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一九章 广成飞升
  还没完。`常龙领着四万大军灭掉两万反联盟大军后,立马南下,飞快的端掉另一个反联盟会的成员,燕南唐家。

  等反联盟会援军赶到,唐家已经夷为平地,大小库房干净得象刚洗过一样。

  一个传承了三千多年的一流世家,就这样灰飞烟灭了。联盟与反联盟之间,高低立现。

  于是,呈观望状态的中间门派和世家的心思活络起来。有一部分开始用各种途道与联盟联系,想要加入。

  结果,无一例外,他们得到的答复都是:请先证明你是正宗的道修——《公约》上写得很清楚,欲加入联盟的门派与世家先要向长老会提交书面申请,并附上相关证明材料。经长老会审核,符合条件者,被例为观察对象。在下一届联盟大会上,长老会提请联盟大会表决。获得三分之二以上支持,方能正式加入联盟,从此享有联盟成员的所有权利和义务。

  就算是这样,也有十个门派和世家在一个月内派人到太一宗提交了申请——长老会每个月的上旬在紫江滩召开一次常务会。平时,由总盟主代理联盟事务。所以,申请什么的,直接交到太一宗即可。

  也有不少散修赶到紫江滩,想加入联盟大军。

  孰料,紫江滩周边五十里都被划为联盟禁区。禁区之内,设有多重阵法,他们连联盟大军的边都摸不到,更不用说加入。

  有一部分退却了。但是,更多的人选择在禁区外宿营。他们相信,联盟大军肯定不会放任他们不管。

  一个多月下来,越来越多的散修聚集于禁区外面。

  这一天,从禁区里出来一只百余人的筑基修士队伍。为的是一名金丹真人。他告诉众人:他们守在这里是没有用的,联盟大军不接受散修加入。如果想加入大军,不妨先加入联盟的成员门派或者世家。

  接着,他在散修们自形成的宿营区门口贴了一张告示。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不少信息:联盟哪些门派近期有招徒计划,要求如何;哪些世家想要招募客卿。云云。

  紫江滩是一块方圆千余里没有人烟的盐碱地。`联盟大军在这里开营时,又有意对周边进行了清理。要灵气没灵气,连喝口水都成问题。散修们也坚持不下去了。如今得了准信儿,他们6续散开——沐晚的“轮回”剑早已扬名东华洲。在天心杀招排第三。据说,此招如其名,中剑者在三息之内,连渣都剩不下,应该是直接被送去轮回了。而沐晚也由此而得了一个“玉面阎罗”之“美称”。在“玉面阎罗”的地头上闹事?呵呵。借他们一百个胆子,澳门赌博网站:他们也不敢啊。

  紫江滩的外围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清。

  而反联盟会接二连三的吃了大亏,不敢再轻举妄动。

  不想,联盟大军居然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局势暂时平静下来。

  如此又过了三个月。

  这天,太一宗祖师峰的万仞山上突然乌云滚滚,狂风大作。

  继而,在三个时辰里落下九道金雷。

  有人要飞升,在渡天劫!

  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半个东华洲都看到了那一道接着一道的金雷。

  九道天雷过后,好比是雨过天晴。碧空如洗。

  半刻钟后,这里紫气冲天,祥云翻涌。一道雪白的亮光从天而降!

  太一宗的老祖之一,广成道君,得大道,霞举飞升!

  整个东华洲轰动,兴奋的人们奔走相告。

  五千多年了,终于又见飞升!

  并且又是太一宗的人飞升!

  天道不可能让一位邪修得道飞升!孰真孰假,谁是正道,谁是邪道。清楚着呢。

  联盟的人气爆涨。很多门派和世家召开紧急会议。议题都一样:该不该加入联盟。

  然而,此刻,太一宗祖师峰主殿却殿门紧闭。`

  殿内,八位老祖、掌教真人、各峰座。皆目不转睛的盯着一盏魂灯。

  那是广成老祖的魂灯。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莲花灯里的火光渐渐变大,火光越来越明亮。

  一天一夜过去了。火光竟然完全吞沿了整只莲花灯。最后,火光一摇,化作一点星光,在众人头顶飞了一圈,嗖的。飞天而去。

  广照老飞快的掐算着。三息之后,他喜极而泣:“大吉!”

  “大师兄,确实是飞升了!”几位老祖象个孩子一样欢呼。

  五千多年前,师尊飞升之时,魂灯也如大师兄的一样,火光越来越大,越来越明亮。然而,半天之后,魂灯却“砰”的一声,莫明其妙的自己爆炸,化为乌有。那时,广茂立刻算了一卦,却是大凶。但是,师尊是货真价实的经过了飞升天劫,也在众目睽睽之下,霞举飞升……所以,他们几个谁也不想相信师尊出了意外。

  后来,他们6续接到回报,所有留有师尊神识的物体都突然爆掉了。并且,他们注意到都是同时生的事儿。

  师尊也许是出了意外。当时,前来祝贺的同道还没离去呢。广成道君果断决定:先不要透露风声。

  广仁老祖忍不住,悄悄留下一封书信,说是要去冥界找回师尊的魂魄。

  他九死一生,从冥界归来,带回一个消息:可能是师尊没有找到正确的飞升之道。

  后来,广成道君决定打下外门,然后归隐,目的只是为了替太一宗留下一个安定的环境。这样,他们几兄弟能够安心安意的带着门内元婴以上的高阶修士寻找正确的飞升之道。

  花费了近千年的时间,他们终于找到了东地灵之根。一直以来,他们都以为那是通向上界的飞升之道。直至沐晚被困西地小界,他们才知道,那里只是四象之一。如果把飞升的路径比作是天梯,那么四象就相当于稳住天梯的四块基石。

  确定广成老祖成功飞升了,太一宗大庆三天。

  从第二天起,联盟里的各门派和世家象潮水一般,一趟紧接着一趟,赶过来道贺。

  相比于联盟这边的张灯结彩。欢天喜地,反联盟会控制的南部却是一片沉寂。

  据香香回的情报,反联盟会的某位大佬独自一人,在自家后院里。喝了个酩酊大醉。喝到后来,象个小孩子一样,趴在酒案上,呜呜的哭着:“假的,肯定是假的。世上哪有什么飞升……”

  沐晚看完后。只是冷笑。

  反联盟会当然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敌方人气高涨。明的不行,他们开始使阴的。很快,一道谣言象风一样刮过东华洲——太一宗有天下至宝,可助人飞升!

  言传越来越盛,不出半个月,闹得家喻户晓。

  无论是联盟的,还是散修,甚至反联盟会的,都在竞猜:这件天下至宝到底是什么?

  好想看看!

  不出俩月,谣传已然演变成为:此宝是东华洲共有。被太一宗偷窃了去,占为已有!

  见太一宗没有反应,又过了半月,终于有一名自称是“东华一散修”的金丹真人,名唤李云矶,公开布了一道檄文,质问太一宗:你们到底什么时候交出东华洲的共有至宝?

  一时间,应者云集。

  七天后,长老会在紫江滩召开例会。除了太一宗的掌教真人,其余十位长老或明或暗。皆提出,为了安定东华同道的人心,太一宗还是做出回应为好。

  掌教真人,也是总盟主。捋须轻笑:“你们的门中,或者家族里有道君吗?”

  十人皆哑然。如果没有太一宗的扶持,他们只是一些二流的小门小派。这些年跟着太一宗混到了不少好处,人多了,地盘也大了。但是底蕴不足,都没有道君。好吧。放眼联盟里,也就太一宗有道君大人。唔,反联盟那边号称也有一位道君大人,就是他们的总盟主。

  掌教真人轻飘飘的又说道:“连道君都没有,谈什么飞升?还有,《公约》是你们家茅厕里的草纸吧?散会!”说罢,冷着脸拂袖离去。哼,做了几天长老,一个个的,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

  十位长老回过神来,冷汗如雨下。

  回去后,他们立刻约束门下弟子或族人:联盟各门各派各世家,同气连枝,荣辱与共。不许乱传对太一宗不利的谣言。

  又过了两天,那名“东华一散修”李云矶被常龙领着一队联盟军士抓住,带回紫江滩。

  沐晚的处理方法是:砍了。

  常龙劝谏道:“姑娘,就这样杀了他,宗门有理,也变成无理了,恐谣言更甚。不如,细细审问他,找出幕后的主使。”

  沐晚笑道:“他背后的主使是谁,还用审吗?我就是要借他的脑袋,告诉所有人,想打太一宗的主意之前,最好先数一数自己有几颗脑袋。”

  说实话,两世为人,她看透了人心。修士也是人,在利益面前,和凡夫俗子,没什么两样;还有,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是徒劳。这句话,也照样适用于修真界。

  强者,就是王者。她压根就不想理那谣言——太一宗身为东华洲第一宗,有至宝是肯定的。但是,只要太一宗本身足够强大,其他人也就只有在心里惦记着的份;而如果太一宗有朝一日败落了,就算太一宗公审李云矶,并且充分证明对方是反联盟会收买的奸细,也是不能容于东华同道。

  而沐晚在意的是,太一宗在东华洲的领导地位。李云矶既然是自己送上门来,那么,她也就不客气了,正好借他的脑袋一用。

  效果还不错,舆论大反转——所谓的可以助人飞升的至宝,纯属子虚乌有,是反联盟会用来离间联盟的妖言。

  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言论广为流传:修为不到,就算上界架了天梯下来,也没那本事爬上去啊。所以,可以助人飞长的至宝,等成为了道君大人再动那心思吧。

  收到相关报告,沐晚对常龙笑道:“看看,没人是傻子,大家心里其实都明白着呢。”

  常龙叹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