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二一章 征伐,是为了不战
  “天衣派”沐晚皱眉,“东华洲有这个门派吗”

  给天衣派搭线的是联盟旗下武圣派的一名齐姓金丹长老。他的修为比沐晚要高两个小境界,然而,此刻却坐在下首,神色恭敬。闻言,他陪着笑脸,温声解释:“他们原来是彩衣派的。刚刚才自立门户。新任掌门原来是新衣派的太上长老之一。他们早就看不惯彩衣派所为,与掌门积怨已久。”

  “原来如此。”沐晚放下拜帖,说道,“紫江滩乃军事重地,非我联盟之人,不可入。这是联盟公约里写得清清楚楚的。本尊也必须严格遵守。”

  也就是婉拒了。齐长老闻言,笑道:“在下曾在百年前,与天衣派掌门有过一面之缘。也不知道他怎么想到在下,千拐八绕的要在下帮他这一个忙。正好敝派命在下押送今年的军需过来,所以,在下想,只是顺道的事,就帮他捎带过来。却没有副帅大人想得这么深远。惭愧之至。”说着,他起身抱拳行礼,“请副帅大人见谅。”

  沐晚亦起身,伸手虚扶:“齐长老,言重了。天衣派欲结交我联盟,这是好事。本尊会将这个情况上报长老会,请总盟主和众位长老定夺。”

  只是“会”而已,连个具体期限都没有。齐长老也是金丹修为的老江湖,岂能听不出这只是一句漂亮的场面话然而,修真界里,实力就是王道。对方是三十息之内,能以一已之力,越两阶斩杀化虚真君的“玉面阎罗”。能给他一个软梯子下,他真的已经很感恩戴德了。是以,他借坡下驴,感激的又行了一礼:“多谢副帅大人。副帅大人日理万机,在下就不再打扰了。”

  “请”沐晚笑了,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有香香在,她当然知道齐长老刚才说了谎。武圣派与彩衣派相隔不到千里。在武圣派加入联盟以前。从上层,到门中弟子,都常有往来。两年前,武圣派正式递交加入联盟的申请。而彩衣派却是反联盟会的创始成员之一。当时。因为这个原因,太一宗的掌教真人,也就是联盟的总盟主,还请她让香香潜入武圣派深查其老底呢。经香香核查,近十年来。彩衣派的掌门和一干长老,都一直有游说武圣派。但是,每次,武圣派的掌门都是顾左右而言他。故而,武圣派与彩衣派不同,一直在坚守道修的底线。联盟又考察了一年,才正式吸收其加入。

  虽说齐长老刚刚说了谎,但也是为了与彩衣派撇开干系。而且,他那急切的样子,沐晚还是比较满意的。有些人天生就是圣母心。耳根子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再说,他是武圣派的人,自有他的门派约束。所以,沐晚不与他一般见识。

  而齐长老出了主帐,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心中庆幸不已。沐晚的拒绝,令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大错联盟与反联盟会之间的对立关乎道统,是原则问题,来不得半点温情。还好。掌门高瞻远瞩,有远见。而他却险些拖累了门派哎,回去后,向掌门谢罪请罚吧。

  第二天。武圣派的乔掌门亲自赶到紫江滩,向沐晚解释:昨天,齐长老给天衣派牵线,纯属个人行为。武圣派对待反联盟会的主张和立场是一贯的,也是坚决的,从未动摇过。齐长老意志不够坚定。犯下大错,武圣派已经严肃处理。从昨天起,齐长老被罚入门派禁地,囚禁十年。

  沐晚听完,将天衣派的那份拜帖还给乔掌门,笑道:“乔掌门行事雷厉风行,本尊还未来得及向长老会上报天衣派一事呢。”

  乔掌门听闻,悬着的心,总算落到了实处,连忙抱拳道谢,并奉上一份厚礼。

  沐晚没有接,笑眯眯的拒绝道:“无功不受禄。乔掌门立场坚定,治下甚严,本尊也佩服得很。总盟主和长老们也都是了解的。”事实上,她昨天已经与掌教真人交谈过。后者的态度和她是一样的,拒绝。因为据他们查到的情况,反联盟会的人都是从根本上背叛了三清神。他们的功法都被改得面目全非。与其说他们是道修,还不如说,他们是佛修。而联盟是道修门派和世家的联盟,与佛修之间,道不同,没什么可谈的。

  乔掌门微怔,意会过来。道过谢,他收回礼物,放心的离去。

  回去后,他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放了出去。这样一来,联盟的态度是最清楚不过:背叛就是背叛,一日背叛了三清神,永远都是三清神的叛徒。这是信仰立场,从来就没有什么回头一说。联盟绝不接受背叛者的所谓忏悔与改正。

  一时间,反联盟会里象是下了一场冰凉的秋雨,凄凄惨惨戚戚。

  好啊,联盟大军还没有打过来,他们自己的人心已经散了。

  反联盟会的总盟主慌了神,生怕“玉面阎罗”会乘机发起攻击。于是,连那两个背叛的门派也顾不上发兵镇压了,宣布大军进入一级战备状态,严防敌军大举进犯。

  哪知,他这边惴惴不安的过了小半个月,紫江滩那边却一点异动也没有。

  又过了十来天,他收到对方的联盟大军副帅“玉面阎罗”的一封亲笔信。信上只有一句话:大道三千,请问,君之道,为何道

  三息之后,信笺上腾起一团火焰。呼,薄薄的纸张迅速卷起来,转眼,被烧成一小撮纸灰。

  坐在主帐内的牛皮地图前,苦苦思索了一天一夜,总盟主终于悟出了一些联盟的真正意图:人家根本就没有打算要灭掉他们。前提是,他们必须承认自己不是道修。联盟不是容不下他们,而是绝不容许他们打着三清神的幌子,挖三清神的道基。

  可是想起主上的意图,他苦笑。对方此举是善意,然而,却是迟了足足三千年他不能接受,也无法接受

  也许,从背叛三清神的那一刹那起,他走的就是一条不归路。

  凭什么你们可以得道飞升。而本座苦修四千余年,却弄得道不道,佛不佛,仙途渺茫眼里渐渐泛起血色。他双手紧握成拳,“咔嚓”作响既然本座得不了道,也成不了佛,那么,你们就陪本座一起下阿鼻地狱吧

  太一宗。祖师峰,主殿。

  沐晚与掌教真人正在品茶。后者听完书信一事,轻叹:“他们的道基已经尽毁,断无回头之说,恐怕师妹的一番好意,会打了水漂。”

  这时,几案上,红泥小炉上的灵泉水烧开了。沐晚伸手将之提开,一边不紧不慢的浇洗紫砂小茶碗,一边轻笑道:“要是他们道心坚定。做人识好歹,又何尝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两位老祖接连飞升,我高兴不过,写封信向他们显摆显摆而已。”

  说话间,茶盘上已经泡好了一排茶。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师兄,请。”

  掌教真人一愣,旋即,脸上了然:“师妹玲珑剔透,倒是我想差了。”端起一碗茶,他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很想看看那厮收到信的样子。十有是要疯魔了。”

  沐晚也端起另一碗:“做下这么多的恶事,他不入魔,谁入魔”

  东华洲南部。

  反联盟会出兵,在半月之内。把先前宣布脱离的两个一流门派杀得鸡犬不留,用铁血行动告诫旗下的成员们:背叛者,杀无赦。

  效果杠杠的。彩衣派的内乱不了了之。所谓的天衣派也无疾而终。三位太上长老继续归隐。

  反联盟会的其他成员皆噤若寒蝉,没人再敢言脱离。

  常龙忍不住问沐晚:“攻心为上者。明明这是一个分化、瓦解他们的好时机,姑娘为什么不好好利用呢”现在事情已经很清楚了。所谓的彩衣派分裂,成立天衣派。不过是他们自编自演的一场闹剧。目的是想金蝉脱壳,转而投靠联盟。虽说他素来看不起这样的墙头草,但是,接受天衣派,不失为瓦解反联盟会的一个大好时机。

  沐晚答道:“我写的那封信,是认真的。在凡人界,以及西地小界,我都与佛陀接触过。一直以来,我都不认为他们是歪门邪教。甚至于,有很多地方,还值得我们学习。大道三千,我们只是其中一道。他们也是其中一道。井水不犯河水,我们不是天生的对头。况且,东华洲这么大,又不是人人都适合修道。他们完全可以宣讲他们的教义,发展信徒,引人修佛。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身为道修,这点气量和胆量还是应该有的。所以,宗门的计划里,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灭掉他们。但是,他们不该的是,与我们的道统为敌,一心要灭掉东华道统。不过,通过香香管握到的情况来看,他们内部有很大的分岐。有野心,坚决要灭掉东华道统,妄想一家独大的人,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相当一部分与我们的观点相同,觉得两道完全可以并存。不过,这部分人现在处于劣势,没有话语权。而我们要灭掉的,只有前者。而且,就我们宗门来说,保留后者,还可以制衡东华洲的其他门派和修真世界,何乐而不为”

  常龙恍然大悟。听了这一席话,他才真正明白太一宗的战略意图。吐出一口浊气,他感概道:“原来如此。前世,若是也能听到姑娘这一番话,也许我,还有老常家的结局,将是截然不同。”

  沐晚笑了笑:“以我先前的心境,哪里能想得这么深远广成老祖飞升之前,特意找我长谈,谆谆告诫我,征伐,不是为了杀戮,从来就是为了不战。思来想去,我才略有领会。所以,我与掌教真人一道,根据新的形势,及时修改了原来的计划。”若是依着她先前制订的计划,这会儿肯定是抓住时机,领着联盟大军攻城掠地,杀红了眼。搞不好,入魔的人,便换作是她了。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青皮甜瓜、婴宁1991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