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二三章 狗性难改
  十年里,太一宗的实力也有了长足的增进。 `不但每年都有新晋的真君、上人、真人,而且,两年前,祖师峰的梧桐真君,也是广成子的长徒,成功晋升道君。他是太一宗的新一辈道君,意义重大。是以,太一宗为他举办了一个盛大的道君庆典。当天,七位老祖全部出席。

  随后,掌教真人也突破在即。事实上,他也是以宗门为重,一直都在强行压制。不然,早十年,他就能结婴。

  本来,沐晚是老祖们早就看好的掌教人选。但是,她的进阶度实在是惊人。几乎是三年一小阶,照这样的度,不到二十年,她又要卸任了。

  再加之,她要成为掌教真人的话,按照联盟公约,就是联盟的总盟主兼联盟大军的正帅。而副帅一职必须另外换人。老祖们都一致认为,兵权不能丢。故而,老祖们左右权衡之后,她仍然是剑道峰座。

  新的掌教真人仍然出自祖师峰,是梧桐老祖的嫡系,也是前任的大弟子,名唤李锐。他结丹已有十一年,道号长清,如今是金丹二层的修为。

  虽然修为是浅了点,但是,架不住人家出身好哇。他嫡亲的老祖宗,就是他的太师祖,也是太一宗里最年轻的道君老祖。光这一点,就足以镇住长老会里的其他十名长老。更何况,当年,“玉面阎罗”连跃两阶,斩杀化虚真君的时候,也只是金丹二层的修为而已。有这样逆天的先例在前,人们无一不认为,太一宗出品,定是不凡。新的掌教真人十有**也不是个吃素的。

  除此之外,其余七峰的座也66续续的换了,都是资历与李锐相差无几的新辈弟子。其中,青云峰的座是广仁老祖亲自定下的,不是别人,正是张逸尘。道号,玉灵。他出自赤阳上人门下,本非青云峰嫡系,但是。机缘巧合,赤阳一门皆得到了广仁老祖的青睐,地位水涨船高,与嫡系无二。

  而广仁老祖之所以选张逸尘为座,先是看中了他的人品。与他接触过几次。老祖认为他虽然资质平平(二灵根在太一宗内门,真的只能算一般),但是,胜在道心坚定,性情平和、沉稳,本性纯良,行事不偏不倚,可以担当座;其次,气运好。想当年,广仁老祖以真君的道行跑了一趟冥界。差点魂飞魄散。而他散魂到黄泉界,有惊无险不说,还得到了一件逆天的锁魂仙宝。这样逆天的气运,老祖也只有艳羡的份,觉得把青云峰交给他,很是放心;再者,他与沐晚之间,情同父女。 `强大的外援,也是加分;除此之外,他的师尊赤阳已经晋升元婴。大师兄阳煜和小师弟林定一皆是金丹。这样的师门背景,也与嫡系无二,完全够分量,足以服众。

  江山代有人才出。十年里。内门九峰全部完成了新旧更替。老祖们真正放心了。他们几乎不问世事,在四大地灵之根里潜心修行。

  又一年过去了,广源老祖在剑道峰主殿飞升。

  太一宗按照老规矩,内、外门大庆三天。宗门之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热忱接待前来道贺的联盟同道。

  当消息传到数万里之遥的南部,却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反联盟会的总盟主司徒信妒火中烧,彻底陷入疯魔。不顾主子的命令,他断然动对联盟的全面进攻。

  此时,反联盟会兵力不足六万。而联盟大军那边却有十万之众。并且,经过十几年的操练,后者的战力大增。在旁人看来,此举太过疯狂,与飞蛾扑火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司徒盟主的理由却很充分:广源子是太一宗剑道峰的老祖。他飞升,“玉面阎罗”身为座,肯定会回去,无暇顾及紫江滩。敌人正是群龙无之际,此时不进攻,还待何时?

  最主要的是,顺者昌,逆者亡,总盟主的话,谁敢不从?

  于是,第三天子夜时分,苍云镇的反联盟大军兵分三路,齐头并进,倾巢而出。

  好吧,他们这边的一举一动,皆逃不过丙九阵的眼睛。现他们有大异动的苗头,田鸿立刻回报沐晚,请香香过来协助。

  结果,和前面两次一样,三路大军刚刚北上千里,就碰到了联盟大军的阻击。

  但是,这一次,司徒盟主亲自坐镇中路,下了死命令:“后退者,死!”

  于是,一场激战爆了。

  令中路将士们绝望的是,“玉面阎罗”在。`

  青云剑的青辉一出,很多人不禁两股战战,连本命灵器都拿不稳。

  司徒盟主见状,瞪着一双血眸,当场砍翻了两个吓得面无血色的亲卫,提起长刀,向笼着青辉的地方飞去。

  他曾是飞升一层的修为,堂堂的道君。虽说道基已不复在,但是,战力还在。他就不信,自己斩杀不了一只小金丹!

  哪知,半道里杀出一员黑袍小将!

  目光扫过对方的狼头额饰,以及怪模怪样的黑金圆月弯刀,他心里“咯咚”作响——这人的修为看上去,居然和他不相上下!然而,面相却嫩得很,不象是太一宗的梧桐道君。

  让他心里“咯咚”作响的是,黑袍小将冷着脸站在那儿,给他的感觉是高高在上的王者。

  两个膝头越来越沉,他忍不住要下跪!

  要知道,他在主子面前,也不曾有过这种卑微的念头。

  这是……不祥的感觉涌上心头,他终于后悔了。

  黑夜轻哼:“小小魔修,竟敢对本座不敬!”

  “轰——”,司徒盟主的脑海里一片空白,身形剧晃,险些跌下飞行法宝。

  还好,尚有一丝清明。他赶紧咬破舌尖。腥甜在唇齿之间迅泛开,他眼里面血色褪尽。

  “血口喷人!”他提刀怒斩。

  “当!”

  黑夜举起圆月弯刀架住他的长刀,不屑的揭穿道:“你堕魔已有十几年之久,连魔心都长出来,是名副其实的魔修,难道还想抵赖吗?”

  周边,司徒盟主的亲卫,以及数位真君听得分明,个个愕然的看过来。

  呀,南方邪修的头儿是个魔修!与他们对阵的联盟大军将士们也惊呆了,目光齐刷刷的往这边聚集。

  “你,该死!”司徒盟主恼羞成怒,身形一摇,化出法相,变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挥刀再斩。

  呼——,长刀掀起一道凛冽的劲风。

  飓风,起!

  可怜周边的正在激战的将士们,不论是联盟的,还是反联盟的,在其威压,还有飓风的双重攻击下,惨叫连连。他们纷纷坠下飞行法宝,象筛豆子似的,扑扑直落。

  “找死!”黑夜从鼻子里冷哼一声,身形亦瞬间放大,转眼,变得与他一般高大。

  “当当当……”十息不到,两人已经激斗了二十来个回合。

  山倒,地陷。

  方圆千余里内,地面剧烈的震动着。

  双方的将士们哪里还有心打斗?逃命要紧!那些来不及逃跑的人,竟然被他们直接踩成肉泥。

  沐晚见状,赶紧扬剑,示意立刻收拢阵型。

  “咚咚咚……”鼓声如麻,联盟大军以最快的度回撤。

  “娘咧,快逃啊!”反联盟会这边的人马抱头往南边跑。

  须叟,两个巨人又斗了两个回合。

  “当!”的一声巨响后,司徒盟主被震得退后两步,身形微晃,法相冷不丁变小了一大圈儿。

  而黑夜却有越战越勇之势。

  沐晚在远处看得分明,心道:这就是身体强横的好处了。

  司徒盟主用的是法相通天。事实上,他的法体没有这么大,只是消耗真元,用元神撑着而已。

  而黑夜虽然用的是幻像,但是,他是天魔,魔体强横,此刻却明显轻松得多。

  三招之内,必分胜负。沐晚看了一眼主帐传令真人,冲他扬了扬右拳。

  这是她惯用的命令手势,传令真人早已熟习,立刻传令给十位击鼓的真人们:做好准备,随时准备起进攻!

  真人们一个个静心敛神,严阵以待。

  远方,黑夜挥刀劈下。司徒盟主举刀,奋力挡住。

  电光火石间,他的法相又变小一大截。

  黑夜冷笑,再砍。

  “当!”对方再挡,法相再变小一半,还没他齐腰高。

  再砍!

  黑夜又抡起弯刀。

  这时,司徒盟主再也忍不住,双手平举长刀过头,哇哇大叫:“投降,我投降!”

  眼睛里闪过一道寒芒,黑夜收住刀势。呼——,他单手提着刀柄,用圆月弯刀指着对方的面门:“刀,放下!”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司徒盟主咬牙,单膝跪地,双手平举着长刀,缓缓的放下。

  然而,就在长刀即将放在地上的那一刹那,他突然低头。

  嗖——,一道寒光自他背上金铠里射出,风驰电掣的射向黑夜的丹田。

  “啊!”联盟大军这边,真君们看得真真切切,神色大变,不禁齐声惊呼。

  而反联盟会里的不少高阶修士却象是被人打了一记耳光似的,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输就是输!堂堂的总盟主,一军之统帅,竟然使出如此下三滥的伎俩,叫他们情何以堪?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hannee的礼物,多谢书友(、肤浅、惜妙妈、苏子汐、jenok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