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一二章 老祖的考验
  阳煜冷哼:“她因为阵前生乱,蛊惑人心,被戒律堂判了三年苦役。一年半后,矿井发生塌方。有十一人遇难。她也在其中。现在看来,分明是死遁。”

  筑基弟子都是有魂灯的。魂灯不灭,想死遁都难。主殿与矿井隔着数万里。齐雅云也能死遁,必定是在那时就已经投靠了潜伏在宗门里的暗桩。

  果然,阳煜接着爆料:据他们所查,齐雅云也只是个小头目而已。她的背后还有人。但是,她与背后之人联系的方式非常之隐蔽。阳煜派去的人卧底半年,都没有查出来。

  “我想请香香姑娘帮忙。”他说道,“一直以来,都有一只看不见的黑手在与宗门为敌。也许她背后的人也与这只黑手有关联。”

  沐晚抚额:“她也在闭关突破。我凝丹之后,他们三个先后都闭关了。”

  “真是不巧。”阳煜有些黯然,“那么,只好暂且不动她,继续监控。再好的伪装,也总有露出破绽的时候。”

  沐晚说道:“等香香出关了,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

  “好。”

  阳煜前脚离开,清沅上人后脚回来了。因为隔得远,所以,她看到了阳煜,后者却并没有看到她。

  “他是过来送帖子的吗?”清沅上人在练功室里召见了沐晚。张逸尘结丹,她也是知情的。故而,有此一问。

  沐晚摇摇头:“师叔也不举办金丹大典。”遂道出齐雅云的事。

  清法上人听完,正色道:“这种人心术不正,且歹毒,万万不能姑息。小晚,你想怎么对付她?”

  沐晚说道:“如果仅仅是牵涉到我与她之间的私人过节。我这会儿就去掩月观,一剑结果了她。但是,听阳伯伯的意思,她背后之人不简单,可能是宗门的宿敌。所以,我现在不能动她。”

  据阳煜说,齐雅云现在的修为也是金丹一层。沐晚完全有信心碾压她。

  清沅上人又问道:“查出来是谁做内应。泄露了你的行迹吗?”

  沐晚点头:“阳伯伯说。人已经被执事堂掌控,并且,他们传递消息的渠道也查得清清楚楚。”

  “如此甚好。”清沅上人换了一个话题。“王师兄于半月前闭关,冲击凝婴。现在峰里的日常庶务暂由安远鹏和三位金丹长老共同打理。早上,老祖召见为师,说。立你为新任的首座真人。小晚,你有什么想法吗?”

  沐晚微愣:“我?”

  清沅上人说出一个月前。郝云天回来报信的事,坚决的说道:“小晚,我们这一脉的态度都没有变。东华洲虽然是一片乱象,但是。现在看来,所有的乱都是冲着四象来的。而四象是我们太一宗的核心利益所在,容不得他人染指。所以。已然到了兵戎相见的时刻。我们剑道峰从来都是宗门征伐的主力。小晚,你如果要接下首座真人之职。意味着什么,不用为师多说吧?”

  也就是说,她极有可能成为这次征伐的统帅!

  自东华大比后,沐晚就清楚的意识到,平静的日子到了头,大战将至。

  之前,宗门一直隐忍不发,主要是同时修复三条地灵之根,完全无暇他顾。

  现在,四象已经恢复。宗门也无需再忍。

  “呼”,战意腾起,沐晚笑道:“师尊,身为剑道峰的人,我不当首座真人,就能不出征吗?不能啊!更何况,我们剑修天生就是该驰骋于战场的?战便战,这个统帅,我当了!”

  看到小徒弟眼里燃起战意,清沅上人顾虑全无,斩钉截铁的说道:“好,小晚,为师定当全力支持你。”

  当天下午,广源老祖在主殿召见沐晚,说的就是让她接任首座真人的事。

  果然如师尊所言,宗门准备动手了。

  广源老祖说道:“宗门隐忍多年,有利也有弊。这些年,宗门百事不管,举宗门之力,恢复了四象。从此,门内弟子仙途有保障;然而,隐忍的代价是,我们已然失去了在东华洲修真界的话语权。长此以往,若让有心人整合了东华洲,再联合西炎洲,对我宗门成合围之势。恐怕四象失守是迟早的事。小晚,你如果是新任的首座真人,对于眼下的局面,你会怎么做?如何布局?”

  这是考校我呢。沐晚略作沉吟,正色道:“四象是我宗门千辛万苦所得,岂容他人偷觑?弟子以为,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1。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广源老祖笑了。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他们九个老家伙也是这么想的。

  “说详细点儿。”

  “是。”沐晚手一扬,一道五色灵光幻化成丈许见宽的地图,展开浮现于她跟前。

  广源老祖定晴一看,竟是东华洲的全景地图。他从心底里笑了出来——且不说,小丫头是用备而来,单说这一手变幻术也真真的使得漂亮!

  没错,沐晚确实是做足了功课的——常龙曾说过,身为统帅,把握全局,抢得先机,至关重要。所以,回到小院后,她立刻进入空间,开始查找资料,认真谋划。

  一来,多亏老祖们赐下海量的藏书;二来,空间有三十倍时间流。所以,她能抢在广源老祖考校她之前,扎扎实实的做好课前预习。

  沐晚对着图,讲了一下自己对东华洲的布局。

  她认为,今非昔比,抢占别人的地盘,当自家外门的事,五千年前做得。现在再做,却是不合适宜了。在东华大比上吞并御兽派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那块地,连外门都比不上,没人愿去。至今还被宗门闲置着呢。但是,宗门的名声却因此而一落千丈。况且,宗门的体量已经很庞大,光是维持的成本就吓死人。再强行统一整个东华洲,简直就是透支实力,得不偿失。

  所以,沐晚认为最好的办法是建立东华洲修真联盟。大家和平共处。当然,在建立联盟之前,宗门务必要整理一下东华洲的地图。有些门派和家族可以留下,而有一些是绝对要永远抹掉的。修真联盟又不是慈善坊,不可能带所有人一起玩。而且,在联盟里,太一宗必须以契约的方式订下绝对的话语权。

  接下来,广源老祖惊讶的发现:小丫头对东华洲一流和二流的修真门派和世家如数家珍,该留、该去,心里有一本明帐。

  他忍不住打断道:“小丫头,你怎么了解的这么清楚?”

  “他们是东华洲最活跃的因素。基础的信息,老祖赐的书里有提及。而他们近年来的动态,《太一新闻》上都有记录。”

  广源老祖笑道:“本座明白你的意图了。听起来很不错。你想让宗门以什么样的方式,合情合理的重返东华洲修真界呢?”

  “我们需要一个很好的切入点。”沐晚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指着红枫山,“就是这里!”

  广源老祖看了一眼:“在外门东南方,距离一万三千里,无主之地。这里有什么玄机吗?”

  沐晚说道:“近十年来,东华洲频频发生年轻女修失踪之事。外面传言,是我们太一宗所为。事实上,经过调查,此事是一个叫做归云派的新兴神秘小门派所为。它下设十八个坛口。总坛就在红枫山的南麓。归云派的现任掌门是玄空真人。人如其名,他其实就是一个幌子,真正控制归云派的是位于北麓的掩月观观主玉萱真人。而她其实是我们太一宗的叛徒,剑道峰内门弟子齐雅云。这些年来,她一直暗中唆使归云派弟子冒充太一宗弟子,掳掠年轻女修。”

  “你从何而知?”

  沐晚道出极北之地被一队归云派弟子劫道,然后回宗门向执事堂报案的事:“这些情报都是执事堂查出来的。据查,齐雅云背后还有人,执事堂方面还在深挖。所以,一直没有收网。不过,弟子倒是觉得,齐雅云背后的黑手是谁,无须再查。反正宗门已经准备开战。我们以追捕叛徒齐雅云为切入口,既能剁掉黑手的这根手指头,叫他也痛一痛,又可以让年轻女修频频失踪的真相大白天下,还我宗门一个清白。更主要的是,我们在道义上站得住脚,可以大肆追查下去,借机展开对东华洲的整合。”

  广源老祖眼波流转,软声说道:“四条通道拖住宗门几乎全部的高阶修士。一旦战事兴起,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四条通道的守军是不能调动的。小晚,你还有信心吗?”

  也就是说,象断云山大战那样的大阵式,是不可能的了。这一次的主力将是内门筑基弟子。

  这一层,沐晚也考虑到了,笑道:“现在,对方还没有完成布局。宗门此时出击,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如果等敌人准备妥当,人员调动到位,那就真的只能请老祖们出战了。”

  广源老祖满意极了:“好一个措手不及!小晚,你的提议,本座会慎重考虑的。只是,按照你的计划,必定不能大张旗鼓的替你办接任大典。小晚,觉得委屈吗?”

  沐晚昂首:“弟子会用青云剑来召告天下,澳门赌博网站:弟子是剑道峰的首座真人。”

  “好!”广源老祖哈哈大笑。沐晚通过了他的考验。

  ===分界线===

  ○1这是*的原话,某峰借来一用。

  某峰多谢书友的平安符,多谢书友星π、susan飛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