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武侠仙侠 > 一品仙娇 > 第四零四章 说,澳门赌博网站:谁派你们来的?
  话说沐晚等四人搭乘传送阵,来到另一处通道口。 `

  这一处传送阵很通道口很近,所以,有八名金莲峰的元婴上人守护。

  他们都认识沐晚。可是,广茂老祖定下的规矩是:只认身份玉牌通行令符,不认脸。

  故而,八人跟沐晚打过招呼后,公事公办。

  临时通行令符都是用黄色的符纸叠成的。正面用朱砂点了两点,是广茂老祖亲自点上去的。为的那位真君将沐晚的身份玉牌放在最下面,而四份临时通行令符的正面向下,叠放在身份玉牌之上。

  “呼——”红艳艳的符火腾起。四份临时通行令符立时被烧成灰烬。

  “检证无误。”真君将身份玉牌还给沐晚,指着右侧,“往这边走一百步,就是通道口。方圆百里以内,是宗门的警戒区。出了警戒区后,你们自己要多加小心。”

  “是。”沐晚接过来,行了一个道礼,领着黑夜等人离去。

  很快,四人走出通道。

  通道口就在大冰崖之上,离顶部有十余丈高。尽管在残存的绝灵阵压制下,沐晚能用的灵力只有一小半儿。但是,这点子高度不是事儿。她抬起右脚,一个箭步跨跃上去,身形飘逸,转眼,人已经在大冰崖之顶。

  守在通道口的四位元婴上人见状,眼里皆现出赞许之色:就这份实力,称得上东华洲筑基第一人。

  黑夜他们三个紧跟其后。

  常龙站住身形,笑盈盈的赞道:“姑娘的下盘功夫着实精进不少。”

  黑夜也道:“看来只要方法得当,人族修士的小身板也是能练出来的。”

  香香挥手:“我们快走吧。这里什么也没有,香香一刻也不想呆了。”啊啊啊,她迫不及待的想回到观云岭,享用魔仙之心。

  警戒区里,不好让黑夜化成小旋风,所以,沐晚祭起祥云,说道:“走。我们回宗门。”

  不想,黑夜却拦住她,问道:“姑娘,上次。张师叔送来的冰晶,你还有多少?”

  沐晚摇头:“都用光了。 `”

  “我知道哪里有上好的万年冰晶,我们现在去采一些吧。”黑夜舔了舔嘴唇,“用来冰镇,最好不过。”

  虽然他没有明说“冰镇什么”。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沐晚有些心动,问道:“很远吗?”

  黑夜摇头:“不远,在西南方向,离这里不到五百里。”

  “行!”沐晚笑道,“那就先去采万年冰晶。”

  于是,四只大吃货坐着祥云,向西南而行。出了警戒区,又飞了百余里远,黑夜突然说道:“来开采冰晶的人还不少呢。都是些筑基修士。姑娘。我和老常还是不要露面的好。”他们俩的修为是堪比真君、上人的存在。又不是抢占地盘,他们只想静静的开采一些万年冰晶而已。低调些好啊。

  沐晚点头:“既然都是些筑基修士,香香也不要露面吧。”以她现在的修为,将神识抽凝成丝,最多能搜索两百来里远。而方圆两百来里以内,并没有人烟。黑夜的感知范围可达千里。他说是一些筑基修士,肯定错不了。

  “好的呀。”香香正中下怀。是以,话音未落,人已经进了空间。

  常龙笑了笑,说道:“姑娘。小心行得万年船。您自己当心些。”

  “知道。”沐晚说着,催动《隐息诀》将修为调节到筑基一层,又从储物护腕里取出一件青布法袍。

  黑夜和常龙见状,齐齐闪身进了空间。

  反正周边也没有人。沐晚麻利的换下太一宗的亲传筑基弟子服。把青布法袍罩在火云战甲上面,服下易容丹,女扮男装,继续踩着祥云,往西面方向疾行——进级筑基十层后,她的变幻术也精进不少。改头换面。变幻成男修,由原来的一口气,可以撑到将近半刻钟。用来应个急还成。赶路、游历之类的,还是得靠易容丹。

  飞出一百多里,她果然现前面,百余里远的地方现出一队人。

  他们有十一人,有男有女,从行头、装备上看,象是一群散修。如黑夜所言,有七人是筑基修士。修为最高的,只有筑基七层。还有四人是炼气后期修为。

  他们不象是开采冰晶的,应该是在搜索什么。

  管他们是做什么的。沐晚没空搭理他们,决定径直从他们头顶飞过去。

  不想,对方却将她当成大敌。 `隔着三十来里远的时候,修为最高的那位中年男修终于现了她,挥剑召集全队人马,摆开阵式。

  这架式是要劫道!

  居然跑到极北之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劫道!穷疯了吧!沐晚皱了皱眉头,脚下加快。很快,离他们只不过百来丈远。

  “这位道友,请留步!”中年男修领着四名筑基期的同伴,御剑迎上来,一字排开,拦在前方,执剑行了一个道礼。

  不是劫道啊。沐晚打住,悬浮于半空,抱拳还礼:“请问,道友有何指教?”

  “不敢。”中年男修满脸堆笑的答道,“道友打那边过来,请问,可曾看到一位紫衣年轻女修?她的修为与道友相仿,使的是三角软鞭。”

  沐晚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中年男修又道:“道友莫误会。那位女修是我们的一个同伴。我们是来这里开采冰晶的。昨晚,轮到她和另外三位同伴守夜。可是,子夜时分,我们听到她尖叫一声。等我们都跑出帐篷时,她已经不见了。近年来,年轻女修失踪之事,频频生。据传,都是隐宗所为。这一两年,隐宗之人时有在极北之地出没。我们很担心这位同伴,连夜展开搜索。如果道友有看到她,请告诉我们。”

  隐宗,不就是东华洲修真界给太一宗安的新名吗?你们哪只眼睛看到太一宗掳掠女修了?怒火中烧,沐晚面上不显,轻哼:“没看到。”

  然而,一字排开的五人却没有让道的意思。

  “真没有看到?”中年男修上下打量着沐晚,语气立变,不怀好意的问道。“请问道友何门何派,来这里做什么?”

  沐晚拧眉:“极北之地又不是道友家的。道友来得,在下也来得。道友未免管得太宽了吧。”

  旁边一名黑胡子男修怒道:“大师兄,他身上的法袍。三师妹也有一件一模一样的。不用说,三师妹肯定是遭了他的毒手。”

  另外一名绯衣年轻女修也尖叫道:“就连袍边上的绣纹都完全相同。错不了,肯定是他掳走了三师妹。”

  “恶贼,交出你的储物袋,我们要搜查!”中年男修满脸正气的用三尺青锋长剑指着沐晚。

  沐晚冷笑——以前买的那几件青布法袍早就损耗殆尽。身上的这件青布法袍是出自黑夜之手。样式是仿的那些青布法袍,但是,用料、做工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香香却还嫌不够精致,亲自绘制了一个祥云花样,让黑夜添在袍边上。所以,这道绣纹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年轻女修却专挑这处说事,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么?

  说到底,还是打劫!

  把劫道说得如此正义凛然,也真是让人醉了!

  “想要我的储物袋啊?”沐晚挑眉。“那得看你们有没有这本事!”

  “那么,道友,得罪了!”中年男修狞笑道。

  他们是早有预谋的。五人立动,向沐晚包抄过来。

  地上的六人也没闲着。他们配合着半空中的五人,飞快的移形换位。

  雕虫小技尔!

  沐晚轻哼,不慌不忙的从丹田里唤出青云剑。

  “铮——”青云剑出鞘,青辉如霜。

  中年男修的眼底闪过一道亮光,大叫:“就是她,没错!”

  转眼,五人杀至跟前。

  看来。他们是专门为我而来!沐晚了然,挥剑迎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地面上,“砰”的一声。乍然迸出一道雪亮的灵光。

  它,快如闪电,直指沐晚。

  待沐晚回过神来,只见一张亮闪闪的银色巨网兜头罩下来。

  原来,这才是他们的真正杀招。半空中的五人不够是转移注意力的烟幕。

  端的是好计谋!

  可惜,没有什么用!白白瞎了一件上品灵器的法宝!

  沐晚左手捏成剑指。不躲不闪,向银色巨网挥剑劈去。

  “滋啦——”。

  火光四溅,银色巨网被劈成两半,坠落于地。

  地上的六人被法器之力反噬,跌倒于地,“啊”的惨呼,滚成一堆。

  就在这时,一道白色剑气破空袭来。

  这一剑,是中年男修所为。法宝被轻松毁掉,他心头大震,却强装镇定,一边挥剑,一边疾呼:“她不过是筑基六层的修为。没有缚仙网,她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不见棺材不落泪!沐晚手腕轻旋,反手斩去。现在她完全能断定,这些人就是冲着她而来的。

  五色剑气迸出,气势如虹。

  “砰!”

  白色剑气粉碎!

  中年男修手里的三尺青锋剑“咣啷”被震断成三截。

  “噗”,他本人也被剑气的边缘扫到前胸,吐出一大口鲜血,倒栽下飞剑。

  其余四人见状,哪里还敢应战!纷纷虚晃一招,调头就逃。

  想跑?哼,门都没有!

  沐晚轻喝:“都给我留下!”

  挥剑横扫。

  剑气如虹,飞闪而过。

  “啊——”四人惨叫。他们自膝盖以下,被齐齐斩断。一个个象破麻袋一般,自半空跌落,重重的摔在地上。

  实在是太快了。此刻,地上的六人都还未来得及爬起来,仍然堆在一起。

  沐晚绷着脸,降下祥云,落在中年男修跟前。

  后者面色青白,跟只大虾米一样,弓着腰,侧躺在地上。

  “说,谁派你们来的?”沐晚用青云剑轻抵他的左肩,冷声问道。

  中年男修缓过劲来,浑身直打哆嗦,拼命摇头:“没谁……我们专门在这一带打劫……”

  真当我是瞎子啊!沐晚懒得废话,手腕轻动。

  一道血线飞起。

  中年男修的左胳膊被齐根削断。他凄厉的惨叫:“我说,我说……”

  ===分界线===

  某峰多谢书友星月、自由之书痴的月/票,谢谢!(未完待续。)