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一三章 首座令
  广源老祖命沐晚先回观云岭,务必在三天之内拿出一个详细的方案。

  其实,沐晚已经有了大致的框架,只是有些细节还有要进一步的情报。是以,离开主殿后,她用子石先后联系唐绍和田鸿:速到观云岭议事。

  知道她凝丹后,第七队的队员们都先后用子石向她道了贺。但是,自从她去北地小界之后,大家都一直没有见过面。丙九阵也有四年没有集训过。

  田鸿的消息向来灵通。早在两天前,他就已经知道沐晚是老祖亲点的新任首座真人。不过,这种事情在没有正式宣布之前,若是搞得满城风雨,很有可能要坏菜的。故而,他谁也没有告诉。

  这会儿,沐晚相邀,他自然是用最快的速度赶来。

  在山脚,他碰到了唐绍。

  多年的队友,早就有了默契。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相同的信息,竟然异口同声的说道:“你也知道了?”

  两人哈哈大笑。

  这时,沐晚已经踩着祥云过来接他们俩上山。

  “小晚!”两人眼前一亮,迎了上去——先前在子石里,沐晚跟第七队的队员们说得很清楚,称呼不变。大家永远都是同吃同喝,共同进退的兄弟姐妹。

  沐晚带着他们径直去了小院里。在正房外面的大厅落座后,她直奔主题,说出请他们俩过来的意图——带着第七队,潜进归云派,落实一些情况。

  “今晚就出发,两天之内往返。有问题吗?”她看着两人,问道。

  唐绍和田鸿相对一视。面上皆现出难色。

  “往返有两万六千多里,我们的脚程哪有这么快?”唐绍说道。

  田鸿点头:“时间太短了。连去连回,再加上打探情况,起码要五天。”

  沐晚摇头:“不行啊,老祖要我在三天之内拿出行动方案。老田,你实话告诉我,不管赶路的时间。只管打探这些情况。需要多久?”

  “我想想。”田鸿闭上眼睛,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睛。肯定的说道,“两天足够了。”

  沐晚松了一口气,笑道:“那就成了。我给你们一些千里速行符,一个时辰之内可往返。”凝丹之后。她的制符能力也大增。这种千里速行符是她仿“速行卷”制的,效果不及后者的五分之一。但是,自己画的,成本低,想要多少就画多少。用起来完全没压力。

  告诉两人用法后,她大手笔的两百张千里速行符,让唐绍分发给其他人。

  这是百息行千里的高阶符!不是空白符纸!唐绍拿着储物袋。只觉得手里沉甸甸的。

  田鸿拍着胸脯说道:“保证完成任务!”有了这么多的千里速行符,等于多了好几条命啊。

  当天下午。按照沐晚的要求,唐绍和田鸿秘密集结了第七队的其他队员。当夜幕降临时,六人乘着夜色,悄悄的离开了宗门。

  沐晚也没闲着,悄悄联系上阳煜、安远鹏共商大计。

  另一边,待沐晚离开主殿后,广源道君撕裂虚空,向大师兄广成道君汇报刚才的谈话。

  后者听完,赞道:“后生可畏。”他认为沐晚的谋划大体上没有什么问题。关键在于落实。

  “我的想法是,先让她带着几个筑基剑阵拿归云派练练手。哦,执事堂那边,我也要亲自去核对一下情况才放心。”广源道君搓着双手笑道,“没有哪个天生就会领兵打仗。万一小家伙们搞砸了,也没关系。到时,我们跟在后头,给他们押阵。”

  广成道君看了他一眼,轻飘飘的问道:“你还能给他们押多久的阵?”

  广源道君不由愣住。他之所以急着要把剑道峰交到沐晚手里,一来,经过这么些年的观察,真的是很看好她;二来,继两位师兄之后,在一个月前,他也隐约感应到了天梯。直觉告诉他,二十年之内,肯定是要飞升的。所以,正如大师兄所言,他能守护剑道峰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广成道君拍了拍他的肩膀:“老三,该放手的时候,必须放手啊。这一次,听我的。你什么也不要管,就让小丫头自己去闯荡。当年,我们不也是这么过来的吗?”

  广源道君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那,三天后,我不去看行动方案了。”

  “看看方案还是可以的嘛。”广成道君笑道,“都已经约好了的。你总不能在小徒孙面前食言啊。”最主要的是,真不让他事先看看,到归云派被拿下之前,恐怕兄弟几个都没得安生,会被他烦死。

  广源道君嘿嘿笑道:“行,我光看,什么也不说。”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广源道君如期在主殿召见沐晚。后者双手奉上一枚玉简。

  他取过来,一字一句,细细的审阅。

  方案写得很详尽,可操作性极高,行文也很实在,不是纸上谈兵的那种漂亮文章。他暗中松了一口气,还回玉简:“你准备什么时候动手?”

  沐晚答道:“据可靠情报,十天后,归云派要秘密转送一批女修去掩月观。弟子以为,那是个好机会。”

  广源老祖笑道:“行。”他递给沐晚一个巴掌大的金色小盒子,“里面装着的就是我们剑道峰的首座令,现在正式交给你了。从即日起,你搬到主殿里来,正式上任吧。”

  “是,弟子遵命。”沐晚上前一步,双手接过。

  红色的灵光一闪,广源老祖竟然撕裂虚空,就这么走了!

  沐晚捧着小盒子,宛若在梦中——她原本以为,老祖会拿着方案一条一条的细问呢。

  还有,就这么把首座令交给我了?连句嘱咐都没有。不象老祖以往的做派呢。

  她吐出一口浊气,低头细看手中的金色小盒。

  小盒子是纯金打造的,上面没有灵气,也不见阵法波动,居然是个凡物。沐晚觉得很意外。

  “啪”的打开盒盖,红色丝绢铺底。里头有一枚半个巴掌大的白玉牌。正面刻着一把阔剑,背面是光滑的。两面都没有字。也是凡物。

  不会吧……沐晚满头黑线。如果不是老祖亲自交给她,真的会让人误会这块首座令是膺品。

  这个令牌能拿来做什么呢?

  这时,安远鹏自外面走进来,抱拳行礼:“陆师妹,寝殿已经打扫干净,您过去看看吗?”反正他也要凝丹了,所以,沐晚主动提出来的,他们的称呼也照旧。

  “不急。”沐晚拿起首座令,问道,“它有何用处?”真坑人。师尊避世且有专人指导。新首座上任,怎么就没人提点两句啊?

  安远鹏笑道:“师尊让我转告您,它其实是一把钥匙,用来打开传承殿之门。”按常例,前任首座是要引领新任首座半年,进行过渡的。然而,老祖亲自出面,打破常规。这两年,师尊一直在压制修为,真的等不及了。所以,有些不是很机密的事,只好假借他之口。

  原来如此。沐晚道了谢。寝殿什么的,真心顾不上。她径直走进大殿一侧的小门。走过一条窄窄的过道,尽头有一扇黑油小门。以前去剑域试炼的时候,师尊带她来过一次。当时,黑油小门是开着的,她曾一度以为,门里就是剑域呢。

  现在,黑油小门是紧闭。门面上隐约有阵法波动。正中间有一个竖着的小插槽。沐晚目测之,刚好插得进首座令。

  好奇怪的搭配。沐晚将首座令插入其中。

  “啪嗒”一声脆响,小插槽,以及阵法都消失了,手上的首座令还在。

  “吱呀”一声,黑油小门自己打开了。

  屋子里的摆设和她上前来试炼时,差不多是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供桌上摆着一只半尺高的玉盒。

  她走过去,先取出三只清香,点燃,执香行了一个礼,插进香炉里,然后再定睛细看玉盒。

  这是一个寻常的大玉盒,上面没有加神识,所以,任谁都能打开。沐晚揭开盒盖。

  盒子里整整齐齐的码着近百枚玉简。

  不会是帐本吗?沐晚心里嘀咕着,从最上面那一层,随意拿起一枚,贴在额头查看。一行小字浮现在脑海里:“传承小剑开启之法门”。

  一目十行的浏览完后,她将之放回原位,又拿起旁边的另外一枚:任务分院规章。

  看出来了,这一盒子的玉简都是首座真人要掌握的功课。想来肯定是王首座特意放在这里的。将来,她卸任之前,也要如此整理好,搁在供桌上。

  难怪没有人指点一二呢。沐晚记得很清楚,上次来试炼时,供桌上是没有这只玉盒的。也就是说,玉盒应该是由首座真人自行保管的,无须供奉于此。沐晚心念一动,试着将之整盒儿都收进储物护腕里。

  玉盒带玉简嗖的不见了。

  除了这只玉盒,小小的传承殿里并无其他特别的东西。沐晚又在神位前行了一个道礼,转身离开。

  当她走出门时,背后传来“吱呀”一声,黑油小门自个儿又轻轻的关上了。

  当前最主要的是要看完玉盒里的所有玉简。

  那么多的玉简……必须去空间里看。但是,主殿这边毕竟是生地。沐晚快步走出大殿。

  安远鹏亲自守在玉石台阶下面,见她出来,迎上来,问道:“陆师妹,有何吩咐?”师尊说了,只要新首座与他交接了一干事务,他就能闭关。所以,他眼巴巴的盼着沐晚马上跟他办交割呢。

  “我先回观云岭一趟。”沐晚说道,“明天清早,我会赶过来与师兄交接。”

  “是。”安远鹏爽朗的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