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一七章 此招名唤“轮回”
  沐晚采取的战术很简单:让出五百里,澳门赌博网站:关门打狗。`

  常龙带着丙九阵等五个筑基剑阵,且战且退。当大部分的黑衣人被引进外门时,重启外门大阵。

  这样,敌人就被拦腰截断成两部分,阵型大乱。

  而太一宗也分兵两路。主力由她亲自指挥,关门打狗,围歼被关在外门里的黑衣人主力;另外,郝云天领着一个金丹剑阵和三个甲级筑基剑阵,以及逍遥峰众弟子,在宗门外也扎了一个口袋,将还没来得及进入外门的黑衣人团团围住——曾经在外门吃过太一宗的亏,这回,敌人长了记性,摆出长龙阵,把队伍拉得很长。前军追击丙九阵,已然进入外门近五百里,后军的大部还没进入内门。

  见大阵重新开启,后军立马识意到上当了。旋即,头领下令,后转,全撤离。

  郝云天果断令:扎紧口袋,不能放走一个,务必叫他们有去无回。

  逍遥峰众人皆是符修。他们马上激活符阵,圈住黑衣人。然后,驱使着十个二十几丈高的“符人”,从四面八方压缩敌人,使之被迫回缩。

  这些巨大的“符人”都是用无数道灵符组合而成:疾风符、五雷符、火符、爆破符……应有尽有。既有低阶的法符,也有高阶的符宝。逍遥峰众弟子藏在“符人”后面,手里一波一波的打出各种法符。

  剑道峰的四个剑阵,间于“符人”之间,摆出七重七星困月阵,剑气如麻,绞杀敌军。

  立时,后军损失惨重。为之人不得不收拢队型,仓促组织反击。

  他自己本身是一名化虚真君。队伍里还有二十名元婴上人。

  而十个“符人”不过相当地元婴后期的修为。正所谓,修为高一阶压死人。不到百息,接连生巨响,十个“符人”散去两个。逍遥峰的弟子被符力反噬。噼哩叭啦自半空中坠落。

  眼见着这位真君率众将从东南边打开一个缺口,突围而去。这时,郝云天果断改变战术。他带着金丹剑阵缠住了为之人,也就是后军里唯一的化虚真君。

  同时。三个甲级剑阵各自对上一名元婴上人。

  转眼,黑衣人又将漫天的剑光压制回去。

  逍遥峰众人的压力大减。他们乘机调整,八个“符人”有如一只铁桶,死死的封住黑衣人的去路。

  剑道峰的七星剑阵本来就是越阶杀敌的大杀阵。而郝云天率领的这个金丹剑阵更是在剑道峰里屈一指的,其瞬间爆出来的战力相当于一名化虚中期修为的真君。

  四十九道剑光。凝成一把白色巨剑,从天而降。

  它快如闪电,其势可斩山河。`

  身着黑衣的化虚真君躲闪不及,“啊”的惨呼。血光之后,他的右臂被齐根削掉。

  “你们,必须死!”他咆哮着,使出“法相通天”,摇身变成一个与周边的山峦齐高的巨人,挥舞着左拳,疯狂的砸向郝云天及他的同伴们。

  “万剑齐!”郝云天绷着脸。嗖的挽了一个剑花,出无数道金色的剑气。

  每一道剑气皆化成一柄金色的三尺长剑。

  嗖嗖嗖……众金丹剑修同步跟上。

  刹那间,剑阵之前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数不清的各色三尺长剑。

  “合!”郝云天挥剑大喝。

  “杀!”众人齐声大喝。

  所有的长剑又合成一把五色巨剑,再次砍向独臂真君。

  “嗬——”后者在三息之前才吃过大亏,被生生斩掉右臂,这会儿自然有了防备。他鼓起腮帮子,用力哈出一道真气。

  “呼——”。从他的嘴里飞出一道飓风。

  五色巨剑遇之,自剑尖开始,节节消散。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自郝云天的右肩上飞出。往其嘴里砸出一物。

  唔,一只白色的三尾灵狐,扔了一颗鸡蛋的珠子。真君不躲不避,一口吞下。

  哪知。下一息,他便意识到情况不对。

  风,骤停!

  他的飓风术失效了!

  刚刚冲出去的白影就是变回原形的古百。他扔的那颗珠子是定风珠。呵呵,专克飓风术。算是个巧合吧。

  他这次是来观摩学习的。而变成原形站在郝云天的肩膀上,可以更近距的观战。没想到,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帮了郝云天他们的大忙。

  真君身形一晃,法相竟然缩小一成!

  乘你病,要你命。“杀!”郝云天等人合力,推出仅剩半截的五色巨剑。

  “噗!”

  正中真君的左胸。

  剑身尽入。

  “散!”郝云天等人齐齐扬剑。

  五色巨剑应声散开,变回数不清的各色剑气,顺着经脉极游走。`

  真君难以置信的用左臂捂住胸口,踉跄着连退两步。法相急骤变小!转眼,变得只有最初的一半高。即便是这样,他的法相还是非常庞大。

  “啊啊……”脚下一片惨呼。可怜不少黑衣人被他踩成肉泥。

  “给我破!”郝云天等人一齐用力挥剑。

  “砰砰砰……”真君那庞大的身体上泛起阵阵血雾。那是无数剑气在他的体内爆破开来。

  “啊——”他凄厉的尖叫着,身形飞回缩。须臾,变回正常人身量。

  嗖嗖嗖……数十道剑光破空袭来,无情绞杀之。

  “嘭!”血气冲天。那是他的元神被绞碎了。

  往嘴里塞了一把丹药,郝云天扬剑,带着金丹剑阵继续杀敌。

  外门。

  被围住的黑衣人有数万之众。知道上当中计后,他们急骤收拢队型。还是晚了点。

  这时,他们那长龙队伍的弊端充分暴露了出来。沐晚一挥令旗,各剑阵冲出去,于半空中摆开阵势,剑气如雨下。不出三息,象切香肠一样,把他们的队伍分隔三十多节。

  其余各峰的弟子则利用地形之便,各显神通,合力围攻。

  黑衣人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分而歼之。他们拼死两头突围。

  尤其是那些真君和上人们。反应最快,第一时间展开反击。

  不过,早在他们过来之时,沐晚就暗地里给他们配好了对手:真君对真君。上人对上人。

  因为还设置了第二道防线,所以,太一宗这边的人手有些不够。一时间,战事进入胶着状态。

  这是一场激烈、残酷的大战。

  敌人显然很清楚太一宗的底细:被四条地灵之根拖住,九位道君。还有大多数的真君、上人们不敢回宗门支援。所以,敌军的实力过太一宗一大截。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端掉太一宗的老窝。

  失去根基的太一宗,还能守住四条地灵之根吗?敌人的意图最清楚不过。

  太一宗这边,沐晚事先也做了这样的预设。她已经把能组织起来的人手、物力,全调度了过来。而眼前的事实证明,她还是有点乐观了。这样一来,他们眼下的处境极为艰难。大家使出了全身的气力,才堪堪困住对方。

  但是,反过来说,敌人又何尝不是在拼老命。一心图突围?

  沐晚看得分明,敌军的总体实力比宗门高出许多,现在宗门是占尽天时地利,才勉强与之打成平手。如果再僵持下去,宗门必将破绽百出!

  形势迫人,她果断下第二支令旗。

  负责击鼓传令的十位真人领命,齐齐擂鼓。“咚!咚咚!”一长二短,浑厚的鼓声化成一道道金色的光波,传向内门。

  “呼——”金光大盛,内门大阵全部打开。

  埋伏于第二道防线的真君、上人们分成两成。第一队继续留守。第二队集阵。纷纷往身上拍了一张“千里行符”,飞赴外门前线。

  远远的看到援军到来,沐晚下令,起最后的冲锋:“全力围剿!”

  “咚咚咚……”

  十面战鼓被擂得山响。密集的鼓点,一波盖过一波。

  沐晚祭起祥云,扬剑,带着中军里最后的人手,杀入战场。

  “杀!”太一宗上下为之精神一振。

  “拼了!”黑衣军亦杀红了眼,抵死顽抗。

  一名黑衣元婴上人提刀拦住沐晚:“无知小辈。纳命来!”

  沐晚轻哼,挥剑迎战。

  五色剑气,如虹!

  青光点点,亮若星辰!

  周边的天地灵气剧烈振荡。

  黑衣上人见状,横刀回挡,护在胸前。

  “当!”

  哪知,五色剑气其势不可挡,竟将他的长弯刀拦腰斩为两截。

  呼——,青光裹着灵气,象瑰丽的流星雨,风驰电掣的砸过来。

  “砰砰砰……”他的气罩,粉碎!

  青光入体!

  全身的灵力爆涨,却完全不受控制。黑衣上人身体剧烈的晃动。刹那间,往日种种,化成缤纷的五彩气泡,于识海之中袅袅升起,越变越大。电光火石之间,它们挤满了整个识海。

  啊,他的神识就要被往事吞没!

  两行血泪夺眶而出。

  完了……他咬破舌尖,拼尽全力守住最后一寸识海,嘶声问道:“这是什么招术?”

  沐晚挥剑,冷声说道:“此招,名唤,轮回!”

  以五色剑气和青色剑辉裹挟周边的天地灵气为引,激中剑者自身的灵力和神识,以《破魔咒》的破敌之道,专攻其识海,破之。此为“轮回”!

  这是“水之轮回”的进化。三天前,与常龙在空间里比试,她使出新创的剑招。

  不想,常龙轻松破之。

  比试完后,他点评此招,与“水之轮回”有异曲同工之效。但是,很不成熟,故而,威力大打折扣。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他的话令沐晚茅塞顿开。连日来,一直困扰她的问题,迎刃而解——本来就是出自同源,为什么要分成两剑?

  经过三天的打磨,于是有了“轮回”。

  这位黑衣上人是第一个试剑之人。

  “砰砰砰……”五彩缤纷的气泡疯狂的吸收灵力,瞬间涨到极致,在识海里接二连三的爆破开来。

  恰似一朵朵繁花,凌空怒放!

  转眼,繁花开尽。

  识海塌了!黑衣上人却浑然不觉。脑海里,最后的影像是——往事化成花雨,混着血雾,漫天飞舞。

  好美!

  “嗖——”,半截短刀脱手而去,自半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圆弧。上人闭上眼睛,面带微笑,展开双臂,仰面向下,与飞行法宝双双坠落。

  半空中,他象是流沙堆成的人偶,纷纷扬扬,飘洒开来。

  飞行法宝轰然坠落于地。而他却早已如烟似雾般散了,灰飞烟灭。只有一件残旧的黑袍,有如落叶,在劲风中猎猎作响,打着转儿,不知会飘向何方。

  沐晚化开含在舌底的上品蕴灵丹和聚神丹。

  其实,经过冰片儿日复一日的淬体,她的体质,以及灵气与神识都远同阶金丹,甚至比一般的元婴初期还要略胜一筹。不过,“轮回”实在是太耗灵力和神识,以她现在的修为,每使出一次,损耗过半。所以,每使一剑,就要立刻吞服丹药,及时回补。

  从迎战,到被灭得连渣都不剩,三息不到!

  “啊——”左侧的另一名黑衣上人惨白着老脸,狂叫,“魔女!受死吧!”

  又来一个。

  沐晚冷哼,扬剑!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fennd的礼物,多谢书友五月风舞影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