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零九章 花开花落
  头顶,巨大的五色祥云飞快的翻滚着,分散开来。`转眼,它变成了大大小小,数不清小团子。红的,黄的,紫的……五颜六色,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是什么玩意儿。

  什么呀!

  沐晚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老天,你耍我。这也能叫金丹吉相!

  正在气愤之时,那些模糊的小团子渐渐清晰起来。

  哦,原来是各色各样的小花苞呀。沐晚撇撇嘴,花苞就花苞吧,就算小了点,咱也不嫌弃。总比模糊不清的彩色团子好……

  哪知,还没完!

  花苞们以肉眼可见的度长大,胀鼓起来。

  然而,好比是一阵春风吹过,所有的花苞竞相吐蕊绽放。

  刹那间,整个观云岭的上空,百花齐放,姹紫嫣红。

  满意,真的好满意!沐晚仰头看着自己的金丹吉相,两个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根上面。

  还没有完!

  五行灵气压根就没有消散的迹象。

  盛极必衰,两息之后,百花相继凋零,化成一场花雨,纷纷扬扬,漫天飞洒。

  “好美!”香香双手握在胸前,仰天看着半空中飘洒而下的花瓣雨,由衷的赞道。

  清沅真人惊呆了——好吧,肯定是她连两百岁都不到,活得还不够长,所以,见识少——哪家的金丹吉相会一变再变,三变的啊!

  整个观云岭上空都笼在缤纷的落英之中,美仑美奂。山脚,闻讯赶来的筑基弟子们,无不沉浸在这种气势磅礴的唯美之中。

  周边,寂静无声。

  五息之后,百花落尽。还在变!又变回了先前的小团子,五光十色。貌似又要重新开化。

  然而,三息之后,五色灵气却悄无息的散开。`

  至此,金丹吉相终于演完。

  清沅上人抹掉脸上的泪水。扭头对香香说道:“香香,等小晚出来,叫她来我洞府一趟。”那么美的景象,怎么看得叫人忍不住落泪呢?

  “是。”香香还沉浸在漫天的花雨里。仰着满是泪水的脸,愣愣的应道。

  清沅上人再看黑夜和常龙。黑夜还好,神色如常。而常龙一个大男人,这会儿也是合着双眼,脸上泪光点点。

  揉了揉眉心。她悄然离去——与众不同的金丹吉相,应该配一个什么样的道号才好呢?头痛啊!

  院子里,沐晚回过神来,脸上一片冰凉。她长吁一口气,伸手轻轻揩了一把脸,垂眸一看。

  手心是触目惊心的一片鲜红。

  看到飘飘洒洒的花瓣雨,她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前世今生。不知不觉中,流下了血泪。

  花开,花落;来春,花再开。可是。再也不可能是去岁的那朵花。这便是轮回。

  她是幸运的,回到了去岁。她,还是她。

  去他的轮回!今生,我一定要得大道,从此,大逍遥!

  沐晚握了握拳,闪身进入空间里,洗个澡先!

  其实,身上的血污早被灌顶的天地灵气冲涮干净。是以,她随意的洗了一下。泡在温暖的水池里,细细察看凝丹后的变化。

  澡池边立着一面半人高的水晶镜。她照了一下,眉眼更加精致,肌肤嫩得能掐出水来。泛着玉色的光晕。从面相上看,她仍然是十五六岁的样子,没有变年轻——这是与她筑基的年龄有关。

  相比于外貌的些许变化,身体内部的变化才是惊人的。

  先,丹田变大了起码十倍。金丹悬浮在正中。周边环绕着五色灵气。

  其次:五色灵根、丹火、碧玉珠子,以及所有的星光都在。8小 说`但是,都内敛于金丹之中。其中,五色灵根居于金丹的正中,仍然象五色花儿一样,均衡的转动着。不过,转动的度也起码提高了十倍;丹火依然位于五色灵根的正中心。它不知道什么时候升了级,已然是四阶丹火!唔,从理论上说,她现在可以炼十品丹;碧玉珠子和所有红色星星还是照例围着五色灵根转动。

  好吧,这一点巅覆了沐晚对金丹的认识。一直以来,她都以为金丹和石头、铁团是一样的。没想到,它的内部并非铁板一块。事实上,金丹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五色灵气。不过,它们凝实成了非常非常细小的颗粒状。以她现在的目力,不仔细看的话,也看不出来。所有的五色细砂都在有规律的转动。它们的中心,就是不停转动的五色灵根。

  周边的五色灵气进入金丹后,也会自动凝结成各色的细砂,加入到金丹之中。但是,同时,也会有等量的细砂变成五色灵气,汇入周边的五色灵气之中。总之,金丹与周边的五色灵气是一种动态的平衡。

  还有就是,她周身的大小经脉得到了大幅度的拓展。

  沐晚靠在池边的大青石上,试着运气。体内灵气磅礴,充满了张力。完全不是筑基十层时所能比也。

  顿时,“脱胎换骨”的豪情,油然而生。

  “哗啦!”

  沐晚从水池里腾的站起身来,穿上青布法袍,迈着鸵鸟般的大步走了出去——如今,她晋升为金丹真人,按照宗门的规矩,穿着打扮自定,不用再穿弟子袍。

  香香他们三个都不在空间里。

  心中一动,她闪身出了空间。

  “姐姐出来了!”香香看到她,放下手里的花剪,欢呼着围过来。他们三个在收拾院子里的残局。

  先前没注意。这会儿,沐晚才现,她凝丹的地方,一圈又一圈的堆着灰白色的灰烬。整个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东倒西歪,遍地是断枝落叶。

  黑夜和常龙也拿着扫把,双双走过来:“恭喜姑娘。”

  “同喜,同喜。”沐晚笑道。

  香香歪着头,上下打量着她,眉眼弯弯的问道:“姐姐,凝丹后,感觉如何?”

  沐晚半举起右拳,意气风的说道:“浑身充满了力量,有如新生!”

  大家都从心底里笑了出来。

  常龙问道:“都说道修凝丹时。除了金丹吉相,还会有金丹初梦。姑娘的金丹吉相,我们都看到了。荡气回肠,美得让人掉泪。叹为观止。不知姑娘的金丹初梦是什么?应该也是气势磅礴,引人入胜吧。”好羡慕。他是鬼修,没有金丹初梦,也没有金丹吉相。

  香香使劲的点头:“肯定是的。姐姐,跟我们说道说道吧。”妖族也没有这些的。

  沐晚苦笑:“别提了。我完全看不懂我的那个所谓的金丹初梦。”

  “什么意思?”黑夜瞪大眼睛问道。好吧。魔族也没有捞什子的初梦,吉相。

  “我开始还以为是心魔入侵呢。完了之后,才知道那就是金丹初梦。”沐晚满脸晦气,飞快的说道,“我应该是梦到了两姐妹共嫁一夫,然后,其中一个上了另一个的当,被她们的夫君一剑穿心,掉下悬崖。”

  三人皆默。

  过了片刻,香香干巴巴的问道:“然后呢?”

  “没有了。”沐晚耸耸肩。“那三个人,我都不认得。我就站在他们仨跟前,但是,他们都看不到我。”

  常龙“滋”的抽气:“不对啊。在姑娘的金丹初梦里,姑娘没理由是个毫不相干的看客啊。”

  黑夜挠头:“姑娘,你该不是跑到别人的梦里去了吧?”

  香香的眼睛里全是圈圈:“姐姐,你不会跟别人共嫁……”

  不等她说完,沐晚往她头上敲了一个‘毛栗子’,哭笑不得的说道:“胡说什么呢。都说了,梦里的人。都面生得很,我一个也不认识。”

  香香摸着头,吐了吐舌头:“对喽,姐姐才不会喜欢花心大萝卜。肯定是跑错了梦。”心里却暗自狠:要是哪个敢在姐姐面前脚踏两只船。哼,香香立马把他片了,不,剁碎,喂狗!

  “那个当不得真的。”清沅上人听沐晚说完所谓的金丹初梦,短暂的错愕过后。软声安慰道,“关于‘金丹初梦’,一直以来,都各有各的说法。现在想来,为师的金丹初梦也荒唐得很呢。”

  沐晚好奇的问道:“师尊当年梦见的是什么?”

  “唔,在冰天雪地里,自己拿着本命剑,抹脖子死了。”清沅上人呵呵笑道,澳门赌博网站:“师尊很信这个,为此了好久的愁。后来,为师实在看不下去了,誓要把东华洲所有的冰原跑遍。看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那样的地方。结果,为师跑了好多年,也没找到与梦中相符的冰雪之地。最后,在东海的冰原上,为师碰到了你大师兄,机缘巧合之下,收了他为徒,带回宗门。梦里,为师那会儿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可是,你看,为师现在都结婴了,也没见应验。所以,至少在为师这里是一点儿也不准。”

  象是想起了什么,她敛了笑,露出一副苦相:“小晚,你已凝丹,该有道号了。一般来说,道号有两种取法,一是,按字辈来。为师是‘清’字辈,所以,师尊当年赐名‘清沅’。唔,你是‘长’字辈的;二是,根据金丹吉相来取。比如说,你大师兄,他的金丹吉相是满天星辰,所以,师尊知道后,亲自赐下道号‘星罗’。刚才,为师已经将你凝丹的事报告了师尊。可是,这回师尊说让为师自个儿想。小晚,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道号呀?”

  沐晚想都没有想,张口答道:“当然是按大师兄的路子取道号喽。”‘长’字开头……貌似大周的官宦人家,给下人改名时,用得最多的也是‘长’字号的。汗!

  清沅上人点点头:“行,为师好好想一想。”

  这是一桩。还有就是金丹大典事宜。大徒弟凝丹的时候,她还没找到感觉,说不办,也就算了。如今,她终于明白师尊当年为她操办金丹大典的心情,也很想为小徒弟好好操办一起。说起来,观云岭开山至今,还没正儿八经的办过事呢。

  结果,沐晚也是死活不肯办,理由很充足:大师兄当年就没有办金丹大典。而且,师尊连元婴大典也都没有办。她办哪门子的凝丹大典哦。

  报应!清沅上人想起自己拒绝办元婴大典时,师尊失落的神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好吧,就依你。”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she11y7212、白谨凉、小白鼠45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