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二四章 终战
  沐晚素来眼快,自是看得分明。`立时,眼神冰冷似铁,她心道:再厉害的走狗,也是狗!

  她一点儿也不担心黑夜。

  因为那不过是幻像而已,所以,黑夜就算是躲不过,也没有关系。在这一点上,倒是真的应了那句“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事实上,司徒盟主的这点花花肠子也瞒不住黑夜。因为后者是天魔。而堕入魔道的魔修,其血统连血魔都比不上,在魔的世界里被称为“堕魔者”,是最低贱的存在。血统的绝对压制,使得他在黑夜面前,好比是连底裤都被扒下了,根本就存不住心思。

  所以,看似避无可避的暗袭,被黑夜伸出左手二指,象夹菜一样,悠然夹住。

  “啊!”司徒盟主一击不中,神色大乱,把本命宝刀胡乱砸过去,掉头就跑。

  “哪里跑!”黑夜一脚踢飞长刀,提起圆月弯刀,一刀捅过去。

  “扑哧”一声,对方的法相被他刺了个对穿。

  “啊——”,法相不比幻相,是元神撑着肉身呢。司徒盟主立时动弹不得。法相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小。半息之后,法相彻底消散。他变回了正常身量。

  此刻,他就象是被钉在圆月弯刀上的一只苍蝇,何其渺小。

  身子一摇,黑夜也变回正常大小,一手提着面无血色的某只,另一只手提着圆月弯刀,“咯滋”,澳门赌博网站:剜出对方的魔心——漆黑的,比婴儿拳头大不了多少的一团,象石头一样坚硬。

  黑夜冷冷的将人扔在地上,“砰”的一声,将魔心捏成粉末,洒在其脸上,转身离去。

  “不!啊——”司徒盟主双手抱头,在地上拼命的扭动。出杀猪般的嚎叫。

  他的脚下腾起黑色的烟气。转眼,双脚消失了。继而是小腿、膝盖……十息不到,他整个儿变成了一缕黑烟,消散于无形。`

  事实胜于雄辩。十多万双眼睛看着呢。反联盟会的总盟主竟然是一位魔修!

  “除妖降魔!”沐晚扬剑。再次动进攻。

  “咚咚咚……”十面战鼓同时响起。

  “杀!”联盟大军士气高涨,象潮水一样冲向敌人。

  反联盟会的将士们惶惶然,再也无心恋战,全线溃逃。

  这一次,联盟大军一路追击。不但歼灭了反联盟会的六万大军,而且一举破掉其兵巢,苍云镇。

  还没有完。他们兵分三路,以秋风扫落叶之势,继续南下,目标:雷音门、漓水唐门和叠翠山司徒家。反联盟会可以说就是这三家支撑着的。其中,他们的总盟主司徒信就是叠翠山司徒家的老祖。同时,这三家也是最坚定的主战派。反联盟会成立以来,一直是他们在极力主张灭掉东华洲的所有道修。

  三家的精英弟子们都参加了反联盟会大军。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反联盟大军竟是兵败如山倒。所以。当联盟大军杀气腾腾的赶到时,他们门内空虚,连象样的反击都组织不起。

  大军碾压。顷刻间,他们灰飞烟灭。

  沐晚下令:休息半个时辰,顺便清理战场。

  将士们跟着她出征多年,心领神会。于是,不到半个时辰,这些传承了数千年的修真巨阀被洗劫一空。

  半个时辰之后,继续南下。

  这时,送降书的人。终于赶到了——联盟大军的度太快,以至于,他们才写下降书,三家一流的修真巨阀已经成为历史。

  沐晚在风景如画的叠翠山下接见了三名降使。

  和她预期的一样。 `反联盟会之中,主战的三家被端掉,主和派一拿到话语权,便立刻选择了投降。

  他们的降书写得很有诚意:一是,立刻自行解散,不再与联盟为敌;二是。承认自己是佛修,不再打着道修的幌子兴风作乱,危害东华道统;三是,给东华道修造成的伤害,他们愿意做出赔偿。

  而对联盟的要求有只一桩:请求联盟刀下留情,给他们的妻儿老小,及门中弟子们一条活路。

  沐晚受了降书。不过,她只答应暂时按兵不动。接不接收他们的投降,她只是副帅,说了不算,得联盟的长老会话。

  这个月的长老例会才开过没几天。而事有缓急,太一宗的掌教真人,也就是联盟的总盟主,长清真人收到她的传讯后,当机立断的再次召集其余十位长老,在叠翠山召开这个月的第二次长老会。

  第二天上午,也就是十月初九,长老们6续到齐。

  这是一个被写进了后世修真史的日子。在这次的长老会上,先是有八位长老同意接受投降,然后,有两位表示拒不接受他们的投降,理由是,担心他们祸心不死,加以时日,又会死灰复燃。

  长清真人最后表决。他也赞同接受投降,不过,另外两名长老也言之有理。联盟必须相出一些可行的办法来杜绝祸事。

  也就是说,大方向已经确定了——联盟将接受投降。

  经过一天的讨论,最后,长老会终于统一了口径:先,接受南方佛修们的投降;其次,只要佛修们对已往的所作所为真诚道歉,联盟可以放弃他们的赔偿;再者,法不罚众。但是,相关主事人员必须得到相应的惩罚。

  然后,经过三天的协商,双方最终达成协议。南方佛修们接受联盟长老会的条件。他们将在苍云镇盖一座“悔业寺”。寺前立一座大石碑,正面写着“永远忏悔”,在背面刻上他们以前的诸多恶行。相关主事人员削剃度,从此出家,只准在悔业寺里潜心修佛,有生之年,不得离开回龙寺。

  而联盟也承诺:事不二罚,这一页就此翻过。以后,联盟旗下的门派和世家与佛修们和平相处,不能再以此事攻击佛修。

  十月十五日,南方佛修的三位代表在叠翠山向长清真人递交正式的投降书。

  当天,在联盟大军的监督下,五千多名战俘在苍云镇动土,修建回龙寺。

  半个月后。悔业寺落成。

  当天上午,按照双方商定的名单,一定有四十五名佛修同时在刻有“永远忏悔”的悔过碑前削为僧。他们是南方各门各派各世家的当家人。为了表示自己是诚心悔悟,也为了感谢联盟给他们新生的机会。剃度之后,他们在悔过碑前自行散去道修之功力。

  这些人都有金丹以上修为。数百年的苦修,一朝尽散。场面甚是悲壮,见者动容。

  其实,在场的中高阶道修都知道。这些人的道基已毁。他们以前修得那些修为,会越用越少不说,而且还会象腐肉一般的存在,不利于他们以后的修佛。彻底散去,才是最明智之举,也是必须的。

  不过,想到修行不易,他们还是心头涌起百般滋味。故而,没有人当众点破。

  随后,四十五人顶着大光头。身着葛布僧衣,向众人再次道歉,排成两行纵队,步履蹒跚走入悔业寺——修为尽失,他们转眼变得老态龙钟,无一不是连腰也直不起来的老者。

  但是,沐晚眼尖,看出了掩藏在垂垂老态的表现下的不同:先,他们的眼睛不象真正的老人一样混浊,反而。更加清亮;再者,他们的岁数都远远的过了百岁,可是,没有修为的支撑。他们却没有立刻毙命,还能摇摇晃晃的自己走进寺里去。

  这说明什么?

  道修有道基。想必佛修也有类似的存在,比如说,佛基。而这些人无一例外,都已凝结佛基。而且,经此一事。他们的佛心更纯,从此潜心修佛,也许将来会有一番更大的造化呢。

  待四十五人都进入寺门后,联盟这边有二十位真君一齐动手,关上悔业寺的大门,启动封印阵法。

  悔业寺里有僧舍,有田有地,还有两口水井,只要肯动手,他们在里头的生计是不成问题的。

  从此,要么是,二十位真君亲自解印,要么是,他们的修为盖过二十位真君之合力,从里面破印而出。不然,按照《投降书》上的协议,他们永远都出不了这道寺门。

  反联盟会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月初,在长老会的例会,有长老抛出一个议题:联盟要不要解散?

  经过一番辩论,最后所有长老达成了一致:联盟负有维护东华道统的重要责任,不能解散。

  不过,联盟大军圆满完成了任务,况且,供养十万大军,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是时候解散了。

  紫江滩的联盟军营和禁区可以保留。每一年,联盟大军都集结一次,去那里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集训,以备不时之需。同时,也是对南方佛修的一种威慑。

  沐晚将半边虎符交还总盟主——非战时,联盟大军不设副帅。每年一次的例行集训,由正帅,也是联盟的总盟主亲自主持。

  反正总盟主就是太一宗的掌教真人,而沐晚从来没有贪恋过联盟的兵权。在炎华界,她的目的始终只有一个:得道飞升。而她担任剑道峰座也好,当联盟大军的副帅也罢,都是为了保护太一宗,保护自己赖以生存的家,以及保护自己想保护的家人们。归根到底,还是为了有一个安稳的修行环境,潜心修行,有朝一日能得道飞升。

  现在,东华洲暂时平静了。但是,只要来自西炎洲的幕后黑手没有被彻底斩断,就是治标不治本。

  所以,沐晚的下一步计划是:去西炎洲看看。

  她想去实地考察,寻找西炎洲道统覆灭的真正原因,揪出幕后黑手。

  卧榻之侧,岂容他们鼾睡!不摸清西炎洲的老底,她心难安。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絜妤姐妹、susan飞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