。

  回到小院里,沐晚打开两只储物袋,细细清理里面的东西。呵呵,师尊和大师兄简直太有默契了——两人都给她收集了很多遗忘之海的海图,和西炎洲的情报。甚至于,他们俩一人给了她一枚内容完全一致的玉简:结婴的准备清单。

  不用说,师尊的才是原版。大师兄现在是金丹十层的修为。师尊便把清单传给了大师兄,让他早早准备起来。而大师兄担心她赶不回宗门结婴,所以,特意给她刻录了一份。

  有备无患,师尊和大师兄这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沐晚看着两份一模一样的玉简,心里暖洋洋的。

  下午,张逸尘没有乘坐座真人的座驾,而是和阳煜、林定一他们一起,很低调的来到观云岭山脚。用子石把她喊到山脚,阳煜和林定一各自送给她一个上品储物袋。而张逸尘则塞给她一枚储物戒指,象个老人家一样,细细的叮嘱着:路上小心,不要逞能,实在不行,就回来……云云。

  唉,好忧伤。一时间,沐晚终于找到了要出远门的感觉。心里泛起淡淡的离愁别绪。

  送走三人,她回到小院拆礼物。唔,大家都想到一块儿去了,主要是各种药材。然后是一大堆的玉简。看来,这些天,大家都在帮她收集相关情报。除了以上两样,张师叔很细心的她准备了大量的上等空白符纸和各种属性的妖兽血。知道她会制符,所以。他帮她准备了好多。

  第二天清晨,沐晚去洞府那边,拜别清沅上人和大师兄郝云天,带着香香他们仨,祭起祥云,悄然离开宗门。

  不过,她没有直接去东海之滨,而是由黑夜化成小旋风,直奔绝魔山脉那边的修真边界——在离开之前,她去看看爹爹。算起来。她有三十多年不曾回去过了。

  为了避人耳目,黑夜绕了点路。是以,过了正午,他们才赶到大周京城东郊。黑夜闪身进了空间,沐晚又扮成年轻的道士,进了城。

  这一次,她不准备去亡母坟前拜祭——上次,她偶遇副判大人出巡。两人一起喝茶聊天,说到投胎转世时,她一时兴起。按要求报上亡母所属的城隍庙号和殁亡的时间,请之帮忙查一下亡母现在的情形。副判大人很给力,不出一刻钟就查了出来。亡母早就转世投胎,这一世也已儿女成群。

  京城里。主要的街道没有变。不一会儿,她便来到旧时的胡同里。

  沐府还在!

  看着不曾改变过的大门,她吐出一口浊气,铺开神识,查看府里的情形。

  府里,人们在午休。安静得很。

  很快,沐晚找到了想要看望的人。前院,书房里,雕花木窗的打开。窗后,摆着一张红木躺椅。一位白似雪的老者,身上搭着一条青布薄被,双目微合,躺在那儿。

  爹爹……三十多年不见,爹爹已经垂垂矣。掐指算了一下,沐晚纵身翻过高高的院墙,径直来到书房里。

  想了想,她闪身进入空间,换上很多年以前,师尊为她订做的水红色香云纱宫装,秀高挽,梳成飞仙髻,又翻出那盒红宝石头面,精心装扮好。

  右手轻挥,幻化出一面一人高的水镜,她前后照了照,觉得满意了,这才回到书房里。

  也许是血缘的感应。恰好,沐三爷睁开双眼,老眼迷离的往这边望过来。

  “你……”老人怔住了。过了一会儿,他象是从梦中醒来一样,慌忙抬起身子。

  身上的薄被滑落。

  “婉儿?是你吗?”沐三爷坐直身子,使劲的瞪大眼睛,觉看不清,又把一双老眼眯成了细缝儿。

  “是我,爹爹。”沐晚快步走过去,蹲下身子,双手轻轻握住他的一只手,“婉儿回来看您了。”这是一双苍老、枯瘦的手。庆幸的是,这双手还算稳健,具有力量。

  感受到了她手上的温度,沐三爷用双手紧紧的包握住她的一双手,露出孩子一般满足的笑容:“是婉儿呢。爹爹不是做梦。”象是想起了什么,他问道,“婉儿,你去看过你舅舅他们吗?”

  沐晚摇头:“来得匆忙,没有去燕云城。”

  沐三爷仍然紧握着她的双手,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你大舅舅最先走,是七年前去的。你小舅舅是三年前的冬天里过世的,也没吃到什么苦头。去年十月,你二舅舅七十大寿,我过去祝寿。他还留我多住些日子呢。今年春天里,他也去了。他们三兄弟都是无病无灾,在睡梦里去的。”

  沐晚修至金丹境,又悟出了“轮回”剑法,早已看透生死,也深知生老病死是凡人必须的生命历程。是以,静静的听沐三爷说完,她轻轻点头:“知道了。”

  沐三爷又靠回去,满足的长叹:“能在有生之年,再看到你,知道你好好的当着神仙,为父就是立刻死了,也无所谓了。”

  沐晚轻笑:“爹爹的天寿还长着呢。”在府门外面,她特意替他掐算了一下天寿。还有将近六年。到时,她肯定是赶不回来的,所以,今天才现身与沐三爷一见,算是父女话别吧,也是全了一世父女的情分。

  沐三爷眯缝起双眼,贪婪的注视着她,象是要把她的样子刻在心里一样,呵呵笑道:“人生七十古来稀。阿贵去了,你的舅舅们也去了……身边的人,一个个都去了。你当了天上的神仙,我也有脸去见你的母亲。她等了我那么多年,肯定等的不耐烦了呢。”

  提及亡妻,他的脸上泛起光,老眼也变得清亮了许多。沐晚见状,不忍点破,只有含糊的附和着,在心里感叹道:虽说有转世投胎,可是,来世的你,再也不是今生的你。所以,珍惜眼前人,今生情,今生了,才是正解。

  到底是上了年纪,沐三爷说了一会儿话,困劲儿上来了,呵欠连连天,又沉沉睡去。

  沐晚这才抽出双手,捡起地上的青布薄被,轻轻的替他盖好,软声说道:“爹爹,婉儿走了。”

  深深的又看了他一眼,她取出一张空白符纸,折出一只纸鸽,留在他的右手边,起身离去。

  纸鸽能证明她来过。爹爹醒来,会很高兴的,也不用再牵挂着她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yinyh的礼物,多谢书友苏子汐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