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一一章 故人
  香香本来只是想回到本体里,好好睡一大觉的。( 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不想,她竟然是进级了。

  沐晚抚额——真是个粗线条的家伙。每次进级都不自知。

  在空间里呆了两天,常龙也捕捉到了进级的征兆。

  最后是黑夜。他是进大阶——突破魔帅。其实,从沐晚闭关凝丹开始,他就能有进阶的感觉了。这些年,他一直是强压着:一来,沐晚凝丹时,他肯定要为她护法的;二来,他觉得自己以前的底子还不够稳,想在进阶之前,用冰片儿进行一次大淬体,把基础打得更扎实一些。

  这一次进阶,他自己估计,大概要两到三年的时间,所以,他整整准备了三千盒冰片儿,才正式闭关。

  空间里顿时变得冷冷清清的。

  修行本来就是要耐住得寂寞,与孤独做伴的。沐晚早已习惯这种冷清,一如既往的在空间里苦修。

  凝丹之后,她每天可以吃两盒冰片儿。现在,她只需一个半时辰就能吃掉一盒冰片儿。借着两盒冰片儿的加速,三个时辰里,她能走三十个大周天。而据她所知,大多数的金丹真人一天也走不了十个大周天。不过,她也没有什么好得意的。因为她的灵气需要量也是同阶道修的百倍!两者相抵扣,最后,她还是要靠着空间的三十倍时间流,才能在修行速度上略占上风。

  这不,她在空间里苦修两年多,金丹一层的修为总算巩固了。外面刚好过去一个月。一般来说,新金丹真人们差不多也是要用这么长的时间巩固修为。

  出了空间时,她先去清沅上人的洞府。结果,门口的剑奴告诉她:“一柱香以前。上人外出了。现不在洞府里。”

  真是不巧。看来一时半会儿,师尊也回不来。沐晚微微颌首,决定先去一趟天心阁——因为有冰片儿,所以,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服用丹药。储备的药材差不多用光了。而黑夜他们三个又相继闭关,一时半会儿的,没法去迷雾森林购置药材。她只能去天心阁找黄长顺接炼丹的单子。

  这就是进阶金丹后的好处了。可以凭着身份玉牌随意出入外门大阵。无须出行令牌。

  黄长顺居然回老家了!

  沐晚和以往一样。在前堂报上黄长顺的名字,却是前堂的伙计带着一位生面孔的绿腰带走进宾客室。

  据前堂的伙计说,因为她是老主顾。所以,黄长顺辞工前,按照惯例,推荐了这位接班。当然。如果她不满意的话,可以随意的换人。

  “不用了。”她摆了摆手。合作了好些年。她对黄长顺的印象很不错,突然换了一个人,有些不习惯,还有一些怅然——凡人的生命就象是朝露。是短暂的。脑海里浮现出黄长顺那张鲜活、年轻的面孔,她怪不好受的。

  于是,前堂的伙计行了一礼。留下绿腰带,转身离去。

  绿腰带很热忱。主动的自我介绍。他叫秦小松,和黄长顺是很要好的朋友。末了,他一脸向往的说道:“顺哥是一个月辞的工。这些年,托道长的福,顺哥赚了不少灵石。换作是小的,如果可以回老家买田盖房子,讨房漂亮媳妇,舒舒服服的当财主老爷,也不会再在这里辛苦打拼。”

  也对。凡人也有凡人的乐趣。是我着相了。沐晚笑了笑,说明来意。

  秦小松笑道:“顺哥走之前,都跟小的交待清楚了的。价钱、规矩都是依着顺哥例来,小的这里也有一些单子,道长尽管挑。道长的丹,都是上品,所以,道长只管有心放肚子里,小的也会和顺哥一样,尽量给道长选最好的药材。”

  如此甚好。沐晚挑了三千份蕴灵丹和三千份聚神丹,交货的期限是一年。以她现在的能力,炼制化虚丹等六转以上的丹,轻松得很。后者的利润明显大得多。可是,眼下的形势,她并不想为天心阁炼制高阶丹。况且,她这次主要是为自己炼制口粮丹,并不是冲着灵石来的——进阶金丹期以后,再服用养灵丹和回神丹,哪怕是上品丹,也不顶事了,要升级为蕴灵丹和聚神丹才行。后面两种丹,她早就练得纯熟。这次修为、丹火双进阶,成丹数和上品率分别提高了两成和半成。是以,三千份药材,按合同交货后,她还可以自己落下七成半,足够用到黑夜他们出关了。

  接了这么一大桩生意,秦小松乐得合不拢嘴,热忱的把她送到街口。

  沐晚没有在外面闲逛,径直返回宗门。快到观云岭时,远远的看到阳煜。行色匆匆,好象是从观云岭那边过来。

  沐晚连忙迎上去,打招呼:“阳伯伯!”

  阳煜立住身形,笑道:“我以为这一趟扑了空呢。还好,在这里碰到了你。”

  “您是特意去找我的?”沐晚问道。

  阳煜点头,轻声说道:“那事,有结果了。”

  那事?沐晚旋即,明白过来。这里指的归云派和掩月观。她在空间里过了二十几年。而外面却只有大半年呢。归云派和掩月观行事隐蔽得很,这么快就能查出结果,阳煜肯定下了大工夫。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儿。阳伯伯再走一遭观云岭,如何?”她笑道。

  “好啊。”阳煜爽快的应下。

  知道沐晚今天早上才出关,是以,一路上,阳煜向她说了张逸尘的好消息——十天前,他凝丹了。金丹吉相是一只麒麟。

  对此,阳煜很满意,眉开眼笑的说道:“兆头很好。只可惜,师尊还在闭关,所以,小逸不打算只金丹大典了。小晚,你呢?准备什么时候办?”

  沐晚答道:“大师兄凝丹时,没有操办。师尊结婴,也没有办。所以,我也不准备办金丹大典。”

  阳煜笑了笑:“自年初以来,内门各峰新晋的金丹真人不下百人,不办金丹大典的人,越来越多。看样子,这是趋势呢。”

  然后,又说赤阳真人和林定一的情况。前者仍在闭关,没有什么动静;后者沾了张逸尘的光,感觉到要突破了,正在闭关中。

  沐晚暗中松了一口气,说道:“黑夜也在闭关突破。天尊保佑,他能赶上赤阳师伯结婴。”

  阳煜叹了一口气:“机缘天定,强求不得。”

  说话间,观云岭到了。

  沐晚带着阳煜径直去了她的小院。

  在正屋的大厅里坐下后,阳煜直奔主题。

  所谓的“有结果了”,并非是执事堂已经一锅端了归云派和掩月观,而是指执事堂这边摸清了它们的老底。

  据调查,归云派是一个成立不足十年的小门派,其掌门是金丹初期的修为,平庸得很。他基本上是个摆设,真正操纵归云派的,其实就是掩月观的观主。

  “你知道那观主是谁吗?”阳煜眯缝着眼睛,眼底闪过一道厉色。

  沐晚大吃一惊:“我认识?”

  “据我们所查,你们起码有过两面之缘。”阳煜轻哼,“她也是出自你们剑道峰。”

  见过两面的剑道峰弟子?沐晚翻眼望天,努力回想着。过了一会儿,她摇摇头:“实在是想不出来。”

  “剑道峰内门弟子齐雅云。”阳煜挑眉,“还有印象吗?”

  修士的记忆都是过目不忘的。但是,有些人,有些事,被尘封得久了,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也正常的很。

  “名字有点印象。”沐晚挠头,“不过,想不起来是谁来着。我和她有过节?”

  阳煜笑了笑:“你没把她当回事,她可是恨不得能生啖你的血肉呢。还记得那年,宗门围攻散修联盟,各峰都派出筑基弟子去那边驻防的事吗?你们剑道峰是分两批次,出动了所有的筑基剑阵呢。”

  脑海里闪过一道灵光,沐晚“哦”的轻呼:“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她还得称齐雅云一声师姐呢。齐雅云是筑基七层的修为,在乙六阵,正好和她同批出任务。

  月圆之夜将至,宗门发布禁令,命所有弟子当晚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得离开自己的帐篷。因为沐晚之前亲历断云山大捷的经历在弟子中传得甚广,所以,大家都来问她,这天晚上可能会发生什么情况。沐晚觉得自己有必要帮尊长们稳定军心,遂如实相告。

  不想,在这个齐雅云眼里,却是她故意出风头。红眼病大作。当沐晚真的是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齐雅云当众下她面子。哪知,踢到了铁板。沐晚两世为人,也是见过世面的。故而,齐雅云自讨没趣,还落了一外号“有意义师姐”。

  当晚,平安无事,散修联盟的血魔将没有大举进犯。齐雅云以为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大清早的特意过来打脸。

  不想,打脸不成,她反被丙九阵以及众弟子集体打到脸面全无,只好装晕倒。最后,她被戒律堂以“阵前作乱”的罪名带走。

  后来,沐晚听说她被罚了三年苦役,便再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就是掩月观的观主,并且暗地里控制了归云派。

  “原来是她呀。怪不得归云派指名道姓的发布任务抓我呢。”沐晚恍然大悟。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自由之书痴、eng87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